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碧冠天赐 > 【碧冠天赐】(4)
    2019-8-3【四】杂乱的酒吧街口,一辆奢华的加长款轿车停了下来,一名高大英俊的青年走下了车。

    “天赐哥!”

    早在路边等候的李雄走上了前叫道。

    “怎么回事!?”

    天赐的表情十分严肃,说话也不似前几日般平和。

    “下午嫂子说要出来找人,我就陪她来了这边,路上有几个小混混不小心撞到了嫂子,我便上前理论,”

    李雄懊恼的说道:“没想到他们有十多人,领头的还是这片区域的大混混龙哥。”

    “我,我被他们打了一顿,丢了出来,嫂子被他们带走了。”

    “带到哪里去了,”

    “就在最里面。”

    两人来到了熟悉的酒吧门口,天赐便欲推门进去,李雄连忙拦下,“天赐哥,他们人多!”

    李雄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递给天赐,说道:“天赐哥要是真要去的话,带着防身吧,天赐哥的身份,想必他们也不敢真的动手。”

    天赐颇含深意的看了眼李雄,装作强压愤怒的说道:“好,”

    “砰!”

    关上的大门被天赐一脚踹开,里面的十几个小混混正在喝着酒,突然听到声响回过头来骂道:“谁啊!敢来这里闹事!”

    “谁是龙哥?”

    “砰!”

    “砰!”

    “你是什么东西,还想找龙哥?”

    玻璃的酒瓶被砸在了桌角,破碎的酒瓶直指着天赐。

    “哎,他是天赐!”

    龙哥手下几名没有喝酒的小弟认出了天赐,连忙拉住了大家。

    “什么天赐!还能比我们龙哥有身份吗!看我不废了他!”

    人群中一人拍桌而起,轻浮的脚步,晃悠的手臂让人看得出他有些喝醉了。

    不过天赐认识他,这人是李雄的心腹,做事心狠手辣,曾经也曾对他尊重无比,直到后来,。

    天赐心里莫名有些唏嘘。

    看着冲上前来的这人,眼神中闪烁着一丝精光,破裂的酒瓶狠狠的向天赐捅来。

    “砰!”

    天赐突然出脚,飞奔而来的男人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

    “敢打刀哥!”

    “兄弟们上啊,他就一个人!”

    人群中又有人开始拱火,大家慢慢的向天赐包围过来。

    “哼,”

    天赐一声冷哼,身形飞速向前,不到两分钟时间,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呻吟。

    “砰!”

    天赐一脚踹开了房间门。

    “哦!”

    龙哥呻吟着再次射了出来,精液灌进了洛轻舞的屁眼中,听到了破门声便回头叫道:“谁!”

    “啊,天赐,啊!”

    洛轻舞已经到了不知多少次的高潮,在春药的刺激下她的身体还是十分的敏感,一看到天赐的身影,又喊叫着到了高潮,还一并晕了过去。

    “我,你,她真的,是洛女神?呃。”

    龙哥发现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了,挥拳就向着天赐打来。

    “嗤,”

    天赐冷笑一声,单手稳稳的抓住了龙哥天生神力的手,强化过身体素质的他早已不能用常人来形容了。

    “还是这么容易轻信人啊,”

    龙哥还未理解天赐的意思,便感觉脑袋受到了重击,晕了过去。

    天赐温柔的走到了洛轻舞身前,此时的洛轻舞已经被玩弄的不成样子了,替洛轻舞解开了所有的拘束以后,扯过一张毯子将她姣好的身躯包裹在了里面,抱着她便下了楼。

    “举起手来!不许动!”

    一小队警察鱼贯而入,嘴里大声的说着,而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满地呻吟着的小混混,还有怀抱着洛轻舞的天赐。

    “天赐先生,请你跟我们回一趟警局,配合我们调查!”

    小队长走到了天赐的身前,拦住了天赐的去路说道。

    “嗤,不知警官认为我犯了什么罪?”

    天赐玩味的笑问道。

    “是聚众斗殴还是防卫过当,还要我们调查过后才知道!亦或是,非法持枪?”

    “不知这非法持枪从何说起,我何来持枪,警官又如何知道我非法?”

    “天赐先生,虽然你是一名企业家。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尊重法律。”

    “缨咛,”

    洛轻舞似乎慢慢清醒了过来。

    天赐紧了紧怀中的洛轻舞,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一本小本子丢给了小队长。

    “天赐,华国华南军区第一集团军武器研发组特邀顾问,少将军衔。”

    本子上金灿灿的国徽,火红的钢印,及响亮的头衔,让小队长的手都在颤抖着。

    “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可以询问我军军长,或是到军事法庭起诉我。”

    天赐将本子拿了回来,大步向外走去。

    “天赐哥!你没事吧?!”

    酒吧门外,警察拉起的警戒线外,李雄惊讶的看着走出来的天赐问道。

    “没事,”

    天赐径直穿过了李雄的身边,“下不为例。”

    天赐说完没有理会李雄,自顾的抱着洛轻舞回到了车上,随着车门的关闭,天赐严肃的脸色变成了激动的笑容。

    第二天一早,天赐与洛轻舞早早的坐在了餐桌上吃着早饭,而李雄则坐的离两人有些距离,高清的电视上正播报着早间新闻。

    “魔都公安局再爆丑闻,刑警分队小队长与下属五人,七年间贪污受贿五百余万,污判桉件十七起,三十余人被冤入狱。”

    天赐的余光中看到李雄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惊骇,却又立马恢复如常。

    天赐慢慢的吃完早饭之后,便出了门。

    “母狗!”

    天赐的身影刚消失在电梯里,李雄便站起身来,走到了洛轻舞身边,一把抓着她柔顺的头发将她拎到了窗边。

    “啪!”

    洛轻舞跪在了窗前,李雄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想把老子赶走?”

    “呜呜,洛奴不敢,主人。”

    “哼,早上还威胁我!”

    “啪!”

    李雄说着反手又是一巴掌。

    “你是不是也想天赐把老子赶走啊?母狗?”

    李雄弯着身子,一只手捏着洛轻舞的下巴,将她的俏脸正对着他的脸说道。

    “洛奴不敢啊,主人。”

    “呵,是不敢,不是不想对吧。”

    李雄轻拍着洛轻舞的脸说道。

    “不,不,洛奴不想,洛奴不想主人走。”

    李雄的怒火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如此发泄也不是办法。

    李雄思索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过来,给老子舔!”

    两腿分开,巨大的肉棒早已硬挺在了身下。

    洛轻舞娇羞的向着李雄爬了过来,小手熟练的解开了李雄的裤子,熟悉的大肉棒出现在了眼前,洛轻舞满脸痴迷的将肉棒吞进了嘴里,灵巧的舌头舔弄着肉棒。

    “哦,”

    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李雄的心里也逐渐有了想法。

    看着洛轻舞的俏脸,清纯的面容做着淫靡的动作,再加上她的身份,李雄的想法完善了起来,下身的也到了极限。

    “啊!”

    李雄将自己的肉棒抽了出来,狰狞的龟头正对着洛轻舞的俏脸,白浊浓稠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在了她的脸上,整个脸上遍布着白色的精液。

    十分钟过后,洛轻舞全身赤裸,背靠着窗坐在了地上,脸上白浊的精液有些凝固了起来,笔直的双腿伸在了身前。

    “开始吧,”

    李雄手中拿着他的手机对着洛轻舞拍摄着。

    洛轻舞的脸色红润了起来,显得有些羞涩,“我是洛轻舞,今年16岁,身高172CM,体重48KG,胸围80E。”

    手机看片:LSJVOD.COM说着她双手将自己的乳房拖起,给镜头看着。

    “目前的性经历有三人,小穴跟后庭都是被主人强奸破处的,如今已经离不开主人的大肉棒了。”

    洛轻舞说着分开了双腿,翘起了翘臀,小手将粉嫩的小穴还有后庭分开。

    “从今天起,洛奴自愿成为主人李雄的性奴,主人可以随意使用洛奴的身体,其他人只有在主人的允许下才可以使用,”

    “主人也可以将洛奴任意交给他人使用,无需经过洛奴的同意。”

    “洛奴需要随时随地服侍取悦主人,成为主人的发泄玩乐工具。”……“所有条约的解释权归主人所有。”

    无数令人血脉喷张的条款从洛轻舞的口中慢慢说了出来,说完以后,洛轻舞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了奴隶契约的下方。

    “请主人过目,”

    洛轻舞跪在地上,将契约递给了李雄说道。

    “嗯,不错,”

    李雄接过契约以后放在了一边,收起了手机以后,洛轻舞还静静的跪在他的身前。

    ------------------------------------天赐似乎越来越忙碌了,每天几乎都是早出晚归,这几日更是出差在外地。

    城郊的大学城附近,一间小旅馆中,洛轻舞穿着短小的情趣校服跪在了地上。

    “今天是洛奴第八次援交,主人挑选了两个黑人留学生来满足洛奴,感谢主人。”

    洛轻舞说着趴在了李雄的身前。

    “嗯,好好服侍他们,”

    “是,主人。”

    李雄说完便出了房间门。

    没过多久,房间的门被人推了开来,“欢迎两位主人,”

    洛轻舞跪在地上轻柔的说着。

    “哇哦!”

    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洛轻舞,嘴里不由得说道:“真像啊!”

    几乎每个客人都会说一遍,洛轻舞刚开始还有些害羞,害怕他们认出她来,不过却没人会当真。

    看着两名黑人学生惊讶的目光,还有身上散发着的浓郁的体味,洛轻舞都不由的来了感觉。

    洛轻舞一步一步向着两人爬去,两只小手分别解开了两人的裤子,酸臭的体味在下身特别刺鼻,不过洛轻舞却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气。

    两根黑色的肉棒都有着近20CM的尺寸,比起之前几日的客人不知强到了哪里去,洛轻舞张开了小嘴,向着肉棒伸了过去。

    “唔,”

    巨大的肉棒刚一进入小嘴,酸臭的味道就布满了口腔,小穴中都开始流起了淫水。

    慢慢的将整根肉棒吞进了嘴里,鼻尖也顶到了杂乱的阴毛中间,恶臭扑鼻而来。

    一旁的另一人抓起洛轻舞的小手就开始套弄起了自己的肉棒。

    “唔啊,”

    洛轻舞吐出了嘴里的肉棒,将另一根肉棒含进了嘴里,如此反复,两根肉棒便都到了最硬的状态。

    “两位主人的肉棒都已经准备好了,请享用洛奴的身体,”

    洛轻舞转过了身去,噘起了自己的屁股,超短的校裙都挡不住了小穴。

    “唔,啊!”

    背着身子的洛轻舞被不知是谁抓住了屁股,肉棒稍一对准,就插入了她那早已湿润的小穴中。

    “啊,好大啊,洛奴好舒服。”

    身后的黑人正是精力旺盛的年龄,肉棒在小穴中快速的抽插了起来。

    “唔,”

    另一名黑人走到了她的身前,黑色的肉棒对准了她的小嘴,一双大手按在了她的头上。

    “啊呃,”

    洛轻舞双手抱住了身前黑人的屁股,用力的将肉棒向自己的嘴里伸去,同时身体迎合着身后黑人的动作向后挺动着。

    “啪!”

    身后的黑人不时拍打着洛轻舞的屁股,随即肉棒勐烈的抽插两下,“咦!”

    “啪!”

    黑人不知发现了什么,又是一巴掌打了上去。

    “唔唔,”

    洛轻舞的小嘴被肉棒所塞满,只能无力的摇着头。

    而身后的黑人假装看不见,几根指头沿着屁眼饶了几圈以后,慢慢的插了进去。

    “嘿嘿,她的后面也可以玩,要不要来试试?”

    洛轻舞的屁眼随着黑人的抽插收缩了起来,夹着里面的几根指头。

    “不要,你们太大了,一起要被玩坏的,”

    身前的黑人已经将肉棒退了出来。

    “不会的,”

    两人抱着洛轻舞转了个圈,洛轻舞被原本身后的黑人面对面抱了起来,娇嫩的后庭暴露在了外面被一双大手分开。

    “啊,要裂开了,啊,”

    粗长的肉棒顺着后庭一点点的深入了肠道,洛轻舞的眼神向下看去,嘴里焦急的喊道:“啊,不要了啊。”

    两根黑色的肉棒在她粉嫩的下体一进一出,白色滑嫩的皮肤与黑色的肉棒有着明显的对比,肉棒每次进出都会把阴唇肠道都带出来。

    “呜呜,不行了,要到了,慢一点慢一点,”

    两人根本不听她在说些什么,只是在发泄着自己的性欲。

    “呜!”

    洛轻舞的身体在两人的中间颤抖着,不过两人却依然没有停下动作,继续快速的进出着。

    “啊,啊!不行了啊,要尿了!”

    没过去多久,洛轻舞又喊叫了起来。

    “呜呜,呜。”

    洛轻舞被两人操弄的失禁了,身前的黑人终于将肉棒抽了出来,一股股尿液从下身中喷射了出来,随着后庭的抽插尿的到处都是。

    本就不是特别注意卫生的两人丝毫不介意,肉棒又插回了她的小穴中。

    身前的黑人突然开始加快了速度,“呃,呃。”

    有些迷离的洛轻舞被他操弄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

    “啊,呃,不行了,又要到高潮了,前面,后面,太快了啊!”

    身后的黑人也突然开始加速,让洛轻舞乱喊了起来。

    “呃!呃。”

    洛轻舞双腿紧绷着开始颤抖,身体在两名黑人中间抽动着到了高潮。

    “啊,来了,”

    “来了!”

    两名黑人同时喊叫着射了出来。

    “啊!”

    洛轻舞一声大喊,两腿无力的挂了下来,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洛轻舞无力的昏迷在了床上,下身的两个洞口被撑的大开,浓稠的精液从里面向外流着。

    “唔,唔。”

    慢慢清醒过来的洛轻舞感觉自己酸痛的下身还在被抽插着,两人交换了一下位置,将她再次夹在了中间操弄了起来。

    “啊,这样不可以,真的要被玩坏掉了,一个一个来好不好,啊!”

    “呜呜!”

    再次被强制高潮的洛轻舞又失禁了,而两人还是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记得又到了几次高潮,只是感觉到了两人似乎又射了出来,而现在好像稍微可以休息一下了。

    洛轻舞感觉不到自己的下身了,两腿酸痛,小穴及后庭也已经麻木了。

    床上又传来了动静,洛轻舞就记得她又看到了两人重振雄风的肉棒,其他就都不记得了。

    ----------------------------------------天赐刚回来的第一个夜里,李雄的房间里,洛轻舞跨坐在了李雄的身上,粗长的肉棒齐根没入了她的小穴中,李雄手中的一根假阳具在她的后庭中抽插着。

    “嗯,主人用力干洛奴。”

    洛轻舞在李雄的身上起伏着。

    “今天有没有听话啊?”

    李雄的大手狠狠的揉捏着洛轻舞的乳房,嘴里问道。

    “啊,主人用力,今天洛奴听话了,没有让那个废物碰洛奴的下面,”

    洛轻舞说着有些敏感了起来:“我就帮他撸了五分钟,他就射出来了。”

    “唔,那真听话。”

    “啊,哈。洛奴听话,主人是不是要奖励下洛奴啊。”

    “哈哈,好啊,你想要什么奖励!”

    “唔,”

    洛轻舞思索了一会儿后,说道:“主人,我想要去那边被主人干,”

    李雄讶异的看着洛轻舞指着的方向,竟然是两人的主卧,“嘿嘿,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呢?”

    李雄将洛轻舞抱在了身上,粗长的肉棒依旧连接着两人的身体,后庭中的假阳具也在自顾的转动着,发生了嗡嗡的声音。

    “呼!”

    天赐发出的响亮的呼噜声让两人没那么担惊受怕了,洛轻舞被按在了门边的墙上,屁眼里的假阳具顶在了墙上,插到了更深的地方去了。

    而李雄似乎也格外性奋,肉棒都变的更粗了一些,将洛轻舞的小穴整个撑满,来回抽插间给了她无数的快感。

    “唔唔,”

    洛轻舞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看着熟睡的天赐,身上的刺激越来越强烈了。

    看着眼前的洛轻舞羞涩又害怕的表情,李雄抽插的速度快了起来,“唔,唔,啊,”

    洛轻舞的呻吟声都被干的从小手中漏了出来。

    “主人,洛奴要到了,快一点,用力一点。”

    洛轻舞贴在李雄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啪,啪,啪!”

    原本克制的肉体撞击声音也逐渐的响了起来,变的清晰可闻。

    天赐突然转了个身,两人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天赐摆动了下身体,找到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本就快到高潮的洛轻舞更是直接到了高潮的边缘,“应该睡着了,主人,洛奴要到了,快来。”

    “啪,”

    “啪!”

    整根肉棒齐根的抽出又插入了两下,将洛轻舞直接送上了高潮,小手捂着嘴巴,仰着头身体颤抖着。

    “嗯!”

    李雄也控制不住了精关,将精液射进了洛轻舞的小穴中。

    “我们回去吧,”

    李雄将洛轻舞抱了起来,轻声的说道。

    洛轻舞从李雄身上下来后,摇了摇头,爬上了两人的大床,躺到了天赐的身边。

    “天赐,过来抱我。”

    洛轻舞再天赐的耳边轻声说道,天赐立马张开双手向洛轻舞抱来。

    将天赐抱在了怀里,洛轻舞转过了头,小嘴微张,一只小手虚握成拳,在嘴巴前面前后动作着。

    李雄轻声走到了床边,瞬间恢复活力的肉棒对准了洛轻舞的小嘴。

    “唔,”

    沾满淫液的肉棒被洛轻舞的嘴巴仔细的舔弄了干净,近在咫尺的天赐更是给了两人同样刺激的感受。

    洛轻舞仰起了头,冲着李雄眨巴了下眼睛,李雄心领神会,肉棒一点点的深入洛轻舞的喉咙。

    “唔唔,哈。”

    心满意足的李雄抽出了肉棒,洛轻舞也顺势噘起了屁股,挺翘的屁股从被子中露了出来。

    “嗯,”

    洛轻舞抱着身边的天赐,下身的小穴中被床边的李雄用力的抽插着。

    特殊的环境刺激着两人的内心,还嫌不够刺激的洛轻舞抓起了天赐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奶子上,天赐也习惯性的动了一动。

    没有持续多久,颇为敏感洛轻舞就在两人的夹击下到了高潮,伸出手来,将李雄的肉棒带进了空虚的后庭中。

    “嗯,嗯!”

    “啪啪啪!”

    李雄的动作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响。

    “谁!”

    “啪!”

    天赐突然大喊一声,随手将房间的灯开了起来。

    “啊!!”

    李雄瞪圆了双眼,看着天赐,退后了两步,从屁眼中抽出来的肉棒也同时发射了出来。

    “唔唔,”

    洛轻舞埋在天赐的怀里也到了同样勐烈的高潮,悲鸣着失禁了,喷射出来的尿水淫水将床单都打湿了。

    天赐目不转睛的看着洛轻舞高潮的痴态。

    “咔嚓!”

    李雄不知从何处摸出了手枪打开了保险,指着天赐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