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渐色性路(全) > 渐色性路(24-25)
    渐色性路(二十四)

    作者:黄狼骑士

    2019/10/06

    「你看我怎么样?」大清早的,灵儿就已经问过我这个问题三次了。

    「非常漂亮,加上你这身漂亮的装扮,就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友……阿不,

    是未婚妻。」我只能赶紧应付:「不过就是出去玩两天,怎么这么紧张?」

    灵儿白了我一眼:「还不是为了你脸上有光,给你的朋友留下一个好印象!」说着,又拿着镜子照起来。

    昨晚看完视频就让我慾火焚身,毫不犹豫拿了灵儿发洩心中的慾望,一场大

    战之后精疲力尽准备睡觉,又接到老吴的电话说在附近考察一个温泉度假区,要

    不过去玩一玩。那个时候满脑子都是想着休息,也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就是不

    知道灵儿心裡是怎么想的,见一个老朋友还要那么认真化妆。不过想想也是,算

    为我争光也是一件好事。

    我们到的时候度假村才开始试运营,不过看起来人也不少的样子,相信大部

    分都是冲着刚开业的又回来的。停好车走到会场,一进门还在搜索人在哪裡就看

    到一个黑黝黝的男人向着我招手:「柏仔!」

    我带着灵儿走过去,不过这样子我基本上差点认不出来了:「哇靠,你这鬼

    样子是去非洲染色了么?」

    「哼,这在欧美叫健康色知道么!」

    见我们一直斗嘴,灵儿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

    「这位就是弟妹灵儿了吧,啧啧,老是听柏仔提起,从来没见到真人,果然

    还是传说中的那么美。」老吴这个大学时期就迷死人的嘴巴,夸起来天花乱坠,

    要知道那可是我的未婚妻,天仙一般的美人儿。

    我赶快纠正:「不对,你得叫嫂子!怎么,你家那位呢?」我左看右看,都

    没看到他家长腿大美女恩琪的身影。

    老吴「嘿嘿」一笑,指着一个款款走来的倩影介绍道:「这位是碧玛,我的

    女友。」

    只见一个明显异域风情的妹子走过来,头髮和眼睛都是带着澹澹黄色,眉眼

    中带着一副可人的笑容,相当大方,黑色的礼服下是一大片雪白的胸脯,亮出一

    小片北半球。不过这衣服怎么……我扫了扫灵儿,除了胸脯上没有灵儿的露那么

    多,还有就是灵儿这款是露腰的白色礼服,其他方面基本上差不多是一件。

    「诶,两位美女所见略同啊,居然差不多是同一款。」

    「是么?」灵儿和碧玛双双看起对方的衣服,比较了一下还真的差不多,然

    后碧玛示意老吴把餐刀给她,就在我们面前毫不顾忌地用刀把腰间的布划开。再

    一眼挑逗看着老吴,却又不经意的扫过我的眼睛,那把餐刀就这样往胸脯滑下去

    ,让早已饱满的粉球再露出大半个北半球。

    相信任何一个男人,最自豪的事就是自己的女友漂亮了,如果要在这个上面

    再深入一点的话,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友是一个漂亮又豪放的女生,不过眼下这个

    幸运的男人就是我身边的老吴了。

    「哇,碧玛姐姐,这样没关系么?」姐姐……之前女友不是还像防备狐狸精

    一样的防着其他美女,现在就开始叫姐姐,估计下意识把她当成了外国人,或者

    被她刚刚的动作吓呆了?

    碧玛转身看着她道:「没事啦……」

    这时候音乐响起来,她们的对话也听不到了,随着主持人的鼓舞煽动,酒吧

    裡的人们也情绪高亢随着节奏摇摆着自己的身躯,开始在舞池裡面摇摆起来,感

    受着这裡的激情和狂野。碧玛要拉着灵儿下场,她回头看了我一点见我点点头就

    下去了。一队穿着一直的双姝进入到会场,那曼妙的舞姿和性感的身材很快吸引

    不少人的目光,大胆些的已经凑上前去大献殷勤。

    不过我一向不大喜欢这些东西,让人意外的是老吴也没有下场,于是趁机我

    就跟他拷问起来:「啧啧,女朋友,我记得某人前天才晒了一下结婚照。」

    「二房、二房……」老吴笑眯眯解释。

    「看样子不是中国人?」

    「嘿嘿,以前是我家的印尼佣人,你也知道老头子去世之前要人照顾,就是

    找的她,去世后我也让她留下稍稍勾引下就成了。没想到啊,那个身体真的是软

    ,什么姿势都可以。」老吴舔了舔嘴角,好像是在回味什么。

    「恩琪知道?」

    「嗯呐,我可是跟她男朋友约好的,我们玩的就是互换。」老吴凑到我耳边

    小声的说道。

    「轰!」的一声在我脑海裡炸开,虽然以前宿舍多多少少谈过这些,老吴也

    表示自己是开放性关係的人,可从来没说是绿帽癖啊:「你还真的去玩了……交

    换?」

    「哎,你不知道,刚开始在狮城那鬼地方找一个换的人都不行,这不有一次

    换到了一个做修车行的,她说特别有感觉。我们就在想是不是那种身份差。结果

    ,修车行的人说以前他女友也是这样,被身份低的外劳上的时候特别有感觉。」

    「靠,这你都不介意。」想了想,恩琪那种长髮及腰,要胸有胸要腰有腰的

    大长腿美女被一个修理工人压在身下,果然还是很让人兴奋啊。

    「我不也是跟人家交换的么,而且恩琪也同意了,修车行的人还出主意,以

    后可以让恩琪作为他的员工福利。」

    「就这么换到人家男友那裡,安全么?」

    「车行的人说了,那些外劳在狮城,一旦被抓了就是被遣返的命运,当然不

    敢惹事了。他的员工好了,我也能吃到鬼妹,这不是一举两得么」

    我忍不住伸出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而且……」他看了在舞池裡的两人:「现在恩琪指不定是怎么样快活呢。」说着,他又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递过来。

    我好奇拿过来一看,好傢伙,这就是我曾经幻想的姿势!正是碧玛躺在沙发

    上,白皙的双腿打的大开,脚踝已经併在脖子后面,雪白而柔韧的身体被对半折

    迭着,小穴也毫无保留地冒出水渍准备迎接抽插的暴风雨。这种高难度的姿势只

    有练过舞蹈或是杂耍的女人才做得到,得到了可就真的是一个宝贝啊!

    「我说了,这个柔软度啧啧啧……」老吴像是在回忆什么。

    紧接着下一张,碧玛站在一根钢管旁,双手向上抓着,双腿一直立在地上,

    一直笔直的朝着天空跟钢管平行。卧槽,这要是一个成年男子站在这裡,基本上

    都是忍不住的吧。

    「再给你看点精彩的……」他拿过手机,又划了几下递过来。

    我接过来一看,这是在一个夜场舞池当中,一个曼妙女郎赤身裸体的在舞池

    中扭动,右手举着一个啤酒瓶从身上浇下,沿着那姣好的身材滑落到地上,周边

    是一群兴奋至极的男男女女在鼓舞狂欢。虽然这个女郎头上戴着半脸面具,不过

    从肤色和身材

    上看,我瞄了瞄在跟灵儿闺蜜般对话着的碧玛,显然就是照片上的

    女主角。

    「大胆吧,那天带出去都没觉得能玩这么大。」老吴笑得嘴角都快靠到眼角

    ,这时候有一个熟人跟他打招呼,他回头应付着。

    我手往下快速翻了几页打算还给他,没想到几张艳照过后忽然出现他未婚妻

    恩琪的照片,只见她穿着一身的蓝色牛仔长袖坐在一个椅子上,露出白皙细长的

    双腿,手中拿着一本书正正好挡住半边脸。不过,这样的照片也足够让人食指大

    开,可是下一张的照片才让人鼻血都差点喷了出来。

    这次是恩琪趴在床上,四肢撑着赤裸的身子,上身朝下抬着头,像是在感受

    那丰满圆润的酥胸被一双大手从后面握住揉捏的快感。略高于头部的下身还穿着

    一件丁字裤,不过这并不妨碍身后粗壮黝黑的男人驰骋着,男人的身体有些模煳

    ,应该是在高速冲撞。恩琪神色迷离的对着镜头露出湿漉漉的长髮,像一隻下贱

    的母狗被主人享用着,不过身后的丁字裤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好在相片的质量

    不错,放大之后还能看的清清楚楚,那是几个用过的保险套被绑在丁字裤的边缘

    ,从裡面的存货来看,显然是之前大战留下来的。

    恩琪给我的印象都是大学时期,是一个偶尔有些狂放但却很文艺的女生,没

    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看到这样的「另一面」。仔细想想,这样的场景必然是专

    业的摄影师去拍摄的,我抬头看了一眼老吴,他正和朋友高声谈笑着。没想到这

    么一个大学时期文质彬彬的人有这种爱好,还能去实践它。更让人嫉妒的是他对

    此的投入和收穫,心裡的魔鬼却让我悄咪咪把照片发到自己手机上,删除了记录

    ,把照片换回之前的几张,假装还在欣赏。

    「好了好了,看够了还我吧。」讲完话的老吴说着就抽走了手机。

    「可以可以,会玩会玩。」我默默收起了自己的手机。

    老吴凑过来:「怎么样,有跟她玩过么?」

    我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在一瞬间我都有说把自己淫妻的事情说出去,可

    是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不就玩玩情趣玩具,小小露出什么的。」

    「就没有存点影像资料什么的?」他坏笑道。

    「别想了,有也在家裡,况且你这可是拿妾来换妻,这买卖我是亏的。」

    「嘿嘿嘿,话说,以前能跟我一起聊露出什么的就只有你了。」

    「是啊,像我们这种爱好的人不多了。」我也有些感慨,以前大学时期发现

    自己喜欢的性趣爱好不同,显然是跟大多数人相悖,却能遇到这么一个略微相同

    的人……也许还不止?我感觉得到,恩琪被人上的话,他这种开放性关係的人也

    会有不同的兴奋吧,只是目前还不能说是同类。

    「那下次你来狮城好了,国外什么的地方最棒了,想起以前跟恩琪去天体海

    滩的时候,啧啧……」老吴神色就像是在回忆什么。

    「羡慕了羡慕了,可惜灵儿好像不怎么接受这些。」我故意撒了个谎。

    老吴摇摇头:「这可不行,这样吧,一会睡觉前给你们看一下表演。」然后

    就故作神秘的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这时候两个美女也走了过来。碧玛

    拉着老吴非要跳一曲,于是两人就进了舞池。看着碧玛优雅的身姿,真的很难想

    像这幅优雅的皮囊之下还有另一面。

    「咳咳,适可而止。」

    我尴尬的回头,看着气鼓鼓的灵儿:「怎么了怎么了。」

    灵儿微微冷笑了一下:「别看了,再看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我乾笑了两声:「那是那是,哪裡都没我老婆好看。」

    「是么?有的人好像是前天就唸叨着要看看其他人的女伴,今天人家剪衣服

    的时候你就看得目不转睛,还色眯眯的盯着人家的胸部,是不是谋划什么。」

    我瞬间汗流浃背,浑身发冷,连忙打断:「哪有,妳喝多了是不是,都第几

    杯了。」

    灵儿笑眯眯的望着我说:「你管我,所以你承认了是吧!」

    我直接拉住她的小手,环住她的柳腰,女友微微挣扎了一下,便任由我把她

    拉进我的怀裡:「别人哪有我家的好,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末了,在她耳

    边加了一句:「又够淫荡放浪……」

    「你……你……讨厌……」听到我这句,俏丽的脸庞红扑扑的,有些羞恼的

    一跺脚,说:「大色狼!我都是被你带坏的。」

    「对了,今天有好戏看。」

    「什么好戏?」灵儿有点疑惑不解。

    「等会妳就知道了,反正以后妳就不能整天叫我是变态了。」

    「哼,走着瞧。要是今晚没好戏,我就去找其他男人。」

    「哎呀,说的好像有人一样。」

    「那是,你不知道,最近可是有不少人迷我迷得不得了。」

    「好好好……」

    一路打趣着我们又玩了一会,几杯酒下肚感觉整个人都开始有点飘。不过好

    在住的地方也在这裡,大家也就更放得开。玩几轮之后老吴给我打了一个眼色,

    我就拉着灵儿先行告退。不过我没有拉着她直接回房间,而是悄咪咪的走到了我

    们住的房间外边的一个清洁房间。没想到这个玻璃门是单向玻璃,仔细一想这样

    也方便清洁人员休息的时候查看外面,只是这个神奇的房间不知道会不会方便做

    什么事。这样想着,我拉着灵儿坐在清洁工的椅子上。灵儿不知所以,不过还是

    乖乖跟着我。

    等了一会我就收到一个讯息:「躲好了么?」

    「ok了。」

    「好,来了。」

    等了一会,走廊上那昏黄的灯光裡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我抱紧灵儿,屏住

    呼吸。

    只见老吴在面前走着,手上好像还拖着什么,难道在拉着车么?他停了一会

    ,只见一个倩影就出现在我们面前,正是碧玛!

    不过此时的她光着身子四肢朝地爬着,脖子上还带着一个项圈。虽说这裡是

    高级客房,但就在这样的走廊裡遛狗,让人忍不住双耳发烫,心像是快要从胸膛

    裡蹦出来。怀裡的灵儿也是呼吸急促,我按着的酥胸之下心脏像是小鹿一样剧烈

    跳动着。

    老吴不急不慌的样子慢慢踱步,但是碧玛有的时候爬快乐,狗链也就被拉直

    ,她爬不动便回头看老吴,但每次都换来的是屁股甚至脸上的一巴掌,再被掏出

    的肉棒戳进口中插几下,后来她乾脆就随着老吴的速度慢慢爬起来。

    经过我们所在的房间的时候,老吴还不经意的伸出一个大拇指。

    發頁4F4F4

    F0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渐色性路(二十五)

    眼见着老吴和碧玛就这样回到了房间裡面,在狭窄的空间内的两人呼吸和身

    体都开始滚烫起来,有香气,有酒气,更有热气。好半天灵儿才憋出一句:「我

    ……我们回去吧。」

    「嗯……」

    灵儿从我的怀中脱离而出,打开门走了出去,那红润的脸色不知道是肿胀的

    情慾还是在狭窄空间裡面闷得发慌。我跟着她走到门前,灵儿还对着对面的门看

    了一眼,才开始找包裡的钥匙。而我的脑海裡,还是停留在刚才的画面上,突然

    间我有种冲动。

    我走过去一把搂过灵儿的腰,她在我怀中有些撒娇地推我,咽了一口口水,

    大概从我的眼神裡也读出了我的念想。而这么近地看着她娇美的脸,让我实在是

    把持不住自身的慾望。

    「你好美,灵儿。」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到她的后背,解开她的衣裙,

    这件礼服最大的好处就是,只要拉开了后背的衣结,整件衣服就变成了一块布,

    如此精妙的设计,想必也是为了方便男女之间做事情。

    当我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灵儿好像又恢复了理性:「不要嘛!在这裡多不

    好,会有人来的!」她有些紧张地抓着我的手,脸上有些害羞。

    我已经有些精虫上脑,怎么可能就这样停下。我一转手握住了她丰满坚挺的

    嫩臀,感受着那细嫩无比的手感。

    「讨厌!」灵儿低声叫着:「不要……别在这裡……」她无力地推拒着我,

    一边担忧的扭头看着走廊。

    看着她娇羞的表情,觉得更加兴奋了:「这裡是走廊尽头,没什么人过来,

    最多刚才老吴他们,指不定还会透过门孔看看呢,不给他们表演回去好么?」难

    得可以在公众场合暴露女友,我怎么可能错过。

    「就算有人,大不了捂住脸。我问了,今天这裡多数都是外地的游客。」在

    我的魔爪和狡辩下,灵儿的眼神也渐渐迷离,双手开始鬆下来。

    我内心狂喜,不抵抗就是默许了。瞬间两手同时发力,一下就把她身上的衣

    服一把脱下来仍在地板上,然后抬起她的一条腿,把藏在雪白大腿根部间的肉缝

    细细把玩着。

    「你这个……变态大色狼……」随着我的手指在她的小穴自由进出,灵儿的

    声音开始转成了不断的呻吟。趁着这个机会,我准备直接拉开裤链开始大干起来。

    「哗啦……」突然听到了身后有什么门还是人走动的声音,不过我想这大概

    是其他房间的人吧,也就没有在意。

    灵儿显然也听到了声音,迷迷煳煳的睁大两隻明亮的大眼睛满是惊慌的瞪着

    我,似乎在询问:怎么办?!

    我摇摇头,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这裡不是我们长待的地方,就算遇到

    什么人也不是熟人,没什么好怕的。说不定,那个人过一会就走了呢。

    不过此时怀裡的灵儿已经被我赤裸裸脱光了,但是我的衣服还是穿在身上。

    自己赤裸的被衣着整齐的男友抱住,想来也让她感觉到了羞愧,毕竟他人看来只

    会认为是女生主动。但感受到我的强势,灵儿意外的没有怎么反抗。可能是之前

    的露出调教加上自己过去的贪玩历史,再加上老吴两人的一齣戏,现在的她估计

    也被兴奋冲昏了头脑,徒劳的试图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但还是将捂住眼睛的手指

    鬆开试图看清来人。而我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和身体的颤抖,故作镇定试图

    减少自己要面对的刺激或者羞愧。

    「rooervice,may i e in……what……sorry!」刚刚进来的是一个

    男声,服务生显然被眼前见到的一幕吓了一大跳,居然一边扭头一边声道歉。灵

    儿马上扑到我怀裡遮住自己的脸,我扭头面向站在餐车前的服务生,居然是一个

    金髮白皮肤的外国人,显然以为这裡正发生着什么。

    「well,may help you?」我故作镇定的问道。

    「mr.um let me……」服务生慌乱解释着。

    我心裡了然,这是老吴给我们点的晚餐啊,还有香槟。不过看着他那年轻的

    面孔一边回覆着,一边不时偷瞄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心理暗生一计,指着地上的

    背包道:「don’t worry,could you please help me pick up the bag?」

    「好……ok」也许是太紧张,服务生居然冒出了一句中文。

    我好奇偏过头:「你会中文?」

    「我的中文不是……very good」虽然有点结巴,不过他还是能够说得出来,

    然后就低头捡起了灵儿的包,想递过来,但是我没有要接的意思。

    「能帮我把房间钥匙拿出来开个门么?」

    「sure……我这就开闷……」虽然门的读音不是很标准,不过他的动作倒是

    挺快的,很快就找到钥匙开了门。一回头又看到我怀裡抱着的赤裸的灵儿,尤其

    是面对一副美好的赤裸青春肉体,虽然只是一个背部,不过我的手正不老实捏着

    的丰臀也让这个外国小哥呆住了一会,然后红着脸别过头。

    「额?」

    见我侧头,他才发现自己挡住了我进房间的路,大喊一声:「啊,sorry!」匆忙让开。

    我又有使坏的意思,忽然横抱起灵儿将她的美娇裸体直接横陈,灵儿「啊」

    的一声,顾不上自己的脸了直接伸手捂住自己的三点,红着脸靠着我。我就这么

    横抱着她,在她耳边低语:「只是一个外国人,怕什么。」但灵儿还是死死靠在

    我肩上摇头。

    眼角中,我看到服务生看着躲在我怀裡的灵儿,尴尬的冲我笑着好像还不是

    很适应这样的局面,额头好像也渗出了汗珠,感觉上这个小伙子还没怎么见过真

    世面。

    「我的未婚妻很漂亮吧。」

    「是的……」他呆呆的点点头,又补上一句:「是一位……额……非常sexy

    的女士。」

    「你有女朋友么?」他点点头。

    「那有过经验了吧。」

    他有点迷茫:「经验?」

    我无奈道:「sexy……」

    「有的……有的……just……」他点头。

    看他有点侷促不安的样子,又勾起了我的玩心。「well,could yoelp

    me again?」见他依然迷茫的眼神,我笑道:「帮我把她放到床上。」话音刚落

    ,就能感受到怀裡传过来的颤抖还有急促的呼吸声,服务生也是明显被吓了一条

    ,目瞪口呆的指着自己。

    我乾脆不等他回答直接把怀裡的灵儿递过去,他颤抖着伸出双手接过,灵儿

    更是死死捂住自己的酥胸和下体,勉强睁开眼睛瞄了他一眼就又认命一般死死闭

    上了双眼。

    我笑着道:「放到床上就好了」。然后就不管他们走到门口开始捡起灵儿散

    落在地上的衣服,看着背后的身影还在犹豫我就乾脆在地上折起了衣服,犹豫后

    服务生也感觉这不是办法,只能抱着我的未婚妻往卧室走。我故意磨磨蹭蹭,心

    想着自己的未婚妻赤裸着被一个外国男生抱着进卧室,真的是让人期待接下来的

    剧情,我又忍不住幻想着她被外国大鸡巴抽插的情形,就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中,

    好不容易才把东西都捡起来推着餐车进到房间,就看到服务生恭恭敬敬的站在房

    间门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我走近一看,原想着灵儿玉体横陈的画面没有出现,而是像古代侍寝的妃

    嫔一样被被子包裹着,一看就是刚才服务生的杰作,真的是不知道该好气还是好

    笑。反而灵儿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含情脉脉。

    干,第一次在其他男人怀裡被抱走居然还能这么澹定,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对

    方是外国人,加上一直像是一个恭恭敬敬的服务生那样客客气气对待她,也让她

    安心了吧。

    服务生憋红着脸:「sir,我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没事,我们也不在意。不过你这么急着出去,难道是我的未婚妻不够好看

    么?」我不温不火地取笑道。

    「可是……可是这裡好像已经没有要我……要我服务的地方了吧,可以在签

    收单上签收一下么?」看起来他有点后悔的样子,好像也担心我们会不会找他的

    麻烦。

    「没事啦,你没看见我们玩的好开心啊,你愿意的话可以继续来看。」我的

    调侃惹来灵儿的一声抗议,服务生的脸又腾地一下红了。

    「没事,你帮我把食物摆在桌子上吧。」

    「好的!」服务生像是如蒙大赦一般,头也不回的出了卧室门。

    刚刚赤裸裸地在一个男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未婚妻让我兴奋起来,这大概就是

    一种佔有权的宣示,外加一种格外的刺激吧。二话不说我就爬上床,抚摸着灵儿

    的脸蛋,然后缓慢地把裹在被单裡面的曼妙肉体一点点释放出来,一边抚摸着她

    的肉体释放出它主人的慾望。

    有意无意地,灵儿发出一两声的呻吟,但是她却没有阻止我的意思。大概有

    了酒精的加成还有刚才的一系列刺激,灵儿已经有点自暴自弃。我伸手向下探去

    ,下体处早已经是一片泥泞。我舔舐着她身上敏感的耳垂,轻声问道:「刺不刺

    激?」

    「嗯……」房间裡响起餐具摆放到桌面的声音,让灵儿这一声的呻吟似有似

    无。

    我继续嘴手并用着,轻咬她的耳垂又手指探入她的下体,其实这是灵儿最受

    不了的动作,在我的挑逗下,她的身体绷紧了起来,鼻子裡也开始细微的呻吟,

    手在我的背上胡乱地抚弄着。我自己伸手拉开了裤链,想像着要在一个陌生人面

    前与女友做爱就让我无比的兴奋。尤其是当我的肉棒被释放出来,缓慢进入灵儿

    身体的时候,那种感觉更是奇妙,再看到灵儿星眸迷离的样子简直令人窒息!

    「老公……」不等灵儿的话说完,我粗腰一挺,胀得坚硬的肉棒「噗哧」一

    声捅进她那淫水氾滥的小穴。

    「嗯……啊……别……他还没……走……」灵儿抗议着,我却开始缓缓抽送

    ,开始肆意宣洩心中的快感,同时空出双手揉捏那酥软动人的美乳。

    「啊……老公好厉害……嗯……不要……啊……」感受到房间裡还有另一个

    人在的刺激,灵儿的肉穴似乎也特别紧,让我十分受用,马上就从慢攻转为快攻

    ,疯狂之下灵儿也被快感冲得忘乎所以。一牆之隔的地方还有个服务生在,更是

    刺激着我的神经。

    「啊!sorry sir!」正当我准备继续快攻的时候,服务生不知道什么时候

    又出现在门口,不过这次他是背对着我们。

    「怎么了?」我放慢了动作,缓慢抽插着。

    「还有一个……一个签收单,要您签名……」

    「拿过来吧。」我叫道,灵儿这时候也不好意思的扯过枕头盖住自己的脸。

    「o……ok……」服务生倒着走进来,缓缓靠近床边。

    这时候我又跟他说道:「麻烦可以递过来么,而且背对着客人也是很不

    respect client的行为吧。」说完就感受到灵儿的手在我腰上一掐。

    「sorry……」服务生艰难转过身子,对着墙面用斜眼看着签名牌。

    「把头转过来吧。」

    「o……ok……sir……」服务生不得不把头转过来,然后一看到床上那美妙

    的玉体,顿时愣住了。

    我故意多插了几下才拿起笔签名:「你也和你girlfriend玩情趣游戏吧。」

    「啊……」他入梦方醒,不好意思的回答道:「yes,但我们没有……这么

    ……」

    「这么open?」

    「yes……she doesn't like……」

    「like this?」我将灵儿的双腿併拢扛在肩,让他看到那粉红色阴唇紧紧裹

    住肉棒,以及交合处不断流出的液体。

    服务生咽了一下口水:「yes……」

    正当我想问他要不要试试手感的时候,他腰上的无线电忽然响了起来,他拿

    起对话机到墙边听了起来,也不断回:「yes……yes……」然后回过头不好意思

    的对我说:「sorry sir,我要去其他地方了,today的事我会保持沉默的,have

    ice day!」说着就急匆匆走了,临走还不忘给我们关门。

    一听到关门声,灵儿就拿起枕头砸我:「坏蛋坏蛋……」

    「好啊,敢打我,让妳尝尝我的厉害。」于是我便没那么温柔了,抽插的速

    度明显加快,力道也更大。

    没有了外人,灵儿的身心也都放开,用自己销魂的淫叫和悸动的娇躯表示自

    己的愉悦:「啊……啊……死坏蛋……啊……你好变态……啊……弄死人家了…

    …嗯……啊……我错了……啊……」

    见她这幅样子,我强忍着慾望停下来。

    灵儿抱住我的腰

    :「坏蛋,你怎么……怎么不来了?」

    我故意逗她:「你都叫我坏蛋了,坏蛋怎么可以听妳的话呢?」

    灵儿眼看就要高潮,偏偏这时勐烈的抽插停止了,弄得她不上不下,一副要

    哭出来的样子:「坏蛋……总要欺负人家,坏死了!啊……我都听你的……」

    看那婀娜的身段难受地扭动,我捏着她的乳头问:「听我的什么?」

    「人家……啊……只差一点……嗯……坏蛋你……你就是想让我去勾搭嘛!」

    「勾搭什么?」

    「勾……勾搭男人!让别人上我!不要停啊!」

    我点头应允:「这才是我想要听的!」接下来的速度不快不慢,铁棍一样坚

    硬粗壮的大肉棒直接在身体裡动起来,每一下都直插到底,冲击她的神经,灵儿

    的淫叫充满享受和满足,我也很快按奈不住,接着怀裡的娇躯就被灌满精液。

    「干,忘了问那个服务员的名字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