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操偶师 > 【操偶师】(9)
    操偶师第九章作者:菌毛20190804字数:7,382字道门同样也在这新老门派良莠不齐的时代所创立的,道家的老前辈们,看不得江湖势力日渐衰弱,那些传承不知道多少代的古籍术法也在争斗之中遗失了十之八九。

    几位前辈下定决心把自己压箱底的东西都掏了出来,为大家做表率,每年闻讯而来者数以万计,被挑选入了道门的也不过百余人。

    这位长眉长老以林逋梅妻鹤子的典故为自己的道号,人称梅鹤山人,在山中修出了一身绝世轻功取名:“鹤迎松”

    记录成书传与了道门弟子。

    在场的诸位,李德明也就只信得过这一人了。

    那粗脖子长老在战争年代就下山杀贼,一身杀人的本事都是从生死之间练出来的,却也在外面沾惹了一些不好的习气,单说这脾气就没有修养回来。

    不过他那双铁掌就拼死过不知道多少敌人的刺刀。

    加入道门后总结出了一套“灭寇掌法”,自称不平散人,发誓要平天下不平之事。

    有这两位前辈在场,江子诚一句话都不敢插嘴。

    他们就从赵婕身上问清了鬼刀门来袭那晚的前情后事,当然是省略掉了自己和鹏飞的那件事情。

    “此子怎这么不识好歹。”

    粗脖子一听鹏飞夺了手枪就对保护自己的赵婕痛下杀手忍不住就斥责出口。

    “这也不能怪那孩子,这位姑娘,你和罗刹门的那个姑娘是同门吧”

    长眉长老让粗脖子稍安勿躁,向赵婕确认道。

    “是,孙婧瑶是我师妹,我从罗刹门离开的时候她还没有出师。”

    “虽说那孩子不知晓江湖之事,却能从你的身手中发现了你与那孙婧瑶同出一门,他会对你开枪也是合情合理。”

    长眉长老分析道。

    “养鹤的你别给那小子开脱”

    粗脖子听到长眉的态度似乎不太对劲,赶忙出声。

    “鲁班书的事情先放到一边,我想把这孩子招到我的门下修行。如果能够为江湖再培养出一位奇才来,那几页破书,丢了就丢了。”

    长眉对粗脖子解释道。

    “啊”

    粗脖子心里一惊,转头揪住了李德明:“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长眉一弗衣袖打在了粗脖子身上,一下就把二人分开了:“九星门鲁班书残卷的事情先放到一边,赵婕姑娘,你继续去寻找李鹏飞回来。你们三个跟着我一起,咱们要去找另外一样东西。”

    鹏飞天天来店里的时候左俊还没有注意到,可是这两天他把鹏飞留在家里面之后,隔壁店里的那个小姑娘就天天来找左俊打听鹏飞的事情。

    心想,自己在这里开店这么多日子,也没个人妻少妇来关心关心自己。

    怎么鹏飞这小子才来了多久,就惹得人家小姑娘牵肠挂肚。

    再转念一想这姑娘长相不错性格也好,找个普通人家的姑娘没有江湖的那些琐事也算不错。

    心里有了念头,越看这姑娘就越喜欢,姑娘一张娃娃脸脸蛋红扑扑的,柳眉杏眼衬的更加的楚楚动人,温柔可爱,一笑起来,脸上还有一对醉人的酒窝。

    个子也有一米六七,和鹏飞正好搭配。

    烫的一头棕色卷发一件宽松的大t恤,一直垂到屁股下面,连穿着的白色短裤都给遮住了。

    双腿又白又瘦煞是好看。

    姑娘的姓氏也算少见,姓荆名傲。

    “你约个时间,我把鹏飞叫出来”

    左俊自己当了一辈子单身棍,可不想让鹏飞也步了自己的后尘。

    “啊,那不太好吧。”

    荆傲矜持了一下:“晚上吧,我今天下班早。”

    “行,我打电话回去就让他晚上来接你。”

    左俊比自己约到了姑娘还高兴。

    约会这东西,鹏飞和左俊两个人都不明白,晚上到了荆傲下班的时间鹏飞就按时赶到,正巧碰着荆傲从里面出来。

    “你这几天干嘛去了,我都好几天没见你了。”

    “啊我在家里练功呢。”

    鹏飞被这么亲昵的行为弄得有些不自在,村里面不是没有见过小姑娘,那些长辈们一直教导他们男女有别。

    有女孩的家里也都不让自家的女儿和他们这群野小子一起玩。

    荆傲从小就在城里长大,自然就大方许多。

    “我晚上还没吃饭呢,你想吃什么”

    荆傲看鹏飞木呆呆的样子,只好自己主动找话题。

    “我什么都可以,不挑食的。”

    鹏飞想要偷偷地把手臂抽出来,却被荆傲发现,夹得更紧了,本来就是轻轻的挽着,现在她整个人都靠了上来。

    “那就去吃烧烤吧,这个天气吃烤串和啤酒最舒服了。”

    荆傲提议道。

    烤串这东西,鹏飞没吃过,啤酒更是没喝过,荆傲这一说,他也有些心动,想看看传说中的烤串究竟是有多好吃:“烤串我也想尝尝看。”

    “那就走吧。”

    荆傲拉着鹏飞就往小巷里钻,附近的那些好吃的小店荆傲都了如指掌。

    在小巷里七绕八绕就把鹏飞给绕的迷了路,只能乖乖的跟着荆傲走,还没看到店面,鹏飞就闻到了飘摇而来的香味,肚子立刻就咕噜咕噜的表示自己的态度。

    “你也饿了吧,已经到了。”

    说话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摆在店门口的烤架,烧得正旺的炭火与油脂接触的声响让没吃过烤串的鹏飞也食指大动。

    两人就在路边小桌坐下了。

    “你看这家店手艺好的就连老外都来了。”

    荆傲小声的对鹏飞说道,用眼神瞟向旁边桌上的金发老外。

    “你这么说别人被他知道了会不高兴吧。”

    鹏飞看着那老外不好惹的样子,担忧的对荆傲说。

    “好,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了。快看看菜单,你想吃什么。”

    荆傲举着菜单挤到了鹏飞身边。

    “艾伦大人,那个女人在议论你。”

    钱曼安今天穿着一身便装出来,一身有些老气的碎花连衣裙,腿上穿着一双肉丝,两腿之间正夹着艾伦不老实的那只大手。

    胸口被撩拨的起起伏伏,蔚为壮观。

    “今天是狩猎日,就让那个女人成为今天的第一个猎物吧。”

    艾伦就是荆傲所说的那个老外,一口普通话说的利索。

    一件开怀大褂,一条粗布宽口裤,腰间拴着一根布带,看起来就好像旧社会拉车的车夫。

    看来艾伦对这边的时尚还是有待了解。

    “是,艾伦大人。”

    钱曼安继续伺候着艾伦吃饭。

    这老外吃饭的方式还和别人不一样,要钱曼安把钎子都撸下来,有荤有素的摆了几盘,他拿出了自带的刀叉开始用餐。

    钱曼安就只能在一边,店员上一盘,她就撸一盘也顾不得上自己吃。

    荆傲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提老外,可是艾伦吃烤串的方式实在是没有灵魂,一直到她对上了钱曼安杀气腾腾的眼神,荆傲才老实下来。

    “来,吃腰子。”

    荆傲把一盘烤腰子摆到了鹏飞的面前。

    “嗯,我们一人一个。”

    鹏飞把盘子里的烤腰子给了荆傲一个。

    “来,烤韭菜也好吃你尝尝。”

    荆傲看着鹏飞手里已经没空了,就直接把串递到了他的嘴边喂给他吃。

    “谢谢,你别光照顾我,你不是饿了吗,你也一起吃。”

    鹏飞被照顾的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小时候德明都没有这么贴心的照顾过他。

    荆傲点了一桌壮阳佳品,就连店员都在一边偷笑起开看着鹏飞都吃的一干二净。

    荆傲自己是经常喝这种酒精饮料,可是鹏飞没有接触过,三五瓶下肚,就上了脸。

    胆子也大起来了,一把就楼主了荆傲的肩膀夸她对自己太好了。

    荆傲没想到鹏飞酒量这么差喝菠萝啤都能喝醉,被鹏飞夸得心里乐开了花。

    心里感谢那个出主意的小姐妹。

    她不清楚,菠萝啤不能当酒喝,可是也赶巧了鹏飞是沾酒就醉。

    两人看着吃的差不多了荆傲就结了账,想要把鹏飞带去自己的住处。

    艾伦在一边等着荆傲吃完离开也有好一会了,带着钱曼安就远远地跟在后面,寻找机会准备下手。

    荆傲的住处是一处旧居民区,被那些新建的高楼大厦包围起来,十分的隐蔽。

    这也是荆傲租这里的原因。

    不过这一切的安排,可算顺了艾伦的心。

    “把法具拿出来吧。”

    艾伦掀起了钱曼安的裙子就听得哐当哐当,两个铁瓜从钱曼安的下体掉了出来。

    被艾伦用久了以后,钱曼安的下体也能塞进去很多奇怪的东西了,用来藏凶器是最合适不过了,艾伦从腰间抽出了一根棍子,用铁链把两个铁瓜拴在了上面。

    “艾伦大人,请快一些,我的下面好空虚啊,我心里的恶魔又在折磨我了。”

    钱曼安下面赛这个铁瓜还挺舒服,铁瓜掉出来了以后那两个口都合不拢了,怎么会不空虚。

    “你这个婊子,一会我就把那个男的手臂砍下来填满你的骚穴。”

    艾伦把衣服脱了下来交给了钱曼安,他不喜欢衣服被血弄脏的感觉。

    拐弯进了小区里面就没有路灯了,这个时候那些住户也早就关灯休息,黝黑的小路上就只有四个人。

    鹏飞酒意微醺,心里清醒,他隐约的觉得有一股刺人的杀意正对着自己而来。

    余光一瞥就见到一个光着身子的洋鬼子往这边走来,手里面看不清拿着是个什么东西。

    鹏飞摸摸怀里,那把手枪还戴在身上就故作不知等待艾伦靠近。

    “为什么我心里一直在乱跳。”

    艾伦觉得着感觉和狩猎的激动不一样,可是眼前的这两个人手无寸铁,又没有防备怎么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眼见三人之间就相差几步,艾伦抡起流星锤就往鹏飞身上砸去。

    鹏飞一直就在注意艾伦的动静,只听得流星锤甩动的声音立马把荆傲推到一边自己也闪身躲过艾伦的攻击。

    “该死”

    艾伦见一击不中还被对方提前躲开了心中恼怒不已,就好像一只猫被老鼠给耍了一样。

    抬手就奔着鹏飞的脑袋砸过去,只想把这个男人的脑袋砸个稀碎。

    艾伦人高马大但是不如鹏飞灵活,艾伦第二击打空之后,鹏飞已经把手枪顶在了艾伦的肉棒上面:“你再不走,我就开枪把这玩意打下来。”

    艾伦被手枪顶到了那玩意上面浑身的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自己本以为这些黄皮都是任自己宰割的废物,这狩猎日活动一出手就要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

    “不要开枪。”

    艾伦赶忙告饶。

    “你这个老外还会说普通话”

    鹏飞本来以为洋鬼子不会说中文,没想到艾伦还说的这么好:“你这个老外大半夜袭击我们要做什么”

    “对不起,我一时煳涂。我真的很对不起。”

    艾伦吓得都快哭了出来,刚从枪战每一天的美利坚出差回来怎么这边也都能掏枪了。

    “鹏飞”

    荆傲在黑暗里什么都没有看见就只觉得那个洋鬼子拿着什么玩意往鹏飞身上砸都被他给躲开了,这会看着两个人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出声询问他,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下次再让我见到你在外面裸奔,我就把你的皮剥下来让你裸奔的彻底一些。”

    鹏飞把艾伦手里的流星锤抢过来丢进了草丛深处:“快滚吧。”

    “是,是,是。”

    艾伦一听他肯放过自己,连连答应起来屁颠屁颠的就逃走了。

    “鹏飞,你没事吧。”

    荆傲看着艾伦已经逃跑,赶忙上前看看鹏飞有没有受什么伤。

    “没事,那个老外脑子不好使,大晚上不知道犯什么病。”

    鹏飞把枪收起来没让荆傲发现,两人就这么到了荆傲家里。

    荆傲家里也就鹏飞家村里的一间屋子这么大,能坐的地方就只有一张床。

    床上还有荆傲挑选内衣的时候挑剩下的那些,一看自己忘记收起来内衣,荆傲红着脸就胡乱的把它们都塞进了衣柜抽屉里。

    荆傲拉着鹏飞坐到床上,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那小姐妹只是告诉她等到了床上顺其自然就可以了。

    可是现在两人面面相觑的场景就非常的不自然。

    “你以前有没有过女朋友”

    荆傲突然意识到问题的关键。

    “没有,我在村里的时候都是和男孩子玩的。”

    鹏飞想了想,自己从来没和女孩子玩过,怎么会有女性朋友。

    “那,你知不知道男女朋友在一起才能做得那些事情。”

    荆傲感觉自己都快羞死了,一个女孩子要主动对男孩子说这种话。

    “啊男女朋友一起才能玩的游戏我也不知道。”

    鹏飞心想,自己从来没和女孩子玩过,怎么知道她们做什么游戏。

    “那好吧,那就”

    荆傲这才知道,鹏飞原来也和自己一样什么都不懂,那就没有自然可以顺了,只好主动出击抱住鹏飞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唔舌头”

    鹏飞见到荆傲突然冲上来第一反应是把她打出去,可是接下来又反应了回来才没有动手,这一走神就被荆傲给亲上了,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荆傲不知道鹏飞说的舌头是什么意思,傻呆呆的就把舌头探了出去伸到了鹏飞的嘴里面,和鹏飞的舌头碰在一起。

    那种滑腻的触感放佛也触动了自己的本能,身体变得焦躁起来。

    “唔”

    两人拥抱到了一起,荆傲被鹏飞紧紧地抱住,呻吟了出来,身子也没了力气,软倒在鹏飞的身上。

    荆傲那雪白的双腿这一路下来他已经不知道欣赏了多少次了。

    荆傲的身材与明月的完全不是一种风格,明月那成熟的肉体,丰润饱满,把她压在身下的时候,就好像一张把人的灵魂都会吸进去的大床一样。

    荆傲小巧玲珑身材苗条看起来更加的赏心悦目,而且那种柔弱的样子更会激发起鹏飞的保护欲和占有欲。

    “你喜欢我的腿,好看吗”

    荆傲发现鹏飞的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来回摩擦,笑着问他。

    “好看,我想每天都抱着它们睡觉。”

    鹏飞酒壮怂人胆,这种肉麻的话也说得出口了。

    荆傲嘻嘻一笑躺倒在了床上,把鞋子踢到一边,袜子褪下,两只纤弱的赤足从鹏飞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一直把他的衣服撩到了胸膛:“那就抱住我吧。”

    鹏飞看到荆傲这样主动的邀请自己,激动地一把搂住了荆傲的玉腿,紧紧地贴在胸膛上下摩擦着,痴痴地念叨:“真好看。”

    荆傲的屁股一直若有若无的被鹏飞那藏在裤子里面的巨物触碰,一想到那个东西正贴在自己的屁股上,荆傲的脸就羞的更红了,下体开始瘙痒起来,想要什么东西能够缓解:“讨厌,我就只有腿好看吗。”

    鹏飞脱下了上衣,把荆傲的双腿扛在双肩上,欺身上去让她的膝盖贴到了自己的胸上,两人面对面的贴在一起,鹏飞那已经蓄势待发的肉棒就压在了荆傲的小穴上,隔着衣服就已经让荆傲的内裤浸湿了。

    “你那里都好看。”

    鹏飞把她的上衣也卷了起来,荆傲的两只乳房一只手握上去刚刚好能够盖住:“大小刚好。”

    荆傲第一次和男孩子做这么亲密的事情,觉得又羞又急可是还满怀期待,看到鹏飞这样慢慢地玩弄自己一把抱住了鹏飞的脑袋贴在了自己的胸前:“你一直看我,羞死人了,啊,你的舌头,啊我还没啊那里脏没洗澡呢。”

    鹏飞的把荆傲的乳房含在了嘴里,用舌头在她的小豆豆上面来回的挑逗摩擦着,让荆傲的体温直线上升,好像火一样燃烧了起来,身上的衣服恨不得都脱得干干净净。

    “啊这就是,顺其自然,啊”

    荆傲现在才明白了什么叫做顺其自然,在反应过来之前鹏飞就已经把她的裤子解开了,自己的双手甚至还在帮着他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

    “什么顺其自然”

    鹏飞脱掉了荆傲的衣服,正在脱自己的裤子呢,突然听到荆傲莫名其妙的说了句话。

    “抱紧我,啊好热”

    鹏飞仅仅离开了一会她就觉得心里无比的空虚寂寞,双腿缠到了他的腰上,想让两人的距离更近一些,正好贴到了那根火热的肉棒。

    “我要插进去了。”

    鹏飞俯身在荆傲的耳边对她说道,肉棒顶在小穴的门口顶了几次都滑了出来,这摩擦的反而让荆傲更加瘙痒难耐,身子难受的扭动起来。

    “快进来吧。”

    荆傲摸到了鹏飞的肉棒,对准了自己的小穴往里面拉了几次都没有把那东西拉进去:“鹏飞,进来吧,我好难受。”

    鹏飞还在享受被着温热的小手抚摸的快感呢,听到了荆傲这样的声音,心里也激动起来,在荆傲的引导下,把头部塞了进去:“啊好热,好紧”

    里面又湿又热还紧的塞不进去和冰凉的明月的小穴完全不同,这让鹏飞更加的急不可耐,用力顶了几下,就听得荆傲吃痛的声音。

    “啊慢一点好疼。”

    荆傲从没想过做这种事情会这么疼,身体控制不住的缩紧了下体在抗拒着肉棒,可是那瘙痒难耐的感觉更加的让人折磨:“不,快进来。”

    “放松一些,我慢慢来。”

    鹏飞看到荆傲皱眉的模样,也舍不得再往里硬闯了,把她抱住了对她耳语道。

    “嗯,我准备好了,你来吧。”

    荆傲被鹏飞抱在怀里,心里也有了勇气,竭力的克制着想要缩紧下体的本能。

    鹏飞先拔出来一些慢慢地用头部在里面抽插着,逐渐的增加深度,荆傲的抗拒也不是那么剧烈了,甚至开始扭动腰部让肉棒的摩擦更加强烈。

    “啊快一些好痒”

    鹏飞着慢悠悠的节奏,不光不能缓解瘙痒,反而让瘙痒更加的强烈,胸口都难受了起来,好像十万只蚂蚁在自己的身上爬一样,呼吸也困难了,需要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缓解。

    鹏飞开始加快节奏,小腹与她阴阜碰撞时在爱液的辅助之下发出了啪叽啪叽的声音。

    荆傲浑身都瘙痒难耐,双手双腿都夹紧抱紧了鹏飞,两人的肉体紧紧地交织在一起,每一寸肌肤都在渴望鹏飞的抚摸,自己的胸部贴在鹏飞的胸膛上面,那两颗小豆豆紧贴着鹏飞摩擦着有些痛,可是更加的舒服。

    与一个火热的躯体抱在一起的感觉让鹏飞觉得自己也在燃烧一样,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需要自己控制,完全是本能在驱使自己,渴望着和荆傲的身体融为一体一样的紧紧地抱着她,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抚摸。

    这种激烈的难以克制的感觉是在明月身上没有体验到的。

    “啊太深了啊”

    荆傲只觉得自己一处特别敏感的地方被肉棒顶到了,全身都像触电一样颤抖着,一直忍耐着的尿意再也忍不住了,噗的就尿了出来。

    荆傲不知道,那是自己的宫口被鹏飞的肉冠顶到了,那个地方敏感之极,很容易就让女人到达高潮。

    而那一直忍耐的尿意,是她在强忍着不泻去自己的阴精。

    鹏飞本来就觉得肉棒像被一团柔软的火焰包裹住了,就要融化在荆傲的身体里面一样,突然顶到了那张小嘴就觉得这火焰突然变得狂躁了起来热烈的拥抱着自己的肉棒,一股比火焰还要炽热的液体汹涌而出,浇灌在了鹏飞的肉冠上面,鹏飞那里体验过这种刺激,也是一下忍不住就射了出来。

    “啊”

    荆傲只觉得鹏飞的动作突然激烈起来,连续不断的撞击在自己的弱点上面,最后一次狠狠的撞击好像是要把它顶穿一样,随后是一股热烈的液体喷射出来浇灌的那弱点酸软无比,好像什么东西从那弱点流进了自己的肚子里面,整个肚子都被电击了一样,又一次更加强烈的感觉刺穿荆傲的大脑,让她的意识中一片空白,只是本能的抱紧这个男人渴求他的疼爱。

    一道被尘封依旧的大门被那电击打开了,里面源源不断的液体流淌而出,屁股下垫着的床单都被打湿了一片。

    “你没事吧。”

    鹏飞从快感中回过神来就看到荆傲全身勒紧了自己痉挛着,紧闭着双眼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再忍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可是荆傲根本听不到鹏飞说的话,她的意识早就飞到了天上,在云里雾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