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女主人公的另一面 > 女主人公的另一面(01)
    作者:名字真是不好起2019/8/4我叫徐琳,19岁,是在校大学生。

    身高166cm,50kg,三围是100,69,92.别人都觉得很奇怪,我的姿色起码也是中等偏上的水准,又有这样的身材,为什么现在还是单身?其实追求我的人不少,只不过都被我拒绝了,其中不乏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

    说实话,我讨厌男人。

    由于胸部的良好发育,很久以前我在人群中就特别显眼,被学校的男生嘲笑,被女生排挤,还有些不怀好意的男老师曾经把我叫去办公室,对我做一些下流的举动。

    在公车上还时不时被猥琐大叔偷窥胸部。

    这些不愉快的回忆让我对男人极度地排斥,也开始让我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自卑心理。

    我讨厌自己的巨乳,但胸部长那么大我又没办法。

    直到有一天,我上网时看到了网页两边推送的广告,我居然鬼使神差地点了进去,出现的当然就是些黄色图片。

    我看着看着,身体开始发热,尤其是男女连接在一起的场面更是让我心跳不已。

    我红着脸寻找同类的网站,最后在一个论坛裡看见了有许多女生在这裡发佈自己的裸照,下面还有许多人跟帖回复,那些女生们被称为女神,很受欢迎。

    我的身体被看到会怎么样呢?总是被男人用色情眼光盯着的我不禁这么想。

    这种感觉,只是想像一下我的心就砰砰直跳。

    然后……我也拍了自拍,发到网上。

    并不是特别裸露的自拍。

    只是把领口拉低,露出一点粉色的胸罩,再裸足坐成M形。

    “这是我第一次投稿,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

    我这样写到。

    论坛裡的人很快就有了很多很多回应。

    “身材好赞”、“我射了”、“我现在想抓住那又白又大的奶子”,也有说的更加露骨的,“楼主把剩下的衣服也脱了让大家看看”、“我想操这只小母狗”……我红着脸看到最后,大概有一个小时,我一直盯着萤幕看着,停不下来。

    心跳得都快爆炸了,手心裡也出了好多汗,这种兴奋感,一时难以平复。

    那天之后,我用琳琳baby这个网名,发佈了更多更露骨的自拍,最开始并不露骨的自拍变得越来越暴露越来越诱惑。

    终于有一天,我望着镜子前一丝不挂的自己,想着,“要不要全都露出来呢,大家会喜欢吗?”

    考虑了很久,我终于还是脱了。

    镜子裡我的肌肤已经有点泛红了,乳头也不停地颤抖。

    我都没想到自己会羞成这个样子。

    连拿手机的手都抖个不停。

    不过最后我还是投稿了。

    很快就有不少人在下麵回帖。

    他们说想要舔我的奶子,想干我,想让我用自己的乳房给他们乳交。

    慢慢的,我也开始兴奋了,用手轻抚下面的私处,“啊……”

    我发出欲求不满的声音。

    嗯,嗯,啊啊。

    这应该是叫做自慰吧。

    真是不可思议,我明明那么讨厌男人,但是这种色色的事情,我却并不讨厌。

    想着自己的身体被不认识的男人色迷迷地看着,那些人用我的身体自慰,甚至撸出白色的精液。

    我不仅不觉得讨厌,反而兴奋了起来。

    我也开始改变自己了,裙子变短了,穿着也更加诱惑。

    看着我的人更多了,啊,我心中的某个开关被开启了。

    这之后,我在网上发了越来越多的色情自拍,花样也越来越多。

    女僕装,凌辱系什么的都试过.在所有的粉丝中,有一个叫CDF的人,每次我发完自拍,他都会在下面回复一张撸管的照片并写上心得。

    说实在的,我第一次看见他那根大鸡鸡时吓了一跳,不仅长,而且粗,射精量也极为惊人,照片中的他握着自己的大鸡鸡,射了一纸巾之后还依然保持坚挺,就连其他的网友都惊歎不已。

    我鼓足勇气,和他联繫了一下。

    “您好,CDF先生。十分感谢您的手淫报告,我也经常看先生您的自拍,觉得非常色情。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见一次面吗?”

    点击,发送。

    我很快就收到了回复,这一次,我决定和他见一面。

    约会当天,我精心打扮了一下,换上最舒适的胸罩和内裤(我并没有穿最色情的内衣,这是我的习惯,重要的日子要穿最舒适的内衣)。

    上身穿带蕾丝边的衬衫外面加一个黑色礼服,下身是配套的超短裙和过膝白丝袜,黑色高跟鞋,粉色小手提包。

    我在镜子前照了一下,嗯,别人应该能看见我穿的白色内裤吧,大概。

    我一路上都在享受随时可能走光,被人偷窥的刺激感,我果然还是被痴汉骚扰了,在轻轨上,人非常多。

    我没看清他的脸,他把手伸到我的裙子裡,抚摸着我的大腿内侧,并缓慢地往上移,我的脸像被火烧一样,只是被摸一下就浑身无力,我这是怎么了,我内心深处渴望这些吗?那有力的大手碰到我的私处了,我用手捂着嘴,用另一隻手撑着车门,那手逐渐加大了力气,开始揉搓我最敏感的部位,像和麵一样用手掌推揉着蹂躏我的那裡.啊啊啊,我快要忍不了了,我心裡想着,同时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你这个裙子,是故意穿这么短的吧,原来是个变态露出狂啊,那我也可以吧。”

    说完他用手指勐力戳了一下我的阴道口,眼泪因为疼痛和快感流了出来,谁知道那个男人迅速舔了一下我的耳朵,用力吹了一口气,啊啊,我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耳朵这么敏感。

    这突如其来的舔耳攻击让我沦陷了,我叫了一声,周围的人马上把目光转向我,我羞红了脸,还好很快就到站了,我跑进女卫生间,摸了一下下体,果然已经湿了,但现在在外面,我又没带换洗的内裤,只好先用卫生纸擦拭一下阴部。

    但过了一会儿,我发现自己的手……这根本不是擦拭,我这是在自慰啊。

    为什么,我并没有想自慰啊,可我的手居然擅自就……糟了,现在出的水更多了,而且已经快到约定的时间了。

    没办法,不去管出水的自己了,我走到镜子前,整理一下自己的妆,就匆匆走了出去。

    手机看片:LSJVOD.COM最后我还是迟到了,走到约会地点,四处张望。

    我注意到路边的从一辆黑色宝马里走出一位中年男性,我作为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就是我要找的人,他就是我马上要献上处女的人。

    他走到我跟前,说道:“你就是琳琳吧。”

    我点点头,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今天这么一看,还真是挺漂亮的呢。”

    “哪裡.”

    “那我们就走吧。”

    “好。”

    说完大叔把手搭到我的肩膀上,我们一起像宝马走去。

    大叔约有五十岁,头髮开始泛白,还有一点秃顶,中年发福的体型,身高只比高一点点,穿着看起来就是普通上班族,但腰杆挺直,虽然微笑但是眼神有些严厉,气质感觉像是在单位做领导的样子。

    不过长相倒是很猥琐就是了,虽然这方面我本来也没有期待。

    我们吃过饭,大叔带我到附近一个豪华旅馆,关上门.“紧张么?”

    他问道,我点点头.“先把衣服脱了吧。”

    我脱掉外套,刚想解开衬衫的扣子,突然,我内心的开关自动打开了,我抬起头,怯生生地说:“那个,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帮我脱……”

    大叔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你这样的姑娘真少见。”

    他走到我跟前,先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然后用舌头舔舐我的嘴唇再伸进我的嘴裡,慢慢地舔我的牙齿和舌头,我们两个人的嘴唇紧贴,舌头缠绕在一起,这个面目猥琐的大叔用他那不知夺走多少少女初吻的舌头疯狂地搅乱我的口,同时用他那肥大的手揉捏我的胸部。

    我配合着他的舌头,眼裡是大叔油腻的皮肤,我的眼角流下一滴泪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我就要被眼前这个人,被这个猥琐的男人夺走处女。

    他将用他下流的手摸遍我全身,用他的舌头舔遍我全身,用他那又大又粗的阴茎射遍我全身。

    我这样想着,一边用手抚摸着大叔的下体,他的那裡已经很硬了,一跳一跳的,我摸着,感受着他的形状,这是何等的粗大,作为一个新手,我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容纳下这个大宝贝。

    等一会,这个粗大得不像话的男性性器就会走进我——一名普通的19岁少女的绝密入口,在那裡撕下我童贞的证明,烙下女人才有的印记。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从小到大一直保护好的地方,好多同龄的男孩子都渴望甚至不惜讨好我就为了一睹春光的地方,居然这么容易就给了一个初次见面,下流猥琐的男人。

    可笑的是,这一切都是我主动挑起的,我本可以找一个学校裡的帅哥,富家子弟去更加豪华的酒店享受男欢女爱,我可以找一个有钱的大老闆让他包养,但我没有。

    我今天,没要一分钱,自愿地把处女,把十九年一直保有的童贞,连同自己的身体,甚至我的心献给他——一个中年大叔。

    不,不是因为我爱他。

    我明白,我爱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做爱。

    他说:“琳琳,从现在开始,你要叫主人。”

    我点点头,“知道了,主人。”

    他望着我,“你刚才说想让我帮你脱衣服?”

    “嗯”

    他给了我一巴掌,不过并不算疼。

    “真是个不听话的奴隶,这是对主人说话的态度吗?”

    我懵了,泪汪汪地说“对,对不起,主人。”

    “然后呢”

    我脸红了,“请你,请主人脱掉我的衣服,好好的疼爱我。”

    他笑了:“这就对了,真是个乖宝宝。”

    说罢他慢慢地剥下我的衣服,只留下丝袜,他说其实他更喜欢黑丝,不过似乎白色和我更配,他脱下他的衣服,我们再一次接吻,他舔着我的耳朵,还不忘为了刚才的一巴掌而向我道歉。

    我并不在乎,我知道这也是一种玩法。

    他咬着我的耳垂,我发出“嗯”

    的叫声。

    “原来琳琳这裡很敏感啊”

    他加大了力度,我感觉耳朵痒痒的。

    他舔完耳朵开始舔脖子,然后是我那硕大的胸部。

    他把头埋了进去,双手紧抱着我,舌头舔我的乳沟,然后咬我的肉团子,再用舌头舔我的乳头,还用舌头来回拨弄,最后使劲的吸我的奶,好像婴儿一样。

    又把一隻手放在我的右胸上,不断的揉捏,上下,左右,来回的,不断的,啊啊,他不断的揉我的胸脯,同时吸我的奶子。

    他如此的迷恋我的胸部。

    如此的……迷恋。

    啊啊,嗯,好痒,我的胸部沾满了他的下流口水。

    他用另一隻手按我的肚脐,把指甲伸进去抠,然后摸我的阴毛,先是缓慢的捋顺,然后出其不意的揪一下还拽下来几根,“真是不好意思呢”

    他没有歉意的笑道,五官凝成一团,把拽下来的阴毛拿在我面前晃了晃。

    随后他那张笑容常在但看上去很噁心,让人觉得不如不笑的大嘴终于还是伸向我的私处,他先是舔了舔那一片黑森林,然后下移,开始蹂躏我的阴部。

    好厉害的舌头,居然能全部伸进去,来回的搅动,来回的搅动,来回的,啊,嗯,嗯,这种感觉,比自慰爽一百倍。

    有一个触感不同的物体进来了,我一看,是主人粗糙的手指,食指中指插进来,迅速拔出,再勐插进来,再拔出,我的心一跳一跳的,主人的手在我体内做勾引的姿势,一面抚摸着内壁,一面向前探索,终于停了下来,他抬头:“摸到处女膜了哦,琳琳。”

    天啊,他干嘛要说出来。

    “不要这样,主人……好,好羞啊。”

    我捂住脸说道。

    他大笑,把大鸡巴放到我嘴边,“口交,会吗?”

    我看着那硬直的男根,张开嘴,一把吞了下去,天啊,好大,好大啊,我的嘴根本装不下这个大傢伙啊。

    布我尽全力含住那一根,用我的舌头舔他,舔,舔,呲熘,然后用舌尖舔他的龟头,男人的结构,男人的形状,今晚的我第一次亲身体会到,用我的身体.凑近一看,还真是可爱的小鸡鸡呢我不知道当时的我是什么表情,我用手搓着,然后再一次,吞下去,像品味美食般,品尝他的味道,啊,鸡鸡的味道,真好,真好吃,我加快速度,同时挑弄他的包皮,舔那道缝隙,用我的唾液,包裹住他,主人好像很爽的样子,居然呻吟了起来,然后,他突然抱住我的头,用力晃动,然后勐地一推,我喘不上气来,那个巨大的阴茎,已经差劲我的喉咙,我的脸贴在他的阴毛处,与此同时,主人射精了,就在我的喉咙裡,这个姿势持续了好几秒,我上不来气,还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了,主人才把阴茎抽出。

    “真是厉害啊,琳琳的小嘴。”

    主人这样称讚我。

    他没有给我休息的时间,直接在我嘴裡来了第二发这次射在了我的嘴裡,好苦,还有点咸.我吞了下去。

    然后张开嘴,“真乖,全部吞下去了呢,好吃吗,琳琳?”

    “好吃,主人的精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他摸了摸我的头,“那就让我再给你些奖励。”

    说完做出要插入的姿势,“不戴套,可以吗?”

    “诶?但是,那样……”,“吃下这个就好了,他拿出一盒药,上面写着,强效避孕。我的天,连这个都准备好了,反正只要他想不戴套,我一个弱女子反抗也没用吧,而且不戴好像确实更爽一点,就答应了。终于到了重头戏了,做了这些前戏,我的下面已经湿的不行。“这裡已经这么湿了啊”

    主人把他的男性发射器对准我的小穴穴。

    “进……进来了”

    我呻吟到。

    巨大的阴茎把我的通道撑开,“轻一点,轻一点”

    我哭了,然而主人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龟头很快到达了我的处女膜……我的童贞,结束了。

    主人疯狂的抽插,房间裡能听见我的呻吟声,主人的喘气声,以及男女性器的撞击声。

    “好爽,好久没操到这么爽的小穴了。”

    主人一边使劲地操我,一边玩弄我的乳头,一边跟我接吻,主人让他的唾液流到我的嘴裡,我一边品尝他的唾液,一边品尝他的精液,快感充斥我的全身。

    “要射了”

    主人勐的把鸡鸡往深处推,我已经从肚子的起伏看到了主人的形状,射了,主人的精液进入了我的体内,女人的身体是用来接受容纳男人么,想到我还要接受这个猪一般模样的老头——我的主人,而且,以后,还可以接受容纳更多的男人,我就……啊,这种快感,这种被玷污的喜悦,我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世事,,我的大脑此刻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用谢,就像喝醉的人一样,现在的我,是只能接受男性的物件,是只顾发情的雌性♀,是母狗,是母猪,我这样想着,人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活着,而我——作为一个抖M的女人,一个受虐狂,只想像这样被人虐待,我的脑子是坏掉了么,我想我可能是个真正的变态,前几天脑袋裡想着的一直都是这样被侵犯。

    或许其他女孩子想着的都是与合适的人相爱,然后结婚,交合,怀孕。

    但我不,一直以来,那些男人都只是渴望我的美貌还有我诱人的身体,他们不爱我,没错,在其他人眼裡,我就是个乖乖女一样的人,他们只是想佔有我,而不是去爱我,我想父母,老师,同学,爱人,可能都在潜意识裡把他人物化,明明孩子刚出生时只要他健康就好,明明只要普通的当朋友就好,一旦发现自己的孩子有某种天分,就像中了奖一样,一旦看到优等生,眼睛发光的老师们,一旦碰到即将超越自己的同学,或是喜欢上同一个人的情敌,多要好的朋友都可能翻脸。

    我曾经想过,他们或许只是把别人当做消除寂寞的工具,就像男人干女人只是把她当成生育机器一样。

    哪有那么多的命中注定,其实随便谁都可以。

    既然如此,我乾脆直接把自己当做物品好了,不去想那么多烦恼,就在此刻,好好享受性爱的乐趣,不也挺好么.主人射了,再一次的,射进我的体内,他的表情完全沉浸在操我的快乐中。

    他是完完全全把我当成一条小母狗,一个白给的,任他上任他操任他侮辱的肉便器了吧。

    不过其实,我们只是互相的泄欲机器罢了,只不过形式不同。

    他满足了自己的性欲,而我满足了自己的抖M受虐欲望。

    “主人,好舒服,我还要。”

    “主人,请你责罚我吧。”

    “主人,我最喜欢你(的大鸡鸡)了。”

    “主人,平时工作很累了吧,可以哟,都发洩在我身上吧,我来缓解主人的疲劳。”

    “主人,我永远是你的小狗,你怎么用都可以,不要抛弃我哦。”

    “主人,休息一下吧,给你膝枕。休息好了要更努力的干我哦。”

    “主人,今晚,一定要让我怀孕,生下主人的宝宝。”

    我在主人面前时而装可爱,时而打开大腿,掰开自己的小穴,时而在他面前扭动着屁股。

    主人看上去彻底被我迷住了,他疯狂的干我,在我体内中出了好几次,呵呵呵,男人,还真是简单的动物呢。

    我们试了很多玩法,或者说,主人变着花样操我,我高潮了无数次,主人的那根鸡巴还真是没有衰老的样子,主人也得意的说:“唯有这方面我可是很有自信的哦。”

    主人他居然如此迷恋我的身体,我真是开心得不得了,想到自己曾经为此自卑的身体能这样的服务别人,还能给自己带来快感,我就要高潮了。

    主人他使用了后入式,我趴在床上被主人干。

    然后主人把我翻过来,抬起我的双腿,竭力扭动着腰。

    还试着一般用大鸡鸡插我,一边吮吸着我的胸。

    还试着把我抱起,站着干我。

    还让我上位,我使出全身力气扭动腰肢。

    啊,好舒服,我,我还想变得更舒服啊。

    我们做了一整晚。

    主人问道:“琳琳,舒服吗?”

    “非常舒服哦,主人”

    “那就好”

    主人笑道,“还来一发吗”

    我点点头.主人这次让我趴在窗户上。

    突然,我感觉一阵刺痛,这个位置?不对。

    “主人?”

    “别怕,”

    他轻描澹写地说到,“琳琳啊,你听说过肛交吗?”

    肛交,我心一惊,“那个,主人……”

    “我其实也很少尝试,但是刚才看你的小屁股太翘了,就忍不住想干一下。”

    真是拿我的主人没办法,“轻一点哦。”

    主人笑了,我通过反光的窗户看到,主人拼命地用鸡鸡顶我的情景。

    啊啊啊,咿嗯,主人的肉棒顶到我最舒服的地方了。

    浓郁的精液再次注入我的体内,唔啊,没想到连屁屁的处女都没能保住,不过算了,既然做了,就乾脆做到底吧。

    主人把鸡巴拔出来,再插进我我的阴道,啊,这裡被捅着,好爽,鸡鸡插得好深,啊,已经顶到头了,好厉害,好厉害啊,主人,舒服得停不下来,再快一点,再快一点,我还要变得更舒服啊。

    高潮了啊,高潮已经停不下来了。

    “琳琳,你知道吗,现在这副样子,外面看得一清二楚,琳琳很喜欢这样被人看着操吧,是不是很兴奋啊。”

    是真的!我这才注意到,那边真的有人在看我。

    “那边有人已经看见了,把奶子贴在玻璃上,给他好好看看。”

    我性交的样子被人看见啦。

    好羞耻啊,明明很羞耻,心却跳得如此之快。

    我已经不行了,快要坏掉了,我知道自己已经变得很奇怪了,但是,啊嗯,真的好舒服。

    高潮,高潮,再也停不下来啦。

    主人把我的头扭过来和我接吻,这样的深吻也会被人看到,一名少女和一个中年大叔在接吻!啊,好想被人看到,想被更多人看到,想让别人看到我性交的样子,我这是暴露狂吧,我现在已经,完全成了一个变态了。

    结束时,主人拍了我很多裸照以及做爱时的照片。

    网上讨论得非常热烈,这个故事应该叫做乖乖女学生沉迷工口自拍结果被色大叔带到旅店破处性交的故事吧。

    名字好长啊,不过无所谓了,我已经找到自己的乐趣了,我感觉在此之前,我都不曾真正的活过,但是做爱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意义.我站在镜子面前,望着自己的身体,这样想着。

    “今天拍什么样的照片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