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大江湖之长生经 > 大江湖之长生经(13)
    大江湖之长生经·第十四章

    2019年9月11日

    话分两头,且说段璟等人救回了上官凤等四女,又在庄外林子里接回谢安和

    柳浪二人,一行人行色匆匆,急急离开此地。

    上官凤先前听得萧曲到来,心头不喜反惊,她生怕萧曲会说出她的身份,到

    时不但无法再呆在段璟身边,说不定还会被他记恨一辈子。

    她又略施手段,让段璟带着她们从后门离开。

    一路上未再见到魔教中人,上官凤心中稍安,众人一路上无暇多言,只恐魔

    教有追兵到来,一连走了数日,方才找到一个小镇,又在小镇客栈包了一间院子

    住下,方才安心。

    一行人在谢安房中坐定,谢安看着众女,心中感慨万千,此番若不是段璟,

    怕是绝难如此轻易救出众女。

    谢安站起身子,走到段璟面前,深深施了一礼,说道:「此番全赖了贤弟,

    方能救出众人,请受我一拜。」

    段璟急忙起身扶起谢安,说道:「谢大哥言重了,此乃小弟分内之事,又何

    来谢字一说。」

    谢安本就生性洒脱,见段璟如此说,便也一笑置之,又环视众人,笑道:「

    今晚我做东,大家不醉不归。」

    众人轰然叫好,辛无命又叫店内伙计安排酒菜,就在院子里摆了开来。

    酒席摆好,众人一致让段璟坐主位,段璟连连推辞,众人又劝了半晌,段璟

    只是不依,方才让谢安坐了主位,余下众人又依次坐下。

    谢安先是倒了一杯酒,站起身对着段璟说道:「贤弟,这一杯我敬你。」

    说着一仰而尽。

    段璟急忙站起身子,也是学着谢安的样子一仰而尽,却是呛得连连咳嗽,面

    上一片通红。

    眼见段璟被酒呛着,上官凤急忙拍着他的后背,心疼道:「你又不会喝酒,

    何必学着那酒鬼一样。」

    又对谢安说道:「段璟本就是滴酒不沾,你还要如此作弄他。」

    说着好一顿埋怨。

    谢安哈哈一笑,说道:「没想到贤弟竟是滴酒不沾,这倒是我的不对了,大

    哥给你赔罪了。」

    说着又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上官凤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这酒鬼可真是无酒不欢。」

    她被困在丐帮的时候,早已从其他三女口中听闻了谢安的事迹,知道了他的

    诸多事迹。

    谢安哈哈大笑,忽然慷慨激昂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

    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说着又是一杯酒下肚。

    众人见他喝酒如喝水一般,皆是有些惊讶。

    只有辛无命在一旁摇了摇头,说道:「这酒味道太澹,不如我们在大漠时喝

    的那烧刀子,一口酒灌下去,胸腹间犹如被烧红的刀子刺穿一般,寒冬腊月若是

    能喝上这么一口,那真是人生一等一的快事。」

    柳浪闻言笑问道:「听闻谢兄弟曾喝过百花谷的百花酿,不知与杜康相比如

    何?」

    柳浪此战并未参加,而是在丐帮庄园外的林子里保护谢安。

    谢安闻言忽然一滞,不由将眼光看向辛无命,辛无命大叫一声:「差点忘了

    这事。」

    说着将杯中残酒泼到了地上,径直冲进了屋内。

    等到他再出来时,手上已经抱了两个大坛子,咣咣两声放到了桌上,一掌拍

    开封口,先给谢安满了一碗,又给柳浪倒满,笑道:「柳兄弟快尝尝,这可是我

    家少爷好不容易才得来的。」

    柳浪看着眼前碗中金黄色的液体,有些目瞪口呆,半晌才喃喃说道:「兰陵

    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莫非这就是那百花酿?!」

    说着也不待辛无命回答,端起酒碗一仰而尽,只觉一股柔和的液体顺着喉咙

    汩汩而下,舌尖充满了百花的芬芳,酒到腹中流淌了一周,觉得四肢百骸皆畅快

    无比,不由击掌赞道:「果然是好酒。」

    一旁的罗刹夫人闻言笑道:「当然是好酒了,为了这些酒,我家夫君估计要

    被百花谷主记恨一辈子了。」

    谢安端着酒碗嘟哝道:「老家伙也忒小气,不就拿了他几坛酒嘛,至于将我

    赶出去嘛。」

    说着端起酒碗又是一仰而尽。

    辛无命笑道:「少爷你哪是拿了他几坛酒,你都快把他的酒窖搬空了,他不

    赶你走才怪。」

    又绘声绘色地说起当日之事,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众人笑罢,上官凤又道:「谢安,我看你这‘无心公子’的名号还是换一换

    吧,干脆换成‘无酒公子’好了。」

    谢安笑道:「那可不成,无酒无酒,那岂不是没有酒喝了,不行不行。」

    说着连连摆手,众人又是一番大笑。

    又过了半晌,柳浪忽然开口道:「莫兄弟,你伤未好,还是少喝一些罢。」

    众人闻言,方才发现莫三山从头至尾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一碗接着一碗地

    喝酒。

    段璟知道他因为屡战屡败,心头不好受,遂端起酒碗走到他的身边,说道:

    「莫大侠,此番若不是你,我可能就命丧湖心小亭之中了,我敬你一碗。」

    说着大口灌下酒水,浑然不顾打湿了衣裳。

    莫三山胸口缠着纱布,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说道:「段兄弟,你说

    我日夜苦练,为何还是不敌他人,想那林稚,他是成年后才练的武功,我竟然也

    不是他的对手,这到底是为什么?!」

    莫三山这一番话,既像是说给在座的众人听,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众人闻言皆沉默不语,他们不知该怎么去安慰莫三山,武功一事,除了勤学

    苦练之外亦需天份,莫三山虽然武功比绝大部分的江湖中人都要高,可与他们这

    些练武奇才相比,却是相形见绌。

    忽听一声长笑传来,一人举碗高歌:「曾为梅花醉不归。佳人挽袖乞新词。

    轻红遍写鸳鸯带,浓碧争斟翡翠卮。人已老,事皆非。花前不饮泪沾衣。如今但

    欲关门睡,一任梅花作雪飞。」

    唱到最后,声音渐渐低沉。

    众人回头去看,见谢安一脸落寞地喝着酒,那神色看着让人心疼。

    众人此时才想起谢安早已失去了武功,与莫三山比起来更要凄惨的多,莫三

    山面色一红,端起酒碗对着谢安说道:「谢公子,我是个粗人,不懂什么文绉绉

    的话,方才若有得罪的话,我这里赔罪了。」

    说着端起酒碗一仰而尽。

    谢安哈哈一笑,说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莫兄弟,先干

    了这一碗,剩下的以后再说。」

    说着也是一仰而尽,二人对视一眼,皆是哈哈大笑。

    众人见二人皆放下心事,不由大喜,柳浪又道:「那林稚天资真是如此卓绝?连莫大侠都不是他的对手?」

    段

    璟在一旁接口道:「那倒是未必,我虽在与叶天问比拼内力,但也瞧得清

    楚,那林稚不知用了什么暗器打在了莫大侠臂上,莫大侠猝不及防之下才中了他

    的暗算,实在是胜之不武。」

    众人闻听纷纷怒斥林稚卑鄙。

    又过了一会,众人又说起四女之事,思来想去不明白林稚为何要将四女骗入

    庄内。

    按理说他们与林稚无怨无仇,柳浪更是与其有着数面之缘,怎么也想不通竟

    会向他们下手。

    四女知道缘由,但皆默不作声,段璟忽然说道:「辛大哥,你们几人与袁长

    乐一战,后果如何?」

    辛无命闻言眉头紧皱,喝了一口酒方才缓缓说道:「我与司马炎和左天启联

    手,一开始倒是将袁长乐死死压制住了,但三十招过后,他竟然能开始反攻,五

    十招后,我们三人竟然是压制不住他,若不是后来叶天问挟持着林稚出现,只怕

    我们三人皆要败下阵来。」

    众人闻言大惊,柳浪面色凝重道:「此必是长生经的作用。」

    辛无命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段璟眉头紧锁,又道:「那叶天问怎么又将林稚挟持了?」

    辛无命摇了摇头,说道:「此事我亦不知,后来袁长乐要逃,我们三人出手

    欲将他留下,我忽然想起一事,暗中卖了个破绽放其逃了。」

    段璟闻言大惊,急道:「辛大哥你怎可放这魔头离开?」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辛无命冷哼一声,说道:「那袁长乐身上有着长生经,少爷武功能不能恢复

    全靠那本秘籍了,我若是与他人联手将其留下,那长生经势必会落入魔教手中,

    到时少爷的武功又如何能够恢复。」

    段璟大声道:「那袁长乐乃是连孩童都不放过的魔头,如今让他逃了,不知

    又有多少无辜之人命丧他手,辛大哥,你此番可是铸成大错了。」

    辛无命冷笑道:「这等事关天下苍生的大事,自然不是我可以管的,我只管

    少爷的武功能不能恢复。」

    他这番话却是暗自讥讽了段璟一番。

    段璟面红耳赤,站起身怒道:「若是那无辜之人是你的亲人呢,是你的父老

    乡亲呢,那也不关你的事吗?」

    辛无命亦是大怒,他自幼失去双亲,一直在神刀门长大,后来又跟随谢安,

    自然将身边之人视为了亲人,段璟此番话岂不是诅咒他们?!辛无命冷眼看着段

    璟,忽然抽出长刀,大喝一声:「姓段的,此番我倒要领教一下你的神功。」

    竟是要直接与段璟动手。

    段璟也不甘示弱,双掌缓缓提起,眼中泛出一股碧绿之色,严阵以待。

    众人见二人之间剑拔弩张,都不敢轻易开口相劝。

    就在二人即将动手之际,一声冷喝声传来:「都给我坐下。」

    众人急视之,见正是谢安,他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辛无命道:「老辛

    ,把刀收回去。」

    辛无命也是瞪着他,半晌才不情愿地收回刀。

    谢安又对段璟说道:「老辛喝多了,贤弟你不要怪他。」

    又端起一碗酒道:「我先替他赔罪了。」

    是夜,酒席不欢而散,众人各怀心事回了房间。

    段璟怔怔地坐在房内,眼神中一片茫然,他忽然很想思念一个人,但又不知

    该思念谁,阿姐、司马莹和师父的面庞在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

    他斜靠在床上,仰头看着房顶,慢慢闭上了眼睛。

    段璟做了个梦,在梦里他坐在树下,头盯着韶光,阳光带着记忆从枝叶间的

    罅隙斜斜洒了下来,落满了一地的思念。

    他满面微笑看着面前身穿白纱的一个女子,眼神中满是温柔。

    阿姐,你回来了。

    女子缓缓走到他的身边,靠着他一起坐下,满脸都是温柔的微笑。

    段璟将头靠在女子的肩膀上,喃喃道:「阿姐,我好想你。」

    话未说完,人早已是泪流满面。

    女子轻轻抚摸他的头顶,口中轻声唤着「璟儿、璟儿。」

    段璟觉得有些累,躺在了阿姐的怀里,口中呢喃着:「阿姐,我有点累,我

    先睡一会。」

    说着在梦里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忽然一个声音如银铃般响起,炸在了段璟的耳旁,「璟师弟,快起来了,我

    们还要去找阿姐呢。」

    段璟一惊,急忙睁开眼睛,见自己正躺在床上,面前是一个带着灿烂笑容的

    少女,正是司马莹。

    段璟大惊失色,一骨碌从床上爬起,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当初那个

    小镇上,司马莹拿着一个糖葫芦,叽叽喳喳说着话。

    段璟忽然觉得很不真实,脑中一片昏沉,他笑了笑道:「师姐,我有些累,

    让我先歇息一下可好。」

    司马莹脸上浮现出一阵失望,怏怏点了点头,留给了段璟一抹鲜红的背影。

    段璟依然沉睡着,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被一声惨叫声惊醒。

    段璟急忙睁眼,见师父武极正倒在自己身边,背后是手持利剑的司马炎。

    武极看着段璟,用尽全身力气说道:「璟儿,你一定要诛杀叛徒,重整七极

    剑派。」

    段璟看着满面血污的武极,又看向面色狰狞的司马炎,双眼中满是怒火。

    画面不停地转换,段璟又回到了那颗树下,躺在了阿姐的怀里,看着阿姐温

    柔的面庞。

    忽而又到了最初的那个小镇上,陪着司马莹一起追逐嬉闹。

    然后又到了七极剑派的大殿上,一人独斗数名高手围攻。

    其间还梦到了在万毒山谷之中的<img src="/toimg/data/jin.png" />铃儿和九宫老人。

    那些面孔如走马灯一般在他眼前出现,或喜或怒或悲,段璟只觉得脑袋越来

    越痛,忍不住大叫一声。

    一切都清静了。

    段璟缓缓睁开眼睛,他还是斜躺在房中的床上,身旁没有阿姐,也没有司马

    莹,更没有师父,只有蜡烛偶尔发出的「噼啪」

    声,混合着夜

    色温柔地包裹着他。

    段璟看了看窗外,窗外夜色正浓,一轮弯月斜挂半空,将院中树木的影子照

    得细碎。

    他轻轻推开门,走到院中石凳上坐下,抬头看着那一轮弯月,月光轻轻包裹

    着他,洒满了一地的思念。

    一个倩影出现在了段璟身后,痴痴地凝视着段璟,眼神中的温柔似乎能融化

    任何的坚冰。

    二人一坐一立,一前一后,却是谁也没有说话。

    月挂西楼,东方有些发白,院中二人依然是一坐一立,静谧无声。

    良久,段璟回过头来,露出一脸疲惫的笑容,道:「你怎地还不去睡?」

    上官凤微微叹道:「你不去睡,我又如何睡得着。」

    段璟笑了一下,满脸的歉意,道:「那好,我先去睡了,你也早些去睡。」

    上官凤点了点头,二人相视一笑,各自回房,院中又恢复了初时的寂静,只

    有东边天空露出了一丝霞光。

    又过了半个时辰,天色已是大亮,众人在院内用了早饭,辛无命仍对昨天之

    事耿耿于怀,口中阴阳怪气道:「一个习武之人懒惰至此,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谢安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莫三山,道:「莫大侠,段兄弟今日怎地还没起床。」

    莫三山也是皱眉,说道:「段兄弟往日起得都是极早,今日也不知为何,我

    去看一看他。」

    说着迈步往段璟房间走去。

    莫三山到得段璟房前,拍门喊了几声,见无人应答,心头有些不妙,急忙一

    掌推开房门,见房内床上铺盖迭得整整齐齐,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又看到桌上留

    了一张纸条,急忙拿起一看,见其上写道。

    谢大哥、柳大哥、莫大侠: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小弟实不忍再看袁长

    乐为祸一方,自行先去寻其踪迹,一旦寻到,自会与其奋力一搏……」

    莫三山大惊失色,急忙拿着纸条去找谢安去了。

    谢安拿着纸条,面上阴晴不定,一旁的辛无命冷笑连连:「真是不知死活,

    到时候怕是连给他收尸的人都没有。」

    谢安闻言,面色大变,怒喝一声:「老辛,闭上你的臭嘴。」

    辛无命从未见谢安发过如此大的火,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一旁的柳浪长身而起,抱拳说道:「谢公子,当年段兄弟一人千里追杀秦无

    贺,今日又孤身前去刺杀袁长乐,此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实在是令我

    汗颜,只是袁长乐凶残,段兄弟不一定会是其对手,我欲前往助他一臂之力,就

    不在此叨扰了,告辞。」

    说着转身离席而去。

    莫三山也是对着谢安拱了拱手,随着柳浪一同去了,只余谢安和辛无命并三

    女等人面面相觑。

    荒山之上,破庙之中,段璟一人独自立在那里,紧皱双眉打量着庙中的一切

    ,庙中似乎有着一些打斗过的痕迹,段璟眼中寒光一闪,身形一动,已然到了佛

    像后的密道口。

    段璟深吸一口气,双掌推开密道口的木门,身子一纵,直接进了密道中,然

    后一路急奔,直往那密室而去。

    密室中此时早已是空无一人,段璟看着四周墙壁上挂满的尸体,心头愈发沉

    重,若是不早日除掉袁长乐,只怕会有更多人的尸体被挂在墙上。

    一想到此,段璟心中愈发不安,急忙转身冲出密室。

    就在段璟即将冲出密室之际,一个人影从门外闪了进来,段璟大惊,顾不得

    看清来人是谁,不假思索之下一掌噼了过去。

    哪知那人突然一声尖叫,听声音似乎是个女子,段璟一惊,急忙收手细看,

    却不料那人正是上官凤。

    段璟一愣,看着上官凤道:「你怎么来了?」

    上官凤蹲在地上,抱着双臂浑身发抖,听到段璟的声音,这才抬起头来,哇

    的一声扑到段璟身上,全身都在发抖。

    段璟知道她是因为见了这里的场景才会如此,急忙将她带了上去,上官凤惊

    魂未定,良久之后才环视了一下四周,接着哇哇地吐了起来。

    段璟拍着她的后背,不停安慰着她,又柔声问道:「你怎么会来的?」

    上官凤面色苍白,半晌才回过神来,疲惫地说道:「我睡不着,便想着去找

    你,哪知你不在房内,又看见了桌上的字条,方知你去寻找袁长乐了,我猜想你

    说不定会先到那破庙之中,便也寻了过去,哪知……」

    话未说完,上官凤又是哇的一声,连连干呕。

    段璟看着上官凤,说道:「那贼子不在那密室之中,不知去了何处。」

    又看了看天色,说道:「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然后再想办法去找袁长

    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