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五行令(第二部) > 五行令(第二部)(08)
    五行令·第二部·第八章

    2019年9月10日

    话说罗云与杨敛大战一场,好不容易将其制伏,突然门外传来一声撕心裂肺

    的叫声。

    紧接着一个身影冲了进来,一把推开罗云,又紧紧趴伏在了杨敛身上,眼睛

    死死盯着罗云,正是林落。

    罗云见了林落,微微吃了一惊,正要说话,却见林落双眼中充满了仇恨。

    罗云有些无奈,道:「林姑娘,你怎么来了?」

    林落眼睛直视罗云,目带仇恨,冷笑道:「我怎么来了?我来看你怎么杀杨

    大哥!」

    罗云不知该如何解释,他知道林落对杨敛情意颇深,自己方才与杨敛一番恶

    战,又将他小腿骨打裂,林落现在定是恨自己入骨。

    他想了想,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找到了杨大哥,我也就放心了。你以后自

    己小心。」

    又对着杨敛道:「还请你转告闫柔,就说他日我定会上门为自己讨一个清白。」

    说完又看了一眼林落,将金刀插在佛像旁的土地上,转身从庙门离开了。

    罗云一路下山,有些失魂落魄,他没想到一直敬重的杨敛竟会甘心听从一个

    女人的命令来杀他。

    也想不到昔日看着柔弱无比的闫柔,如今竟然像一个叱诧江湖多年的风云人

    物一般,竟然有如此多的人甘心听命于她。

    更想不到他与林落之间的那份情谊,竟然如此就被击得粉碎。

    罗云其实不知道,当初被闫柔拿走的那枚青木令,却是改变了她的一切。

    话说当年五行教特制了这五枚五行令,其中每一枚都是暗含玄机,其上被人

    施了秘术,正反两面皆藏有秘密。

    若是有人能在机缘巧合之下破解了秘术,带来的好处可说是终生都受用不尽

    ,而闫柔正是破解了青木令上的那个秘术。

    待得罗云下山,山脚下原先还在守候的那个五行教弟子早已是不见了踪影,

    罗云也懒得再去找他,沿着来时的方向上了官道。

    再沿着官道一路向南,很快便来到了一个小镇上。

    到得镇上之后,罗云便不想再走,他随手在客栈中定了一间上房,又让伙计

    将酒菜端入房中,一人自斟自饮。

    杨敛一事对于罗云的触动很大,他想不到昔日如此敬重的一人,竟会轻易与

    自己翻脸相向。

    可罗云又怎么知道,他虽然心中敬重杨敛,可他在杨敛心中,却只是微不足

    道一个小人物而已。

    与一个小人物翻脸,这又算得了什么。

    罗云一连喝了数杯酒,有些不胜酒力,他本就不擅饮酒,如此勐喝之下醉得

    也快。

    他仰面坐在椅子上,心中无比想念莫瑛,但一想到在林中她对自己如此冷漠

    ,又不禁心中一阵刺痛。

    瑛妹,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罗云忍不住就连灌几杯,管他呢,今朝有酒今

    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且喝它个痛快再说。

    片刻过后,酒壶已空,桌上菜肴也没了大半,罗云睁着醉眼惺忪的双眼,懒

    懒地躺在床上,怔怔地望着屋顶出神。

    俗语有云,饱暖思淫欲,罗云此时酒足饭饱,又在愁绪之中,突然想找个妓

    女来一解千愁,既然瑛妹不理自己,那自己就这样自暴自弃吧。

    罗云唤来伙计,从怀里掏了块碎银给他,醉笑道:「小哥,这附近可有妓女

    否?」

    伙计一见碎银大喜,神情颇为猥琐地连连点头,笑道:「有的有的,客官安

    心等候一下,小人立马去给客官安排。」

    说着满面含笑退了出去。

    罗云懒懒地躺在床上,全身上下连一个指头都不想动弹,片刻过后,房门突

    然被人从外打开,罗云尚未起身细看,便觉一股幽香传来,紧接着一个略微有些

    软糯的声音说道:「奴家见过公子。」

    罗云挣扎着起身,见床边一个女子微微半蹲着对他行礼,女子低着头,穿着

    一件黄色的纱衣,里面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

    罗云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抵住女子下巴,微微用力一抬,问道:「你叫什么

    名字?」

    女子抬起头来,但见其鹅蛋脸上柳叶眉,桃花眼,琼鼻樱唇,嘴角挂着一抹

    浅笑,端得十分标致,胸前一对巨乳颤颤巍巍,看着竟有如半个西瓜般大小。

    女子闻言抿嘴笑道:「回公子,奴家名唤如玉。」

    「如玉,如玉。」

    罗云轻声唤了几声,有些踉跄地退回床边,一屁股坐在床上,挥了挥手,示

    意其起身。

    如玉微微皱了皱眉,见桌上尚有一小半残羹剩肴,又见酒壶已干,知道罗云

    喝了不少酒,口中微微叹了口气。

    「公子,奴家来服侍你安歇吧。」

    如玉伸手给罗云宽衣,纤纤玉手滑过罗云胸前,冰凉的感觉忍不住让罗云打

    了一个寒颤。

    罗云伸手环住她的纤腰,隔着薄薄的纱衣不住在其腰间摩挲。

    如玉嘤咛一声,轻轻倒在罗云身上,口中微微喘息,香甜的气息直喷罗云耳

    中。

    罗云一个翻身将如玉压在身下,手掌早已抚上其胸前一对巨乳,隔着纱衣不

    住揉搓着。

    如玉气喘吁吁,口中娇笑道:「公子,你可要好好怜惜奴家。」

    罗云也不答话,勐然低头去吻她的樱唇,如玉微张樱唇迎上,二人如胶似漆

    拥吻在了一处,两根舌头犹如两条小蛇一般彼此追逐纠缠,口水混入彼此口腔,

    又沿着二人嘴角不停滴落。

    二人热吻半晌,罗云的手掌早已伸入如玉纱衣之中,一把抓住其中一只巨乳。

    乳肉触手滑腻,罗云忍不住用力揉搓,指间夹住一粒黑褐色的乳头,时而轻

    捻两下。

    如玉闭上眼睛,口中微微喘息,双手也不闲着,直接探到罗云下身,隔着裤

    子不住揉搓着他的下体。

    罗云低头衔起另一只巨乳,将个乳头含入齿间不停厮磨,又吸住白皙的乳肉

    ,稍稍抬头,将一个巨乳拉成一个长条形。

    如玉非但不觉得疼痛,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不由收回双手用力按住罗

    云脑袋,口中的呻吟声亦是大了起来。

    罗云脑袋被如玉死死按在双乳上,直到快透不过气时才微微抬起头来。

    他笑了一下,伸手抓住她的纱衣,在其惊呼声中一下就将纱衣撕成两片,跟

    着随手扔到一旁。

    如玉心有埋怨,道:「公子好生粗鲁,这件纱衣可是奴家花了大价钱买到的

    ,如此轻易就被公子撕烂了,明日我可穿什么回去。」

    罗云淫笑道:「这纱衣看着也不怎么名贵,撕烂了也就撕烂了,待本公子明

    日重新给你买上两件上好的丝绸。」

    如玉闻言双目一亮,转嗔为喜道:「公子此言当真?」

    罗云淫笑一声:「本公子向来说话算

    话,不过今夜你可要好好伺候本公子才

    行,若是本公子高兴了,到时不光买衣服,说不准直接就赎了你的身子,跟在本

    公子身边日夜伺候。」

    如玉闻言大喜,需知像她这种妓女,除非有人愿意为她赎身,不然一辈子都

    是妓院老板的私有财产,每日要应付不同的客人,有的客人还有一些特殊喜好,

    她们也得苦苦忍受。

    平日里赚的钱大部分都到了老板的口袋里,自己还得买大量胭脂水粉来维持

    妆貌,到了年老色衰之时便会被继续转卖,然后就会到了某个酗酒又爱打老婆的

    平民醉汉手里,为其生儿育女,然后在穷困潦倒中死去。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如玉闻听罗云愿意为其赎身,心下自然大喜,她也不顾这可能只是罗云酒后

    胡言,急忙爬下床对着罗云跪下磕了个头,泣声道:「奴家谢过公子,若公子真

    愿为奴家赎身,奴家今生今世都将跟随在公子身边为奴为婢,至死不悔。」

    罗云一把将其拉了起来,淫笑一声,将她压倒在床上,笑道:「既然如此,

    今夜你就好好伺候本公子,让本公子好好舒服一回。」

    说着埋头在如玉双乳间,不停吮吸着一对巨乳。

    其实罗云内力深厚,只要加以控制,区区一壶酒,自然不肯能会醉。

    但他如今颇有些心灰意冷,只想着借酒买醉,又在客栈召妓,酒兴再加淫兴

    ,早已让他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好在其胯下阳具倒未受到影响,如今那紫红色

    的龟头涨得犹如鸭蛋般大小,顶端亦有少许淫液流出。

    罗云在如玉胸前吮吸半晌,如玉小腹欲火亦是高涨,忍不住翻身将罗云压到

    身下,媚笑道:「还请公子躺着好好歇息,待奴家来伺候公子。」

    说着双手往下解开罗云的裤子,露出里头那根早已硬如铁棒的阳具。

    罗云酒性上来,身子有些绵软无力,倒也乐得躺在床上任由如玉淫弄。

    但见如玉身子下探,一双纤纤玉手握住早已是一柱擎天的阳具,口中微微惊

    呼一声,双手迫不及待套弄起来。

    如玉手法娴熟,左手移至阳具顶端,掌心握住龟头不住研磨,五指并拢套住

    龟头不停轻拉两下,右手则握住阳具不停套弄。

    罗云只觉快感频频,口中直吸冷气。

    如玉套弄半晌,方才放开阳具,又将螓首低下,沿着罗云大腿处轻轻舔舐起

    来。

    她的舌头温热,不停在罗云大腿处画着圈,舌头划过每一处皮肤,皆留下一

    丝丝香甜的唾液。

    如玉舔得异常细致,直将罗云大腿处的每一寸皮肤都细细舔到。

    罗云躺在床上,醉眼惺忪地享受着如玉的温存,他只觉大腿处有些微痒,不

    由轻轻蹭了一下,如玉口中发出一声呻吟,抬起脑袋对着罗云嫣然一笑,继而伏

    下身子,樱唇一张,直接就含住了罗云的阳具。

    罗云口中发出「嘶」

    的一声,只觉阳具被包裹入一个温暖潮湿的口腔中,其中一根舌头不住裹弄

    着阳具,时而在龟头上轻点一下,罗云口中直吸冷气,忍不住绷直双腿,一双手

    也不由自主按到了如玉的脑袋上。

    如玉螓首上下起伏,口中不住吞吐着罗云的阳具,她的口技娴熟,裹着罗云

    的阳具不住套弄,时而又长吸一口气,将整根阳具全部含入口中。

    罗云的阳具甚长,被如玉尽数含入口中时,顶端的龟头直插其喉咙深处,如

    玉不停做出吞咽的动作,由此产生的吸力紧紧裹着罗云的龟头,那种感觉异常的

    美妙,直将罗云弄得快感频发,几乎就要把持不住精关。

    如玉低头吞吐半晌,直到罗云快要把持不住之时,方才吐出口中阳具,继而

    含住阳具旁的两颗卵蛋,温柔地轻舔起来,双手也不闲着,握住阳具不住上下套

    弄。

    罗云只觉快感频频,双腿绷得笔直,口中不住吸着冷气。

    如玉再玩弄半晌,方才放开阳具,直起身子对着罗云笑道:「公子,奴家伺

    候地如何?」

    罗云在江南时亦曾去过几次青楼,但从未有任何一个妓女给过他如此强烈的

    快感,不由笑道:「姑娘口技娴熟,果然妙绝。」

    如玉轻笑一声,又道:「公子请继续安歇,奴家继续伺候公子。」

    说着轻扭翘臀,双腿岔开分立罗云身子两边,将一个早已湿漉漉的阴户暴露

    在了他的眼前。

    罗云抬眼细瞧,但见如玉胯下阴户犹如鲍鱼倒悬,阴户上的毛发显然经过精

    心修理,看着十分精致,原本耷拉在阴户两旁的两片肥厚的阴唇此时已是微微张

    开,露出里头一个蜜洞。

    那蜜洞微微张开,里头粉色的嫩肉完全暴露在了罗云眼前,其间还有汩汩淫

    水流出,沿着如玉的大腿一路往下,看着实在诱人。

    罗云心中欲火难耐,忍不住直起身子,一把抱住如玉下身,未等她惊呼出声

    ,罗云早已将嘴唇凑了上去,仔细舔舐着这个诱人的鲍鱼。

    如玉有着不可置信看着正抱着她下体舔舐的罗云,眼中微微露出一丝感动,

    她从未想过竟然会有一个男人,愿意舔舐自己的下体。

    随着罗云的舔弄,如玉体内的快感亦是越来越强烈,她不由发出一声呻吟,

    声音中带着一种愉悦的满足感。

    罗云双手抱住如玉翘臀,舌头不住舔舐着她的阴户,不时将其中的淫水卷入

    口中,继而吞入肚子里。

    如玉只觉下体一阵酥麻感,又带着些许微痒,双手不由抱住罗云脑袋,口中

    的呻吟声越发响亮。

    罗云用舌头拨开挡在如玉阴道前的两片阴唇,舌尖伸入阴道中,不时做着抽

    插的动作。

    用伸手抠弄着阴户上方那粒早已涨得有如花生大笑的阴核。

    那阴核被罗云揉得一片通红,他伸手将其捏在指间,然后轻轻捏了几下。

    如玉一声惊呼,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阴户中的淫水越流越多,几乎灌满

    了罗云的口腔。

    罗云不停吞咽,舌头也

    站不住了。

    罗云放开如玉下体,微微喘了口气,笑道:「感觉如何?」

    如玉轻笑道:「公子真是会玩女人,将奴家舔得真是欲仙欲死。」

    说着又轻轻推开罗云,道:「公子想必也是累了,就让奴家来伺候一下公子

    吧。」

    罗云依言躺下,含笑看着如玉。

    如玉面色潮红,身子慢慢蹲下,手掌伸到身下握住罗云的阳具不住套弄,继

    而又将一个翘臀靠近阳具,臀肉与龟头不停摩擦着。

    如玉又将身子微微向后移动一下,阴户正悬在阳具上方。

    她也不急于蹲下,只是不停用阴毛刮弄着罗云的龟头,其上的淫水不停滴下

    ,将罗云阳具周边的阴毛也一并打湿。

    罗云见阴户始终悬于阳具上一线处,有些急不可耐,用力挺动了两下身子,

    阳具不停撞在如玉下身处。

    如玉见罗云如此急躁,嫣然一笑,玉手紧握阳具,对准阴户慢慢坐了下去。

    只听噗哧一声,整根阳具尽数插入了阴户之中。

    如玉将阳具尽数套入自己的阴户中,并不急于开始上下套弄,只是坐在罗云

    下体处不住前后研磨。

    罗云只觉阳具被裹入一个极其温暖潮湿的腔道中,腔道紧窄,肉壁上的褶皱

    紧紧挤压着阳具,不住摩擦着,使得一阵阵的快感从阳具直达罗云全身。

    罗云忍不住双手环住如玉翘臀,口中微微呻吟两声。

    如玉低头对着罗云轻笑一声,将上半身伏低,一对巨乳垂吊在其胸前,在罗

    云面前不停晃荡。

    罗云抬头张嘴欲含住乳头,如玉俏皮一笑,身子快速抬起,让罗云扑了个空。

    罗云有些气恼,手掌在如玉翘臀上狠狠打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如玉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声,将身子再度伏低,将一颗早已涨挺的乳头直接

    塞进了罗云嘴里。

    如玉的乳头方一塞入罗云嘴里,他便有如饥饿多时的婴孩一般津津有味地吮

    吸起来。

    如此他还嫌不过瘾,牙齿轻咬乳头的同时,伸手抓过另一只巨乳,放入掌中

    不断用力揉搓。

    那玉乳甚大,罗云一只手且掌握不住,乳肉随着罗云不断揉搓,在其掌心不

    断变换形状。

    如玉双乳被罗云不断玩弄着,只觉一股热气从双乳间直入体内,又到了小腹

    处,激起腹中万千欲火。

    如玉忍不住发出阵阵淫叫,双手撑在床上,一个玉臀不停上下起伏,套弄着

    阳具在阴户内不停进出。

    二人搂抱在一起,下体不断碰撞,发出啪啪的声音。

    如玉只觉罗云的阳具在其体内越插越深,顶端鸭蛋大的龟头几乎要刺到她的

    子宫中去。

    如玉只觉体内快感频发,阴户中大量淫水汩汩而出,将二人身下床单浸得湿

    透。

    又过片刻,如玉再也忍受不住,口中大叫一声,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阴

    户中的淫水犹如喷泉一般直射而出。

    她一下将下体抬高,阳具抽离阴户时发出啵的一声,继而大量淫水如喷泉般

    直射向半空,那透明的淫液在烛火的映照下反射出一股淫靡的色彩,场面蔚为壮

    观。

    半晌过后,如玉方才气喘吁吁地趴在罗云身上,她的身体犹如一摊烂泥一般

    ,全身懒洋洋的,连手指也不想再动弹一下。

    罗云见此淫笑一声,勐然一个翻身将如玉压在身下,阳具再度插入其阴户中

    ,用力肏弄起来。

    罗云犹如一头久未交配的野兽一般,趴在如玉身上不停用力肏弄着,阳具大

    开大合,龟头在阴户内不断横冲直撞,直将一个美妙的阴户肏得是淫肉外翻。

    如玉大声呻吟着,双手抱住罗云后背,双腿缠在他的腰上,用力前后移动,

    配合着罗云的抽插。

    罗云满头大汗,低头看着身下的如玉满脸潮红,只觉得她的阴道越来越紧,

    腔壁上的嫩肉不断摩擦、挤压着阳具,最深处的子宫则犹如一张会动的小嘴一般

    ,不停吸吮着龟头。

    如玉双眼迷蒙,随着罗云的冲撞身子不断前后耸动,体内快感犹如潮水一般

    一波一波涌来,她接客无数,却从没有一人能给她如此欢愉的感受。

    罗云又抽插半晌,眼见如玉全身泛起一股桃红色,突然发出一声极其高亢地

    淫叫声,紧接着身子再度开始颤抖,阴户内的淫水不停喷出,冲刷着罗云的阳具。

    罗云到得此时,也已是难抑精关,再加上阳具被如玉的淫水轮番冲刷,再也

    忍耐不住,阳具在阴户内重重抽插了几下,继而一声低吼,精液从龟头处喷涌而

    出,直射入如玉的阴户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