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 > 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10)
    【第十章:老婆促成的意外(下)】

    2019年9月10日

    莫小晴的性道真的很紧,也不知道她之前的老公是怎么开发的,或者说自身

    的本钱本来就小的缘故。

    我刚刚没动几下,她叫得异常惨烈,是的,只能用惨烈来形容,要不是我们

    房间隔音不错,估计都会有人报警。

    老婆扭过身,白了我一眼说道:「蛮牛你倒是温柔点啊,我是要让晴儿知道

    做女人的快乐而不是痛苦,你个笨蛋。」

    我依言放慢了节奏,老婆从莫小晴身上翻了下来,也许是因为已经被干进去

    了,莫小晴再也没有挣扎的样子,只是捂着自己的脸不想面对现实。

    可这有什么用,下身的胀满会提醒她现在被人占有充满身体的事实。

    为了减少她的痛苦,我微微俯下身子,再次含住了她的乳头,老婆好奇的蹲

    在我们面前,看着我们做爱。

    从前我们一起看过很多色情片,不过这一次老婆欣赏的主角却是我,而她则

    像个挑剔的导演一样不停得在一旁用言语指导。

    「老公,原来你操我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啊!嗯,看着真帅。」

    我无语,哪个男人这个时候帅了,不都是光着屁股做着机械运动跟类人猿似

    地。

    「老公你要慢点哦,小晴应该好久没做了,而且我估计她之前的那个贱男人

    也没你的大,哼哼,小鸡巴玩意还敢踹我闺蜜,等有空了老公帮我教训他。」

    「哎呀,晴儿的小骚逼流了好多水,连小屁眼都被白浆煳住了,怎么这么多

    ,老公你是不是射了?这可不行啊,你平时那么勐的,不会今天给我丢脸吧。我

    可是在晴儿面前吹过很多牛哦!」

    「嘿嘿,晴儿你个小骚货自己往上顶了,别以为我没看见,哈哈发浪了吧,

    也就是你我才肯把老公的大鸡巴借出去,哼哼,以后可得感谢我哦!」

    「感谢你个大头鬼,你个疯子能不能不说话了!」

    说实话我都快被老婆的絮叨给打败了,却没想到先爆发的是身下的莫小晴,

    她突然拿开手,还带着泪痕的俏脸一脸愤怒的瞪着转前转后的老婆。

    然后她的眼睛和我对视了一下,又立马转了开去,不过这次没有再蒙上,想

    来是已经认命了。

    「还有力气骂我?」

    老婆呆了一下,然后立刻怒气冲冲的命令我:「老公,把她抱到床上去,狠

    狠的干她,我看她还能骂不」

    我想我一生中再也不会经历这么奇葩的性爱了,到现在我还没软掉我自己都

    佩服自己。

    他妈的,被这俩叽叽喳喳的弄的我也有了火气,于是一把将软绵绵的女人抱

    起,莫小晴惊叫一声,双手无助的抱着我,我们的性器依然连接在一起,她的身

    体现在完全以我的肉棒为支点,随着走动的颠簸插入的更深。

    「啊··不要···求求你··别动··拔出来··太深了··哦··不行

    ··啊··我要··要来了···求你···啊··来了··来了···」

    或许是从来没有这样被刺激过,莫小晴不停得求饶,可是依然没有挡住身体

    里的那股洪流,剧烈的高潮差点让她翻了白眼,等我将她放到床上的时候,她已

    经快要晕了过去。

    「我靠,老婆她没事吧!」

    看着莫小晴像死鱼一样瘫软,我赶紧拔出了汁水淋漓的肉棒,上面满是另一

    个女人的骚水。

    伸手试了下,还好有呼吸,妈的吓我一跳。

    正念叨着,忽然身后似乎有抽泣的声音,我扭过头,却见老婆蹲在地上,头

    埋在臂弯里。

    这又是怎么了,我一头雾水外加被一个接一个的意外给弄的有些麻木,居然

    没第一时间去扶起她。

    等她默默的哭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看向我已经软掉的肉棒,像只愤怒的小

    猫一样把我扑倒在莫小晴身边。

    「呜呜···大棒棒··你不是我一个人的了··呜呜·····我知道是

    我让你这么做的··可是··呜呜··我还是好难受····」

    老婆握着我的肉棒也不顾上面还有好友的淫液,伸着舌头不停得乱舔,像是

    要用自己的口水将它洗刷一遍似的。

    虽然我知道她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被抢了糖果的小孩,很幼稚,可我明白,

    老婆是真的在伤心。

    无论以前我们在床上做的时候怎么胡说怎么提起别人,可那都只限于想象。

    如今可是实实在在的事儿,我和另一个女人做了,就在老婆的眼前,还把她

    干出了高潮。

    刚开始老婆或许也会觉得刺激和新奇,但等她冷静下来,一个正常女人都很

    难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过老婆现在的样子真的是又可爱又好笑,让我怎么也难过不起来。

    「宝贝,你别这样好不好!」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我试图着想说些安慰的话,可刚出口又觉得很苍白,干脆将老婆拖了上来,

    热情的吻住她的小嘴。

    老婆含着我和另一个女人的混合体液热情的回应着,时不时还发出两声哭泣

    的呻吟。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一边亲吻一边不停得说着我爱你,唉!刚才自己

    也是陷入了魔障一样,怎么就真的做了这种事,现在我的心里也是充满了悔意,

    所以想要尽可能的去弥补亲爱的老婆。

    脱下老婆凌乱的睡衣和已经湿透的小内裤,我把整个脸埋进她的腿间,仔细

    的舔弄她每一寸肌肤,散发着淫靡气味的小穴已经微微张开,透明的黏液不停得

    向外涌出。

    我张大嘴尽量的将她的整个阴部包覆进去,用舌头在上面转着圈的滑动,时

    不时的将舌尖深入到小缝里然后顺着那条诱人的缝隙一直往下。

    从前我偶尔也给老婆舔过菊花,但大多都是一扫而过,但今天,饱含着爱意

    的舌头将那里每一条褶皱都没有放过。

    老婆的屁股颤抖着,任由我品味她的嫩菊,甚至是深入其间。

    「老公···操我··快··我要你操我··狠狠的操我··」

    老婆带着哭腔的声音哀求着,我抬起沾满她春水的脸和她的眼神对视在一起

    ,这一刻不用再多的语言,我们互相传递着对于对方的深情。

    再次怒起的肉棒没有丝毫的怜惜,用最直接和迅捷的动作填满了老婆的阴道。

    这估计是我们认识以来最为疯狂的一次做爱,老婆不再顾忌我的尺寸,满脸

    渴求的挺动着她的娇躯,小嘴里像野兽一样嘶吼,大量的淫语不停得刺激着我。

    而我也没有往常的温柔,剧烈的摆动自己的腰身,像是在惩罚她和我自己一

    样,一次次的深入老婆娇嫩的深处。

    终于,我再次破开了老婆紧闭的宫颈,第二次进入到了那个异常让人新奇的

    世界。

    「哦···操死我了··大鸡巴老公···操到我子宫了···嗯啊···

    操····操吧····把我的子宫操烂···用你的大鸡巴···把··啊·

    ·把我的子宫··捅穿···」

    不像第一次被我开宫的难受和晕厥,老婆这一次显然也陷入了极度的疯狂甚

    至是有些自虐。

    她努力挺起上半身,用手揽着我的屁股,像是生怕我离开一样。

    莫小晴就是在这个时候苏醒的,她这二十多年来估计从未见过这样粗暴激情

    的性爱,一时间居然忘了逃跑。

    就这么一边听着老婆淫荡疯狂的叫床声,一边目睹着老婆被我操的连尿都喷

    了出来。

    在老婆无力的摆摆手后,依然处于亢奋状态的我拔出还未发射的肉棒,一把

    拉过惊叫的莫小晴把她强迫摆成后入的姿势,扶着她的翘臀把带着老婆淫水和尿

    液得鸡巴就插了进去。

    所幸刚才目睹我和老婆的床戏,生理上的反应让莫小晴的阴道还湿润着。

    这一次,我没有再干多久,在很轻松的把不怎么耐操的小少妇给再一次送上

    高潮后我在这个才见了一次面的老婆闺蜜体内深深的爆发了。

    大量滚烫的精液涌入,那份火热把刚高潮过的莫小晴又一次弄上了云端,和

    她的好闺蜜一样,无力的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第一次双飞,对象是老婆和她的闺蜜,战斗结果两个小美女都半晕了过去。

    我坐在床边回想了下这荒诞的一幕,苦笑着替她们简单收拾了下然后盖上被

    子。

    自己洗完澡一个人去了书房。

    略作休息后,我查看了下手机,没什么重要信息。

    无聊的上了会儿网,电话就响了,是我拜托的那个朋友,这小子效率够快的。

    「喂!雷子」

    「是我,说吧!」

    「嘿嘿,算你小子运气好,之前你让我帮你查的人正好跟我们的一件桉子有

    关,所以我这儿已经有了点眉目,要不要听听。」

    我靠,难怪效率这么快呢,等等!桉子,那么说这家伙有可能是个罪犯。

    我心里一惊。

    这事儿可能有点大了,我想了想告诉对方见面详说,然后穿好衣服出了门。

    一路上我开的很快,毕竟万一自己的岳母搞上一个罪犯,那就不仅仅是桃色

    事件了,还有可能有别的事发生。

    同时心里也在不断的骂着那个老骚货,什么人不好找,偏偏找个身上有事儿

    的,害了自己还说不定害了全家。

    很快,我在警局附近的公园见到了胡杨,这小子是我通过另一个朋友认识的

    ,是个官二代,别看级别不高但知道的消息可不少,用来办这些事儿最方便了。

    当然最好的是这人可能见多了官场上的事儿,所以知道进退,人仗义嘴也严

    实,我和他比较对脾气所以处的很好。

    见我来了,胡杨带着他一贯懒散的笑容冲着我摇了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