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流氓师表(534章全) > 分卷阅读420
    爸也拿咱们没办法。”

    王有才听到屋内有动静,依稀又听到自已婆娘在跟一个男人在说话,当时就急眼了,重重地一脚踢在房门上:“你个臭婆娘,你在屋里跟谁说话呢,老子一晚上没在家,你就把野男人给招进家来了。快些开门,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这对奸-夫xx。”

    小丽的母亲壮着胆子道:“他爸,你吼这么大声做什么,家里哪有什么野男人啊,是姑爷,姑爷在咱屋里呢!”

    “姑爷?”王有才正要用力的擂门,听到老婆的话,那拳头举在半空中就定住了,“姑爷他,他怎么睡到咱屋来了?”

    小丽的母亲壮着胆子道:“姑爷他喝醉了酒,摸错了房间,就——就睡到咱屋里来了。”

    王有才急道:“臭婆娘,谁让你把咱姑爷给灌醉的?”

    小丽的母亲一听自已提到姑爷,小丽她爸果然就软了许多,心中便有了谱,胆气也壮了许多,大声朝屋外道:“不是你让我好生的伺侯姑爷,不让他走的吗?姑爷他要走,我拦不住,只好多敬了他几杯,结果就喝醉了。”

    王有才的口气就软了下来:“那你赶紧的让姑爷回小丽房里睡去,睡在咱屋里好象。。。。。。不大好吧!”

    “不行啊!姑爷醉得跟个棒子似的,杵在里面就不肯出来了。”小丽母亲故做无奈道。说着话,她试着扭了扭那屁-股,果然杵得很严实,一时半会的肯定是出不来的了。

    王有才着急上火道:“那你先把门开了,我进来帮着把姑爷扶回房里睡觉去。”

    “这更不行了,姑爷正发着酒疯,闹腾得正欢,我哪里脱得开身啊。”小丽的母亲说罢,回头丢给彭磊一个妩媚的笑脸。“这种事情你们男人也帮不上啥忙,反倒是越帮越忙,还是让我来伺侯姑爷就行了。”

    彭磊先前还担心着,但见王有才如此忌惮自已,明知道自已在里面玩他老婆也没敢放个屁来,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此刻见小丽母亲翘着屁-股朝自已笑,胸口那两坨白白的肉球晃晃悠悠的,想着老丈人就在门外听着,他就倍觉得刺激无比,就从后面搂着她的腰搓弄着那两只大奶子,只是鸡巴仍旧被丈母娘菊眼内陕窄的甬道卡得死死的,里面弯弯皱皱的软肉无所不在的挤压着肉棒,倒也十分的舒畅,他便去丈母娘那屄缝里摸了把爱液抹在肉棒上,试着往前用力的顶了两顶,没想到居然又让他捅进去了二寸,这样一来,整根鸡巴都塞进了丈母娘的屁眼内,根部的阴毛全都贴在了丈母娘那肥厚的屁股肉上。

    小丽的母亲吃痛之下,便忍不住唧唧歪歪的哼了起来。

    王有才也是个聪明人,一听老婆这话,再听着里面的呻-吟声,就知道屋里面此刻是个什么情况,肯定是到那紧要的关键处了。他心中发酸,却又不敢发火,故意大着嗓门叫了几声‘姑爷’,见姑爷不肯应声,只得气急败坏道:“那,那姑爷要闹腾到什么时侯才会好呢,总不能一直让我在门口傻站着吧?”

    小丽的母亲皱着眉头,哼哼道:“姑爷刚吐过一次,这一次后劲十足,我也不知道他要闹腾多久。小丽他爸,要不你先去小丽房里睡会吧!我再加把劲,让姑爷再吐上一次,他那酒劲自然醒了,到时我再让他回小丽房里睡去。”

    彭磊一边耸着腰,一边就闷笑起来,小丽她妈还真是有情调,这个比喻打得很是贴切嘛!

    王有才站在门外干站了一会,一时也想不出啥好法子来,屋外的冷风冷嗖嗖地钻进来,冻得他浑身发凉,只得乖乖地去小丽房里躺下了。可是听着自个屋里传来的声音,王有才肚子里猛冒酸水,哪里还睡得着觉。以前他也曾偷过别人的老婆,然后没事的时侯自个躲被窝里偷着乐。现在报应终于来了,自已的老婆也被人偷了,自已偏生还做声不得,只能自个偷偷的躲被窝里哭去。

    不过还好,自已老婆是被自已未来的姑爷给偷了,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总比便宜了外人的好。

    想到这里,王有才稍许好在了一些,可心里老惦记着隔壁屋里的进况,也不知道姑爷那第二次到底要折腾到啥时侯才会吐,就忍不住又爬了起来,披衣来到堂屋,找了个小板凳坐在靠门的地方,听着墙根,抽着闷烟。

    彭磊见王有才果真乖乖地走开了,不由得大喜,心中没了顾忌,便又抱着小丽的母亲继续的开垦她的屁股。小丽的母亲刚才注意力都在门外了,经过这段惊险的插曲,这一刻才发现竟被姑爷的鸡巴不知不觉地全都侵入了自已的屁眼内,刚钻进去时的疼劲也都过了,现在似乎也就没觉得有多疼了,她心情一放松,屁眼内的嫩肉也放松下来,彭磊也就没觉得卡得那么紧实了,这时侯他再试着把鸡巴往回抽出一小截,抹了点丈母娘阴部的骚水在龟头上润滑了一下,又慢慢地插进去,也不是很费劲了,于是便慢慢地在屁眼里抽插起来。

    丈母娘先初的疼劲已过,再被姑爷的鸡巴在屁眼内一下一下的抽插,渐渐地就有了些另样的感觉,虽比不得操屄那样舒坦,可也另有一番滋味儿。于是便扭腰摆股,慢慢地迎凑上来。。。。。。

    王有才在外面听得屋内动静越来越大,一时间着急上火,又不敢朝着姑爷发,可又忍不住,只好隔着门骂自已婆娘:“臭婆娘,你叫这么大声做什么,怕别人不知道姑爷在咱屋里吗?”

    小丽母亲就在里屋哼哼道:“这能怪得了我吗?你要怪就怪姑爷劲使得太大了些。哎哟喂。。。。。。哎哟妈呀,姑爷,轻点啊!”

    王有才听着老婆的叫声,想象着老婆被姑爷捺在身下,被姑爷用鸡巴在屄内一阵乱捅的悲凉场景,心中肉疼不已,哀声叫道:“姑爷,你悠着点啊,小心别闪着腰,可就不好了。”

    彭磊也懒得答腔,嘿嘿地喘着粗气埋头苦干,把张老架子床弄得咯吱咯吱地响,小丽的母亲更是被操得‘哎哟妈呀,哎哟妈呀’地叫唤个不停,王有才就在外面不停地叫唤着‘姑爷,你悠着点,悠着点啊!”。

    屋内几乎折腾了一晚上,王有才就在外面堂屋里干坐了一晚上,只觉窗外那不夜狂风呼呼地吹着,整晚也没个安歇,吹得他心里拔凉拔凉的。

    最后,彭磊在丈母娘的全力配合下,终于在丈母娘的菊穴内爆发出来。彭磊累得够呛,双腿象是抽筋了似的,丈母娘更惨,翘起屁股趴在床上,只有喘息的份了。

    他刚把鸡巴从丈母娘的菊眼内抽出来,就听噗的一声,就象是一瓶啤酒经过半天的摇晃,忽然间被打开了瓶盖,浊白的精液就如同啤酒的泡沫一般,从丈母娘的屁眼里面飞快地冒了出来,任她用手去堵也堵不住。。。。。。。。

    彭磊一觉醒来,习惯性地去搂身边人儿,却搂了个空,看看窗外,已是天光大亮,屋内却是狼籍一片,猛然醒悟过来,自已还睡在老丈人房里呢。

    彭磊穿了衣服出来,就见王有才坐在大门口,一手提了杆打猎用的筒炮抢,另一手拿了抹布在那仔细地擦拭着抢身。

    彭磊只觉头皮发麻,冷汗蹭地就冒了出来。昨晚刚把人家老婆睡了,没想到早上一起来就看到人家拿着抢守在大门口,这事任谁遇到都会吓得半死。总之,彭磊顿时吓得腿都软了,转身就想躲到王丽屋里去。

    王有才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一转头,朝彭磊笑了起来:“姑爷,你起来了?”

    彭磊想溜也没法溜了,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哦。。。。。”

    “姑爷昨晚睡得还舒坦吧?”

    “应该——还算舒坦吧!”彭磊偷偷观察着王有才的脸色,小心地回答着。

    王有才也是随口一问,问过之后便后悔得想抽自已一大耳刮子。这家伙刚把自已老婆睡了,老子居然还问他睡得舒坦不,这不是犯贱吗?他一时尴尬,只得找话说道:“那姑爷赶紧去洗把脸,好吃早饭。”

    彭磊连声答应着,见王有才似乎没多大异常,这才胆战心惊地从他旁边绕了出去,到院子里洗脸刷牙去了。

    王有才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