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永乐仙道 第三卷 立身合欢 > 永乐仙道(3.54)
    2019年9月9日

    第五十四章、临羡城

    两日后,夏清带着谢翩跹、潘粉儿、柳曼云和邓春艳四女跟大家告别离开了紫霞派,连黛亲自率领众人相送。

    紫霞派的所有长老和一些亲信弟子们全部到场,众人依依不舍,殷殷话别。

    连黛表面上看着跟往常一样,对待夏清和谢翩跹几人的态度看着似乎也跟以前一样,但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看着夏清却充满了柔情蜜意。

    这两天,她一直在回味着被夏清肏弄时那销魂噬骨的滋味……

    夏清也时不时的看向连黛几眼,他心里知道,过不了多久此女就会跑到青云山去找他。

    因为从今往后,每当她春情难耐的时候,她体内的淫种也会开始发作。欲火越旺,她体内和神魂中的淫种就会让她对自己越发的想念,这种欲望会融到她的血液和骨髓中去,最终让她忍受不住,跑到自己的面前来向自己求欢。

    “小淫妇儿,等你跑到青云山合欢宗来找我,到时候本少主再细细地调教你,咱俩在床上本是同一类人,我看你似乎比谢儿她们更好风月,看本少主是如何让你在床上主动展现出自己最风骚淫荡的一面。”他在心里想道,不禁暗笑。

    他要是知道了连黛真正的本性,知道她以前的行事作风,那该心中更加的欢喜。随着他修为的增长,对女人方面的需要也会越来越大,而且越淫的女人,越能让他心中那本就汹汹的欲火可以得到更加的激发,在双修时能够大量的散布到全身的每一处经脉和穴位中去,可以时时刻刻尽情地用来炼化灵气和精气为灵力,增长修为!

    像他这样的修炼方式,是别人所想象不到的,这也是《天地阴阳大乐真经》的独特之处!

    ………………

    出了紫霞山的范围之后,只剩下夏清他们五人,他让潘粉儿用神识查探了一番,确定周围数十里之内没人。于是他决定将她和谢翩跹二人给收到混沌珠内,让她们二人一路上隐藏在混沌珠内修炼。

    因为他听了潘粉儿第一个师父的遭遇后,也觉得像谢翩跹和潘粉儿这样的结丹期女修,如果一旦让元婴期的双修男子碰到了,那实在是太过的危险。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防患于未然,他决定从现在开始就养成习惯,如果以后让他身边结丹期的伴侣陪他一起离开合欢宗,那就没什么事儿尽量让对方留在混沌珠内,能少抛头露面,就尽量少抛头露面。

    他知道,像谢翩跹、潘粉儿、陈妙玄和唐瑜儿,个个都是天姿国色,床上的尤物。如果被元婴期的男修看到了,而对方也是个淫修的话,那对这几女不动心才怪。

    所以为了保险一些,他跟谢、潘二女这么一说,二女也欣然同意,于是夏清拉着她们的小手神念一动,将她二人收到了混沌珠内。

    接着夏清放出了他那翠叶法器,和柳曼云、邓春艳二女一起站了上去。

    他开口问道:“曼云,从这里回青云山除了经过州府的永安城还有没有别的路途可走?”

    他其实心里不想再回到永安城,因为这次州府的擂台比试,他和柳曼云都大出风头,所以如今永安城的人要说不认识他二人的几乎没有,如果再回到永安城,那实在是太过招摇,走到哪里都会引人瞩目。

    柳曼云一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假思索地开口说道:“少主,咱们还可以从临羡城经过回青云山,不过这样一来要多花上个四、五天的时间,而且一路上多是崇山峻岭,人迹罕至的地方,特别是从临羡城到青云山这一路上几乎全是荒凉的山脉。”

    夏清听了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这倒正合我意,这样一来反倒可以清静些,至于路上多花个几天的时间那也无妨,咱们正好一路上可以游山玩水,欣赏一下风景,有你们这两个美人儿相伴,本少主也不会觉得无聊。”

    说罢将她二人的腰肢一搂,来了个左拥右抱,二女也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依偎在了他的怀里,能陪少主这一路上卿卿我我,而又没人打扰,也正是她二人求之不得的。

    夏清催动法器,三人相伴飞遁而去。

    ………………

    谢翩跹和潘粉儿进到混沌珠后,二人来到了太初灵泉旁,相视一笑,就开始宽衣解带,片刻间就都脱了个赤条条、浑身上下一丝不挂。

    两人进了太初灵泉之后,泡在里面浑身舒泰,都不禁闭上了双眼,开始吸收泉水中的灵气,让灵泉滋润着身体的肌肤。

    “妹妹这粉嘟嘟的身子,在床上被少主宠幸的时候,一定让少主爱不释手吧。”谢翩跹闭着美目笑着开口说道。

    “呵,姐姐还好意思拿妹妹来取笑,我看少主对姐姐这熟透了的身子,才是喜欢得紧呢,姐姐的屁股这么大,我看比黛姐姐的大屁股,还要肥硕呢。”潘粉儿笑着说道,此时泡在太初灵泉内这舒服的感受,让她觉得就像是饮了仙酒一般,有些飘飘然。

    “哦,连黛?你见过她赤裸的身子?难道你二人陪少主一起……”谢翩跹一听,来了兴致。

    “没有呢,姐姐想到哪儿去了?少主收用黛姐姐的时候,人家在另一间房里,被人家不小心给听到了,后来少主将黛姐姐光着身子抱到了我的房内,人家才看到了她的身子有多么的诱人。”潘粉儿娇声说道。

    “哈,那你都听到了些什么?跟姐姐我也说说。”谢翩跹开口笑道,她已经有多日没被夏清宠幸过,此时也是心痒难耐。

    她二人本就都是暗中修炼淫媚秘术的女修,如今又都是过来人,已是妇人之身,又都是少主夏清的女人,共侍一夫,所以谈论起这风月之事,也都无所顾忌,不再遮遮掩掩的。

    于是潘粉儿就将她听到的夏清在浴室内如何肏弄连黛,二人当时的交欢情景,以及连黛被肏弄时的所有淫声浪语,都一字不漏的给谢翩跹描述了一遍。

    谢翩跹本来就旷了多日,如今一听心中的欲火更是一下子就升了起来,她连忙运功压制,嘴里却笑着说:“看来黛姐姐也是一个难得的妙人儿,她要是以后不再乱来,肯一心一意跟了少主,倒能和你我做了姐妹,以后供少主受用,在床上取乐。”

    潘粉儿听了说道:“我看难啊,黛姐姐她风流惯了,夜夜无男不欢,尤其喜欢在床上被几名男子轮流肏弄,咱们这一走,她又怎能守得住?再说这紫霞山和青云山又相距甚远,一来一回至少也要个十几天,她现在又居于掌门之位,又怎能时常离开门派?”

    谢翩跹一听,笑着摇头说:“妹妹此言差矣,以少主的纯阳宝体,我敢说不论什么样的淫妇,只要是被他宠幸过一回,那滋味将会是终生难忘。而且我听妹妹刚才的描述,她当时也做了少主的身下败将,那就更会心甘情愿的雌伏与少主。

    “不论她以前与多少男子在床上一起打过滚儿,我敢说跟少主比起来,所给她的纯阳之气,都是那些人所不能比的,以吸采筑基期弟子的元阳来炼化纯阳之气,那每回才能有多少?这一点她心里现在肯定比你我更清楚。

    “黛姐姐如今是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再进一步就可以突破至元婴期。一旦凝婴,不论是修为还是寿元都可以增加数倍,这样的机会,她又怎可能不为自己争取?

    “以她如今的修为,不可能总是将淫乱放在首位,那种享受跟得道长生比起来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所以就看下一步她自己是否有心了,紫霞和青云之间的距离,并不算什么,而掌门之位,也不过是一个虚名,对我等修士来说,反而是累身所在。粉儿妹妹你不就是放下了这掌门之位,和少主远走高飞了吗?”

    她说完后笑了笑,

    不知为何,在她的心里有种直觉,连黛一定逃不出少主夏清的手掌心儿。

    潘粉儿听她说完,想了想说道:“姐姐说的也是,就看黛姐姐下一步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谢翩跹听了笑了起来,笑的头上的金钗轻颤,说道:“妹妹是初经人道,少主在床上一定对你是手下留情,姐姐我被少主已宠幸过无数次,深知少主玩弄女人的手段,这一点黛姐姐当时被少主肏弄之时的自身感受,非你我所能体会。

    “我倒希望她能和咱们做了姐妹,少主在床上是越来越难以满足了,现在对他来说夜御数女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之事,等回到合欢宗你就知道了,你我二人再加上外面的那两个丫头,都不够少主一个人晚上玩儿的。

    “我现在每次被少主宠幸,心里都是又欢喜,还有些又惊又怕,有哪个女人的花蛤能经得住他一夜的抽送?害得我每次既想被他肏弄,但每次到最后又都败下阵来,不得不向他开口求饶。”

    潘粉儿听她说完,“咯咯”浪笑。

    接着又听谢翩跹笑着说:“大肉龙!真不知连黛这个骚货是怎么想到的这个形容,还真是贴切啊,少主是紫元龙体,下面的宝贝又那么大,哈……大肉龙!哈哈!大肉龙!……”

    她一边儿念叨着,一边儿回味着夏清紫玉棒的样子,脸开始慢慢地红了。

    接下来二女都没再说话,先后闭目打坐,不一会儿,就都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让夏清也意想不到的是,慢慢地从此时起,一直到后来他飞升到仙界逐渐成为了一方天界之主,他身边的所有姬妾,都将此称呼当成了他的阳物专用的名号,她们都将他的紫玉棒称为大肉龙!

    ………………

    不一日,夏清他们三人来到了临羡城,经过了几日连续的飞遁,虽说也是一路上欣赏风景走走停停,赶得并不是那么急,但他也有些乏了。他三人略一商量,决定在临羡城中休息一天,然后再继续赶路。

    他通过神识得知谢翩跹和潘粉儿二女一直浸泡在太初灵泉中打坐修炼,于是也就没打扰她们。

    临羡城并不大,论规模跟永安城比起来小得多。城门口把守的是两个练气大圆满的守卫军士,这二人一看夏清他们三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而且穿着样貌和举止都不俗,也就没敢再多盘问,只是笑着脸收了每人五块下品的灵石,就让他们三人进了城。

    城里来来往往的修士也不是很多,而且修为都不算太高,大多是一些练气后期左右的修士,筑基期的都比较少见。

    夏清他们三人走在还算清静的街道上,非常的引人注目。如今的他已是身躯魁伟,顾盼之间雄姿盎然,原本清秀的面孔,已是丰神俊朗,而且他气质出尘,犹如天上皎皎朗月。柳曼云和邓春艳两人都是身材高挑丰满,二女又都是千娇百媚,体态风流之人,跟在夏清的身旁左右,那高贵的气质让很多人都自觉退避。像他们这样的三个人走在一起,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要多看上几眼。

    通过走在街道上的打听,夏清领着二女来到了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直接包下了一个最清净的小院。

    客栈掌柜的是个老者,也是一个极有眼色的主儿,他一见柳曼云和邓春艳二女对夏清的亲密样子,就猜到估计是哪个世家公子带着自己的姬妾出来游山玩水,正好路过临羡城,而且三人的修为居然都不低,都是筑基期的修士。

    他笑了笑,神情和蔼的对夏清说道:“这位公子,您三人来的正巧,明天在本城正好有一个交易会,不知公子和两位夫人可有兴趣参加?”

    夏清听了愣了一下,但很快也表现出了兴致,问道:“交易会?什么类型的交易会?还请掌柜的详细说说。”

    掌柜的捋了捋山羊胡子,笑眯眯地说:“是这样的,本城中有三个小门派,他们每年都要联手举办一场交易会,除了他们自己拿出的一些法宝,还有一些外来的不愿透露姓名的修士拿出来的法宝进行交易。每次这些修士们拿来的东西,有法器、符籙、丹药、灵草、阵盘以及灵兽和妖兽等等,什么都有,只要是有人看中了,双方就可以买卖,或拿出对方所需要的宝物来进行交换也行。”

    夏清听了思索了一下,问道:“那如何交易?如果有几人同时看中了一件宝物,那该如何?”

    掌柜的一听,解释道:“一般拿出来的宝物是它的主人先开个价,或用来指定交换别的物品,如果有修士看中了,一下子拿不出对方所报的灵石数目,那也可以经过对方的同意,拿自己身上的宝物来抵价,这还要看他拿出来的宝物对方是否也感兴趣才行。

    “如果是几人同时看中了一件宝物,那就要互相竞价了,如同拍卖,最后价高者得。”

    夏清听了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赶上了,那去看看倒也无妨。”

    其实他心里倒不觉得在这种小地方能有什么像样的宝物会被他看上,但一想离开临羡城后就直接回青云山了,反正也没什么急事儿,那还不如明天临走前去看看,参加完交易会后可以和二女直接就走。

    掌柜的见夏清决定去参加交易会了,于是连忙说:“公子,参加交易会每人进门需要缴纳三十块下品灵石,这个本店可以提前跑腿代劳,还可以事先通过熟人给公子和两位夫人安排个好位置,小老儿看您这两位夫人一个个都如花似玉,要是在里面跟人挤来挤去的那可不好。”说完后他依旧笑眯眯的看着三人。

    夏清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二百块的下品灵石,对掌柜的说:“您老说的极是,这二百块灵石还请收下,劳烦帮忙打点一下。”

    他现在混沌珠内的中品灵石都堆积如山,下品灵石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再放在眼里。

    展柜的接过灵石放入储物袋之中,连忙不住的点头答应。

    ………………

    夏清三人将小院大致看了一番,都感到比较满意。

    他看完后对她们二女说道:“现在离天黑尚早,不如咱们晚上再回房打坐,现在咱们去前面的酒楼上饮饮灵酒,品品灵茶,看能不能听到一些有关于明天交易会的消息。”

    柳曼云和邓春艳一听,都欣喜地点头答应,对她们来说,只要是能陪在夏清的身边,在一起不论做什么都非常的高兴。

    ………………

    三人来到了酒楼上,看里面的人并不算多,有几桌修士都在自顾自的和朋友们在一起喝酒聊天儿。

    当他们三人上来的时候,那些修士有几个看到了柳曼云和邓春艳,都觉得眼前一亮,但再一看夏清和二女的修为,也都暗暗心惊,没人敢在继续多看,依旧是继续喝自己的酒,聊自己的天儿。

    夏清他们三人挑了个靠近街道窗户相对安静的位置,点了一壶灵酒、一壶灵茶和几碟儿灵果,三人一边儿品酒喝茶,一边儿说着话,同时凝聚听力,暗中听着其他几桌修士们的交谈。

    三人都没注意,在酒楼的一个角落的桌子旁,正坐着一个<img src="/toimg/data/jin.png" />衣公子独自喝着酒暗暗地盯着他们三人看,此人看着柳曼云的目光中带着轻佻和淫邪。

    那人把玩着手中的空酒杯,看着柳曼云在心里想道:“美人儿,看来我尚玉铭跟你还真是有缘啊,自从在永安城看到了你之后,本皇子就心里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没想到老天安排咱俩儿在这儿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