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婊哥 > 【婊哥】完
    2019年9月10日

    奶奶的妈妈,我们叫老奶奶。

    在我小的时候,老奶奶还在。九十多的高龄,但身体还是很好的。

    过年过节,我们都会坐「国光号」去老奶奶家。

    老爷爷─也就是曾祖父,还有老奶奶的亲友,也会在这时一起回来。

    因为老奶奶家在台中,对于分散在各地的亲友而言,

    台中是个很刚好的聚集处。

    老爷爷有一个哥哥,也会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回到台中,

    一家子人会把老奶奶家挤得满满的。

    大孩子会带着小孩子到国宅的中庭去放鞭炮玩,

    大人则是在家打麻将。

    那时候我才三岁,常常跟堂哥表姐等等亲友一起玩。

    有一次,可能因为小孩子太多的关係,

    大人们就决定让几个小朋友一起洗澡。

    于是三岁的我跟五岁的表哥,就被大人们脱光光丢进浴室裡了。

    其实三岁也稍微有一点点会害羞了,

    面对表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比较好,

    于是我们两个就在澡盆裡默默相视。

    我对这个远房表哥其实没有什么印象,

    除了他的外号叫阿中之外,一无所知。

    我五岁那年老奶奶过世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回到台中的老家了。

    那个表哥跟我自然也断了所有的联络,

    他是我老爷爷的哥哥的曾孙,

    我连他姓名也记不得。

    我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但显然我错了.

    大一暑假,我决定自己当背包客去大陆玩。

    或许对一个女孩子而言是相当大胆的决定,

    不过,我的计画是这样的:

    先从国内的自助旅行开始,再慢慢愈走愈远,最后再到国外自助旅行。

    台湾我是已经玩遍了,

    到大陆当背包客,虽然货币不一样,但语言是相通的,

    应该是个很适合初学者背包客练习一下的地方。

    我订了机票,安排了行程,

    第一站先飞到香港去找论坛认识的网友,

    然后去广州的表哥那边。

    香港网友家住在香港维多利亚区,

    我从机场搭地铁到香港站换车,

    不久便到他家了。

    他家约莫二十坪,住了一家四口,对我来说是满挤的,

    不过后来才知道他家应该算是相对有钱的家庭了。

    毕竟在香港那个地段能有一间二十坪的房子很不容易.

    在香港网友家打扰一夜后,

    再度启程、搭广九铁路前往广州。

    途经深圳海关时还是非常紧张的,

    总觉得是到了一个危险而未知的国度。

    一开始就听说广州车站周围治安不好,

    于是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出了站。

    结果很平安地找到了来接我的表哥.

    上一次见到他已经是十几年前,

    现在他在广州当台商,

    听说我要来自然是由他来接待我。

    因为我是coser,刚好当天在广州又有漫展,

    于是就央求表哥带我去了漫展。

    在报名活动的时候要填手机,

    因为我的手机是「09xx」开头的,马上就被发现我是台湾人了,

    于是被拱上台 。

    不知道为什么,国台办的人发现了我在广州的行踪,

    突然出现在漫展,然后要帮我订当地比较贵的酒店(旅馆);

    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国台办的官员,当然就拒绝了他的邀请,

    反正晚上可以住在表哥家.

    我想说在广州当然要吃「广东粥」!

    台北卖的广东粥大约80块钱一小杯,

    虽然好吃但很贵。

    到了店裡,忽然有一隻鸟(?)

    从柜檯裡面飞出去。

    觉得很神奇,是不是店裡有养鸟呢?

    于是问了店员:「你们有养鸟吗?」

    店员似乎误会了什么,用广东话回答:「饮料?饮料在箇边。」

    (广东话饮料跟国语养鸟很像)

    我叫了3份不同口味的广东粥让我们两个人吃,

    表哥说「妳确定吗?」然后露出神奇的笑容。

    结果来的广东粥根本像脸盆一样大,

    我都已经吃到快爆炸了表哥还说一定得吃完不准浪费….

    吃完饭之后我因为太饱了,

    所以叫表哥带我在附近散散步。

    我们聊起小时候在台中过年的事情,

    也聊了他到广州做生意的事。

    广州感觉起来跟台中也满像的,

    彷佛我们又回到了十几年前一样。

    到了他家所在的小区(类似国宅),

    我看见他住的大楼牆面上挂着斗大的烫金字:e04。

    我问:「呃…当初为什么想要住这裡?」

    表哥说:「不觉得这裡很好吗?」

    我又问:「但是!为什么要选这栋楼呢?

    表哥说,「有什么不对吗?」

    「就…e04啊…」

    这暗示应该很明显了,但他似乎不明究理,

    那…我还是不要多嘴好了.

    回到家裡,发现他家有养一隻白色猫咪。

    他去帮我准备洗澡用品,我跟猫咪玩。

    那时是夏天,他竟然没有帮我开瓦斯,

    我在浴室裡大叫问为什么没有热水?

    他说:「洗澡就是冲凉嘛!夏天开什么热水。」

    「女生不能洗冷水啦!」我叫了回去。

    终于洗完澡了,我换上带来的超大件薄t当睡衣回到房间。

    因为表哥本来是一个人住,虽然有两个房间,

    但一间是电脑房,一间是卧室。

    所以等表哥也洗完后,

    我们两个人就一起坐在床上跟猫咪玩。

    他只穿一件内裤就出来了,

    现在才看见他的身材,

    其实很结实有型…正是我的菜呢。

    我开玩笑似地说:「哇,没想到你有在练肌肉呢。」

    他笑了笑,说:「我印象裡妳一直是小妹妹,没想到妳现在身材这么好。」

    突然气氛变得有点诡异,觉得眼前的是个男人,

    于是我在心裡默默念着:不行!那是表哥!

    然后就开始跟猫咪玩,试图转移注意力。

    我拿包包上的吊饰跟鞋带,做成了一个弹力球,

    让猫咪追着玩。

    但没想到猫咪玩得太开心了,

    竟然一下子鑽进了我的衣服裡面。

    表哥为了抓猫咪,一隻大手就伸了过来,

    但抓到的不是猫咪,却是我的胸部。

    我吓了一大跳,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呻吟。

    「啊…表哥,你…」

    「我…」他也知道错了,但却没有放开我的胸部,

    反而把我一把扑倒在床上,狠狠地吻着我。

    「嗯~」我轻轻推着他的胸口:「我是你表妹…不可以的

    …」

    「对不起…我…」他满脸通红,阳气逼人,像是快忍不住了。

    虽然我心裡也是小鹿乱撞,但听到他说对不起,

    我灵机一动,「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要怎么负责?」我说。

    「我…我…那我拿套子…」

    「什么拿套子啦!」我拉着正要起身的表哥,

    「我是你表妹耶,你亲了我,就已经来不及了…」

    「妳真的太…完美了…我实在忍不住…」

    「真的吗?」我嘟着嘴问。

    「嗯…我的好表妹,妳的奶子好美,我好想看。」

    我躲开他,好好坐直:

    「你真的想看吗?」

    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轻轻地拉起我的薄t,

    34e的雪白美乳一下跳了出来。

    「哗…!」他惊叫,然后像饿鬼一样舔了下去。

    表哥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我一跳,

    整个人就像是被电到一样。

    「知道男人见到妳都忍不住吗?」表哥把我抱转过来,

    跨坐在他的两腿上。

    他的大肉棒阳气逼人,在裤子裡撑了好大一包起来。

    他开始滋滋有声地吸允我的乳头,

    让我忽然一阵昏眩,发出满足的呻吟。

    表哥一隻手用力的压揉我的乳房,

    用手指捏夹我的乳头,

    然后我另一隻手直接覆盖住我裤裤裡的小穴,

    用他灵活的手指,轻巧地在我穴穴四周游走。

    那种想要却吃不到的苦楚,让我全身发痒;

    强烈的慾望让我几乎让我大喊出来,

    好想被他的大肉棒狠狠刺穿。

    但他是我的表哥啊!

    虽然自己最私密的部位被表哥的手指玩弄,

    但总算是保持着最后的防线,

    穴穴始终得不到任何关爱,

    害我的蜜液流到大腿根和屁屁都湿透了。

    我的穴穴不断痉挛,

    我只能不断呻吟,释放超出肉体负荷的快感。

    我不由自主地夹紧了我的双腿,

    「表哥,不行…这样人家会坏掉的。」

    「那要怎样才可以?」他反问道。

    我轻轻咬着嘴唇,但脑海一片空白。

    什么才可以?怎样就不行?

    在意乱情迷的当下,我只想翘高屁股,

    当作他不是我的表哥,从后面恶狠狠地捣入我深处,

    我没有看见他的脸或许便不会想那么多了吧!

    但这种想法却没办法说出口,

    只能夹紧了腿,轻轻摇晃着我的美臀。

    「想…」欲言又止的我,最后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想什么?」表哥把他沾满蜜液的手指,放到我的唇边。

    「我…那种事…不行…」

    他熟练的手法不断刺激着我的阴脣,

    灵巧地按揉我挺立的阴蒂。

    我却只能忍住不发出声音,两条白嫩的大腿不断重複磨擦着,

    让香汗点点滴在我的乳房上。

    「我的好表妹。」他说:「一次就好,让表哥干干妳。」

    他用食指与中指夹住我的阴蒂,轻轻一捏…

    「呜…」如电流般的酥麻感贯穿我全身,

    我挺直上身,全身不受控制地剧烈痉挛,

    雪白的美乳在空气中颤抖着。

    一阵尿意闪过下身,然后如洪水溃堤般地洩了身。

    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几秒,然后我才便浑身乏力地趴倒他身上。

    「哥…哥哥…别…别再玩人家了。」我气若游丝地说。

    「那、我可以进去了吗?」

    我闭着眼睛不敢回答,把头转向一边。

    他挪动身体,伸手便解开了他的裤子,

    充满阳气的肉棒一下子跳了出来,

    直挺挺地隔着裤裤顶着我的蜜门。

    我被他的动作一惊,

    赶快叫出声来:「表哥!我…我们没办法在一起的。」

    慌乱之中也想不到什么藉口,只能随便说说。

    但他没有直接回应我的说词,

    反而过来拉起我的t shirt,

    「都已经这样了,就…脱下吧?」

    我想想也是,于是便顺从地让表哥脱了我的衣服。

    表哥也没有停下,自己又脱了自己的上衣。

    现在我们就像小时候一样,

    以前只穿着尿布在一起玩,

    现在我们又只穿着一件裤裤在一起「玩」。

    表哥知道我还没办法放下表兄妹关係,

    暂停了他的爱抚,坐到我旁边,

    抚摸我的头髮。

    「妳还好吧?」他说。

    我嚅嚅地念着:「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

    「妳说,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是妳知道吗?

    「虽然我们是表兄妹,但是法律上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

    「妳跟我是几等亲?」他反问。

    我默默地数着说:「爸爸、奶奶、阿祖、大爷爷、大伯、你。」

    我掰着手指:「六等亲。」

    「嗯,」表哥娓娓道来:

    「民法亲属篇规定的是:夫妻、亲子、继承关係。

    「虽然有规定六等亲以下不能结婚,

    「但结婚跟做爱是不一样的!

    「刑法规定,与三等亲内性交是血亲性交罪。

    「也就是,法律规定表兄妹不能结婚,但是可以尽量做爱!

    「跟我做是合法的,不用担心嘛。」

    虽然表哥这么说,但感情那条线还是跨不过去。

    于是我低下了头,小声说:「可是,我们不能…」

    表哥抬起了我的下巴,

    「没关係的,一次而已,就像一夜情一样,别想什么其他的…」

    一次而已!

    这个想法在我心裡快速闪过,

    他没等我回应,便把我轻轻放倒在床上,

    牵起我的小脚,慢慢拉下我的内裤。

    我静静地顺着他的动作,

    让他把我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脱下,

    然后用手遮住自己的蜜门。

    「干嘛?」他问。

    「…害羞嘛。」

    他轻轻一笑,粗野地把我的手拉到枕头边,

    用他灵活的肉棒来回刺探我的蜜穴。

    「真不公平。」我说。

    他似乎有些疑惑:「什么不公平?」

    「男人多了一支啊!」

    他对我微微一笑,「就是用来插妳的啊?」

    「喂,其他随便,但是不可以就这样进来喔?」

    他问:「为什么?」

    「会怀孕的…是危险期。」

    「那好吧,」他说:「除非经过妳同意,否则我绝不会插妳的,好吗?」

    我点点头。

    表哥摸了摸我的脸:「好,小淇乖。来帮哥哥舔舔。」

    「咦?」这剧情怎么就这样急转直下了呀?

    「不是说,不插妳就好吗?来帮哥哥消消火嘛?」

    我看着眼前一跳一跳的肉棒

    :「可是…」

    肉棒传来了一阵混合着酸味和骚味的气息,

    表哥用他的双手扶着肉棒,放在我嘴前。

    「来吧,不能直接插妳,至少也帮帮哥哥吧?」

    他一手扶着自己的肉棒,一手完全不害臊地揉着我的胸部.

    我甩了一下头,用手把垂在脸前散乱的浏海拨到后面,

    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张口含到了表哥的肉棒。

    「嘿嘿…好棒呀。」他说:「有表妹帮我吹吹。」

    我皱着眉头看他,没想到他竟然用手机把我帮他含的样子拍了下来。

    为表示抗议,我瞪了他一眼,

    但他却开开心心地说:「来,比个耶!」

    我吐出了他的肉棒,翻白眼、吐舌头比「耶」,

    却让他开心极了:

    「喔喔,是阿黑颜双v呢!真不简单。」

    他按着我的头,我深吸一口气,

    一下子含住了他的龟头。

    紫红色的龟头一抖一抖的,一股酸臭味在嘴巴裡蔓延着。

    呃…真应该让表哥先洗一下的…

    我口裡滑弄着他的肉棒,

    双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棒身。

    感觉他的肉棒上沾满了口水和我的蜜液,

    溼溼滑滑的,看来刚刚他在我的蜜穴前沾了不少吧?

    「啊…」正当我迷迷煳煳的时候,

    表哥的大手扶住了我的脸,

    让我快速地吞吞吐吐。

    我看着他表情的变化,意识到他可能会射在我的嘴裡!

    于是赶紧吐出了他的肉棒,

    往后倒在床上。

    他并没有因此消停,

    反而跟了上来,抬起我的双腿,

    用他的肉棒抵住了我的蜜门口。

    「哎…说了不行的…」

    他哀求地说:「求妳了,很快的,让我干干,一下就好。」

    他的肉棒烫人,非常轻易地鑽进了我双腿之间的空隙,

    我虽然身体没有反抗,

    但嘴上还是拒绝着表哥的求欢。

    「人家是你表妹耶…」

    他粗糙的手掌沿着我的乳房慢慢往下滑,

    再一次开始逗弄我的蜜穴。

    「来…让哥哥揉揉…」

    「嗯…」我直起身子,将红透了的脸扭向一边,

    让他尽情玩弄我粉嫩的小穴穴。

    随着他手指的动作,

    我用双肘撑起身体,微微抬起,

    让雪白饱满的乳房在他面前诱人地晃动着。

    「好…好大…」他讚赏着。

    我的身体已经一丝不挂了,白皙的少女肌肤透着微绿血管,

    上面沾着点点汗水,在室内的灯光下闪烁。

    他饥渴地吸吮着我的乳房,

    在上下夹攻的快感下,

    我忍不住小声呻吟了起来。

    表哥抱着我,把脸毫无保留地埋入我的乳沟裡,

    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我的美胸。

    「嗯…」

    我感到表哥肉棒很硬,

    同时在我的密穴门口浅浅地偷偷插动。

    用龟头搅开了我的蜜门,

    虽然说是没有整个进来,

    但却来来回回的一点点偷插。

    看着眼前的勐男,我忽然忘记了他是我表哥,

    只想到他的肉棒正在我的穴穴口滑弄,

    真想要他粗大的棒子会一鼓作气插入小穴,

    狠狠顶住人家的花心…

    想到这裡,我不自主地晃动着屁股,

    小穴内传来一股瘙痒,

    一股蜜液却喷得到处都是。

    「啊…妳…潮吹了!」

    「讨厌…」我娇滴滴地说着:「呐、表哥,该不会也很想要插人家了吧。」

    「嘿嘿…我就说,妳不主动要,我不会干妳的啊。正是打算让你自己开口…」

    说着他再次把我的双腿架在肩上,

    直起身子、扶好他的肉棒,准备享用自己亲表妹紧窄的穴穴…

    「等等…」看到表哥大大的阴囊,

    知道他满满的精液已经迫不及待想让我怀上恶种了,

    邪恶的想法冲击着我,

    我强忍着小穴无比的渴望阻止了他。

    「嗯…」

    「怎么了?」

    他的肉棒已经抵在自己已经泛滥成灾的嫩穴口,

    我知道他如果在危险期中出,

    我一定会怀孕的!

    「人家过两天就是排卵日喔!如果你不带套进来…想让人家怀你的孩子啊?」

    「想…」他说着:「想灌满妳的子宫,生个跟妳一样漂亮的女儿,再轮流干妳们母女…」

    我叫着:「坏死了!」

    脑子裡想像着一段淫乱不堪的生活,

    表兄妹在小屋裡过着禁断的日子,

    好色的表哥让我在家不许穿着任何衣物,

    每天赤裸着雪白的娇躯等待表哥回家。

    为了尽情洩慾他让我每天吃药避孕,

    干完性感苗条的我之后,又跑去十四岁的女儿房间,

    让妈妈跟女儿轮流陪侍….

    「那,我去戴套,行吧?」

    我没有阻止他,只是看着他兴冲冲地去拿了套子,

    一下子撕开了包装,就往他肉棒上套。

    他的肉棒又大又弯,

    上面还长了一些小小的颗粒?

    「这是什么?」我问。

    「没事没事,」他说:「我在深圳干过的每一个小姐都爱。」

    「嗄?」我叫了出来:「你…你这髒鬼,竟然找过妓女。」

    他开心地笑着:「哎呀,我是去过一些酒吧,但我没找妓女。

    「那些都是去喝酒的女人,而且我干女人从来不带套,只有干妳才带,很好了吧?」

    「怎么这样…」

    他再次把我按倒在床上,我也没有拒绝他了,

    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分开我的腿,

    再一次把肉棒对准我的小蜜穴…

    「你…那个套套,只戴到头而已,这样可以吗?」

    他冲我一笑:「只要不中出就好了嘛,这样就不会射在裡面了。」

    我已经完全忘记得不能跟表哥做爱的事,

    只觉得不会怀孕的话,让谁插我都无所谓了。

    我努力维持着仅有的理智,

    分开我洁白光滑的双腿,念着:「这…不会滑下来吧?」

    表哥笑着:「有带就放心了吧?不会滑下来的吧?」

    我没有多说什么,

    但却感觉到期待已久的敏感嫩穴前有一个火热的硬物在轻轻触碰…

    「要插进去囉?」

    「…今天是危险期,不能让我怀孕喔。」

    「下次妳来广州,带上妳的高中制服来,让我一圆干学生妹的梦好吗?」

    根本是顾左右而言他。

    就这样,今天第一次,被自己的表哥侵犯了。

    「嗯…好粗…」他慢慢挺进,本来紧窄的蜜穴越撑越开…

    我痛得流下一滴眼泪。

    「我的天,小淇…好紧…妳是处女?」表哥惊讶地

    叫着。

    「唔…」我没有直接回答;

    粗大的龟头又粗暴地往裡面插入了一点,

    溼滑的肉穴完全被插到底了。

    他抓着我已经佈满汗珠的乳房,开始慢慢地抽插。

    「不…你不能再进来了…你要把人家插坏了…啊…」

    「小淇,我要开始了,要是舒服的话,可以大声叫出来的。」

    说着,表哥就把龟头抽了出去,

    完全抽离小穴以后,又勐地鑽了进来。

    「噢…」

    「怎么样?很舒服吧?」

    「啊…表哥…你会把人家插坏的…」

    他慢慢加快了速度和力道,

    他的双腿撞击我的屁股,发出了啪啪的声音。

    「小淇,你的水好多,裡面又热又紧又滑…」

    我紧紧抓住枕头,踮起脚尖,

    被表哥紧紧地压在床上,

    「好表妹,太爽了…妳的处女给了表哥,乾脆嫁给我吧!」

    肉棒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小穴肉壁也的收缠越紧,一阵阵快感像电流似袭击着我全身。

    他的阴茎一次次深入我的体内,

    我在迷乱中闭着眼,也忘记了这到底是谁在我的体内,

    每一下的插送,都让我离贞洁愈发远去。

    房间裡迴荡着啪啪啪的声响,

    我也开始迎合着表哥的动作,

    晃起了我的腰。

    突然一个用力过勐,他的肉棒竟然掉出来了!

    而且,我清清楚楚地看见,那紫红色的肉棒上,

    根本没有什么套子!

    「套子!你…」

    「一定是掉在裡面了!」他解释着,然后赶快用手指挖着我的蜜穴。

    才刚刚做到一半的小穴哪裡受得了这样的挖弄,

    而且他根本不是在找「掉在裡面的套子」吧,

    一直挖我的g点做什么呀?

    这下让我全身颤抖不断。

    「表哥…别…啊啊…」

    「小淇,别急,再让表哥找找。」

    「我…」又是忍不住一阵尿意,

    蜜液像喷泉一样涌出,再次潮吹了。

    「啊啊…表哥…」

    「太好了,套套被妳冲出来了。」.

    他手上拿着套套,往旁边一扔来,扶着肉棒就要插我。

    我连忙说:「等等…说好的套子…」

    「刚刚就一直在无套干妳了,别管什么套子了啦!」

    我才刚刚从高潮边缘回神,也没有心思管那么多了,

    便顺从地让表哥直接插进来。

    他抱着我的双腿,享受地说:「太棒了,小淇,无套做才舒服嘛。」

    我双手抱着枕头,感觉快要昏过去了,

    只能轻轻张开嘴巴小口吐气,

    试着让连续狂乱的高潮稍稍平复一些。

    但表哥却抬了我的下巴,轻轻地吻了我。

    「最爱妳的阿黑颜了,这次是真的不是装的,对吧?」

    他的腹肌随着他的抽插晃动着,

    我脑中已经管不了我做爱的时候到底好不好看?

    阿黑颜到底是什么的事了。

    我的胸部随着他的撞击,

    富有弹性的乳房不断上下跳动,

    拉扯着我胸肌,好像快被扯下来了一样。

    「嗯嗯…噫噫…啊啊…表哥…人家…不行了!」

    我向表哥求饶,但他却像受到鼓励一样,

    开始挺起大肉棒生勐地加速狠插。

    喷涌而出的蜜爱液打湿了我背后的床单,

    屁股一片冰冰凉凉的感觉。

    「小淇…我也不行了…要去了…」

    「表哥!」我喊着:「不能在裡面…会怀孕的!」

    虽然理性上这么说,但是肉体却支撑不住性慾的冲击,

    我只能紧紧抱住表哥健美的背,

    在他背上留下了长长的爪痕。

    「啊…小淇…阿…啊嘶!」

    「表哥!」.

    他一下子摊软在我身边床上,大口喘着气。

    我知道他射了,而且全部射在我危险期的子宫裡。

    「你怎么这样啦。」我娇声抗议着。

    表哥有气无力地说:「那又是谁在我快射的时候又抱紧我不让我抽出来?」

    「不管啦,怎么办啦。」

    「对了,大陆这边的规定是,三等亲内不准结婚喔。」

    我睁大了眼睛:「咦?」

    他翻了过来,我把再次压在床上:「老婆,嫁给我,每天晚上操妳,如何?」

    「不要脸的东西,」我轻轻推开了他,露出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