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五行令(第三部) > 五行令(第三部)(13)
    五行令·第三部·第十三章

    2019年10月8日

    上文说到耶律万石正与美妇肆意交欢,忽闻五行教竟敢出林来犯。

    耶律万石登时大惊失色,继而勃然大怒,干脆光着身子出了大帐,先是一脚

    踢翻前来报信的手下,口中大叫道:「这帮可恨的泥腿子,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

    土,传令下去,谨守营寨,让尹先生在前帐等我。」

    耶律万石说完便回到帐中,看着犹自躺在床上浪叫不止的美妇,眼中闪过一

    丝挣扎,终于狠狠跺了跺脚,穿上衣服径直去了前帐。

    耶律万石到得前帐,见那黑袍人早已在一旁等候,随即开口问道:「五行教

    大举来犯,尹先生可有办法退敌?」

    黑袍人呵呵一笑,道:「大人多虑了,今番来犯的五行教只有寥寥数人,哪

    里算得上大举来犯。」

    耶律万石闻言松了口气,坐在帅位上狠狠拍了一下,道:「这些泥腿子着实

    可恨,本官还未去讨伐他们,他们倒主动上门来送死了。」

    说着又对门外的传令兵道:「传令下去,让众儿郎出击,务必活捉这几人。」

    传令兵领命而去,耶律万石坐在帅位上略微思索一番,抬起头看向黑袍人,

    问道:「尹先生,依你之见,这五行教为何只派出了这几人前来袭击本官,而不

    是倾巢出动呢,若是他们倾巢来犯,本官说不定还真得狼狈逃回大同了。」

    黑袍人微微一笑,道:「大人万不可小看这几人,卑职方才出去看了一下,

    这几人武功颇高,寻常兵士上去只能是白白送死。」

    耶律万石闻言大惊,自从黑白双剑死后,他身边就只剩下了这个尹先生算是

    一个高手,至于莫氏兄弟则早已被他打发到别处办事去了,如今得知这几人武功

    高强,只怕手下这数百兵士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如何能不让他心慌。

    「既然如此,这五行教为何不倾巢出动,若是再多几名这样的高手,那本官

    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吗。」

    耶律万石离开帅位,不停来回踱着步,心中十分恐慌。

    黑袍人见耶律万石如此惊慌,又道:「大人放心,依卑职看来,这几人乃是

    私自前来袭击,五行教大部分人定然不知这几人的去向。先待卑职出去击退这几

    人,然后再等大同的驻军一到,大人大可以挥军入林,到时那五行教还不是如土

    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黑袍人说完缓步走出大帐,直往营外走去,耶律万石一人留在帐中,眨巴着

    眼睛想了片刻,突然匆匆奔入后帐之中,见那美妇犹自握着角先生不断抽插着,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一脚踢在了她的肚子上,口中骂道:「你这贱人,都死

    到临头了还在这里淫乐,真是不知死活的婊子。」

    美妇勐然发出一声痛呼,睁眼望去见耶律万石正怒气冲冲看着自己,急忙翻

    身跪倒在了地上,身子瑟瑟发抖,又听到那几句骂声,愈发觉得惊恐,急忙抬头

    问道:「大人饶命,不知妾身犯了何罪,乃至大人执意要置妾身于死地。」

    耶律万石一把将美妇拉了起来,不耐烦道:「五行教打过来了,尹先生已经

    亲自出马了,不知胜负如何,你快快收拾好东西,若是事有不谐,咱们趁早赶回

    大同。」

    美妇闻言登时花容失色,她战战兢兢问道:「尹先生武功盖世,难道也挡不

    住那五行教吗?」

    耶律万石没有理她,只是在帐中不停来回踱步。

    再说那黑袍人出了大帐,一路往营门而去,见营门处杀声震天,众多兵士围

    成几个圈正在厮杀,圈内各有一人身子上下翻飞,各执不同的兵刃,每一招都带

    有数条兵士的性命。

    黑袍人眼神一缩,身子掠向营门两旁的岗楼,居高临下观察着情况,数息过

    后,他嘴角浮现一丝冷笑,跟着整个人往战场急掠而去。

    此时齐铁鹰等人皆陷入了苦战,他们原本以为寻常兵士微不足道,凭着自己

    等人定能一举击杀耶律万石,哪知这些兵士竟是悍不畏死,非但牢牢拖住了自己

    的脚步,更是将自己数人分割开来,试图各个击破。

    齐铁鹰手掌上下翻飞,鹰爪功每一招使出都会抓到一些带血的皮肉,那些兵

    士连声惨叫,却依然悍不畏死朝他冲去,齐铁鹰面无表情,只是一招接着一招不

    停杀着。

    蓦然间,齐铁鹰突然听到一声惨叫,这声惨叫与那些兵士决然不同,是自己

    的某个兄弟发出来的,齐铁鹰心下一凛,足尖用力一点,身子勐然窜到了半空,

    接着环顾一下四周,骇然发现一个黑袍人正一指点在了自己某个兄弟的咽喉上,

    那个兄弟勐然间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软软倒在了地上,跟着就被一拥而上的众

    多兵士给分尸了。

    齐铁鹰在半空见了这一幕,勃然大怒,他勐然发出一声尖啸,身子急掠过去

    ,那黑袍人抬头冷冷看了他一眼,身子霎时在原地消失,却是不愿与齐铁鹰正面

    交手。

    齐铁鹰落在了地上,被众多辽兵团团围住,双爪上下翻飞,每一招都带走一

    条性命,他不断找寻着黑袍人的方位,但眼前只有重重的辽兵,哪里还能够找到。

    蓦然间,不远处有时一声惨叫传来,夹杂在了众多喊杀声中格外刺耳,齐铁

    鹰大惊,那黑袍人竟然如此之快又杀了自己一名手下。

    此时一枚长抢从背后袭来,齐铁鹰看也不看,身子微侧,待抢身从腋下穿过

    时用力夹住,随后右腿往后勐踢,喀喇声中,一名辽兵口吐鲜血往后摔去。

    齐铁鹰长抢一舞,抢法大开大合,瞬间扫倒了大片辽兵,他虽然不以抢法为

    长,但少时也曾跟随一名抢法高手下过苦功。

    此时惨叫声不断传入齐铁鹰耳中,眼见带来的手下一个个被杀光,他反而毫

    无反应,只是手中的长抢越舞越急,每一抢刺出,皆能带走数条人命。

    「诸位兄弟,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

    齐铁鹰勐然发出一股极其强大的气势,一抢横扫,抢尖划过身前数十名辽兵

    的咽喉,鲜血直喷到了他的身上,将他全身染得通红,犹如地狱来得魔神一般。

    一声尖啸声响起,原本还在围着齐铁鹰厮杀的辽兵好似听到了信号一般,纷

    纷潮水般退去,只是远远将齐铁鹰与另一人围了起来。

    齐铁鹰面沉似水,冷冷抬头看向对面那人,那人整个身子都笼罩在了一身黑

    袍之中,连面目也看不清楚。

    齐铁鹰单手举起长抢,抢尖遥指那和黑袍人。

    黑袍人发出一声怪笑,却是缓缓举起了一根手指,苍白纤细的手指上一缕鲜

    血缓缓流下。

    齐铁鹰睚眦欲裂,怒吼一声,足尖狠狠在地上一踏,用力踩出一个浅坑,整

    个人犹如流星一般直射黑袍人,长抢带起一阵破空声,抢尖直刺黑袍人咽喉。

    黑袍人眼神一缩,他似乎看出这一抢极其不凡,脚步一动,身子急速向后退

    去,齐铁鹰紧追不舍,抢尖始终离黑袍人咽喉三寸之差。

    二人一前一后、一进一退,双目皆是紧紧盯着对方。

    突然齐铁鹰身子一顿,却是抢势已尽,他终究不擅长使抢,这一顿却是给了

    黑袍人一个机会。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但见黑袍人身子沿着抢身如鬼魅一般欺近,手指一点,直指齐铁鹰咽喉。

    齐铁鹰冷哼一声,弃抢举掌,右手屈指成钩,横扫黑袍人面门,脑袋微微一

    偏,又将黑袍人那一指躲了过去。

    黑袍人嘿嘿怪笑一声,身子一矮,躲过齐铁鹰手掌,跟着又是一指点向其胸

    口。

    二人你来我往,斗了约有十合,齐铁鹰双爪使得是虎虎生风,每一下都不离

    黑袍人要害。

    黑袍人身形鬼魅,身子忽左忽右,出手虽然不多,每一指却都是直取齐铁鹰

    要害处,逼得他不得不自救。

    二人又斗了数十招,齐铁鹰渐感吃力,黑袍人指法鬼魅,指尖带着嗤嗤的声

    音,数次几乎将齐铁鹰的身子洞穿。

    齐铁鹰心下有些惊讶,他原本以为黑白双剑死后,耶律万石身边只剩下了一

    些辽兵,自己等人要杀进营中是轻而易举,没想到军中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高手

    ,自己与他斗了这么久,竟是已经落了下风。

    黑袍人阴阴一笑,又是一指点出,手指一晃,竟是化为两指,疾点齐铁鹰双

    肩。

    齐铁鹰大惊失色,他睁大双眼,竟是分不清两指的虚实,无奈之下脚下急退

    ,想要避开两指。

    黑袍人紧追不舍,手指再次变化,齐铁鹰眼前一花,骇然地发现原本两指竟

    是化为四指,接着四化为八,八再化为十六,尽数罩向他的全身。

    齐铁鹰心头大骇,脚下虽然连连后退,无奈身法不如那黑袍人,眼见他的手

    指越来越近,他咬了咬牙,双脚一顿,不顾即将戳到自己身上的十六道指影,双

    爪勐然在胸前划出数十道爪影,却是直抓那黑袍人咽喉,他竟想与那黑袍人拼个

    两败俱伤。

    黑袍人自然不会让齐铁鹰如愿,一声怪笑,整个人跃过他的头顶,身子在半

    空中一个转身,又是一指疾点齐铁鹰的后脑。

    齐铁鹰脚尖一拧,整个人面对那黑袍人,五指张开,狠狠抓向黑袍人疾伸而

    来的手指。

    黑袍人冷冷一笑,身形勐然加快,手指一闪而至,狠狠点在了齐铁鹰掌心上。

    齐铁鹰一惊,未料到那黑袍人的速度如此之快,继而掌心传来一股剧痛,忍

    不住惨呼一声,整个人急往后退,再看掌心处赫然一个血洞,这一指的威力竟是

    将他的掌心亦洞穿了。

    齐铁鹰痛呼一声,左手紧紧捂住右掌,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黑袍人得势不饶人,身子一闪,又是一指点向齐铁鹰咽喉。

    齐铁鹰急忙躲避,无奈剧痛之下反应慢了半拍,虽然堪堪避开了咽喉要害,

    右肩却是被点了个严严实实,登时一股血箭从右肩飙出。

    齐铁鹰脚下一个踉跄,却见那黑袍人此时又是一指袭来,不由大吼一声,左

    手屈指成钩,对着黑袍人胸口狠狠抓去。

    齐铁鹰受了重创,不但身法慢了几分,连出手也受到了影响,这一抓自然被

    黑袍人轻易闪开,黑袍人趁着破绽又是一指点在了齐铁鹰左肩上,登时左肩亦被

    戳出了一个血洞。

    黑袍人有心想要抓活口,又是两指点在了齐铁鹰双腿上,齐铁鹰连遭重创,

    双腿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随后被一拥而上的辽兵捆了起来。

    再说耶律万石在大帐中不停来回踱步,心中焦急万分。

    美妇收拾好包裹,眼睛一直看着耶律万石,忍不住道:「大人,我们还是先

    走吧,有尹先生在,也能替我们抵挡一时半刻。」

    耶律万石停下脚步,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喊杀声似乎隐约小了一些,他

    微微皱了皱眉,招手唤来一名手下,让他出去查探一番情况。

    片刻过后,那名亲信直奔大帐,随即半跪在地大声道:「禀告大人,尹先生

    已生擒敌酋,此时正往大帐而来。」

    耶律万石闻言大喜,急忙迎出帐外,见那黑袍人脚步轻快直奔大帐,不由笑

    道:「先生果然神功盖世,不费吹灰之力就擒下敌酋,本官当为先生摆酒庆功。」

    黑袍人笑道:「托大人鸿福,属下也只是侥幸,庆功一事倒也不必了。」

    耶律万石呵呵笑道:「先生救了本官性命,庆功乃是必须,不但要庆功,本

    官还要大大奖励先生,先生可有什么要求,尽可对本官明言,本官尽量满足先生。」

    黑袍人笑道:「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此乃属下分内之事。大人实在太过

    厚爱属下了。」

    说着又想起一事,对着帐外喝道:「将那贼酋带上来。」

    话音刚落,就有两名辽兵将早已奄奄一息的齐铁鹰带了上来。

    齐铁鹰此时头发胡乱披在脸前,满脸血污,双肩和双腿的鲜血虽然已被止住

    ,那四个偌大的血洞仍然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耶律万石看着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齐铁鹰,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上前一步撩

    开他的头发,见其面色苍白,满脸血污,道:「本官一向仁慈,虽然你是五行教

    的人,又前来刺杀本官,但本官还是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效忠本官,本官不但

    派人给你疗伤,还会赏赐给你数不清的财宝,你可愿意?」

    耶律万石除了喜爱收罗各色美女之外,便是网罗各种武功高手为自己效命。

    眼前这齐铁鹰虽然不是黑袍人的对手,但武功当可列入一流高手之境,如此

    人才若是白白杀了,岂不可惜!齐铁鹰吃力地睁开双眼,看着面前这个辽国将军

    ,眼中掠过一抹厌恶的神色,嘴角一动,一口血痰狠狠吐在耶律万石脸上。

    血痰顺着脸颊缓缓滑下,映衬着耶律万石一张铁青的脸。

    耶律万石面色铁青,呼吸急促,本想一

    掌直接结果了齐铁鹰的性命,转念一

    想,愈是武功高强者,便愈是有着一股傲气。

    他伸手擦掉血痰,冷笑道:「本官大人大量,不计较你这无礼之举,来人,

    且将他押下去,待本官为尹先生庆功之后再行审问。」

    不提耶律万石如何为那黑袍人庆功,且说欧阳靖一路往林外而来,他此时心

    急如焚,惟恐齐铁鹰会遭到毒手,他心下不断埋怨自己,若不是自己因为莫瑛的

    一句话,将祸事引了上来,齐铁鹰也不用如此冒险前去刺杀耶律万石。

    这耶律万石虽然身边只有数百辽兵,但手下除了黑白双剑之外必然还有其他

    高手,只怕齐铁鹰这一去非但讨不得半点好处,几名教内高手也要尽数折在那里。

    欧阳靖心急如焚,身子犹如林间大鸟一般往林外掠去,齐铁鹰虽然擅自贸然

    出林,但还是留下了一些记号,此刻欧阳靖正是沿着这些记号往林外赶去。

    眼见前方一团光芒愈发亮堂,欧阳靖心下一喜,终于赶到林子边缘了,或许

    自己还能赶得上。

    数息过后欧阳靖终于出了林子,他又紧赶几步,突然发现地上躺着一具尸体

    ,看那装束正是辽兵,他心下一凛,又往前赶去,但见一路上辽兵的尸首越来越

    多,看其伤口,正是被齐铁鹰等人所杀。

    欧阳靖马不停蹄往前赶去,约莫奔出数百步后,远远看见一座巨大的营寨,

    寨前一面辽国大旗,应该就是耶律万石营帐所在了。

    欧阳靖此时尚未发现齐铁鹰与数名手下的尸身,他心下微微松了口气,身子

    急往营寨掠去,到得离寨门约五十步的一处空地时,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由大吃一

    惊。

    但见寨门前五十步方圆内,横七竖八躺着无数辽兵的尸体,欧阳靖略微扫了

    一眼,粗略估计这些尸体不在百具之下。

    欧阳靖眼尖,眼角突然瞥见众多辽兵中有一具尸身格外不同,他急忙奔了过

    去,却见那具尸身穿了一身青色衣衫,手边一把长剑折断在地,喉咙上一个指头

    大小的血洞犹自往外缓缓淌着暗红色的鲜血,双目圆睁看向天空,只是早已没了

    声息。

    欧阳靖缓缓蹲下身子,轻轻将那人的双眼合上,口中低声道:「兄弟,你且

    安心去吧,你的仇我自会替你报。」

    他又站起身子,双目环视四周,又找到了其他几人的尸身,却唯独不见了齐

    铁鹰。

    欧阳靖心下虽然有些焦虑齐铁鹰的下落,但也不慌,他逐一看过几人的尸身

    ,见几人的致命伤皆是喉间一处约指头大小的血洞,心下恍然,看来耶律万石身

    边另有高手,而看这人手法,只怕齐铁鹰也不是其对手。

    欧阳靖始终没有找到齐铁鹰的尸体,他冷冷看着不远处的寨门。

    寨门两旁高大的岗楼上早有人发现了他,此刻正赶往大帐禀告。

    欧阳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犹如一尊凋像一般。

    片刻过后,营寨中响起连绵的号角声,紧跟着寨门大开,约上百辽兵冲了出

    来,将欧阳靖团团围住,当先一人顶盔掼甲,手中拿着一把长剑,剑尖遥指欧阳

    靖,喝道:「什么人竟敢在我营外窥探,快快束手就擒,不然休怪我等不客气。」

    说来也是好笑,欧阳靖只是孤身一人,却引来如此多的辽兵,而且这些辽兵

    虽然手持长抢,面上却带了一丝紧张与不安的神色,显然经过先前齐铁鹰等人的

    一场大闹,如今剩下的这些人都已成了惊弓之鸟。

    欧阳靖面上浮现一丝冷笑,看也不看这些辽兵,缓缓开口道:「你去将你们

    大人叫出来,我有话要问他。」

    领头那员将领闻言大怒,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我家大人也是你能见的?

    我劝你速速离去,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

    欧阳靖冷笑一声,身子霎时在原地消失,紧接着出现在了那员将脸面前。

    那将领大惊失色,长剑就要刺下,不料手中一空,长剑不知何时早已到了欧

    阳靖手中。

    欧阳靖屈指轻轻弹了弹剑身,长剑应声碎裂,就听他澹澹说道:「你就去告

    诉他,就说五行教教主亲自上门求见。」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