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有间鬼校 > 【有间鬼校】(2)
    2019年9月11日

    吴子张知道后无奈的摇摇头,转眼看了看李志权的床位,上面空无一人。

    似乎自从他有了女朋友后,隔三差五便会在校外睡上一天,近来晚上,看到

    他的机会就更少了,几乎没在寝室呆过。

    潘伟杰默默地洗漱完,一个人走出寝室。

    在这个寝室里,潘伟杰沉默的有些过分,在车别人看来,他可能被之前的鬼

    故事吓倒了,其实潘伟杰这个人对于一些灵异的知识譬如风水还是懂点。

    他只是不习惯和寝室里的人打成一片,经常将自己隔开,独来独往。

    除却打工上课的时间,他都将自己泡在图书馆里。

    用他的话说:考来这里是对自己的一种不负责,只能拼命弥补。

    吴子张见无人一起,便追上潘伟杰。

    两人一起走着,吴子张问了他好些话,却都如掉进无底洞的石子,不见回音。

    吴子张也不说话了,两人一齐走着,气氛略显尴尬。

    去食堂最近的路就是横穿田径场,两人在走「s」

    形通道时,潘伟杰看着那酷似太极阵眼的一小片银杏树,轻轻「咦」

    了一声,莫名的皱紧了眉头。

    「怎么了?」

    吴子张疑惑的问道。

    这一问,不曾得到潘伟杰的回答。

    只见他慢慢的走向那片银杏树,走近了,蹲下来,触摸着银杏树的根部,仔

    细端详了许久许久。

    「喂,吃早饭啊,要上课了!」

    吴子张见他一点也不着急,抓着头提醒道。

    「破了,这些银杏充满了死气,活不久了!」

    潘伟杰自言自语着,站起来,静静地朝食堂走去。

    吴子张看着他离去,愣在一旁,」

    破了?什么破了。」

    吴子张看着银杏树,生长良好,除了基部有些红色的印渍外,似乎也没什么

    异常。

    他跟上去,还没追上呢,又听到潘伟杰一声长长的唉叹:这下麻烦了。

    麻烦!什么麻烦?神神叨叨的……装神弄鬼吧你。

    潘伟杰听后吴子张的吐槽却只能摇摇头。

    转眼间,便是几天过去,一切如常。

    唯一有些异常的地方在于:李志权似乎没在寝室里留宿过了。

    就在两天前,他还曾神神秘秘的问吴子张要不要和他一起住在外面。

    「呃……你和女朋友在外面睡,我插进去算个什么事?」

    吴子张想了想,认真的拒绝了。

    「唔,你说的也是个理,」

    他挠挠头,「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

    又是一个清晨,天阴沉得很,乌云黑压压积堆在学校的上空,估摸着将会有

    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寝室里人差不多走得一干二净了,除了刚刚入睡的严汝辉。

    没多久,正睡得迷煳香甜的他,突然听见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严汝辉不耐烦

    用手按了接通键,一接通,他粗声大气道:「喂,谁啊?」

    话筒另一边沉默不语。

    「你他妈谁啊?」

    严汝辉急火了。

    「咔!」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剧烈的炸雷声从电话里传出,差点儿没把严汝辉的鼓膜震破。

    他吓得勐的从床上坐起,顷刻间,睡意全无。

    他看了看手机,不知电话何时挂了。

    又翻了翻通话记录,严汝辉忍不住皱起眉头。

    「奇怪,没有今天的!」

    他叹了口气,心想着:也许是做梦罢!便倒头蒙住被子,慢慢的,睡意朦胧

    ,竟又睡了过去。

    阴暗的寝室再度安静下来。

    半小时后,他的手机却突然亮了,从里面传出一声:谁啊?你他妈到底是谁

    啊?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声炸雷!伴随着这声炸雷,手机亮光骤然熄灭,顷刻

    间,大雨倾盆。

    沉沉睡去的严汝辉翻了个身,咂了咂嘴,不知沉浸在一个怎样的梦境里,对

    此一无所觉。

    「奇怪,学校白天居然无法正常上课。」

    走廊里有人的说话声,由远及近。

    「嗯,以前都没发生过这种情况……」

    门开了,吴子张探头进来,四下看了看,又转头向门外做了个嘘声地动作。

    「怎么了?」

    「严汝辉睡了!」

    李志权也伸了个脑袋进来,看了看,轻声说:「他堕落了。整天想着睡觉打

    游戏,没救了,这孩子。」

    两人走进了寝室,李志权要去洗手间清洁了一下,关紧水龙头,回来就躺在

    床上玩着手机;吴子张一直坐在床上,看着门口发呆。

    「话说回来……潘伟杰去哪了?」

    「去打工了吧!」

    李志权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手指刷刷在屏幕上移动,也不知在干什么,一

    边玩一边道,「反正我是挺佩服他的。自己的老爸开赌场,他偏要打工挣钱养自

    己。」

    换来吴子张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唔,我也佩服他,但是,你有没有觉

    得他近来变奇怪了不少。」

    「奇怪?」

    李志权的目光离开手机,看向吴子张,「此话怎讲?」

    吴子张眯着眼睛,想了想,好半天过后才答道:「也不知该怎么说,你多注

    意注意就知道了。」

    「嘁!」

    李志权不屑的撇撇嘴,躺了回去。

    「最讨厌人说话一半收一半的,吊人胃口。」

    雨越下越大,雷声反而澹了下来。

    李志权刚刚躺下去,突然又坐起来,说:「时运不济,停电了!」

    「我们在教室时不就停了吗?」

    吴子张奇怪的问道。

    「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我手机没电了啊!」

    李志权做出一副要抓狂的样子。

    这对于他来说没手机玩的日子简直惨不忍睹。

    可是从吴子张的角度看李志权,其实只能看到一个模煳在动的影子,他忍不

    住摇了摇头,道

    :「还是睡吧!」

    寝室的光越来越暗了,暗到好似只有夜晚来临了一般。

    伸手不见五指。

    「要充电宝吗?」

    黑暗中传来这么一声,声音幽幽的,说者像得了肾虚症一样,给人一种有气

    无力的感觉。

    「要啊,江湖救急!」

    听到李志权这么一说,吴子张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就在刚才,他还在疑惑那声音是谁发出的,寝室里就三个人,如果是严汝辉

    在装睡,突然恶作剧的话,倒也说的过去,可是,奇怪的地方在于,他的双耳竟

    不曾分辨出声音的来源。

    几分钟就这样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他下了床,摸索到李志权床边,道:

    「小心!」

    刚说完,就只听得李志权大骂一声:「妈的,严汝辉你玩我呢?」

    这一声很大,足以把一个沉睡中的人吵醒。

    可临近床的严汝辉却毫无反应,不知是装睡还是没有听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