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催眠天书(完) > 分卷阅读13
    姐的身体也是越来越敏感,那紧紧闭合着的子宫口也是逐

    渐张开,王风只觉得表姐的阴道深处有一张小嘴一样在不停地亲吻着自己的龟头,

    龟头的每次深入都在那小嘴中更进一分。

    而表姐的却觉得那硕大的龟头每次都好像要狠狠顶入自己的子宫深处,强烈

    的快感使她是又哼又哈的呻吟着,本能的抬高粉臀,把花心往上挺,方便肉棒插

    入自己体内的更深处。

    王风是越插越快、越插越深,只感到表姐的阴道里是又暖又紧,淫液不停的

    往外直流,子宫口在一张一合地猛夹着大龟头,夹得整个人是舒畅无比,内心仿

    佛有一座火山要爆发了,只能越操越快,越操越深,身下的表姐双目迷离,娇喘

    吁吁,樱唇微张,不停胡言乱语地呼喊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长长的尖叫,表姐的阴道里开始了一阵强劲痉挛,一股阴精从子

    宫内部直直喷出,击打在王风的龟头之上;身体一阵僵直,头部高高扬起,如同

    出了水的鱼一般张大着嘴;四肢一阵剧烈抽搐胡乱摆动,随后软软瘫倒在地板上。

    而王风也是到了爆发的边缘,做着最后冲刺,加大律动的弧度,每次挺进都

    直冲她的最深处,拚命的一阵狠抽猛插,整个人像要爆炸似的。表姐的子宫口像

    婴儿吃奶的小嘴似地,猛张猛合的舐吮着王风的大龟头!吮吸得王风欲仙欲死,

    舒畅无比,王风怎甘心示弱,用大龟头在肉洞内猛捣猛搅。

    粗大的肉棒满满地塞住狭窄的阴道,深深地抵住甬道的尽头,又狠又快地摩

    擦充血的花唇,毫不留情地抽插着,尽兴发泄着欲望。在几次强劲的冲刺后,即

    将达到高潮的王风将肉棒尽根没入,硕大的龟头也是终于突破了子宫口的阻隔,

    径直顶进了表姐的子宫,王风只觉得表姐的子宫口紧紧勒在自己龟头下的冠状沟。

    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王风在表姐的子宫内颤抖地喷射出激情的种子,

    精液喷涌而出。

    灼热的精液击打在少女体内最深处,巨大的力量给少女带来最后一波高潮的

    享受,身体一阵抽搐,随即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恍若死去。

    王风经历了连续两次的高潮,也是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身体无力的靠在座

    椅上,心中默念着催眠天书口诀,静静地恢复着力气。

    若是有其他人在旁边,只会看到摩天轮中一个幼童赤裸着下身,坐在地板上。

    而身前则是一对母女花软软的瘫倒在地上,赤裸的下体中正缓缓流出一股浊白的

    液体,流淌到摩天轮的地板上,散发出荷尔蒙的味道,若不是身体不时颤抖两下,

    还以为这是两具死尸。

    摩天轮即将抵达地面,恢复了几分力气的王风伸出脚用力地踢在一对母女花

    身上,道:「别装死了,赶紧起来穿衣服,不然我就把你们扔在这让后面的人轮

    流操,别忘了把地上处理了。」

    闻言,这对可怜的母女只得挣扎着慢慢爬起,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穿好衣服,

    随后像狗一样跪倒在地,伸出舌头把流淌到地上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一点一点

    舔舐干净……

    摩天轮到达了地面,门缓缓打开,一个幼童缓步走出,身后两位各有风情的

    女子互相搀扶着随之缓缓离去……

    七

    两年后,市郊外的一栋别墅之中。

    王风安逸地窝在沙发里,电视画面中身着一身警服的中年男子在那里喷着口

    水,激动地接受记者关于本月第三起少女失踪案件的采访。

    王风嗤笑一声,关掉了电视,伸手一招,一个正看着电视暗自落泪的花季少

    女款款走上前来,缓缓跪在王风脚边,伸手把王风的裤子褪下,美目含泪,将王

    风胯间的肉棒纳入口中,吞吐起来。享受着胯下少女的侍奉,王风舒服地吐出一

    口浊气。

    厨房中缓步走出一位赤裸着翘臀长腿只着大红肚兜的中年美妇,手中端着一

    杯温热的乳白色液体,见到这一幕蹙眉道:「不是都说了,这种事少做点,小小

    年纪影响了身体可不好。」

    王风回头看了一眼美妇,嬉皮笑脸道:「有妈妈的奶,儿子这肾是一节更比

    六节强。」说罢伸手接过妈妈手中的奶水,一饮而尽。

    美妇闻言俏丽地翻了个白眼,也不再言语,款款坐在王风身旁,任由儿子的

    小手伸进肚兜内在自己的乳头上肆意揉捏。不多时,俏脸上飞起两片红晕,呼吸

    也是变得急促起来。

    「臭小子还不老实,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花样。」说罢伸手拍了一把在自己

    酥胸上作孽的小手。

    突然楼上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伴随着还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一个身

    着水手服梳着双马尾,仿佛漫画中才能出现俏皮少女出现在楼梯口,见到这一幕

    见怪不怪的淡定道:「妈,妹妹又哭了,你快去看看吧。」

    说完便蹦蹦跳跳地跑到沙发前,挤开那正在王风胯下努力吞咽着粗大肉棒的

    少女,屈起手指轻轻弹了一下被少女口水染得亮晶晶的龟头,伸手掀开自己水手

    服的裙摆便是缓缓坐下,少女的嫩穴被粗大肉棒撑得满满的,忍不住发出一声长

    长的呻吟。

    见到自己一双儿女这番作态,美妇也是无言以对,翻了个白眼,伸手拧了一

    把女儿被白衬衫紧紧包裹的胸脯,恨恨道:「小骚货,就不能让你弟弟歇会啊!」

    楼上的婴儿哭声渐响,也不待两人回应,匆匆忙忙地向楼上跑去。

    王风感受着姐姐嫩穴中的温热紧窄,也是再也忍不住了,伸手揽住姐姐的娇

    躯,下体耸动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终于在姐姐的尖叫声中将精液尽数注入少女

    的子宫中。

    突然一阵强烈的困意袭来,王风闭上双目,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后记

    京城,某地下研究所。

    一个身穿白色大褂,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人惊讶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参数,

    慌忙起身向旁边的办公室跑去。

    「处长,0039号实验体失去脑电波活动,确认脑死亡。」

    「0039?前几天那个会催眠术的?」

    「是。」

    「这他妈的……又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