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神雕遗篇 > 神雕遗篇(10)
    2019-8-310、郭靖殉国郭襄和郭破虏一头冲出巷子,不料对面已有十几杆长枪在等着他们。元兵一见二人,二话不说,长枪、长矛便一齐扎了过来。

    郭破虏侧身闪过,伸手朝着枪杆子上就是一掌,顿时将那几十杆长枪打得齐齐断裂。郭襄一个纵身,那些枪头还没落地,已将它们全都兜在裙里。

    落地,扫裙,枪头顿时又飞了出去,那些元兵死伤一片。

    “哪里走!”刚刚击退了一拨元兵,又是另一波元兵赶杀上来。见了郭破虏兄妹二人,更是不客气,长枪像雨点一般刺了过来。

    忽然,郭靖也从巷子里冲了出来,一见几名元兵正朝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刺着长枪,顿时大怒,大吼一声,一跃而起,从排头元兵手中夺过一支长枪,刺了出去。

    扑哧一下,这一枪竟贯穿了四五名元兵。郭靖随即将枪杆一甩,那几具像羊肉串似的被串在枪杆上的尸体,立时被甩了出去,哗啦啦的撞倒了一大群的正要扑上来的敌兵。后面的敌兵立时被尸首撞得头破血流,哀号不止。

    “走!”郭靖双手提着枪,又一头扎进了大道对面的一条巷子里。郭破虏和郭襄紧随其后,一步也不肯落下。

    巷子里,也有几名元兵正朝着这边冲杀过来。见到郭靖,立马就刺。

    郭靖也毫不畏怯,又是两枪,将两名元兵刺翻在地。

    “郭靖在那边,别让他跑了!”身后,有元兵在大声地囔囔。

    郭靖停住脚步,对郭破虏兄妹二人道:“城里现在四处都是鞑子,而且还会越来越多。爹爹为你们开出一条血路,如果爹爹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兄妹二人要互相照应才是!”

    郭襄差点眼泪又要掉出来了:“爹,你在瞎说什么?”

    “走!”郭靖没有时间安慰女儿,只是拉住了她的手,继续在巷子里奔跑起来。

    雪越下越大,在屋顶和地面上都堆积了厚厚的一层。三个人的步子也变得有些踉跄起来。

    郭靖又冲出了一条巷子,正要往大道对面的另一条巷子里扎进去,忽然身子好似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击了一下,整个人都飞出四五丈远,摔在地上又滑出四五丈。

    正在大街上到处搜寻抵抗宋军的元兵见郭靖倒地,急忙赶上来四五人,枪尖朝着郭靖的胸口便刺了下去。

    郭靖双手一撑地面,整个人便横着腾到了半空。他重重地将身体往旁边一倾,压在了那一排元兵的小腿上。

    那些元兵哪里防备有这么一着,顿时都被压得跪倒在地。

    郭靖顺手又抄起地上的长枪,还来不及掸去身上的落雪和灰尘,要往巷子里去。不料巷子口上,已立了一人。正是刚才趁着他大意,一脚将他踢翻的那人。

    此人六十多岁,须发灰白。

    “刘整!”郭靖道。

    “郭靖,当日你射我一箭,今日便是你偿还的时候了!”刘整说。

    “老贼,你我皆是汉人,今日襄阳城破,你又何苦步步为难?”郭靖不愿与刘整缠斗,一心只想尽快把儿子和女儿送出城去。

    “吕文德、吕文焕二贼对我不仁,今日让他们尝到老夫的苦头,也是罪有应得!你们助他守城,使我累年不能下,也是其罪当诛!”刘整还是不能忘却他与吕氏兄弟的恩怨。

    郭靖不想再与他多言,绕开了他的身子,又要往巷子里去。

    “哪里走!”刘整忽然出手,一手搭在了郭靖的肩膀上。

    郭靖反手一拉,将刘整整个身子都拉了上来,身子也不转,抬起脚向后直踢他小腹。

    刘整似乎早就防备他有此一招,也是抬起脚,砰的一下。两人脚掌对脚掌,重重地撞在一起。

    腾腾腾!刘整后退了三步,郭靖却巍然不动。

    “襄儿,虏儿,快走!”郭靖用身子拦住刘整,让郭襄和郭破虏先逃进巷子里去。

    “你找死!”刘整大怒,忽然亮出钢刀,对着郭靖的肩膀一刀砍了下去。

    郭靖用余光扫到了刀光,忽然肩膀往下一沉,那刀锋便贴着他的肩头切了下去,将他的衣服都削出一个口子来。

    郭靖虽然沉着肩膀,但手掌却空了出来,抬手就是一掌,朝着刘整的胸口拍了过去。

    刘整大惊,急忙左臂上胸前一挡。郭靖的一张,正好拍在他的手臂上。刘整虽然挡下了这一招,但身子已被得后退了十余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降龙十八掌!”刘整面带惊惧之色地道。等他回过神来,郭靖父女三人,已逃得无影无踪。

    “追!”刘整大喝一声。

    “追什么?”忽然,阿术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刘整身后。

    “元帅!”刘整急忙反手收刀,施礼道,“末将正在追杀郭靖!”

    “别追了!”阿术稳稳地说,“他无论怎么跑,都是逃不出这襄阳城的。你我不如去城门口堵截他,来得方便。”

    “元帅英明!”刘整急忙挥手招过自己的部众,道,“走,快随我一道,去襄阳城门下候着郭靖!”

    阿术和刘整一道,率了千余人马,在南门列阵,只能郭靖一行人到来。

    几个人在风雪中等了数个时辰,果然见郭靖浑身是血,带着郭破虏和郭襄跌跌撞撞地朝这边杀来。

    纵使身负绝世武功,但以一敌众,力气犹有用尽之时。郭靖一路杀来,也不知打死了多少元兵,才终于杀到了这里。眼看着就要出城,不料迎接他的,却是一队以逸待劳的元朝精兵。

    “郭大侠,”阿术喊道,“今日你拼死一战,也算是为了宋天子尽忠了。如今守备吕文焕已经开城投降,你休要再负隅顽抗了!我阿术敬你是条汉子,只要你肯下跪投降,我便保你不死,还让你荣华富贵,今生享之不尽!”

    郭靖转身对郭破虏、郭襄二人叮嘱道:“你们等下休要恋战,也莫要顾我,只管顾自己杀出去。”

    郭襄这次没有哭,咬着牙点点头。郭破虏也使劲地点点头。

    郭靖深吸了口气,忽然一下子将二人抱住,说:“若有来生,我们依然是父子!”

    “郭靖,你哪里走!”那满脸络腮胡的百夫长,已提着双枪,带着宋军官兵,急匆匆地追赶上来。

    “快跟紧了!”郭靖推开郭襄和郭破虏,转身便朝着阿术冲了过去。

    “保护元帅!”元兵将郭靖舍死冲杀过来,怕元帅有失,顿时将阿术团团护了起来。

    郭靖冲到近前,忽然将身形一折,朝着城门飞掠过去。

    “拦住他!”阿术用马鞭一指,大喊道。

    郭靖呼啦一下,杀进了元兵的人堆里,一对铁掌左右翻飞,不时将元兵打到空中。

    刘整见了,怒气冲冲,仍不忘当日郭靖赏给他的一箭之仇。此时见郭靖要杀出城门去,顿时大喝一声,招呼士兵一齐围攻上去。

    郭靖纵然神武,但百密一疏,忽然被一名元兵一枪刺中了肩膀。

    郭靖咬牙折断枪杆,也来不及捂住流血的伤口,继续作战。

    “盾牌兵!快上!”刘整大喊。

    一队整齐的盾牌列成一排,举盾在前,如一道铁墙般,朝着郭靖推进过来。

    郭靖一个箭步上前,双掌齐出,立时打飞了在他正前方的几名盾兵。但他还没收回掌,却发现两侧的盾兵已朝着他围了过来。他终究只有双掌,无法一下子对付这么些人。

    手机看片:LSJVOD.COM数十名盾兵一起用力地朝中间挤着,直到把郭靖完全挤压在几扇盾牌的中间,连出手的空间都没有。

    “刺!”刘整大喊。

    “哎!等……”阿术刚想制止,盾牌兵已举起了手中的短枪,一齐朝着郭靖的身子捅了下去。

    “爹爹!”郭襄见父亲被乱枪刺中,心中悲恸,不顾一切地飞掠上来。

    忽然,银光一闪。一道比闪电更迅疾,比雷霆更威慑的银光。

    阿术此前以为只有金光耀眼,不料这道银光更耀眼。他甚至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那些盾牌兵早已齐齐地倒在了地上。更令他惊奇的是,这些盾兵,是连人带盾,一齐被削成了两半。

    “杀!”元兵善战,又不顾死一般,冲杀上来。

    郭襄手中一阵龙吟,所过之处,无不血肉夹着短枪齐飞,惨叫哀嚎声声不绝。

    “这,这是……”阿术忽然变了脸色。如此神兵,足以令他胆战心惊。

    刘整更是吓得后退了一步。郭襄手中的宝剑,已经不能用削铁如泥来形容了,简直是石破天惊。他无法想象,如果自己对上这样的宝剑,又该如何?

    “倚天剑……”阿术还是看到了铭刻在剑身上的题字,像丢了半条魂一般地念了出来。

    “爹爹,爹爹!”郭破虏急忙上前,扶住了马上就要坠倒在地的郭靖。

    “虏儿,别管我……”郭靖紧紧地握着郭破虏的手,“你和襄儿的身上,背负了家国复兴的重要责任!你们不要管我……”

    “快!快去把那柄宝剑夺下来!”阿术大喊道。如此神兵,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如果他带着这把倚天剑冲锋陷阵,定然可以所向披靡。

    “快!交出宝剑,饶你们不死!”元军重新又围了上来,大声叫嚣道。

    郭靖忽然挣脱开郭破虏的搀扶,飞也似的又朝着城门外一头撞了过去。他纵使身中数枪,依然身轻如燕,仿佛不像是身负重伤之人。

    那些元兵早已知晓郭靖的神威,哪里敢去抵挡,纷纷逃了开去。在他们的心目中,郭靖比任何神兵利器还要可怕。

    “爹!”郭破虏跟在父亲身后,他见妹妹手中的宝剑如此厉害,也要伸手去拿背上的屠龙刀。

    郭靖却一把按住了他的手,道:“不!”他怕鞑子觊觎神兵,到时拼上许多性命也要夺走刀剑。

    “放箭!”刘整疯了似的大喊。郭靖是死是活,与他毫不相干。他也想把郭襄手中的宝剑夺来,收为己用。因此,他想先杀了郭靖父子三人,再取宝剑。

    漫天的飞矢,朝着郭靖父子袭来。

    “襄儿!”郭靖忽然一把抱住郭襄,猛地转身,背朝飞矢的方向。

    “爹!”郭襄大惊,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快走!”郭靖对郭破虏喊道,一掌朝着他的后背拍了过去。

    郭破虏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轻飘飘地飞了出去,一直飞出四五丈,才稳稳地落地。等他回过头来,却见飞矢已如雨点一般落了下来,郭靖的后背,顿时被射成了刺猬。

    “爹爹!”郭破虏想要去救父亲,不料却见到郭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朝着他摇了摇头。

    “杀!”那络腮胡的百夫长提双枪杀了上来,却见郭靖已是双目涣散,显然已是死了。唯有郭襄,依然抱着郭靖的尸体,痛哭不止。

    百夫长忽然上前,拉起郭襄,说:“你也快走!难道你想让你的父亲白白死掉吗?”

    “啊?”郭襄呆呆得看着那百夫长。

    “走!”百夫长也把郭襄朝城门外推去,只不过,他的手劲,显然不如郭靖那般有力。他回头望望郭襄和郭破虏,忽然笑了笑,“我也是宋人!虽说国破不能救,却也还是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胞落入鞑子的手中!”

    “你不要命了?”刘整对着那百夫长喝道。

    “不要回头!”百夫长对着郭襄和郭破虏大喊,“要记着你们的爹爹,记着襄阳城里与城共存亡的将士!”说罢,双枪像大鹏的翅膀一般展开,拦住了追赶上来的元兵。

    “看你们谁敢近前一步?先问过我的双枪再说!”百夫长说。

    虽然,他的武艺并非十分了得,但是他却想凭一己之力,暂时挡住元军追杀的脚步。

    “爹爹!大哥,不要……”郭襄想要去救那百夫长,这个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儿,却甘愿献出性命,帮助他们逃走。

    “别去!”郭破虏一把拉回了郭襄。他回过头,见到那百夫长也在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们逃出城门去。他的眼神里,都是绝望。可是绝望中,闪烁着像星星一般的亮光。

    没错,那是希望。

    仁人志士,不单单只有郭靖一个人。天下,都是!

    郭破虏朝着他点点头,忍不住湿了眼睛。百夫长也朝他点点头,却没有流泪。

    忽然,他大喊一声,杀进了像潮水一般涌来的元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