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生体 > 生体(3)幸存者们 第一章 新的时代
    生体:幸存者们·第一章·新的时代

    2019年10月8日

    天空中的火光照的弗朗西眼睛生疼。那是何等绚丽的爆炸,即使是冒着眼睛被刺瞎的危险,弗朗西依然激动地盯着那火光看,试图从那之中看到什么自己所渴望的东西。

    “别这样,弗朗西。”

    有人从背后捂住了弗朗西的眼睛,他能感受到那对贴在他的后脑勺上的乳房的暖意,立刻意识到了来者是谁。

    “妈妈,没关系的……我的眼睛没事的。”弗朗西微笑着拉开了对方的手,“你看看那火光……多么漂亮啊!”

    在那火光之中,是正在缓缓坠落的巨大建筑——“伊甸园”。

    “莱昂……你成功了吗?”

    弗朗西听到了她的自言自语声,大笑了起来,这爽朗的笑声似乎要盖过这个世界如今正在遭受的动乱。

    “妈妈,我们的时代终于要到了!”弗朗西笑着看向窗外,“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随后,他突然间转身,将背后的女性扑倒在地。

    “啊,弗朗西,别这样……在这儿是不行的,至少在这儿不可以……”

    “妈妈,拜托你忍耐一下,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从此之后我们可能再也不会再见面了,懂吗?”

    弗朗西一边吮吸着那耸立着的丰满乳房,一边用着柔和的语气说出了这番话。女子露出了怀着爱意的笑容,把自己的“孩子”抱在了怀里:“随便你怎么样……弗朗西,你能够获得幸福,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弗朗西,你是我的孩子,你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火光依然在漫天飞舞着,从下方的街区传来的哄闹声如此嘈杂,但是弗朗西对此充耳不闻。他与“妈妈”亲吻着、纠缠着,在这片美丽的人造花田中,肆意地宣泄着自己的爱意。

    但是……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的内心……感受到了一丝阴霾正在落下?

    而当弗朗西再一次抬头看到“妈妈”的笑容时,这样的考虑便被抛诸脑后。

    “弗朗西,这个时候你在干些什么?”

    一声叫喊让沉静在与“妈妈”的相爱中的弗朗西猛然间抬起了头,他站起身来,四处张望着,最后视线停留在了不远处的那栋高度与他们家差不多的宅邸。

    “库兰?”

    弗朗西惊讶地想要寻找那个人的身影,但是却没有找到。他摇了摇头,似乎是在确认自己神志还是否清晰。

    “弗朗西……你怎么了?”

    “妈妈”的声音仿佛催眠曲一般,吸引着弗朗西再一次转过头来,似乎自己的同胞们正在经历着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就算现在自己立刻离开了又如何呢?不如与“妈妈”在道别前好好做上一次,那样在新时代来临之际,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会留下遗憾了。

    过不了多久……“超雄”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

    大灾难后新纪元第六十年的这场“伊甸园事件”,某种意义上确实揭开了历史的一页新篇章,同时伴随着的也是沉痛的旧历史事件被重新搬上了历史舞台。

    约于大灾难前三十年,世界上第一个携带着xyy染色体的新人类诞生了,从此之后,这个被称为“超雄”的新型人类开始步入历史舞台,并且在那场让整个地表承受灭顶之灾的大灾难中救人类于水火。他们的外貌上与一般人类几乎没有差异,天生发达的脑力让他们成为了人类社会中独树一帜的存在,“超雄”人口最多的时期曾达到过人类总人口的百分之五,几乎与人类完美共存于一个社会下。灾难后的世界在“超雄”的带领下进入了科技爆炸的时代,数年内在几千米的高空中建成了远离地表的“上层”市区,并建成了用来维护人类生育可能性的“伊甸园”系统,人类似乎就在“超雄”的带领下顺理成章地开展着灾难后的复兴,前途似乎也是一片光明。

    一切的转折点是在灾难后第十五年的奸杀事件中。

    大灾难席卷了地表时,因为男性身体内y染色体对于当时肆虐的病毒具有一定的抗性而得以更多的幸存,而女性幸存下来的人数只有男性百分之三左右。她们被严密地保护了起来,并且与开发“繁衍用生体”的“伊甸园”计划亲密合作,最初便与“超雄”群体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灾难后第十五年,“超雄”群体针对幸存女性的集体强奸事件发生,这一事件直接造成了最后幸存的所有人类女性的死亡,以及“超雄”社会地位的断崖式下跌。参与强奸事件的“超雄”多数被当场击毙,而幸存的政府内部的“超雄”团体也在毁掉了所有研究资料后逃走,少部分被政府软禁。也从这一年开始,“超雄”的身影被从历史中猛然抹去。

    这是沉寂的四十五年。失去了“超雄”领导的世界陷入了发展停滞的状态,上层的移民通道被逐渐收缩,居住在地底避难所的下层居民与上层居民之间的阶级差距逐渐拉大。人类社会依靠着“伊甸园”系统勉强维持着繁衍,而政府则将“伊甸园”极端的美化,并不断拔高早人类女性的社会地位——但实际上她们已经不复存在,这一切不过是政府为了维持稳定编造出来的谎言。

    这四十五年来,人类的所有新生儿全部都是由“超雄”研制的“繁衍用生体”孕育而出,已经不存在由人类本身生育的新生儿了。能够成活的新生儿中依然是男性占据绝大多数,而这之中极少数的女性新生儿则被作为新一代的生育工具——“天使”来进行培育。

    人类社会似乎正在逐渐走向死亡……直至“伊甸园”事件的到来。

    灾难后第六十年,隐藏于人类社会中的“超雄”们突然引发了剧烈的暴力冲突,他们炸毁了上层的“伊甸园”,并以下层伊甸园为据点,向人类社会宣布对立。这一刻几乎是整个世界上最为紧张的二十四小时,上层政府争分夺秒地与“超雄”群体进行谈判,期间在上层与下层多处爆发流血事件,下层“伊甸园”中保留的少量“天使”也遭受了多重威胁。

    持续了大约二十四个小时的谈判后,伴随着“下层”伊甸园被炸毁,上层政府被迫对“超雄”妥协。一方面他们将曾近的历史公之于众,包括他们美化的“伊甸园”作为生育工厂的正面目以及曾经“超雄”引发的集体强奸事件;另一方面,与“超雄”代表公开递交协议,确认了人类与“超雄”之间的重新合作关系。

    看似圆满结束的事件实则对整个社会造成的冲击久久未能消除。“人类全部由生体所生育”的事实被曝光后,整个社会的伦理观念被大幅度颠覆,这期间自杀率呈直线式上升;同时由于集体强奸事件被公开,人类与“超雄”群体之间的矛盾变得难以消除,虽然“超雄”受到了政府的保护与信任,但是社会上反对“超雄”的声音依然此起彼伏。

    但是这一切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开始淡化了。毕竟说到底,这一切的所为,都是为了人类的生存。

    一切都是生存所需……

    ————————

    距离观看那场绚丽的爆炸已经过去了三年。回首那个时候的事情,仿佛自己看了一场闹剧一般,不禁让此时正坐在大学授课厅里听着机器人老师讲着无聊的科学理论的弗朗西再一次感到怀念。

    如果那时候自己没有被“妈妈”拉住,而是跟上了库兰的脚步回到了下层,或者说与“超雄”们直接会合的话,自己现在的生活大概已经大不一样了吧?

    “喂,弗朗西。”

    坐在弗朗西旁边的约林用手中碰了碰他,问道:“你在干什么呢,那一脸痴呆一样的表情

    ?又在想你的‘妈妈’了吗?”

    “混蛋,不要打扰我!”弗朗西也回撞了一下约林,他并不喜欢他的这个同学。

    “哦,果然如此,你这小子还真是长不大啊,对着一个‘玩具’叫妈妈的臭小鬼!”约林摸了摸弗朗西的脑袋,说道,“现在滚回家去吃妈妈的奶如何呢?”

    “混蛋!”

    弗朗西猛然间抡起一拳打在了约林的脸上。他的手指进行过人工改造,这一拳下去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脸颊上可能要被削掉一块肉,由于约林的面部同样是进行过改造的,只是把他的脑袋打的歪向了一边而已。

    “啊,臭小子,果然是我戳到你痛处了!”约林大叫着朝着弗朗西扑了上来。

    “我和妈妈之间的关系不需要你来说三道四!”

    两个人在教室后排扭打成一团,直到机器人老师走到了后排,在两人的脑袋上贴上了“处罚”的标签,两人才算是停下。约林带着嘲笑的表情坐回到座位上,弗朗西愤怒地踢了一下墙角,转身离开了教室。

    真是无法理喻,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讨厌跟这群蠢货待在一间教室里!弗朗西心里如此想道。

    如今已经过去了三年,作为曾经混入到上层之中的一员,弗朗西的“超雄”身份仍然没有被戳穿,这也是得益于曾经的“超雄”领导者研发的“基因伪装”技术和“仿生”技术。弗朗西也并非是他的本名,不如说他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本名,现在他就是弗朗西.克洛斯,是上层的克洛斯家族的公子,一个普通的人类。

    他现在早就已经不在乎自己到底是“超雄”还是人类了,这几年来在上层的经历早就已经让他对于族群的复兴满不在乎了,即便现在“超雄”已经受到了政府的保护和优待他也不想主动去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只想作为弗朗西.克洛斯愉快地活下去。

    当然,他真正留在这里的理由,其实只是为了一个人……或者说,为了一个“生体”。

    正在弗朗西在教学楼走廊上踱步的时候,突然间他的面前弹出了一个立体投影框架,随后一串文字出现在他的眼前:

    “弗朗西.克洛斯同学,您的一位朋友正在二号会客厅等您,请立刻前往。”

    “朋友?找我?”弗朗西摸不着头脑。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朋友会来找他的,不过现在自己算是逃课了,也无事可干,就干脆去看看了。

    乘坐着电梯来到最下层的二号会客厅,弗朗西感觉到了这里之后光线似乎变暗了很多。刚一开始他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但是随后他抬头看才发现,周围墙壁上的光线都显得很暗淡。

    这里的网络信号出问题了吗?弗朗新挠了挠头,不明白怎么回事,他不觉得中央大学的教学楼会出这种低级问题。

    带着这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弗朗西走进了二号会客厅。会客厅的墙壁也很暗,再加上窗帘被拉上,弗朗西仿佛回到了那遥远的童年时期……那个自己以及大多数“超雄”都在下层挣扎着生活的时期。

    “等候您多时了,弗朗西先生。”

    黑暗中一个纤瘦的身影对着弗朗西鞠了一躬。光线太暗弗朗西一时间没有看清楚,他只是模糊看到来者的面庞似乎很俊美,再加上本身声音偏中性,有一股女性的感觉。

    当然,他不觉得那会是个女性——因为现在的社会不存在真正的女性。

    当然,也有其他的可能性……

    “冒昧打扰了您,实在抱歉,但现在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您说一下,也因此我暂时切断了这一层的信号设备。”

    听到对方这么说,弗朗西顿时间心里一慌,他挤了挤眼睛,问道:“你是……‘超雄’派来的吗?”

    “不,我是凭自己的判断来到这儿的……我觉得来跟您商量这件事情比较好,因为您是极少数的还未被揭露身份的‘超雄’!”

    听到对方这么说,弗朗西再一次心头一紧,问道:“你是谁?”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您可以称呼我为一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