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嫁妻 > 嫁妻(10)
    (十)何媛的南柯一梦

    2019年10月8日

    “雪儿?”

    “你醒了?怎么喝那么多酒?”

    “你怎么在这儿?”何媛看到床边的药水,知道自己在医院,也没追问自己怎么来到的医院“鸣远自己一个人在家,你放心?”

    “不放心啊,但你现在这样子让我更不放心。”

    “我没事,你回去吧”

    “得了吧,现在都几点了,天都快亮了。你说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喝那么多酒,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把自己喝死?”

    何媛两眼像没关闸的水龙头,泪水不要钱的花花往下流。

    “好了,好了不说你了。下次要喝记得叫我,我陪着你。快别哭了”

    “雪儿,我跟建国到头了。”

    “呃?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主动和建国说离婚了,太累了”

    “唉,还是走到这一天,不过也好,趁着年轻,离了还能给自己多个机会,你也别太难过了”

    两人手拉着手,默默地不说话,雪儿时不时的帮何媛擦着眼泪。

    好一会儿“我记得是在家里喝的,谁送我来医院的”

    “你都不记得了?”

    “我记得是在家里自己喝的啊”

    “你的小助理刘凯宇找你一天,你都没有回电话,就微信找我,然后我就到你家里,看你醉的不行了,就叫了救护车送你来醒酒了。”

    “哦,头好晕啊”

    “你知道你喝了多少吗?”

    “不知道”

    “唉!”

    “刘凯宇找的你?你觉得他怎么样?”

    “你还是省点心吧,你都这样了。”

    “快说说,你对他映像怎么样?”

    “不错的男孩,不过……”

    “不过什么?又不是要你嫁给他,就是帮你解决诅咒问题而已,不过什么不过。你放心我保证让他以后不影响你和鸣远,他就是介绍给你的解药,你也不用担心太多。”

    “你说什么呢?谁想要嫁了,要嫁也是你嫁”

    “雪儿,别开这样的玩笑,姐要生气的。我是好心帮你,你还拿我开玩笑。”

    “好好好,我的事我能解决”

    “你能解决,怎么解决。你现在天天要守着鸣远,你怎么解决?”

    “好了,媛媛,你就别操心我了。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孩子们都大了,过两年曦涵生了孩子,我就把公司交给曦涵和鹏鹏,安心在家帮他们带孩子。”

    “就这样?”

    “那你以为还怎么样?”

    “没想再找个?”

    “一把年纪了,算了吧”何媛犹豫了下说。

    “言不由衷,好了,不说了,还是那句话,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你真的不考虑凯宇?”

    “都叫你别操心我了,我的事我能处理好的。”

    “唉……”

    两人手拉着手,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行了,还有感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护士过来换药,问到。“如果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就可以回去了”

    “媛媛,你感觉怎么样?”

    “没事了,我们回去吧,天也快亮了”

    “你真没事了?”

    “走吧,送我回家以后,你就回去吧,一会儿鸣远起了,你又得忙了,早点回去,你还能躺会儿。”

    就在两个女人走到医院大门的时候,一个手里拎着保温盒的男孩出现在两人面前。

    “媛姐,你们怎么……”

    “药水吊完了,你媛姐闹着回去,你怎么来了?”

    “我怕媛姐醒了饿,煮了点白粥。”

    “好了,好了,快走吧”何媛催着雪儿。

    “你过来,扶着点儿,我去开车过来”雪儿不由分说的把何媛交到了男孩的手里。看着刘凯宇全身紧绷着小心的扶着何媛的手臂,雪儿心里感到一丝的好笑,比起俊豪,这个男孩太腼腆还少了点自信。如果换了是自己,估计俊豪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拥入怀里吧。这个俊豪就是有点小霸道,不过……雪儿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想起俊豪。

    车子在路上飞奔,很快就回到了何媛家里。看着两人下了车,雪儿简单交待了男孩几句就走了。

    “饿吗,媛姐?”刚刚坐到沙发上,男孩就紧张的问到。

    “你那么紧张干吗?又不是第一次见我。”

    “没,没……紧张”

    “好了,好了,你不说我还真有点饿了”

    “我煮了白粥,你吃两口?”

    “嗯”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男孩高兴的打开保温盒,又有点沮丧“媛姐,有汤勺吗?我……”

    “在厨房,你去拿吧,我还有点头晕”

    “厨房?哦,我去找找”

    男孩起身看了看,往厨房走去,走进厨房,一地的酒瓶,一条透明的黑丝内裤孤独的丢在台面上。

    男孩用颤抖的手拿起内裤,紧张的回头看了看,发现看不到客厅,迅速的将内裤贴在自己脸上,一股洗衣液的味道夹杂着点澹澹的说不清什么味的气息立刻充满男孩的鼻腔。深吸气,让这个特殊的气味在鼻腔内回旋向上,脑海里莫名的浮现这条内裤包裹着何媛身体的样子。再吸一次,男孩的下体充血,被紧身的裤子压着,难受。男孩一手将内裤紧贴着自己的脸,一手伸进自己的裤子里,“找到了吗?”何媛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哦,看到了”男孩被惊醒,急忙一边应着何媛,一边匆匆将鸡巴拨正位置,随手将何媛的内裤塞进了自己的裤裆里,让自己的鸡巴和何媛的内裤来了个亲密接触。

    何媛吃了两口,又一阵的反胃想吐。男孩急忙扶着何媛进了卫生间,看着何媛跪在地上抱着马桶,男孩心疼的在何媛身后拍着何媛的背。

    “媛姐,家里有蜂蜜吗?”

    “有,在厨房”

    “来,起来”男孩从身后抱起何媛,双手正抱着何媛的一双大乳。何媛立起了身子,伸手拍了男孩的手,“扶哪儿?”男孩急忙松手,“对不起……我……”

    “行了”何媛摇摇晃晃的往客厅走去,男孩急忙跟过去,紧张的看着何媛摇摇晃晃又不敢上去扶着。

    瘫软在沙发上的何媛,直到男孩摸上自己的胸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仅穿了一件拉链的运动装,里面什么都没有。“这个雪儿,帮我穿衣也不帮我穿上内衣裤。”何媛知道自

    己喝多以后有乱脱衣服的坏习惯,不知道男孩有没有看到自己的身体,应该不会,雪儿和他一起来的,雪儿会保护好自己的。何媛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媛姐,喝点蜂蜜,这样会舒服点”

    何媛看着男孩,以前建国也是这样,唉,最后还不是说散就散了。“唉……”何媛叹了口气“你放桌上吧,行了,你回去吧,估计你也是一晚没睡,回去休息吧。今天放你一天假。”

    “不用,我还是留着帮你收拾下屋子吧,媛姐,你别管我,你去休息吧。”

    “屋子等下钟点工会来收拾,你别管了。在说了,你在着我怎么睡得着,快走。如果没事就去找何雪,去陪陪她。”

    “媛姐,你就不要拿我和她开玩笑了。我有喜欢的人。”

    “哦?”何媛一听立刻八卦起来“谁,说来听听”

    “还是不告诉你了,再说人家怎么想的,我都不知道”

    “切,原来是单相思。小伙子告诉你,单相思没用的,我就怎么看都觉得你和雪儿般配。”

    “不要啦,我……”

    “行了,行了,其实雪儿也没看上你”

    “那就好,那就好”

    “切,行了,你走吧。我困死了。”

    何媛赶走了男孩,倒在沙发上,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煳煳中,何媛感觉有一只滚烫的手摸着自己的小腹,宿醉的何媛,浑身酸软,想要推开这手,可身子一点力气也没有,想要喊,可声音发出来,却是一声声的娇喘,何媛自己听了都脸红。身上的衣服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儿。何媛心里一阵阵的害怕,身子却不段的应合着这只手,扭动着身子。

    何媛努力睁开了双眼,一个男孩的脸离自己是那么的近,是凯宇。何媛拼命的挣扎着。不是凯宇,是建国,“老公,你很久没摸我了,你摸的老婆好舒服啊,啊……吃奶,吃老婆的奶”

    “啊……你是谁,你不是老公,你放开我。啊……你是凯宇。凯宇放开我,快放开。啊……,不要,不要亲这里。”

    屁股扭动着,身上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男孩的手是那么的滚烫有力,何媛慢慢用力抱紧了男孩,春情荡漾。股下泉水潺潺,嘴里发出诱人的娇喘。

    “媛姐,我爱你”凯宇捧着何媛的脸深情的说完,直接吻上了何媛湿润的红唇。何媛迷迷煳煳的,张开小嘴,认由凯宇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几秒的犹豫,让何媛的嘴失守了,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凯宇的舌肆意的玩弄着何媛,或绞或勾或舔或吸。何媛在凯宇灵活的舌下,兴奋的颤抖着,配合着,追逐着凯宇的舌头。

    两人的津液顺着何媛的嘴角流下,何媛双眸泛着雾气,脸上红润娇媚,完全放弃了抵抗。

    凯宇的双手,用力的揉捏着何媛的大乳。顶端的乳头在刺激之下,傲然挺立着,泛着红光。

    凯宇低下头,一口将那如同樱桃般的乳头含进了嘴力,强烈的刺激,让何媛喘不过气来,用力抱着凯宇的头,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胸口。屁股高抬,双脚夹着凯宇的腰,扭动着,肉穴口一张一合的,渴望有个大肉棒的插入。

    凯宇的嘴含着乳头,用力吸吮着,舌尖拨弄着乳尖,牙时不时的轻咬下乳头。另一边的乳房,被凯宇的手紧握着,挺立的乳头,倔强的从指缝间露出,暴露在空气中,红红的。

    两个乳头,被凯宇一手一嘴无情的玩弄着,一股股电流从乳尖扩散到全身,刺激着何媛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胞。

    “啊,受不了……快给我”何媛哭喊着。“快操我……我要……给我鸡巴……我要大鸡巴……”

    一根坚硬如铁的阴茎,没有阻力的挺进何媛的阴道。“啊……好涨啊……”一种充实的感觉填满了何媛空虚的心灵。何媛高抬起屁股耸动着,迎合着身上凯宇的耸动。两人的唇又贴合在一起,舌纠缠在一起。

    凯宇一下比一下插得深,每一次的抽出,都能从何媛的屄里带出水来,好似打井般在何媛的身上,不断挺着腰身撞击着何媛,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啊……干死我了……”何媛迷离的乱喊着“好屌,真是好屌,啊……操到花心了……”

    “啊……对就是这里,用力!”“啊……别停……”何媛全身紧绷了起来“用力,啊……用力……操我……啊……来了……来了……啊……”

    何媛突然一声高喊,睁开了眼,紧张的抬头看看了看自己,衣服穿的好好的,依然是自己一人在客厅的沙发上,何媛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梦!原来只是一场梦。何媛,挪动了下身子,一阵湿漉漉的感觉从下体传来,低头一看,粉色的运动长裤已经被水打湿,何媛脸一红,随手拿起茶几的纸巾擦了擦沙发,就急忙上楼,将自己浸泡在温暖的浴缸里。不知不觉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