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 > 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16)
    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第十六章·火车奇遇2019-8-3这当然是让我激动了一番,小夏姐阴道里夹着我的精液,回到家居然被她公公发现了?这是要发生惊天剧情啊?

    不过小夏姐没有多说什么,她只是说回家的时候没注意到,好像有点精液滴在腿上,被她公公看到了,当时她公公脸色就变了,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这么蹩脚的解释我是肯定不信的,不过看小夏姐不愿意多说的样子,我也就没有多问,想着下次有机会插她的时候,再好好审问审问这个小骚逼。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在新单位也干了两个多月了,这两个月主要还是做一下客户经理的活,每天忙的昏天黑地的,周末有空就约上龙楠楠一起去北京的各大景点和好玩的地方玩,不过玲姐我就没再见过她,不知道他们的故事到底发生的怎么样了。

    薛哥和我吃过几次饭,不过经过那次事件后,我们这些人都很少很少有联系了,当然除了龙楠楠,我和她是心知肚明,大家并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只有两个寂寞的人在北京这种地方相互慰藉罢了。

    秋天来的很快,日子好像进入了平静,小夏姐每天都忙到很晚,我约了几次她也没答应,说是不方便,我知道她老公回来了,可能时机不太好,不过我看她经常神游物外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来也是有着自己的心事。

    我听大学时候的同学方丈说,我们原来一个寝室的同学马仔都结婚了,他毕业就回了老家,没多久就在当地找了个女孩结婚。

    就在我感叹毕业不过一年,大家变化这么多,都有人结婚了,我突然接到高中时一个好朋友老罗的电话,我们原来中学时候关系特别好,高中毕业以后,我去外地读大学,而他在本地做房地产中介,据说赶上房地产火热,一年就赚了几十万,然后自己开二手房中间公司,如今已经在我们当地开了好几家连锁点,每年能赚几百万利润,我不由得无奈的想,几年时间,大家的贫富差距真是越来越大了。

    罗兴现在也是24岁了,高中时候就谈了一个我们学校的校花级同学真芬,这几年他在拼事业,他这个女朋友在大学读书,现在毕业一年了,他们居然准备结婚,让我回去帮忙。

    有这等喜事我当然愿意,正赶上手头的项目也进入了尾声,我跟小夏姐沟通了一下,请了三天假,连带着周末,正好五天,我也算是毕业后第一次回老家,也趁着这个机会回家看看家人。

    本来我是打算自己回去的,但是龙楠楠知道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跟我回家去玩,她说她从没去过我们家乡那片地方,我有点无奈,我们老家又不是历史名城,又没有卓绝天下的山水风光,本身就没什么好玩的呀。

    不过熬不过她的性子,我就带她一起回去,我们从北京飞到上海,然后我去买了两张卧铺车的车票,从这里到我老家的县城要将近六个多小时的车程,现在又是晚上了,看来是一段漫长的路途。现在的季节人还不算很多,我和龙楠楠比较轻松的就上了火车。

    我买的是软卧的车票,一上一下,还在一个可以关门的小房间里总共四个铺位,因为硬卧环境太差,我和龙楠楠也不方便在火车上嗨皮。

    车子慢慢的离开车站,在城市拥挤的车流里艰难的驶着,我百无聊赖的东看西看,睡在我们对面铺的是一对年轻夫妇,我们简单打了个招呼,男的三十岁左右,带着副眼镜,看着斯斯文文的,女的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胸部很丰满,可能刚刚生育吧,长相秀丽,眼睛弯弯的,特别引人注意,是一个少妇,看起来也是属于县份的人,穿的不算很好。

    秋天到了,天黑的很快,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车窗外就是一片黑黑的夜空,偶尔投射进一阵昏黄的路灯,映照在车内疲惫的人脸上。

    我和龙楠楠不敢盖车上的被子,怕脏。于是我就脱下外套盖在两个人身上,龙楠楠紧紧的搂着我,一边聊着她的一些往事,例如她的前男友和前前男友为了她打了一架。

    还有最近公司新进了几个男生,有个男生还在追她之类的,这些事我其实并不是很关心,因为我和龙楠楠也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只是她好像很多心里的事没法给别人说,只能悄悄的讲给我听,我也静静的听着。

    这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龙楠楠在我旁边沉沉的睡去,想着一些事情,我并没有那么困,而且还有四个多小时应该就要到家了,想起我多年没有回去的故乡,其实还有点小激动,毕竟在故乡承载着的是我十八年的青春记忆。

    这时,我忽然听到一阵低低的喘息声,像是有人不舒服发出的,呼呼呼的,声音来自对面的铺位,我转头看看,借着飘忽而过的昏黄灯光,只见对面铺的夫妇是侧身而卧在上面的,他们正好和我们相反,我们是睡在商铺,他们睡在底下,我和龙楠楠是她在里面我坐在外部,而对面铺的二人,女的睡在外边,男的在里边。

    我觉得很奇怪,因为那个女的表情很怪,眉头紧皱,嘴巴微颤,喘息声就是从她嘴里发出的,整个身体紧紧的卷曲成虾米状,手紧紧的抓着被子,身体在一下一下的抖动,我见她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不时伸出牙齿咬住嘴巴,轻轻的喘息,好像怕被人听见一样。

    我就很奇怪了,生病了难道还不让人知道么?我暗自留心,偷偷从上看看下去。

    女人的手把被子紧紧的拉到胸前,双眼紧闭,盖在身上的被子似乎在轻轻抖动,我想,是不是在发冷?这时,正好路灯罩在她的脸上,我见到她的脸上有密密的汗珠,嘴巴微张,有一口白白的牙齿。她的鼻孔在微微张大,粗重的气息几乎喷到对面来。

    龙楠楠在身旁动了一下,抬头起来,问我几点了?

    我见她醒了,就告诉她:“看对面的女人好奇怪,是不是生病了,很痛苦的样子。”龙楠楠抬头往下看了一下,就低头掩嘴偷偷的低笑,我问,笑什么?龙楠楠低声说:“人家在办事。”手机看片:LSJVOD.COM我更奇怪了,办事???这时,龙楠楠的手却偷偷的在外套下伸到我的裤裆,轻轻的揉着,瞬间,我明白了。

    哦……原来如此。不止我和龙楠楠想到要在火车上嗨皮一下,人家也是特意买了软卧,在这里嗨皮着呢。

    龙楠楠把头靠在我得胸膛上,和我一起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下铺的女人,一只手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把我的肉棒掏出来,用拇指轻轻捻着。

    我昂身躺着,右手环抱龙楠楠的细腰,左手也伸进了龙楠楠的外套里,揉着她的胸部。龙楠楠的胸部不是很大,盈盈可握。

    对面的女人这时喘息的更加厉害,热热的气息直接的扑面而来,空气中有一种女人的汗味,带着脂粉的淡淡味道。

    我看到女人身上的被子在有规律的起伏,龙楠楠的手也在一下一下的套弄我的肉棒,我的手也一路摸下去,隔着龙楠楠的牛仔裤摸她的阴部,龙楠楠把身体整个压上来,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手,在自己摩擦着。

    我知道她忍不住了,对她说:“是不是想了?”她点点头,我瞄了瞄门外的过道,没人,大家都在昏昏的睡着,没有人在现在还走来走去,我说:“给你吸一下吧!”她于是就在外套下慢慢的拉开牛仔裤拉链,解开裤头,我把手指探到三角裤那里,轻轻的挖着,龙楠楠的毛很茂密,虽然她的身材只是小小的,我时常戏称她是榨汁机,因为她的情欲很旺盛。

    她淫水分泌很多,有时我也奇怪,她这么廋弱的身体,何以会有这么多的水出。

    很快,我的手指就粘满了她的黏液,龙楠楠也用嘴巴含着我的耳垂,身体开始发热了,我慢慢的将身体缩进外套下,龙楠楠也将身体缩起,腿张大我的头就埋进了她的双腿间,我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内裤边缘,她的分泌越来越多,我用手拉开内裤,在黑暗中舔着她的小嫩逼。

    龙楠楠拼命夹着我得头,我得嘴巴含住了一颗细细的突起的小豆蔻,脸上都是水迹,腥腥的,全都是女人淫水的味道,我的舌头在一团热乎乎,软软的肉中进出,模拟着抽插的效果,我的左手伸进龙楠楠的衣服里,用力揉搓她的乳房,右手抓着她弹性的屁股。

    龙楠楠用力的挺了几下屁股,一股咸咸的水淋在我得脸上,她到了高潮,淫水又喷出来了。见她爽过,我重新躺好,肉棒高高的雄立,龙楠楠的手还在紧紧的握着,脸靠在我得胸膛轻轻喘气,一抹红晕映在脸庞,满足的微笑荡在嘴角。

    我对龙楠楠说:“你也帮我一下吧!”她正巴不得呢,轮到她把头埋到我得腿间,用嘴巴含住我的肉棒,温热的口腔包裹着龟头,舌头开始舔弄起肉棒,龙楠楠开始了她的工作。

    我双手一边搓着她的乳房,一边看着对面的女人。这时对面下铺的女人突然不抖动了,眉头却还紧皱,不过却睁开了眼,正好和我的眼睛对视,见我定定的望着她,她不由得脸红起来,对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也对她笑笑,依然看着她。

    她的老公可能是弄完了,背转身子睡去了。我得心中有一个念头涌起,对着那个女人,用眼睛努努,意思是叫她看看我这边,女人也注意到我的裆部外套有奇怪的隆起,并一上一下的松动,瞬间,她的眼睛睁得更大,刚刚舒张的身体又卷起来了。

    龙楠楠在外套下努力的吸着我的肉棒,舌头尖舔着我的龟头,肉棒上都是她的唾液,我的手也不闲着,右手又伸下去摸到她的阴部,中指插进了她的小穴,左右的挖着,左手在她的乳头轻捻,感觉到她的乳头勃起。

    对面的女人看得目不转睛,又开始发出轻轻的喘息,我望了望过道,还是静悄悄的,于是大着胆子把手伸出来,轻轻掀开外套一点点,对龙楠楠说:“让你透透气!”其实是故意向对面女人看看,果然,女人的一只手伸回被内,抬起了头,眼睛完全盯着我打开的缝隙,头也向我这边伸出,一种渴望的表情浮在脸上。

    接着女人的被子也悄悄动了,我猜她可能刚才还没满足,现在在手淫。尤其在这样的刺激下,未完的余韵更是要发泄了。

    女人的气息逐渐粗重,我又感到了扑面的热气,底下龙楠楠也加快了吞吐的速度,起伏也越来越大,我的肉棒却还是昂然挺立,外面的灯光偶然照过,闪过一丝唾液的亮光,亮晶晶的龟头越来越大,充满了龙楠楠的嘴巴,她的小穴也在我的右手扣挖下,涌出了大量的水,我的手都是黏液。

    这时,对面女人的头却越伸越长,为了更清楚的观察我的行动,已经把半截身子探出铺位,快坐起来了,只是她自己不觉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