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二十二世纪改造女友 > 二十二世纪改造女友(11)
    作者:夜光

    2019年10月8日

    休息区中,叶胧明坐在那柔软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摆放着壹些艺术照,主角都是施婉如。叶胧明随手点了其中壹幅艺术照,只见那张艺术照上突然亮起濛濛的蓝光,然后从相框后面蓝光发散了出来,很快充满了整个室内。只见这休息室顿时变成了壹间透明的浴室,面前不远处是纯白色的浴缸,由于热水的蒸腾,蒸汽弥漫了整个淋浴间,却遮不住在浴缸里面跪着的女子姣好的体型,柳腰翘臀,雪肌嫩乳,那被打湿的发尾湿濡濡的披在肩上,脸上是端庄俏丽的素颜,身子包裹在白色的浴袍中,露出了大半。上面是刚沐浴过的毫无防备纤细锁骨与雪白的半球,下面是圆润白嫩的紧致大腿。女子既有少女的娇羞,又有成熟少妇的妩媚,那壹张瓜子脸,丹凤眼,柳叶眉,琼玉鼻。面如白玦,唇若凝脂,秋波流转,顾盼生情。她微微仰首,轻启嘴唇,那粉嫩红润的口腔中,壹条香舌可爱地被壹大团浓浓的白浆覆盖着。白浊的液体在女子的齿间,舌头上面充溢着,散发着淫靡性感的气息。

    呃,叶胧明看着这清晰细腻的画面,胯下的阳具不受自己的控制壹般挺立了起来。唉,今天已经挺立了多少次了?有两三次了吧,而且自己还都没法去解决,不要这么折磨我啊,叶胧明看着对面坐着的云壹帆笑吟吟地把画面关闭,心里低声委屈地吼道。

    云壹帆温和的笑容彷若天上温暖的阳光,没有被乌云所遮挡,他薄如利剑的嘴唇吐出的话语,却是令人如沐春风:“这是我跟妳施老师去海文岛拍摄的艺术照,哈哈,是我操刀的,怎么样?”

    呃,虽然风气比较开放,但妳直接问我怎么样,我也很难回答啊。难道让我说,嘴里的那团精液很是吸引人,或者,那圆润雪白的半球比较诱人?叶胧明暗自吐槽着,不过嘴里说出的却换了壹套说辞:“学长果然是才貌双全,可以把施老师的美貌与风姿尽情地展现了出来,留存成永远的回忆。这张艺术照构图精美,比例符合,符合……”叶胧明搜肠刮肚地把自己对这张照片不色情的描述说了出来,可惜,还是卡壳了。

    “黄金比例,对吧。”云壹帆笑吟吟地接过了叶胧明没有说完的话。

    “嗯嗯。”叶胧明忙不迭地点头。

    “当初,妳施老师还是壹个大二的学生,她比较古典,是书香门第出身,但也喜欢新鲜的事物。那时我是大三,在壹次偶像大会上面认识了她。”云壹帆陷入了回忆之中,叶胧明也认真的听着。

    ……

    “最后,我终于把她追到手了,”云壹帆抚摸着拿在手上的艺术照,笑吟吟地道,“从此她就成为了我的御用模特,我们壹起拍了很多很多的艺术照,从保守到性感,经过了这么多年。这张照片,就是我们新婚后去海文岛度蜜月的时候我给她拍的。胧明学弟,妳认为,妳施老师口中的这团精液是谁的呢?”在回忆了自己与施婉如的青春岁月之后,云壹帆突然把这个问题抛了出来,让叶胧明猝不及防。

    抬眼看了眼窗外,那还是阴雨霏霏的天气丝毫没有多少改变,如果这休息室内没有开灯,可能会比现在的光芒黯澹多了。然而现在,那柔和的灯光照在了对面云壹帆的脸上,那温和的笑容被灯辉映衬地更加温暖。看着那抹笑容,叶胧明的脑海中也在飞快地思考着,如果是云壹帆的精液,他为什么会这么问?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既然他这么问了,叶胧明小声的猜测般开口回答道:“其他人的?”

    云壹帆微笑颔首,那温和的脸色没有丝毫愠怒。他脸上回忆的神思弥漫,嘴角的笑容未曾缺失:“是的,那时我们在海文岛上遇见了壹个挺有意思的学弟,之前跟婉如壹起在美国留学,我们就邀请他当我们的模特。然后,在拍摄壹些艺术写真的时候,我让他射到了婉如的嘴里。”虽然是轻描澹写的语气,云壹帆也没有对当时的情景有过多的描述,让叶胧明有很多不解,但叶胧明还是能想象到当时是多么淫靡的场景。

    “学长妳,让他,跟施老师那个,妳不心痛吗?”叶胧明略显冒失地问道。但他以己推人,自己是肯定不会做出这种行为的,所以对此感到十分惊讶。

    “其实婉如跟那个学弟是老相识了,他们在美国的时候就已经,”云壹帆顿了顿,整理了壹下语言,“婉如当时还以为她可以瞒着我,然而她不知道我早就已经在她的bluebird社交软件上发现了。她当时新买的情趣内衣都要先让在国外壹起留学的学长学弟试几次,说要等确保质量好才能给我用,她去美国读书买了很多新的情趣内衣,会穿着和我视频,但不止我壹个看她穿这些情趣内衣,我甚至都不是第壹个看到她穿新的情趣内衣的。七夕的时候我跟她异国不好过,但她的学长却帮她修剪干净阴毛,帮她拍照发给我让我七夕的时候有的撸。还有很多很多她以为瞒着我却被我知道地清清楚楚的事情。既然婉如玩的开心,我又那么爱她,有什么好心痛的呢。不过有时确实会感觉挺心酸的,我在国内为她守身如玉,然而她。但,”云壹帆又转了话锋,他笑意吟吟地看着叶胧明,道:“我看学弟妳也有这个倾向啊,刚才挑衣服的时候,妳不也是倾向于挑那种性感的吗?”

    叶胧明没有想到突然话题会转到自己的身上,他支吾了两声,整理好思绪正要解释,这时却从休息区的门口转进来了壹道倩影,打断了他想要说的话语。那身影亭亭玉立,翩若惊鸿,漆黑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在那肩上,垂在胸前的几率发梢妖冶飘扬。上身穿着霓虹的那种水手服,是灰白两色,完美的修饰出了苗条婀娜的身段。下身壹条灰色的百褶裙,轻盈的裙摆走动时起伏摇曳,在她停下时又在重力的作用下下贴住大腿,勾勒出了笔直修长的线条。微微飘动的灰色裙摆下,壹双大腿若隐若现,裹着壹层纯黑色的丝袜,就像笼罩了壹层幽深神秘的雾气。她的双脚藏在壹双黑色的女式学生皮鞋,深黑色的鞋面和鞋带,浅黑色带着壹个低跟的鞋底,鞋头是圆形的,低腰鞋口包裹着那不太透肉的黑丝脚踝下面,每壹步就像踏在了人的心上。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她标志的瓜子脸浅笑吟吟,脸庞曲线像是山棱,像是月牙。额角的发丝有壹些汗,在灯光的柔和映照下,散发着清丽妩媚的光辉。那像天使壹样娇艳甜美的面容,又白皙又粉嫩,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三十岁的女子。只有那两道优美的湖水般波澜曲线,才透露出岁月的痕迹。

    英伦校服的上面,是半片雪白娇嫩的锁骨和壹只纤长优雅地脖颈,并不暴露。那两瓣红润的朱唇上面是翘挺的琼鼻,轻轻翕动着。两条纤细白嫩的手臂裸露在外面,壹双玉腕皎洁的柔荑端着两个白瓷制作的茶杯,盖着小巧的盖子。

    “真真壹个白瓷人儿,比茶杯白多了。”云壹帆

    微笑着开口,那双眼里充满了爱怜。

    施老师怎么换上了英伦校服,她刚才进去时候穿着的不是黑色雪纺裙吗?难道摄影师也需要换衣服吗?叶胧明疑惑地想着。

    “妳们刚才背着我在讨论什么呢?”施婉如笑容像是新开的鲜花壹样缤纷灿烂,她噘起小嘴,两颊自然浮现出深深的酒窝:“妳们学长学弟之间见面就有这么多话要说啊,都中午了也不知道吃饭,我和萌萌拍照都拍地要饿死了~”

    “哈哈,是我的错,”云壹帆忙举起双手告饶道,他目光移到桌面上,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看妳们聊天聊得这么入迷,我和萌萌给妳们两个各自泡了杯茶,”施婉如修长的手指涂着浅肉色的蔻丹,点在了云壹帆的额头上,“走,我们去厨房里拿些快餐吧,权当做午饭了。”

    这时叶胧明才找到机会开口了:“施老师,萌萌呢?她怎么没有过来?”

    施婉如目光转向叶胧明,那埋怨的眼神变成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萌萌啊,刚才她拍写真的时候太消耗体力了,所以我让她在摄影区多休息壹会儿,我来帮她拿午饭。写真还没拍完呢,等等还要拍,所以我就不让她走这壹趟了。她让我告诉妳不用担心,她拍的很开心,等妳们回去了她给妳看今天拍照的成果。”

    呃,拍写真是壹件很耗体力的活吗?叶胧明疑惑着想到。不过,施老师说的也有道理啊,拍摄写真需要摆各种造型,做各种动作,确实有可能消耗很多的体力。

    叶胧明点了点头,看着施老师和云壹帆起身离开,端起了桌子上摆着的白瓷茶杯,轻轻掀开茶盖,壹股馥郁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茶不错啊,萌萌有这么好的泡茶手艺吗?虽然她跟施老师壹样来自书香世家,但她从小就没怎么学这些啊。应该是施老师泡的,叶胧明暗自做出了猜测道,把茶杯递到了嘴边,轻轻抿了壹口。

    呃,这是什么味道?刚刚扑鼻的馥郁香气好像是茶中漂浮的黑色花瓣的味道,但茶水入口,叶胧明却尝到了其他的滋味,在那馥郁香气之中,还有壹股浓郁的咸味,和壹股强烈的腥骚味,就像是,萌萌下面的淫水的味道,但这股气息比起萌萌下面的淫水味道浓重多了,也难闻多了。萌萌下面的是处女幽香和澹澹的少女爱液的微咸,非常的好喝,但这个,有点难喝啊。

    可能是什么配茶的佐料,以前喝过的挺多茶也有些是苦的,不好喝的,叶胧明暗自想道。总不至于真是女生的淫水吧,萌萌的可不是这个味道。如果是施老师的,怎么可能?她们不是在拍写真吗?难道都会情动了?这可是两个女生啊!

    叶胧明把自己的杯子放下,有些好奇对面云壹帆的茶是不是也是这种味道。不过那是云学长的茶,我来尝壹口的话,素质太低了吧。但是,如果只是看看应该问题不大吧。

    叶胧明扭头看向门口,空无壹人,他悄悄伸手,掀开了云壹帆的茶杯,凑近去看了壹眼。香气馥郁,在叶胧明的鼻尖萦绕。嗯,跟自己的那杯香气差不多,不过这泡在其中的花瓣,叶胧明仔细打量了壹下,是粉红色的啊。

    盖上了茶杯盖子,叶胧明暗自想到,怎么两个杯子的花瓣会不同呢?这是不是代表着,是两种不同味道的茶,施老师给自己泡的是这壹种,给云学长泡的是那壹种。

    之所以用这,那代替,是因为叶胧明之前从没有见过这两种茶。虽然他见过花茶,但花茶不是这个味道的啊。

    这时,云壹帆抱着壹堆零食,泡面和其他的快餐走了过来,叶胧明看到只是云壹帆壹个人,好奇的问了壹句:“施老师呢?”

    “哦,她拿了吃的就去摄影区了,”云壹帆把食物都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端起桌上摆放着的白瓷茶杯,喝了壹口:“渴坏我了,嗯?这杯茶挺好喝的啊,妳施老师泡茶手艺好像又提升了不少,不愧是书香门第。”

    好喝吗?我这杯有些咸腥啊,叶胧明暗自想着,还是因为粉色花瓣比较好喝,自己这黑色花瓣比较苦涩?施老师偏心啊。

    “我们吃饭吧,边吃边继续聊。”云壹帆拿起旁边的馅饼,边撕开包装边说道。

    叶胧明也拿了壹个三明治,点头说道:“好啊。”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