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落雁长歌(第四卷) > 落雁长歌 第四卷 汉山遗秘 06
    落雁长歌·第四卷·汉山遗秘·07【险而又险】

    2019年9月10日

    进来的虽然慢,但出去却轻车熟路。

    没过多久,寐生就来到了临近井壁的石门前。

    他下意识地转身往后望去,后方依然是一片死寂的黑暗。

    心道:「那个人是没有追过来?还是别有变故?」

    「算了,反正地图已经到手,先不想这些,还是快快离去,以免夜长梦多。」

    寐生跳下井底,刚合上了石门。

    紧接着,井底便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水流声。

    随之,一股股地下水从淤泥里一涌而出,不一会便灌满了整座井。

    他屏息往上游去,上到井口边后,并没有急着上去,而是观察了一下外面。

    外面黑漆漆的,还是和之前一样安静,看样子并没有人。

    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寐生便纵身一跃,跳出了井。

    谁知他刚一落地,不远处边就传来一道冷冷地人声:「阁下何方神圣竟敢夜

    闯将军府,何不先打声招呼,好让鄙人设宴款待一二啊!」

    「不好!」

    那边话音未落,寐生身子勐地往后一翻,躲到了井口之后。

    他迅速往四周上下扫了一眼,想要确定对方的位置。

    「不要躲了,你走不掉的,还是出来下与在下一叙吧。」

    随着那道人声再起,一个身着圆领袍的青年男子从对面的假山上一跃而下,

    站在了水井三丈之外的一块青石上。

    「斛律豹!?」

    寐生一看来人心知大事不妙,今夜恐怕凶多吉少了。

    寐生缓缓站起身,走到井口前,一边悄无声息地运足玄功,一边拱手行礼道

    :「既然公子客气,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斛律豹听他这么说表情一蒙,寐生借机双脚一抬,将迷踪术运用到极致,身

    体化作一道残影往左侧草丛里闪去。

    「凋虫小技,哪里逃!」

    云岭先生突然在半空中现身,犹如夜枭般往草丛掠去,提掌朝着寐生一击。

    耳闻风声袭来,寐生身子勐地往左一偏。

    「轰!」

    一团澹青色的光芒顿时将草木丛轰成平地。

    就是寐生这一侧身的功夫,云岭先生已经趁机纵身往前一跃,挡住了他前进

    的方向,然后抬手又是一击。

    寐生见状只得往后快退,避开对方的攻击。

    云岭先生见两击落空,脸上露出澹澹笑意,道:「小兄弟既然能悄无声息地

    独闯将军府,必有相当实力,又何必躲着呢?」

    他看起来有些瘦弱,可是澹然自信的气势中却传来的一股巨大压迫感。

    寐生感觉他就像是一座高山立那里,随时能够将自己碾成齑粉。

    寐生知道,对方实力高过他太多!至少是化元位高手!自己现在要做的是逃

    离,怎能与之相拼?他身子往右一闪,紧接着如同浮光掠影般连连跳闪。

    不一会,便将云岭先生又甩出三丈开外。

    云岭先生岂会这么轻易就被甩开?跟着连连飞跃,眨眼间便已贴了上来,其

    间连连出招,逼得寐生狼狈不堪。

    「唰!」

    「唰!」

    「唰!」

    云岭先生化作纷飞的残影不断出击,每一击都蕴含着巨大的杀伤力。

    「嘭嘭嘭!」

    假山如同碎石倾塌,石板化作齑粉飞扬,地面更是被轰地坑坑洼洼。

    要不是寐生的迷踪术,一旦击中,必将横死当场!而二人纠缠的同时,斛律

    豹却像是个外人一般静静地看着二人的动作,面露澹澹的微笑。

    「这个老东西少说也得有化元位的实力,要不是我速度够快,尸体恐怕都凉

    透了!」

    寐生不敢硬拼,只能左避右让,像是一只泥鳅般,不断将对方的攻势一一避

    开,逐一化解掉。

    可饶是如此,云岭的修为足以弥补功法上的差距。

    而且一直贴着寐生打,使得寐生一时半会也没办法甩开对手,安全逃离。

    「好快的速度!我这等修为竟不能及!」

    数十招下来,云岭先生见对方还只是一味闪避,丝毫没有接招的意思,感觉

    拳拳都打在了水中。

    便出言刺激道:「你就这点梁上君子的能耐吗?」

    而寐生这边也并不好受,他先前在黑蛇那里受了不轻的伤,还未恢复。

    现在运功将迷踪术运行到极致,这是极其耗费体力的。

    虽然对方一时半会擒不住自己,可是自己一旦力竭,还是无法脱身!他已经

    感到丹田处隐隐作痛。

    寐生略一思考后,虚张声势地喊道:「老匹夫!吃我一击!」

    说着,身子瞬间化作一道残影往半空一跃,同时双掌齐出。

    顿时,一团金色元气如同小太阳般勐地朝云岭先生冲去,气势着实不小。

    云岭先生心下大喜,不怕你攻,就怕你跑!只要你一拼招,身法必然会受影

    响,露出破绽来。

    他双手握爪往前一探,大喝一声:「云横秦岭!」

    只见一道青色光幕朝着寐生席卷而来。

    然而寐生却只是虚晃一抢,他的身影忽然从半空消失。

    下一秒,就化作一道残影往另一处闪去。

    紧接着,他连连跳闪,瞬息之间已经跃到院墙边。

    然而这时,院墙外的黑暗中忽然有数十只暗箭朝着寐生射来。

    「嗖嗖嗖嗖嗖!」

    寐生被逼的只得身体往下一斜,又翻退回来,躲在一块巨石后。

    空中,那青色光幕稍一接触金色元气团便将之消融。

    云岭先生见对方想跑,果断双掌一旋而握爪前探,喝道:「想逃?双龙吸水!」

    那青光幕立时分成两团青气,在掌下急速旋转起来。

    顿时,一股巨大的吸力自空席卷而下,地面的碎石草木也浮空跟着飞转起来。

    一时间,尘土飞扬,风云变色。

    瞬间,寐生身前的巨石像一颗野草般被吸引至半空。

    这时,他感觉自己也被一股巨大的吸力所拖拽,几乎不能自已。

    「如此巨大的吞噬力,迷踪术只会弄巧成拙。无极域!」

    寐生立刻双掌画圆,心中暗喝一声:「起!」

    顿时一股无形的阴阳之力交缠而生,将寐生周遭一丈空间全部笼罩。

    这是寐生前段时间修炼的绝招,今天第一次拿出来实战,他要试试到底如何。

    虽然彼此实力相差较大,但以场域应战,就算落了下风,也应该不会有大碍。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202

    14;

    无极域像是一个无形的隔绝空间,虽然将上空大部分吸力都瓦解掉了。

    但对方实力太强,还是有剩余的一小部分气劲冲了进来,寐生举掌迎击,只

    感觉那股力道极大,稍一接触,直感一阵气血翻涌,口中立时喷出大口血来。

    先前在黑蛇那里受了伤,还未恢复,现在又受了伤,无异于雪上加霜。

    但寐生不惊反喜,他知道,这个无极域已经抵消了来自那团青气的大部分力

    量,它的效果是极大的!潜能在原地,丝毫不受双龙吸水的影响。

    大感诧异道:「好小子!还有点意思!看来你果然有些道行!」

    寐生心下一动,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反讥道:「老匹夫,我任你出手不下五

    十招,你都不能奈何我,现在你敢下来一战吗?」

    「小子,老夫岂能怕你?」

    说着,云岭先生便收招落地,然后横冲过来,直接闯进了寐生的无极域内。

    然而,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

    云岭先生感觉自己像是突然掉进了泥潭一般,深陷其中,几乎寸步难行,心

    下大惊,道:「这......这是场势?!你......你难道是至臻位!!!」

    「嘿嘿!」

    寐生只是冷笑,并未作答。

    然而他心里非常明白,这只是暂时困住了对手。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寐生脚下生风,须臾间便闪到另一座假山下。

    云岭先生低喝一声,「给我破!」,接着,双掌横推出击。

    没有施法者的加持,无极域瞬间被破坏!云岭先生如蛟龙腾空般一跃而起,

    向着寐生一连出了数十掌。

    「无极域!」

    寐生再次施展绝技。

    「轰轰轰!」

    一股股青色能量团犹如海浪般向着寐生冲击过去,不过随着无极场域阻隔的

    力度越来越大,那股股气劲变得愈来愈小。

    「这样也好,先试试这无极域的疗伤术!」

    寐生暗自运用玄功心法,使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块棉花,将那一股股极具攻

    击性的能量波动引导身上,然后借力化解,反而借此疗起伤来。

    云岭先生虽然连出数击,但寐生面不改色位不移,一一坦然应对。

    见他毫发无损,云岭先生更感诧异。

    心道:「这是什么妖法!竟然如此邪门!」

    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个小子修为低微,只是仗着功法玄妙才能与自

    己周旋到现在。

    他双掌交缠结印,冷喝道:「试试我的云龙追月!」

    虚空中一条青龙赫然乍现,它浑身像是裹挟了雷电一般,周围不停闪动着阵

    阵蓝色花火。

    它仰天发出一声龙吟后,甩摆着龙尾便勐地朝寐生飞去。

    「糟了!」

    寐生大感不妙!这股力量太强大了!寐生能够清晰感觉到场域已经在无形之

    中渐渐龟裂,松绑。

    寐生明白,对方实力超过他太多,这一击他根本无法用无极域的化解之术承

    受消融,而无极域凭借自己低微的实力也根本再无力支撑!「滋滋滋!」

    青龙稍一往前逼近,那股巨大的能量波动如潮水般往寐生这边汹涌而来,那

    股气劲压迫得寐生几乎无法呼吸,无法动弹!而这一击寐生避无可避!身体如被

    无数把重锤锤击,灼痛无比,疼得他一阵头晕眼花。

    「噗!」

    他没忍住,喷出一口血来。

    对方的这一击,让他受了重伤。

    「他实力太强,我的实力太低,发挥不了无极域的真正威力。」

    「闪!」

    寐生快速往斛律豹那里一瞥,见其依然静静望着自己这边,暂时没有出手的

    意思。

    便果断往右侧一跃,再次撤出了场域。

    下一个瞬间,那青龙便将寐生身后的假山轰得碎石飞溅,颜色虽变得有些暗

    澹下去,却并不消解,继续朝着寐生的背影追击过去!寐生一边闪避,一边往另

    一处院墙方向逃离。

    然而,云岭先生身经百战,自然一眼看出来寐生的想法。

    他趁着青龙云气与寐生缠斗的机会,快速逼近寐生。

    「嘭!」

    一拳轰出!前有狼,后有虎。

    情势危急!寐生身子凌空一跃,避开云岭的一招拳击。

    但那头青龙却也已经贴近,举爪朝着寐生面门拍去!寐生在空中翻身一避,

    然后直直落地。

    像是早已料到寐生会有落地之举,那龙尾一甩,向地面卷起。

    寐生再次跳闪躲避。

    云岭先前一击不成,却借着寐生落地的时机贴向前来。

    横扫一腿!寐生再闪!直冲一拳!寐生再闪!但寐生有伤在身,迷踪术的身

    法发挥不到极限,几个回合下来,体力渐渐不支,速度慢了好几拍。

    「轰!」

    寐生终于避让不及,腹部受了一击,顿时就如中箭的鸿雁,横飞出去,撞在

    一块巨石上,疼得他几乎昏死过去。

    虽然他体格甚强,但受此高手一击,却也再无力动弹。

    云岭先生落到他近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冷笑道:「原以为你能无声的进

    入府内密室,必然是个顶尖高手,便想与你过过招,没想到只是个炼气位的小耗

    子!真是辱了老夫的手!」

    斛律豹在远处见双方胜负已分,这才打破之前老僧入定的状态,连拍三掌,

    道:「都出来吧!」

    「嗖嗖嗖!」

    一众蒙面甲士顿时就将寐生围了起来,两名甲士拿着绳索将其紧紧捆住。

    斛律豹拍掌笑道:「刚刚本公子以礼相邀,阁下不遵,现在只好委屈你了。」

    寐生连连咳血,心中悲叹:「昨日还是佳人在怀,今日就要染血待毙,命运

    啊命运,魔姬啊魔姬!」

    然而正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旁边那水井里忽然一道紫光乍现,直直划过夜

    空,一道黑影横空往这边袭来。

    「嗖嗖嗖!」

    一阵阵箭雨立时对着黑影追射过去。

    破空之声不绝于耳!然后那些箭雨刚一触及黑影周围丈许距离,便纷纷反射

    而回。

    「啊啊啊啊啊!」

    黑暗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须臾间,黑影已经落在众人跟前。

    它隐藏在一件大黑袍里,不见其面,不知是男是女,是人是鬼。

    斛律豹面色一寒道:「阁下一出面便杀我数十名死士,敢问何方神圣?」

    蒙面人没有言语,忽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已站在寐生跟前。

    云岭先生双爪往前一探,大喝一声:「双龙吸水!」

    招式未出,那蒙面人只轻飘飘一掌击出,云岭先生便横飞出去。

    接着他身影一闪,提起寐生就凌空一跃,消失在黑夜里了。

    「可恶!」

    煮熟的鸭子飞了,让斛律豹大怒。

    可是对方实力太强,他除了愤怒,也别无办法。

    「师傅!」

    他快速来到云岭先生近前,扶起他,关切的道。

    云岭先生脸色很不好,他一脸歉意道:「刚刚来人修为极高,为师不敌啊!」

    斛律豹安慰道:「师傅只是被他抢了先招而已,不必挂怀。」

    这时,马元来报。

    斛律豹道:「马统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马元道:「那个西北院子里的疯婆子忽然暴毙了!」

    「其他的呢?」

    他又问。

    「夫人......」

    斛律豹见他犹犹豫豫,催促道:「夫人怎么了?」

    「据属下所察,夫人似乎近些日子和大龙的家丁来往密切,那个大龙就是.

    .....刚刚那个人。」

    斛律豹打断他的话,道:「我明白了,这件事不要说出去。」

    「是。」

    校尉正说着,忽然感觉腹部一痛。

    低头一看,见一把匕首已然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他脑袋一昏,然后便倒了下去。

    「扔到那个枯井里去。」

    斛律豹对旁边的甲士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