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崩坏3改编短篇集 > 崩坏3改编短篇集(3)樱之轮回
    【崩坏3改编同人集】樱之轮回作者:Visnerjoster2019年8月2日字数:10773前言:本文是因为三蹦子原剧情混乱不堪所以自己干脆另起炉灶的同人,如有OOC,实属正常。

    海风吹拂着樱花飘落,奥托将残破的地图抖了几下,在面前摊开,看着上面的山川与河流,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跨过了当年织田与明智军队的古战场,沿途再无任何景色。

    荒凉。

    这像是一片被世人遗忘的土地,踏入前方的石砖路,奥托向着远处的村落走去。

    “就快到了,这里应该就是这张地图显示的目的地了……”

    那张残破的羊皮卷地图似乎已经经受不住风的摧残,奥托干脆将它折叠起来,放入口袋中,直直地沿着这条路线向前行走,随着距离村口越来越近,奥托逐渐感到有些奇怪。

    与村落明显格格不入的残破城墙耸立在两边,虽然已经只剩下残垣断壁,却依旧能看出这些围墙倒塌前的宏伟景象。就好像一位大名或者幕府将军为自己修建的城堡一样高大巍峨。

    就在快要走到村口的时候,一只巨大的白毛野猪突然从周围的草丛中窜出,那差不多有象牙一般粗长的獠牙直直地对准了奥托,浑身上下被利刃划开的伤口还在不断往外流出鲜血,血红的双眼表示它因为伤痛而暴怒不已。

    “这是……被不洁的魔法感染的野兽?看来我找对地方了……”

    喃喃自语中,奥托握住腰间的专门为了这次行动而打造的武士刀,微微拔剑出鞘,那只蠢笨的猛兽在伤口和魔法的刺激下怒吼一声,径直冲向了奥托!

    “锵!”

    钢刀与獠牙碰撞在了一起,奥托抬手斩断了野猪的獠牙,吃痛的野猪踉跄着想要后退,却见到一个妙丽矫健的身影从森林中越出,将手中发着微微红光的武士刀刺入了野猪的头颅中。

    “嗷嗷!!!!!!!!”

    野猪哀嚎着扭动着身子,怒不可遏地从被刺穿的皮肉中生出两根藤蔓,踩在猛兽背上的巫女轻轻空翻,躲开了这一击。

    “好机会!”

    奥托策动刀锋,身形虚化地闪开,从侧面一刀切下了野猪的头颅,哀嚎的猛兽瘫软着倒下,那位巫女也轻轻跳到了地面上。

    奥托现在才有机会包揽这位美如天仙的巫女,她有着粉红的青丝,滚圆圣洁的美乳在巫女服下微微摇动着,一双浑圆修长,诱惑撩人的美足踩着一双皮靴,配上象征少女纯洁的白丝,令人简直忍不住现在就想要脱下裤子,将自己的肉棒放在巫女的丝袜美脚下,看着巫女那鄙意的冷傲美颜尽情喷射出过量的男性汁液。

    如同上帝尽心竭力用最珍贵的宝石雕琢的五官上泛着一层冷霜,一颦一笑都能让男人们原地精尽人亡。

    奥托略微有些局促,不过还是按照日本的礼节鞠了一躬:“在下奥托·阿波卡利斯,来自英吉利,阁下是……”

    “嗯……”

    认真的巫女向着奥托靠近了几分,带着芳香气息的美乳就要碰上奥托的胸口,让奥托不由得脸色微微泛红,巫女的语气中有明显的好奇心:“你的样子和别人不太一样,你的家乡英吉利是在哪里呢?”

    “这个……英吉利其实不是我的家乡,不过我是从英吉利乘船过来的……”

    巫女的柳眉微微舒展:“我不是问你这个,英吉利距离这里很远吗?”

    “大概……很远吧,要坐船跨越大半个世界才能到那里。”

    “这么远啊……”

    巫女的语气中有些惊讶,又带着几分满足了好奇心的欢快,少女的天真和纯洁让奥托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了一点。

    “天色已晚,你就在我家住吧。”

    奥托没有推辞,只是鞠了一躬:“那就麻烦您了,敢问您的名字是……?”

    “八重樱。”

    ================================================“嗯啊~奥托……这样弄……舒服吗?”

    穿着洁白的巫女服的樱羞红着天使一般绝美的容颜,轻轻用两只白如玉雕的纤纤玉手握着奥托勃起的肉棒,樱轻轻用手指尖挑逗着奥托硬邦邦的阳具,樱桃小口呼出的香气让奥托感到下体随时有可能将成吨的白汁颜射到樱那女神一般纯洁而妩媚的美颜,玷污这位风华绝代的女神。

    “它……好大……好热……一抖一抖的……真可爱呢………”

    少女为男人手淫的技巧很青涩,但却让人足以爽到飞起,樱那双足以让万千男人射精而死的修长白丝美脚轻轻踩住奥托的脸,奥托惬意地呼吸着少女沁人心脾的体香,樱那娇美入骨的声音带着几分羞涩与情欲:“奥托……真变态呢,居然喜欢玩弄人家的丝袜脚……还在人家的丝袜里面射精呢……”

    樱眼神迷离地看着自己正在为奥托撸管的小手,散落的巫女服将没有文胸遮掩的雪白玉乳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奥托的面前,樱轻轻拨弄着奥托的包皮,刺激着龟头抖动着绷直,从马眼中流出丝丝精液,对准了樱那张妩媚而又清纯的俏脸。

    “嗯……啊……里面正在颤抖,热热的东西就要喷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精液喷到樱的脸上了啊啊啊啊嗯嗯嗯!!!!!!!”

    浓厚的白汁如同高压水枪一般狠狠扑打在了樱娇艳的面庞上,腥臭的男汁染污了樱圣洁的容颜,巫女的唇角边慢慢滴下淫糜的白色牛奶。精液流过樱光滑白皙的肌肤,在挺翘的乳球上流淌着,樱轻轻用玉手捏弄着自己的美乳,樱桃小口里呼出的气息热烈而魅惑,两只兔子的长耳朵也因为性欲而高高翘起,圣洁美丽的巫女此时像极了一只发情的小白兔。

    “奥托……我……我想要更多的男人精液……我想要你的大鸡巴狠狠地肏我……”

    樱意乱情迷地俯下身子,奥托感受到一阵触电般的快感,还残留着精液的湿润的龟头被樱含住,温软的丁香小舌刺激着刚刚射出不少精液的马眼,起码有E级别的美乳夹着肉棒微微摩擦着,乳球温暖舒适的触感和樱陶醉地品尝着阳具的神情都让奥托将刚刚才软下来的肉棒一下子又挺了起来。樱一下子被肉棒塞满了小嘴,呜呜咽咽地用美乳挤捏着奥托的肉棒。吞吐着口中的阳具,樱吸吮着从马眼中流出的精液,白丝袜美脚踩在光滑的榻榻米上,一丝丝淫水从真空的浓密黑森林中流下,打湿了下面的榻榻米。

    “要………要射了……唔嗯嗯嗯嗯额!!!!!!!”

    就在奥托要射精的那一刻,樱的舌头从龟头处离开,用白丝美脚捧住肉棒,一只丝袜美脚堵住要溢出男汁的马眼,然后微微起身,将春水泛滥的小穴放到龟头前摩擦着,瘙痒的淫穴让巫女的下身泛滥成河,淫水不断下落,一滴滴滴打在榻榻米上,少女处女的蜜汁散发着悠蜜的花香,而那潮红泛春的脸庞和销魂的丝袜美脚更是让人鸡巴涨的难受。

    奥托轻轻握住樱的两只触感极佳的美手,抓紧樱的肩膀,挑逗地用肉棒沿着樱敏感的桃源来回摩擦,樱发出阵阵娇吟:“讨……讨厌……快点插进来啊!我……我的丝袜都要被淫水濡湿了……”

    “哦,樱想要什么插进来呢。”

    “奥托……坏死了……人家要奥托老公的大鸡巴插进樱的小浪穴里,把樱插得淫水和奶汁到处乱喷,用大鸡巴狠狠地强奸樱,让樱怀上老公的孩子…………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啊嗯嗯嗯嗯嗯!!!!?

    ……插……插进来了……小穴被大鸡巴插进来了……”

    看到端庄得体的樱为了恳求自己干她居然说出下流色情的话语,奥托忍不住挺着肉棒插进了樱湿润温柔的阴道。未经人事的美少女痛的从眼角中掉下眼泪,抽泣着放生浪叫:“好疼……奥托的大鸡巴插得人家好疼……会坏掉的……被这么大的肉棒天天插会变成骚婊子的………”

    抬起樱的一条丝袜美腿,奥托将樱的头轻轻扭过来,两人热烈的吻在了一起,樱看着自己被奥托操干地不断落下淫水,自己双手撑住墙面好像被凌辱强奸的少女一般,昔日巫女的高冷英气都在大肉棒的冲击下变为了骚声浪叫,樱的呼吸带有致命的情欲,未经人事的樱一旦尝到禁果的美妙,就无法忍耐住想要随时随地做爱的淫荡本心,奥托深情地吻着这个美丽的巫女,他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已经伸入到樱那层悲鸣的处女膜前,纯真的少女的第一次尽在眼前。

    “奥托……”

    意乱情迷的樱满眼尽是春欲,奥托挺动下体的肉棒,摩擦着阴道让樱圣洁的桃源蜜穴分泌出更多的爱液,然后一鼓作气插向那代表少女贞洁的处女膜!

    “啊啊啊啊啊!!!!!!!!!樱的第一次………被奥托强奸得手了……奥托的大鸡鸡要把精液都射入进来,樱要溺死在精液里面了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呜呜呜!!!!!!”

    加速抽动着阴茎,淫水和肉体拍打的声音让樱感到更加的快感,她轻轻挽住奥托的脖颈,眼角的泪珠还未擦去:“谢谢你………奥托,我爱你……”

    “什么……”

    沉默的精液灌入了樱美妙稚嫩的子宫,被精液淹没的花心娇颤着哀鸣,精液和淫水混合在一起,从樱浓密的黑森林前流下。梨花带雨的樱亲亲吻着爱人的唇,任由下身流下的爱液和白色男汁染污自己那双纯白圣洁的白丝袜。

    “樱……”

    奥托感受着少女清香的气息,呼吸着樱诱惑撩人而又清纯的气息,双眼渐渐感到有些疲累。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倒了下去。

    手机看片:LSJVOD.COM樱滴落的泪水打在奥托的身上,她轻轻抚摸着奥托的身体:“对不起,奥托,这是我的命运,谢谢你,让我能够知道我的生命有多么宝贵,我好想和你一起离开这里啊……”

    回忆中闪现出和奥托一起的日子,这个来自远方的男人沉稳冷静中带有少年的热血,在遇见他之前,她已经准备接受那属于巫女的命运。

    他教会自己,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不同的国家,那副世界地图上有着许许多多樱未曾听说过的国家,还有那些未曾听说过的传奇。

    “真的很谢谢你,奥托……要是我没有见过你就好了……我现在就不会这么伤心了……”

    拉开纸门,樱望向外面飘散的樱花,它们正缓缓地落下……================================================“你应该知道要做什么吧?”

    穿着薄纱一般透明暴露的巫女服的樱羞耻地在这些色眯眯的男人展露着自己粉红的乳首和蜜穴,完全真空的樱几乎是赤身裸体地站在这些色中饿鬼的面前。

    “知道……请大家……用大鸡巴……狠狠地肏我……”

    樱以土下座的暴露姿势跪下,一根挣脱出来的肉棒顶着樱美丽的俏脸,浓烈的腥臭味几乎要让樱窒息,那双撩人性感的白丝美脚轻轻夹住一根肉棒,上下撸动着男人的包皮,丝袜美脚揽住坚硬粗长的肉棒,白丝袜在子孙袋附近游走,瘙痒的刺激让男人更加卖力的在两只白丝美脚中间抽插,被滚烫的鸡巴顶住美脚的樱呜咽着吞吐着面前的肉棒,几根阳具在樱光滑的俏脸上不断摩擦,渗出的男汁流到了樱的发丝上。

    “哈啊……好大……小嘴里面被塞的满满的……。大鸡巴要在樱的里面射出来了……嗯啊啊啊啊阿!!!!!!!”

    小穴被粗暴地插进一根硕大的肉棒,樱疼痛地流出了两行清泪,一双白丝美脚揉搓着男人的阴茎,在龟头上游走的白色丝袜摩挲着马眼,男人用粗糙的双手紧紧握住樱的白丝美脚,樱呜咽着想要挣脱奸淫着自己骚穴的肉棒,却被死死地摁住,纯洁美丽的巫女被扑打在脸上的撸管男人的精液染污了粉红色的发丝,浓厚粘稠的精液一发发射在自己的脸上和美乳上,樱还没能将口中的精液吐出,就又一根肉棒插入。

    亲吻着这些颜射了自己的肉棒,樱意乱情迷地轻轻用舌尖舔着刚刚射过精的马眼。口中不断发出酥软媚骨的娇吟:“嗯啊~嗯啊~啊啊啊啊啊!!!!!!

    樱的婊子骚穴要去了!樱要变成大家的公用肉便器和免费妓女了啊啊啊啊!!!!!!!!”

    那根粗大的鸡巴蛮狠地闯入了樱粉嫩的花心,樱的娇躯抖动着美乳高亢地颤抖着,子宫内不断传来温热的水流射入里面的声音,纯洁的巫女早已泪流满面。

    “对不起,奥托……这样下流的我,你一定会很讨厌吧,………我就是下流骚浪的贱货妓女……对不起……”

    “咕啊!!!!!!!!!“又一次,无数的精液飞射到了樱赤裸的身体,被精液濡湿的白色丝袜美脚无力地摊开,露出不断往外流着精液和淫水的小穴,一个奸笑着的猥琐男人脱下了裤子,那根丑陋巨大的阴茎露了出来。

    “父亲……””

    樱绝望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个一直以来都等待着奸淫自己美艳动人的女儿的恶魔,樱不知道被迫为自己的父亲口交了多少次,每天被灌入烈性春药的她早已成为骚浪的荡妇,而这个名为父亲的男人刚刚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无数人轮奸玩弄,满身沾满了其他男人的精液,此时却勃起着阴茎等待着强暴自己。

    任由泪水淌下,樱性感的红唇亲亲吻住刚刚自慰而留有精液的龟头,看着自己平日里恬静温婉的女儿此刻流着泪为自己在众人面前舔鸡巴,樱的父亲兴奋地翘起肉棒,抓住樱那两只敏感的兔耳,直接将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插进了樱的樱桃小口之中!

    “给我打!”

    皮鞭抽打在樱翘起的雪臀上,樱痛苦地娇吟出声,泪花涌出眼角,雪白的玉臀多了几道腥红的鞭痕,樱卖力地吸食着父亲的龟头,不断摄取着腥臭难闻的精液,又是一次鞭打,沾着水的皮鞭让樱的美臀皮开肉绽,樱忍不住娇吟着挺着美乳,从中喷出了香甜四溢的乳汁。

    “淫荡的贱女儿,居然被人鞭打还喷奶了,果然你最适合的就是当一头丝袜喷奶母狗!”

    “不………不要再说了……”

    樱哽咽着经受着肉棒的冲击,又一次在口中射出的精液让樱早已麻木,光着屁股被鞭打的耻辱和疼痛也渐渐变得不那么敏感。

    “嘿嘿………骚女儿的下面都变得这么湿了,你一定是天天想着父亲好好干你吧!”

    “呜哇!”

    粗暴地插入女儿湿润温暖的阴道,肉棒抽插着阴道的声音混合着美妙的淫水作响声,让现场的气息变得更加淫媚暧昧,樱默默闭上了美眸,在下身撕裂的疼痛之中抬起那双白丝美脚,脑海中闪过和奥托相处的画面。

    “对不起,奥托……我好想和你一起生活……对不起,我做不到了……”

    “神明大人啊!我给您诞生下了神之子!”

    兴奋的男人抖动着颤抖的鸡巴,龟头突破了樱的最后一道防线,樱的口中发出美妙绝伦的娇吟,内心的酸楚和伤痛正在一点点撕裂少女纯真的心灵……

    “啊啊啊啊啊!!!!!!!!!!!要射了!要射了!“浓厚的精液淹没了稚嫩的花心,樱的少女纯真子宫被肮脏的精液污染。内心的黑暗已经将最后一点光明吞噬。

    “樱!”

    神社的大门炸裂开来,金发的奥托手持武士刀冲进了充满了精液和淫水味道的大厅,眼见南蛮人突然闯进来的男人吓得放在樱的阴道里的鸡巴都软了下来:“快……快杀他!”

    “咻!”

    奥托的刀锋快过这些村民的攻击,抖动刀身上的血滴,奥托冷漠地看着惊愕的人头从脖颈掉落在地面上,男人惊慌下转身想要抽出自己的肉棒,却被面前的女孩一手击穿了胸口。

    “你………你……”

    “真是个无耻卑鄙的父亲,为了权力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能下手,留你这种垃圾在这里还有什么用呢?”

    双眼泛起血色光芒的樱扯开了面前男人的头颅,赤裸的身躯在光芒遮蔽下形成了一身修身的铠甲。刚刚享受了巫女纯洁曼妙肉体的男人们惊愕地想要逃走,却被一道寒光尽数斩下了头颅。

    “樱……不,你不是樱………”

    将刀尖对准面前的少女,奥托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坚定:“把樱还回来。”

    “八重樱已经死了,现在这里只有我,绯狱丸。”

    奥托冷哼了一声:“绯狱丸?你的真名不是天津翁星么?”

    “哈啊~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只好请你去死了呢~”

    转瞬之间,刚刚距离奥托至少有二十米的樱闪现到了奥托的面前,奥托急忙举起武士刀,挡下绯狱丸的攻击。绯狱丸将武士刀刺入地面,地砖纷纷腾空而起,组成了一只巨大的石人魔像,挥拳直取奥托。

    “锵!”

    将能量汇聚到武士刀的刀刃上,奥托踩住巨石人的手臂,跳到了它的肩膀上,挥剑斩下了石人的头颅,却没想到从四散的石块中,无数的火油箭矢射向了奥托。

    他只能挥舞着武士刀将冲向自己的火箭一一击落。

    “这种程度的话,可是远远无法击败我的哦~”

    在奥托的身后,一只巨大的蟒蛇扑向了他。他急忙跳开躲过了蟒蛇的扑击,却不料绯狱丸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咕哇!”

    后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奥托意识到自己被绯狱丸刺穿了腰身,碎落的石巨人缓缓倒下,奥托紧咬着牙,从左手释放出螺旋形状的光芒,绯狱丸被螺旋光束击中,捂着胸口退后了几步。

    “奥托,我们为何要如此争斗呢?看看这些无耻下流卑鄙肮脏的村民,樱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事情,为他们解决了无数的怪物,他们却用下流肮脏的手段凌辱了樱,难道我们不是同样憎恨这种恶人吗?”

    死死咬住牙齿,奥托挣扎着站起,手中的武士刀滴落着自己的鲜血:“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樱根本不需要这种糟糕透顶的人生!她应该像所有能够领略到这个世界美好的女孩那样度过一生,她能够遇到知心的朋友,值得托付一生的爱人和广大的世界,是你!是你绯狱丸制造了这样扭曲恶心的村庄!这些被你杀掉的垃圾只不过是你培养的奴隶!”

    “哼,看来你忘了我还是天津翁星的一部分!”

    冷笑着的绯狱丸打了一个响指,面前的神社颤抖着晃动,从天花板上,无数的铁链冲向了奥托。

    “去死吧!奥托!既然你选择反抗我,那你就只能下地狱了!”

    鲜血横流的神社中,奥托侧滚着躲开了袭来的铁链,而后丢下了手中的武士刀,在手中凝聚的魔法能量构筑成了一柄长枪,那漆红色的枪杆抖动着银色的枪尖直刺绯狱丸而来。

    “什么…,…这把长枪是!”

    横着武士刀,绯狱丸弹开了长枪的刺击,奥托转动着手中的长枪,不由分说便发动了速度快到肉眼根本捕捉到的连续刺击,绯狱丸拼命想要躲开奥托的攻击,却还是被银色的枪头刺破了肩膀上的肌肤。

    “咿呀!”

    刀尖与长枪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响起,奥托微微退后,再次抽动长枪刺向了绯狱丸,绯狱丸分身出四个幻影,一起挥刀砍向了奥托,奥托将枪尖插入地面,抬起自己跳出了包围圈,而后从手中发射出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的烈焰包围了绯狱丸,血红的巫女紧咬住洁白的牙齿,握住手中的武士刀,将刀尖直直地对准了奥托。

    “放弃吧,绯狱丸,你没有胜算的,我曾经讨灭了无数和你一样的邪神,把樱还给我,我会考虑仅仅将你封印在这里。”

    “哼!你以为我是那种会屈服的家伙么……胜利然后支配!这就是我的唯一!”

    电光火石之间,绯狱丸扭动刀尖,刺穿了樱的身体,巫女的口中吐出一大口浑浊的黑血,奥托急忙奔跑向樱:“樱!”

    绯狱丸的身躯在破败的神社内极速变化,一张戴着无情的黑佛面具的恐怖面孔出现在奥托面前,四只手腕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武器,高大的巨人冷漠地注视着脚下的奥托。

    “哈哈哈哈哈哈!!!!!!!!!奥托!你难道忘了,我绯狱丸控制了这个村子数百年,吸收了无数巫女的怨恨和屈辱,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什么天津翁星的一部分了!我是真正的千手修罗!”

    “黑佛……你这家伙!到底杀害了多少无辜的人!”

    “难道你会记得你吃过多少片面包了吗!?”

    奥托并不是没有听说过黑佛的传说,在自己的青梅竹马走上和自己截然不同的道路之后,他曾经在寻找对抗她的秘密时听闻过黑佛的传说。

    那是不死不灭的怪物,集结了无数的冤魂。

    “切……早知道就把神之键也带在身边了,我手上的这把【日本号】虽然是第六天魔王的武器,但无法压制住眼前的这尊黑佛……不管了,我必须把樱救出来,不能够在此撤退!”

    黑佛并未如同奥托所料,直接将巨手压下来,而是慢慢移动着,直接撞破了神社的墙壁,向着外面走去。

    “不好!八重村外几百公里就是京都城,如果让这个家伙走到京都……可恶!”

    奥托飞速奔出残破的神社,从台阶上越下,想要跳上绯狱丸的肩膀,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弹开了。

    跌落在地的奥托不死心地想要继续跳上,但一接触黑佛庞大的身躯便被弹开来。眼看着黑佛一步步靠近山村的围墙,奥托忽然想起了什么“难道说……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有这样才能阻止绯狱丸!”

    奥托从未如同现在这样用上所有力气拼命向着村口的方向跑去,行动迟缓的黑佛只能用念力催动巨石袭向奥托,奥托极速闪身,双腿用力蹬着地面,借助反作用力让自己被弹开,从枪尖中发射出来的光束击穿了袭向自己的巨石。

    破土而出的巨蟒吐出蛇信子,想要直接吞下奥托,却被奥托挥舞着长枪割开了肚皮。奥托将长枪插入地面,将自己的身体后越到地面落下,而后让长枪弯曲着弹到巨蟒的头颅上,将这只冷血爬虫砸的脑浆四溅。

    “到了目的地了吗……很好……”

    见到自己已经接近天守阁,奥托立刻踩住墙面,跳上了城堡的顶端,用长枪刺破自己的手腕,血液滴落在覆盖满了尘埃的大地上。

    “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带着你的安土城,回到本来应该属于你的世界吧!”

    一阵绿色的光芒爆发开来,黑佛也被这股冲击掀翻在地,原本荒凉破败的村庄以此出现了光芒逐层构造的城堡和墙垣,数万半透明的士兵面无表情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黑佛。残损的天守阁此时如同置身于雾气中的幽灵城堡一样,俯瞰着不属于生者的一切。

    奥托死死抱住自己的头颅,那些疯狂血腥的画面让他的大脑无比疼痛,但理智最后占了上风,他忍住头痛,握住手中的日本号,走出天守阁,将枪尖对准了挣扎着站起的绯狱丸。

    操控着黑佛的绯狱丸显然没有料到这些凭空出现的亡灵,它们整齐划一地扑向了高大的石巨人,任凭绯狱丸如何操纵武器也无法击退他们,几发箭矢在黑佛的头颅前爆炸开来,逼迫这高大的石像后退。

    “现在,该我了!”

    奥托踩在栏杆上,用力跳跃到了黑佛的肩膀上,第六天魔王已经侵占了他的一只眼睛。忍住越来越浓烈的沙发欲望,奥托深呼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长枪插入了石像的头颅中。

    “砰!”

    织田信长狂傲的灵魂将黑佛的面部炸的粉身碎骨,绯狱丸痛苦地嚎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奥托!我要轰散你啊!”

    碎裂的石块和绯狱丸一起跌落在了地面上,绯狱丸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奥托一枪刺穿了胸口。

    “咕哇!”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只好自己动手了。”

    奥托将染血的日本号从绯狱丸的胸口中拽出,从少女沾满血污的脸上,一丝光芒熄灭了。

    轻轻抱住怀中的巫女,奥托丢下了手中的长枪:“回去吧,信长公,你的武器,我还给你了。”

    一阵狂风刮过,掉落在地上的日本号不见了踪影,寂静的村庄中只剩下残坡的黑石块和昏迷的少女。

    “樱……”

    吃力地睁开清澈的双眼,少女张开口想要说什么,却只是伸手触摸着爱人的脸颊,奥托紧紧抱住怀中的女孩:“别说了,樱,我……我没有办法……对不起……”

    “谢谢你……奥托,看来……我最终不能和你一起啊……”

    樱虚弱地说出断断续续的句子,伸出手抚摸着奥托的脸:“我们之间……还会再见面的,奥托……在这片约定的地方,我会等你回来。”

    “樱……”

    已经说不出来话的奥托感受到樱身上残存的热气一点点消失,抱着巫女地身体,走向了起了大雾的山谷之中。

    百年的时光如同白驹过隙,这个小小的村子又有了新的住民,新的神社拔地而起,人们已经不知道这里曾有一位名为八重樱的巫女,也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怎样的战斗。

    只有一颗古树沉默的站在村庄的中央,它看着幕府的倒下,见证着旭日之下的疯狂,这个小山村和之前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一样,外界发生的刀兵,他们一概不知晓,没有人关心将军和天皇的那些事情。时间过得很快,在轰鸣的机器中,山村的人越来越少。

    “爷爷,那棵古树在村子里待了多久了?”

    “这个就不知道了,爷爷的爷爷还没出生的时候,它就一直在那里了。”

    祖孙两人没有注意到,一个金发的男人走到了古树前,触摸着那粗糙的树皮,感受着昔日的温存。

    “樱,我回来了。”

    樱花飘落在奥托的额头,他轻轻夹住樱花,仿佛听到了那个温柔的声音。

    “欢迎回来,奥托。”

    =================================================“真是淫荡下流的肉棒呢……被我的靴子玩弄就有了感觉了吗……”

    面容如同精致的玉雕一样的美人修女嫌恶地用丝袜短靴美脚踩着敏感的龟头,齐格飞感到自己的下体在面前这个女人的玩弄中涨的难受,修女轻轻踢着子孙袋,用鞋尖慢慢沿着包皮线摩挲着挺立的肉棒,蓝宝石一般的美眸轻蔑地看着自己的后代被玩弄着。

    “卡莲·卡斯兰娜……”

    齐格飞咬着牙齿,但却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的精华全部射在了这位妖艳动人而又高傲冷艳的女王的美足上,卡莲冷笑着踢动足尖,将齐格飞的肉棒竖了起来:“自诩为正义的齐格飞阁下,居然会被自己的祖先用丝袜脚玩弄鸡巴到流出精液呢……真是变态的家伙,难道说,你想要对着自己的祖先手淫吗?”

    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但自己这位女王气场的祖先,即便是一审修女装束,也散发着从里到外的高贵而妖艳的美丽,齐格飞的肉棒不争气地在卡莲的足交爱抚下越来越硬,卡莲轻轻扭动皮靴,剥下一段包皮,从马眼中流出的白色汁液滴落在黑色的高跟皮靴上,卡莲有些厌恶地看着沾染上了男人精液的皮靴:“真下流,居然只是足交就要射出来了……”

    双手被反邦的齐格飞根本无力挣脱,卡莲一只黑丝美足踩着肉棒,另一只美脚踩着地面,将泛着点点水光的白虎小穴放到了齐格飞的大鸡巴前,卡莲轻轻用粉嫩的阴唇摩擦着齐格飞的肉棒,精巧的美乳在薄纱修女装下若隐若现,卡莲的淫水滴落在齐格飞的肉棒上,银发的修女轻轻坐下,那粗长的阳具一点点塞入卡莲精心保养的小穴中,卡莲发出了酥软媚骨的娇吟:“好……好大……小穴一下子被塞满了……大鸡巴搅动着小骚穴……啊啊啊啊!!!!!!!!”

    操干着美丽的祖先的快感让齐格飞更加快速的抽插着坐在自己阳具上的卡莲,卡莲微微解开纽扣,一对完美精巧的玉乳展现在齐格飞面前,齐格飞的大鸡巴干的卡莲只能断断续续的娇吟,那双天赐的黑丝美足也极力蹬着,美人被奸干的美妙图景让齐格飞更加兴奋,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他的一直以来的敌人,也是他的祖先,卡莲·卡斯兰娜。

    “唔啊啊啊啊啊!!!!!!!好………好爽……”

    卡莲被粗大的鸡巴一直顶到了花心深处,高冷的女王忍不住娇吟连连,感受到那根鸡巴被自己的淫穴贪婪的吸收着,卡莲颤抖着抚摸着自己的乳球,却发现奶汁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溢了出来。

    “切……和有着我的血脉的人做爱的感觉果然不一样啊……”

    卡莲紧紧咬住唇尖,扭动着水蛇腰,那入侵着自己花心的肉棒已经插入了子宫的深处,卡莲流淌着奶汁的美乳喷射出了更多的乳白色液体,而那蹂躏者着花心的肉棒也到了射精的边缘。

    “嗯啊啊啊啊阿!!!!!!!!!!射……射出来了!”

    成堆的精液射进了卡莲的花心,美丽的女王感觉到一股要升天的快感,喷洒出来的乳汁和精液混合在了一起,卡莲呼出的气息也带着暧昧和撩人,齐格飞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和卡莲激烈的做爱已经让自己的腿没有了力气。

    “哼……不肯说吗?我迟早会让你开口的。”

    卡莲系上纽扣,不顾滴落的淫水和精液离开了齐格飞的肉棒。一名金发的女武神推开审讯室的门,恭敬地向卡莲单膝下跪:“大主教,西琳那边有动静了。”

    “什么事?”

    “罗马帝国的战舰从地中海出发了,看样子……是准备进攻塞浦路斯岛。”

    卡莲微微叹了口气:“塞浦路斯岛么……那是奥托那个什么主动防御联盟在小亚细亚的唯一据点吧,看样子他是注定失败了。”

    “是的,大主教,需不需要我们天命介入此事?”

    卡莲轻轻戳了戳幽兰黛尔光滑的额头:“不要这么着急打仗,比起介入西琳和奥托的争端,我更想要得到月光王座……瓦尔特偷走了我完美的战舰,而那将是我创造新人类的最有力的武器。”

    “遵命,大主教,我立刻命令军队出击。”

    “我很期待你能够让逆熵知道,盗走了我心爱的战舰,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蔚蓝色的海面上,银发的少女冷漠地看着隆隆作响的岸防导弹,一名瑟缩的军官踉跄的走到她的身边:“K423陛下,敌人的火力太猛,我们是否……”

    “继续攻击。”

    “可!”

    军官没能说完这句话,因为K423将他的头颅丢入了海中,周围的海军军官都跪下来不敢去看女孩如同天使一般的面容。

    “进攻,粉碎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