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58)
    第五十八章、以下克上

    2019年9月9日

    高斌系上了衣领上的风纪扣,穿好外套,从陈志彪的家里面走了出来。

    陈志彪跟他的一席谈话让他再一次认知到,这个新年有些难过。

    自己的这位上司几乎给自己打了包票,陈达一定会当选市委书记,你的票投给他是一定的了,但是这一票代表的意义,你得想明白了。

    高斌自然想的明白,这一票投出去,他就是sh派的人了。

    高斌不想加入sh派吗?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他真的很想加入sh派,这个派系说白了,底子厚,实力强,油水还多。

    众所周知,sh派是搞经济建设的,搞经济建设,那可不就油水多么。

    况且这次空降行动一看就知道sh派要对黄国华一派下手了,仅仅是造势都有雷厉风行的感觉,没有黄国华亲自镇场子,黄国华一派真的有点悬了。

    但是高斌迟迟没有站队。

    开着车行驶在gz的街头,车上的空调吹的他有些气闷,高斌打开一点车窗,深冬的冷风吹了进来,车内的温度很快流失,高斌却舒服了很多。

    本来应该开车回家睡觉的他,不自觉的把车开到了医院门口。

    gz市第一人民医院。

    高斌停了车,皱着眉头打开车门,掏出来电话跟自己妻子说了一声今晚可能不回去了,然后大踏步的走向了那个已经去过很多遍的病房。

    这个时间,整个病房大楼也已经进入了安静的休息阶段,走廊和电梯之中只能见到护士,和少量病人家属的身影,高斌站在电梯里面,脑海之中回想起了两年前他跟聂白帆的那一通对话。

    “老聂,我这边打听到了一点消息,听说省政府那边有动静,sh那边要来空降兵。”高斌一边说,一边把球杆挥舞出去,一声脆响,高尔夫球飞出了一个不高不低的弧度。

    “来就来呗,两家人打的你死我活,倒不是坏事,这下谁也没工夫下手捞红票子了,双手得握着拳头,准备对着打呢!”聂白帆心情不错,他不会打高尔夫,就坐在旁边听高斌跟他说话。

    高斌笑了笑,继续拿了一个球摆在草地上,看了一眼球童和服务员,这些服务人员距离这边都挺远的。

    “这球,你说我往哪个方向打?”高斌很隐晦的问了一句,话里面藏的意思,自然是在问聂白帆到底应该站哪边的队伍。

    聂白帆瞪了高斌一眼,瓮声瓮气的说道:“你这家伙,我看你累了,这球最好别打!”

    高斌本来都摆好了击球的姿势,他停下动作,走到聂白帆身边坐了下来,看着自己这位老同学说道:“不打这球,总觉得不踏实。这两边总得压一边儿吧?咱俩这年纪,再有个三四年就退了,到时候gz这一亩三分地也知道姓谁了,咱们俩一直两不沾边,到时候退休被当权的搞一下,多难受呀。”

    聂白帆笑呵呵的说道:“搞一下?拿什么搞我?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堂堂四十年工作履历,纪委的来了我把所有的东西摊在他们面前给他们查!查出来什么我头摘下来给他们当球踢!”

    “那是老聂你!不是你兄弟我!”高斌叹了口气。

    “唉,早提醒过你,泥潭子你别伸脚,黑银子你别伸手,就是不听我的劝,你看看,廉洁本身就是最大的靠山,我有这靠山,谁都别想劝我站边,你没这靠山,到底又得寻个靠山,如今两个靠山选一个,选错了怎么办?”聂白帆皱着眉头一顿抱怨。

    高斌心想你倒是廉洁了一辈子,到底这高尔夫也不会打,这桌上的极品龙井还得我请你。

    当然这话也只能心里嘀咕一下,不敢说明了,现在不正有求于人家嘛。

    “老聂,看在这么多年交情,还是老同学的份上,你就给我出出主意吧,你也不想咱俩退休的时候,我弄得太过于凄惨吧?”

    “我看不清啊,你说我怎么能看得清呢?”聂白帆双手按着扶手,站起身来,看着远方一望无际的高尔夫球场。

    “你看这东边,青草长的真是旺盛,春雨过后呀,肯定又是一番盛景,这土地也是地大物博,直教人看不清深浅。”

    “你再看着西边,草地细细索索的,一看就是老草地啦,绿吧,也不太绿;黄吧,也都还是青色的,没有黄出片儿来,总感觉经不起吹打。”

    高斌细细的琢磨着聂白帆的话。

    “但是呀高斌,你可听说过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东边的新草地呀,别看它长的旺盛,火烧过去,烧的比哪里都旺,一烧就是灭根,根没了就完了;而这西边,即便是变成一片烧光的原野,即便是再不情愿,也会很快长出青草,变成一片绿色的海洋啊……”

    这时候,风吹了起来,高尔夫球场上的青草随风而动,聂白帆轻轻咳嗽了一下,转过头看着高斌说道:“老同学,我说的不一定对,仅供一个参考,你今天下午就站在着,看看这东西两边的草地,想必能有点自己的想法。我的老胃病又开始犯了,回家看孙子去咯……”

    聂白帆说完,转身离去。

    聂白帆的这一段话虽然说的很隐晦,但是依旧是可以翻译的。

    东边,自然是指sh派,西边指的是盘踞在gd的黄国华一派。

    青草,其实就是指双方的综合实力,春雨,就是指这次空降,第一段话,聂白帆说,sh派实力很强,人力物力雄厚,这次空降必然会对黄国华派造成巨大的麻烦。

    第二段话,反观黄国华一派,黄国华这个大头目走了,剩下的人吧说实力很强也谈不上,但是又不能说他们是老弱残兵,高不成低不就,眼见着要斗不过sh派。

    但是,第三段话聂白帆话锋一转,说这sh派啊,表面上看起来强一点,但是却最经不起大风大浪,一旦出了什么变故,那就是一败涂地,一输到底。

    而黄国华一派,这里总会是人家的根据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总能找回场子。

    聂白帆能不贪污不行贿,一路爬到gz市委书记的位置,对比高斌这个在各个方面都卯足了劲的人,显然他的政治敏感性要高出不止一点两点。

    两年前聂白帆的这段话,就是一直困扰着高斌的最根本源头,也是这段对话,导致了高斌一直没有轻易改变自己的政治倾向性。

    高斌是真的想站队sh派,打心底里面想,但是自己的老友聂白帆,这么多年来从不站队,却劝自己说最好不要站队sh派,一旦烧起野火,高斌一定会遭受灭顶之灾。

    所以代表着sh派的陈志彪空降以来,他都一直在犹豫,是选择信任自己这个老同学的政治嗅觉,还是信任自己眼中所看,心中所想。

    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站队的时候,陈志彪表面上胜券在握,但是谁都知道黄国华不可能任人宰割,整个形势已经完全印证了聂白帆的预测,黄国华的旧部有点顶不住了,问题就在于,有没有那一把野火。

    高斌走到聂白帆病房的门口往里面看去,病房里面依旧只有聂白帆的妻子在照顾他,高斌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友,心里默默念道:你帮了我一辈子,我有时候听进去你的话,总能逢凶化吉,有时候听不进去,第二天马上就会自食恶果,这一次,我是不是也该听你的呢?

    你帮了我一辈子,然而还没等我帮你,你就要撒手而去了。

    高斌正在徒自伤感之时,却不知道,整个gz的政局,在张漠和林之垚的合力运作下,已经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平衡,九席常务委员除了高斌之外都已经站队完毕,他这一枚最关键的筹码压在哪一边

    ,哪一边的角色人物就能接任聂白帆的位子,从而完全颠覆gz的政权平衡。

    张漠非常着急,他在,前脚跟刚走五分钟,张漠一票人后脚跟就到了,而且刚好高斌的车子擦着边离开了微信系统的监控范围!

    一进入小区,张漠就默默地叹了口气,微信系统的附近的人只能扫描到陈志彪以及其他几位无关的官员,高斌已经离开了。

    但是张漠不能把失落表现在脸上,他留在车中指挥,剩下的成员们佩戴好监听设备,摸向了陈志彪家。

    此时已经是十点多了,坐在车里面的张漠和林之垚很快收到了情报:高斌已经离开了!

    “可恶,扑了个空啊!”林之垚锤了一下车座,他看向张漠问道,“接下来怎么办?去他家吗?”

    “你怎么确定他会回家?查监控录像,看看高斌的车去了哪个方向。”张漠冷静的指挥道,他对着耳麦说道,“全体成员注意,任务目标改变,寻找监控摄像头并且实施入侵,我要在五分钟后看到监控画面。”

    黑客们距离一台监控的距离很近,他们很快就接入了监控网络,因为这一片的监控网络采用的合适跟上一个入侵过的小区一模一样,因此他们动作非常迅速,几分钟就搞定了。

    张漠快速的翻看着大量的监控录像,林之垚凑在他旁边一起看。

    “你看这个,这个是不是高斌的车牌?”张漠指着监控中的一台车说道。

    林之垚赶紧翻开笔记本:“统战部车牌号……有了,一把手的车牌,确实是这个!”

    “好,时间是十分钟前,调出十分钟前小区门口的监控……”

    监控画面飞速倒退,张漠在画面中看到了自己的车进入小区的影像,又倒退了一段,高斌的车果然出现了。

    “这个方向,拐进了xx路,不对,这不是他家的方向。”张漠说道,他咬了咬嘴唇,看向林之垚说道,“我们可能得入侵公安监控网络。”

    “你疯了!”

    “我没疯!”张漠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焦虑,“林之垚,你想想,我们今天可以付出怎样的代价找到高斌?”

    付出的代价?林之垚看着张漠,心思转动起来。

    如果找不到高斌,明天高斌出现在市政大楼里面的那一刻,一切就都已经失去了意义,高斌大概率会一票举在陈达身上,即便他们手握4票,依旧是4对5。竞选失败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从此之后市政委和省政委的一把手全部落入sh派手中,黄国华一派的<img src="/toimg/data/di.png" />系会被慢慢边缘化,直到sh派完全控制政权。

    张漠和林之垚这段时间的非法取证也会曝光,他们不能继续利用贪污证据威胁这些官员,因为市一级的大员贪污归省一级管,人家省一级市一级的一把手都在那里坐着呢,纪委不可能看不清形势。

    反而这些秘密行动会成为别人的把柄。

    而入侵公安监控系统呢?

    如果能找到高斌,并且拿到他这一票,这种小事情自然会解决,陌少峰上位,这点小事情还摆不平吗?

    退一万步,就算入侵了之后竞选依旧失败,反正形势已经足够坏了,更坏一点也没什么。

    林之垚想明白了之后,面色严肃的拍了拍张漠的肩膀说道:“你是对的,咱们现在就开始!”

    林之垚很快召集起来人手,大家聚在一起商量怎么入侵的时候,在旁边一直看林之垚笔记的张漠突然插嘴道:“这几天的时间,高斌请假好几次,理由是去探望聂白帆?”

    林之垚看着张漠指的本子上的记录,他回忆了一下,说道:“这是陌秘书长告诉我的。”

    张漠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陌少峰的电话:“喂,大哥,我是张漠,嗯,我问你,高斌和聂白帆私交很好吗?什么?!这两个人原来是七年多的老同学?!我知道了,这个情报很重要,我挂了。”

    张漠挂断电话,说道:“去第一人民医院。”

    “你确定吗?这么晚了都。”林之垚看了一眼表,十点半。

    “从人性上来讲,高斌能去哪里?首先咱们通过监控录像得知,他没有回家,这么晚了,他不可能是去找乐子,因为明天就是选举了,他是个没站边的,是你你有兴趣去找乐子吗?”

    “我可没这么大的心。”林之垚说道。

    “所以说不是去找乐子,再看看地图,他车子离去的方向,就有第一人民医院。”张漠拿出手机,打开地图展示给林之垚。

    “去碰碰运气?”林之垚看了一眼张漠,张漠点了点头。

    四辆黑色轿车排成一排,闯入了第一人民医院的大门,门卫上来阻拦,然而看到车牌之后,门卫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张漠下车,从怀里面掏出证件在门卫脸上比划了一下,“中央纪委特派小组”的称号太过于震撼,门卫根本不敢阻拦,放张漠等人进入的同时,通报了夜班负责人。

    “值班院长估计很快就知道了,你去稳住他,剩下的交给我。”张漠对林之垚交代完,便带着人前往病房楼,林之垚一瞬间产生了犹豫,是去监视张漠还是先稳住院长,他最终选择相信张漠,领着人去找院长了。

    张漠已经通过微信系统确认了高斌的位置,他的判断没错,高斌确实来看他的老同学了!

    此时此刻,病房内,高斌正扶着聂白帆的身体,让他的妻子给他擦背。

    “高部长,其实不用的,这些天来你也来过许多次了,工作要紧。”聂白帆的妻子劝道。

    “老聂跟工作比,当然是老聂更重要,工作永远都做不完,我这位老同学,能多陪一天是一天。”高斌笑着回答道。

    “唉,高部长,你真是我老伴的好朋友,他一辈子心里都想着为人民服务,到头来落得如此下场,几乎没有几个人真心为他而来,我真的替他谢谢你了……”

    高斌叹了口气,说道:“人走茶凉,只有真正用心品过这茶的人,才能知道这茶有多好。”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高斌皱眉回过头来,这么晚了,又是谁来探望他的老同学?

    张漠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他看向病床边上的高斌,却没有直接跟他对话,而是走到聂白帆身边,双手合十,对聂白帆轻轻鞠了一躬。

    紧接着,他从怀里面掏出证件展示给高斌,面色严肃的说道:“高部长,我是中央纪委的特派行动小组组长,我叫张漠。”

    高斌的瞳孔骤然缩小,聂白帆的妻子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张漠对聂白帆的妻子使了个眼色,对方好歹是个高官的妻子,自然知道接下来她是不能继续听下去了,她站起身来,走出了病房。

    “高部长,这是你的贪污记录,你看一下。”张漠就像给同事递文件一样,相当自然的把文件递给高斌。

    高斌眯着双眼,接过了那一叠文件,看到第一页来头之时,他就知道今天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越往后翻,高斌额头上的冷汗就越多。

    他的贪污记录被一一细细的详细记录下来,每一项都没有半分差错。

    “你们不是sh的人。”高斌慢慢从惊慌中镇静了下来。

    “何以见得?”张漠问道。

    “我刚刚从省委书记家里面出来,他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再派人给我看这些资料,直接在家里给我不就完事了?所以,你们是黄国华的人。”

    高斌这样说目的很明显,

    直接跟张漠等人表明,我已经决定跟sh派站边了,你来惹我就是捅马蜂窝。

    “不错,我是黄国华的下属。”张漠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你想用这些东西,换我的一票?”高斌单手拿着那一叠文件,不屑的笑了笑继续说道,“且先不说这些文件是否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也只能在我这里起反效果。”

    高斌把文件拍到张漠胸口上,盯着他的双眼说道:“这些伎俩,对我不管用。”

    张漠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他接过文件,迎着高斌的眼神说道:“不瞒高部长,其实明天的投票是四对四平票,高部长手里面的一票,将直接决定市委书记一职花落谁家。”

    张漠这句话一说出口,跟在他身后的人们都惊呆了。

    显然这不能是谈判中应该说出的话,说出这种话是在加重对方的谈判筹码,对方本来还不知道自己的一票有多么重要,你这么一说,不是白送给人家谈判资本么?

    高斌将信将疑的看着张漠,他本能的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说的可能是真的,但是在理性上他不愿意相信,他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圈套。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高斌皱眉问道。

    “因为你应该知道这些,我必须让你知道,聂白帆书记的继承人,现在完全由你说了算。”

    高斌心中惊起了一阵涟漪。

    聂白帆是他生命中的贵人,一直以来,如何报答聂白帆一直是高斌心中的一个心结,如今聂白帆弥留之际,他到底是想让谁继承他的职位?如果能够如他所愿,我是不是还了他的人情呢?

    高斌在心里面骂了自己一声,心想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这时候,张漠又有了动作,他扬手把文件丢进了垃圾桶里面。

    “什么意思?”高斌一时间没看懂。

    “今天我来找高部长,其实并不想跟高部长谈条件,也不想跟高部长谈交易,所以这些文件只是告诉高部长,我们知道这些事情,而且又足够的证据,但是我们不想用这些东西要挟你。”

    “哼,开什么玩笑话,文件都拍到我脸上了,这还不算威胁?”

    “高部长,我说的话每一句每一字你都可以录音,我保证不拿这些资料起诉你,这是我的保证。”张漠用陈恳的武器说道。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来跟高部长谈人性。”

    高斌骤然瞪大眼睛看着张漠。

    张漠轻声说道:“其实我们一直在高部长家门口蹲守,但是下班了这么久,也没见高部长回来,我就跟下属们打了个赌,猜猜你去做什么了,有的人猜,你去跟sh那边的人吃饭去了,但是饭点也过了,高部长还是没回来。”

    “有的人又猜,大概是喝多了,被安排去了什么地方按摩醒酒了,我说肯定不会,明天就是投票的日子,谁会有这么大的心还出去喝酒玩乐呢?”

    “最后,我猜想说,高部长应该去看他的老同学聂白帆书记去了,大家都不信,但是我还是带着大家来了,高部长果然在这里。这就是我们找到你的过程。”

    张漠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高部长,看在你的老同学的份上,你的票就不能投给陈达。”

    高斌眯起眼睛,没有说话。

    “聂白帆书记为官四十年,跟贪<img src="/toimg/data/fu2.png" />没有半点关系,人民是他的一生所爱,想必他希望接他班的人也要像他一样,是个清官。我不想跟你过多形容陌少峰有多么洁身自好,高部长你只看看sh空降过来的这帮人吧,他们难道贪的还不够多吗?哪一天反<img src="/toimg/data/fu2.png" />风暴到来之时,就是他们大祸临头之日,高部长,到底投给谁,你难道心里真的没数吗?”

    张漠的这一番话,才是真正打动了高斌的最关键的部分,高斌呆呆的看着在他面前“谈人性”的张漠,眼前这个人对于sh派的评价,不正巧就是聂白帆两年前说的那些吗?

    更何况张漠说的对,陈达贪的绝对比陌少峰要多很多,这一点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当官的都心照不宣。

    张漠点中了高斌心中那个最柔软的点。

    张漠与高斌的会话一直持续到了凌晨十分才结束,从一开始的剑拔弩张,到后来张漠坦诚的对高斌谈人性,最后离开医院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并肩离开的。

    第二天下午,自以为胜券在握的陈志彪召开了选举会议,本次选举大会本来预定得是内部会议,因为陈志彪得到了sh派上级的指示,因为某种交易,黄国华派的三位常委会投票给陈达,在票数上,陈达占据绝对优势,因此这个会议就改成了全体会议。

    因为省大会堂空间足够大,张漠和林之垚穿着西装出现在了大会的角落里面,挑了个不起眼的两个座位坐下,他们要亲眼目睹这场战斗的战果,即便是输,也要输的明白。

    九位常委一字排开,以陈志彪为首的常委们坐在演讲台上,进行例行讲话之后,便开始投票了。

    投票从左至右直接唱票,第一个就是黄国华一派的常委,面对省级和市级的大量官员,他举票陈达,并且阐述了举票陈达的理由,理由都是一些陈词滥调,歌功颂德,在他发言的时候,坐在下面的官员们都基本上看清了局势,黄国华一派看来是放弃这个位置,跟sh派达成妥协了。

    第二个,第三个依旧是黄国华派系的,同样举票陈达。

    一直到了陈志彪左手边的姜盼,已经有三票投给了陈达,坐在下面的陈达一脸笑意,他身边的官员已经开始恭喜他了。

    “到姜盼那个老油条了。”林之垚偏过头,小声对张漠嘟哝道。

    “从现在开始,一票容错率都不能有。”张漠有些紧张的摆弄着领带,神情专注得听这些常委发言。

    然而姜盼的投票让这个看起来已经十分明朗的局势瞬间破朔迷离起来。

    陈志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边这位sh派资历最老的姜盼,居然举票给了陌少峰。

    姜盼的发言跟他以往的发言不同,节奏断断续续,完全没有那种铿锵有力的感觉,说了没几句,额头上就已经开始冒冷汗,坐在姜盼身边的陈志彪感觉到了这一点,他眯着眼睛盯着姜盼,似乎想看穿姜盼在这种关键会议上反水的理由。

    不仅仅是陈志彪惊讶,黄国华一派的三位常委也很惊讶,他们也不知道姜盼身为sh派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为什么要投给陌少峰。

    姜盼发言完毕,轮到陈志彪。

    陈志彪果断上票给陈达,票数已经是四对一,只要再有一票,陈达

    就会当选。

    陈志彪的这一票让本来莫明充满了回忆气氛的会场安定了一些。

    然而下一票再一次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陈志彪右手边第一位位sh派常委,把票上给了陌少峰!

    二对四。

    然后变成三对四。

    陈达的第五票好像中了魔咒一般,就是没有人投出这关键性的一票。

    所有人都疯了!这种情况是大家完全没有想到的,sh派的人投了陌少峰,而黄国华派得人却投给了陈达,双方都在大投反票,唯一一个没有投出反票的,就是坐在首位的陈志彪!

    最终,在针落可闻的选举会场上,末位的高斌发言,全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他的身上,陈志彪的手在颤抖,现在的他多么的后悔呀,昨天晚上他还以为大局已定,光顾着展示sh派强大的肌肉了,几乎没有许给高斌半点站队的好处。

    在陈志彪看来,高斌站队sh派已经是他唯一的选择,陈志彪怎么可能预料到,自己派系的三位常委居然真的举票给了陌少峰?

    四比四平票。

    本来已经不抱希望的陌少峰坐直了身体,陈达面色严肃,一脑门子的汗。

    高斌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这种掌控着两派命运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但愿我也能扛过那一把野火,安稳的退休吧,高斌默默想着,果断一票举在了陌少峰头上。

    尘埃落定。

    会场上所有人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都陷入震惊之中,这时候,张漠带头鼓起掌来,他孤单而又嘹亮的掌声一下子点醒了所有的官员,下一秒,掌声席卷了整个会场,陌少峰站起身来,向大家鞠躬致谢,坐在了第十席常委的位子上,发表当选感言。

    陈达面如土色,陈志彪脸憋的通红。

    这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黄国华一派在交易出三票的情况下,一举偷袭sh派大本营成功,完成了逆转。

    三天后,燕京。

    黄国华老神在在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听取着手下的报告。

    九位常委安排如下:

    陌少峰升任市委书记,陈志彪被平调至ah省省政协,高斌提名某中央候补委员,黄国华一派的邹瑞常务委员当选gd省委书记,邹瑞空出来的位子被一位少数民族干部填补了上来。

    常委之外,还有三个值得一提的角色,裘岳山和宋淳荣升正厅,宋淳被调往dg市担任常务副市长,裘岳山干脆的补上了陌少峰空下来的位置,以后裘岳山就是裘秘书长了,还有个熟人李莲,这家伙终于不用在苏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晃悠了,直接调去了公安厅担任一个副职,也总算是熬进了圈子。

    仅仅新年的这几天,多如牛毛的gd省官员该升的升该调的调,也有少部分被查出贪污<img src="/toimg/data/fu2.png" />败,被省纪委约谈。

    听到一半,黄国华就放心了,邹瑞和陌少峰处理事态的手段虽然没有那么雷厉风行,但是稳重中透露着老练,最巧妙的是提任少数民族干部这一手,既没有过分打压sh派,也没有太明目张胆的补强黄国华派系的力量,而是提拔了一个中立派的角色上来,同时又响应了国家政策。

    其实说白了,这个少数民族干部过不了多久也会成为黄派的一员,谁让周围的人都是人家派系的呢?如果有两派激烈交锋,像高斌一样当个摇摆人在中间按兵不动也未尝不可,可是现在形势就不同了,你不站边是有可能被踢出局的。

    黄国华站起身来刚想去开会,他的私人电话响了起来,黄国华一看号码,是连彩霞打过来的,不用接听黄国华就知道,连彩霞是来约自己共度春宵的,回忆起连彩霞那天打电话给他,把他叫去吃鸿门宴,按照黄国华以前强硬的性格,这电话他都敢直接扣死。

    谁让你连彩霞帮错了人站错了队呢?现在我守住了大本营还在燕京龙行虎步,局势一片大好,你连彩霞知道错了赶紧往我身上凑,早干嘛去了?

    不过,谁让我是个大度的男人呢?

    黄国华笑了笑,按下了接听键。

    现在gd省的官场上流传着一个传说,据说黄国华有一个非常强力的盟友,这个盟友至今都没有浮出过水面,sh派就是吃了这个盟友的亏,但是这个盟友到底是哪一家的人,没人说得清楚。

    黄国华传说中的那个盟友,自然就是张漠了,张漠这位整个事件中无名英雄,现在正穿着一身丝绸浴袍,坐在一家星级洗浴中心的自助餐厅中大吃大喝。

    一直以来张漠身边不是围绕着女人,就是围绕着黄国华的人,今天实在是出奇,他孤身一人享用着盘子里的牛排,小口喝着高品质红酒,颇有一些自由自在的味道。

    张漠吃完,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巴,突然被窗外飘落的雪花吸引了注意力,自助餐厅的服务员们说着下雪了下雪了,张漠点燃一根烟,有些出神的望着窗外,静静地看着越发浓密的雪花。

    张漠的官职没有像自己的几位老哥一般升级,他依旧是个副厅长,以他的年纪,就算黄国华再想提拔他也有心无力,好在张漠对此看的也很淡然。

    他和林之垚都被黄国华放了长假,林之垚第二天就飞去美国看他治疗中的妹妹了,张漠本来还想逮住林之垚让他把他欠自己的那顿饭请了,结果林之垚手脚更麻利,第二天就已经跑路到美国了。

    更奇怪的是,突然孤身一人的张漠居然没有接到任何妹子的邀请,仔细一想张漠也能想明白。

    前段时间自己太忙了,他身边的女人们都知道他忙,即便邀请他估计也请不动,现在虽然整个事件告一段落,但是大家又都觉得张漠在忙善后工作,毕竟裘岳山啊,陌少峰啊等人都是如此,所以那些嫂嫂们没敢打扰张漠。

    至于那几个学生,现在放寒假了,也临近春节,她们都以为张漠得回老家过年了,因此也没邀请她。

    一直跟在张漠身边的颜州仪要去燕京把孩子打掉,好像能陪一陪张漠的就剩下他干妈了。

    可是偏偏这两天张漠还不能离开gz回去找晨月海寻求性安慰,因为最近黄国华派系正在着手处理一些sh派的杂毛,贪污<img src="/toimg/data/fu2.png" />败的证据都要过张漠的手,张漠也可以一走了之,通过邮件和电话联系这边的纪委官员,但是张漠不想太过于嚣张,本来年纪就小,还一副你们都得给老子服务的态度,也太嚣张跋扈了。

    所以张漠就这样孤家寡人来到了这个洗浴度假会所,百无聊赖的玩一玩可以无套内射的外围,打发时间的同时清一清微信系统中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