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海城罪魇之恶狩行动 > 【海城罪魇之恶狩行动】(79)
    第七十九章:清网行动(3)

    2019年9月9日

    午夜,刘治住处,房门外两侧已经埋伏了警员,随着防盗门被开启,小赵上前一脚踹开内门,多名警员打着手电冲进屋子,扭亮电灯后,发现冯军并没有在房间内。

    随即刘治带着手铐被拎了过来,王斌照着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深更半夜,拿我开涮是吧?”

    “没有,政府,冯军就是在这里躲着,这不他衣服还在吗?”刘治指了指沙发。

    “那他妈人呢?!”

    “你偷的丝袜在哪里?”苏虹这样问,算是让对方指认现场。

    “天花板上,还有厨子里。”刘治又指了指。

    “抱头蹲下!”

    接着警员们在刘治家起获了大量被偷窃的丝袜,粗略估计足足有上千条,数量之多让大家瞪大了眼睛,更令大家难以置信的是,对方居然把偷窃来的丝袜都做了诸如在什么地点偷窃、主人的相貌、体味如何,均作了详细的标注,然后卷到一个个小塑料袋中,用皮筋扎了起来。据刘治交代这样是为了利于长久储存丝袜上的气味。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小赵感叹,接着让刘治用手指着赃物合影留念。

    胡廷秀笑笑:“刘治你可以拿这些丝袜开个店,或者熬汤喝也不错。”

    “嘀铃铃!……”手机的声响起。

    “谁的业务那么忙?大半夜还有电话?”王斌问。

    “是这小子的!”小赵从口袋中掏出电话,上面显示了一个陌生号码,刘治看了后说是冯军的,接着王斌告诉他如何回答,别说漏嘴,否则后果自己掂量。

    刘治接过电话后,说冯军临时起意,更换了一个住处,明天中午会与自己再次联系,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证明自己是否安全。

    冯军是个老油条,出了事以后想过跑路,因为自己摸过那把手抢,但在外面等了大半天后见警察没动静,他估计是雨水和烂泥遮盖了手抢上的指纹。冯军不敢回家,抱着侥幸的心态到发小刘治家打算混几天,但是今天晚上看到警车四处出动,害怕对自己不利,于是临时起意换了一个住处先避避风头,等明天在与刘治联系。

    “看来这小子还挺贼的!”事已至此,如果单凭手机定位,无法得知确切位置。而且大半夜浩浩荡荡去抓人,冯军如同惊弓之鸟,跑了可就麻烦了。

    王斌打算把线放的长一点,索性收队叫大家回去休息,养足精神明日再战。让小赵带人把刘治弄回市局,胡廷秀开车送冷若冰回家,他自己把苏虹送回去。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宽阔的马路上很少见到行驶的汽车,车速开得很快,看着不断向后掠去的路灯,将窗户开了一条缝后,王斌用手抚在苏虹的膝盖上:“今天真够紧张的,累了吧?”

    “有一点”苏虹直了直身,将一只手搭在对方的手背上,王斌把苏虹的手攥在手心里,轻轻抚摸着。

    “刘治那小子挺会玩,弄的我也有点想……”说着就拿着苏虹的手,想往自己双腿中间按去。

    苏虹将手抽了回来:“疯了吗你?这都几点了,明天不抓人了?升职第二天就想让别人看笑话?”

    “也是,但你得理解我对吧,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你……”

    看着对面王斌有些饥渴的眼神,苏虹的心软了。她明白那种眼神的含义,因为自己也有需求,甚至很强烈的需求,但是她一直将那份渴望压抑在心底。在自己内心深处,苏虹很期望等到合适的时机,将这份需求完全的释放出来。

    咬了下嘴唇,苏虹开口道:“我考虑好了,答应和你结婚,但有个前提条件。”

    “真的啊!”一天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王斌忙惊喜道:“快告诉我,别说一个条件,十个条件我都答应!”

    “等破获了这宗连环奸杀案,我就嫁给你。”

    “应该的,就单凭小徐那件事,到时候老子也要亲自送他们上刑场!”

    “如果对方胆敢再对若冰下手,被我抓住非扒了他们的皮!”

    “对了,早上送若冰来的车是谁的?可够气派的。”

    苏虹没回答,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在她心底,总有那么一丝的担忧,自己虽同冷若冰不是亲姐妹,但是苏虹却把她当做自己的半条命,如果冷若冰受到伤害,她什么都能豁的出去!

    “嘀铃铃!”王斌电话响了。

    “这谁啊?那么不开眼!”王斌嘟哝着抓起电话。

    苏虹笑笑:“不会是哪位女民警半夜打电话来恭贺你高升的吧?”

    “说什么呢,真是的!这是东郊分局的电话,喂?操!这大半夜的……好,行,知道了,我过去看看吧!”

    “怎么了?”苏虹问。

    “东郊分局来电话说,黑豹酒吧发生了一起重伤害,有人脑袋被开瓢了,送医院后说是脑溢血,我说这些人真是不开眼,赶上市里统一行动,这事儿小不了……”

    “这是辖区内的事,那东郊分局不能自己去办啊?找你干什么?”

    “找我正常啊,市局单位协助下属分局工作是责任,这都快赶上出人命了!再说我现在是支队长啊!”

    “那你把我放下,我自己打车回去,你去看看也早点回家,明天还有事呢!”

    “一块过去吧,耽误不了多久,说几句走呗?”

    “那我去现场合适吗?不嫌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怎么就不合适了,你是我对象,协助我工作啊,这理由充分不?!”

    “行了!别耍贫嘴了,快点开吧!”

    城东黑豹酒吧外,警灯闪烁,在午夜里格外显眼,酒吧外面还被围上一圈警戒线,王斌和苏虹穿越了警戒线来到酒吧内。

    酒吧内桌椅被掀翻,地上有不少血迹,分局技侦组的人正在拿着相机拍照,看到王斌来了,都过来打招呼。

    分局一个中队长走过来给王斌寒暄:“王哥,大晚上的真不好意思,哟!嫂子也在啊……”

    苏虹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完事了?”王斌问。

    “都差不多了吧,咱们那边看看。”中队长领着几人往前走了几步,这里就是现场,除了满地的血迹,还有用粉笔在地上画的两个人倒地的轮廓。

    “说说什么情况?”

    中队长说:“两桌客人,可能喝酒的时候言语不和起了冲突,打起来了。”

    “可能?!”王斌不满道。

    “呃……都说不太清楚为什么动手的,一打起来人全跑了,我们和120来的时候就剩下俩躺地上昏迷的了。”

    “谁报的警?”王斌问,“来,来,来老板过来!”中队长朝老板喊。

    一个面相有点阴沉的男人走了过来,不太情愿的挤出一副笑脸:“是我报的警,王支队长,您看,能不能快点帮忙把案子结了,我这里房租挺贵的,加上东西也坏了……总不能光耗着,我得快点营业不是吗?”

    “你认识我?”王斌问。

    “不不不!是刚才听您同事那么称呼您的,呵呵……”

    “噢!”王斌点点头,接着问:“这两桌客人你认识吗?”

    老板笑笑:“我就一做生意的,这我哪认识,看样子都是社会上的混子,一言不合就动手……”

    “这事你怎么看?”王斌问中队长。

    中队长笑笑:“嗨!混子掐架,群体斗殴,一般治安案件,无非动了家伙,就是事儿大了些……”

    王斌想掏出火机抽支烟,摸

    了摸才想起来烟早抽完了,一旁老板看在眼里,忙拿过来两条苏烟,道:“领导辛苦,这些拿过去慢慢抽,呵呵……”

    中队长接过来,撕开封条,拿出一盒递给王斌。王斌刚要伸手去接,手被苏虹拍落,随即瞪了王斌一眼,转身走了。

    两人有点尴尬,王斌咳了一下:“这么办,这事儿就交给你们分局刑警队负责,派个人去医院守着,等人醒了录个口供……”

    “放心王哥,我会把事情办好,大晚上你们跑一趟真不好意思,走,兄弟们,送送王哥和嫂子!”

    王斌刚想叫苏虹走,却发现她围着现场踱着步,在仔细思考着什么,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苏虹,咱走吧?”王斌往前迈了一步没注意,脚下踢了一个空酒瓶。“咕噜噜!”的声音让苏虹意识到了什么。

    “别挡着!”伸手把王斌拨到一边,苏虹数着地上的空酒瓶,就连碎的也不放过。接着她转身来到吧台,王斌几个人也跟了过去。

    苏虹问老板:“这满地的空酒瓶是两桌客人一起喝的,还是被打的那一桌客人单独喝的?”

    “那一桌客人单独喝的。”

    “我看看记账簿行吗?”苏虹接过记账簿翻动着,寻找对应的那一桌客人的消费记录,苏虹笑了笑:“不对呀,既然你说这些酒都是那一桌客人单独喝的,为什么上面没有任何记录呢?看那酒瓶上面花花绿绿的标签,一般人可记不清楚呢!晚上酒吧人不少吧?难道你脑子就那么好用?!”

    “这……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往上填嘛,呵呵!……”

    “那另外一桌客人没喝酒吗?你这上面也没记,其他桌的反倒都有,这怎么说?!”

    “这……”老板拼命解释,但越描越黑。

    “哼!”苏虹冷笑一声,把记账簿塞到王斌手里,接着把他拉到一边耳语了几句后,自己出了门。

    王斌面色不悦,又把中队长叫了过来,交代了几句,跟着苏虹走了。

    中队长暴怒,指着老板大骂:“你他妈大半夜忽悠我们玩是不?是不是感觉别人喝多了想宰人家钱?对方不愿意你就私下找人把他们剁了?害得我当着支队长面丢人,他妈的跟我回刑警队!”

    第二天大早,会议室内警员们正在听王斌安排抓捕冯军的部署,考虑到对方或许持有武器,又增加了几种不同情况的处置预案。

    警员们精神抖擞,可扔难掩一脸疲惫,王斌看在眼里不忘给大家鼓鼓劲。

    桌上的座机响了,还以为是有关冯军的消息,王斌接起来才知道是指挥中心打来的。按下免提后,从指挥中心描述中大家听清楚了,原来城东某辖区在清网行动中摸到了一伙网逃,考虑到对方可能持有武器,便没有擅自动手,把情况反馈了上来。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王斌感叹道:“这城东还真够乱,网逃可是大鱼啊!这样,苏红留下看家,配合相关人员盯一下冯军那边的消息,其他人跟我走!”

    警员们陆续出了门,苏虹从后面把王斌拽住:“为什么让我留下?”

    “估计对方是一帮亡命徒,还有武器,你留下看家不挺好的吗?”

    “你会不会做人啊?!你这样安排让别人在背后怎么看?我大小也是个中队长,这时候更应该冲在前面,我必须去,这事没商量!”

    苏虹紧走几步,叫住冷若冰:“换人了,你留下看家。”

    “为什么又换成我?”冷若冰不解道。

    “你伤还没好利索,你不留下谁留下?!今天一天你都留下看家!”

    “……”

    抓捕现场是一所老小区,那伙外地来的逃犯就躲藏在这里。

    眼下,警员们已经在周围就位,为了防止突发状况,还把特警队调来支援。钟磊作为指挥来到一线督阵。

    一个辖区民警满头大汗跑来,把一张经过打印的楼层平面图交到钟磊手里,顺便道:“我们之前一直在这里蹲守,这伙人最后一个是四十分钟前上的楼。”

    钟磊拿到平面图后和王斌商量,钟磊道:“这里是老式建筑的筒子楼,问了房东,位置都清楚了,在三楼。这伙人是老手,挺会选地方,他们租了几个房间,却选择住在南屋,因为南屋离门最远,相对来说也就最安全……”

    王斌点点头:“我把人分成三组,等会一组跟我顺着楼梯上,二组堵在楼后,防止罪犯狗急跳墙,剩下三组在楼前准备。”

    “狙击手到位没有?”钟磊问。

    王斌指了指几个制高点,几个穿黑色作战背心,用85狙击步抢瞄准的特警看到后伸出了大拇指,那是准备就绪的手势。

    “嗯!”钟磊点点头:“一会行动的时候,我会布置守好楼前楼后,特警和狙击手控制住楼顶和阳台,你们动手的时候一定注意安全……”

    “有人出来了!”不知道谁低声喊了句,警员们听后四下散开,寻找掩护。

    一个留着板寸的男人从单元门口出现了,他嘴里叼着烟,一手还拎着个垃圾袋,看样子是要去倒垃圾。

    到了单元门口,板寸男没着急出来,而是左顾右盼了几下,发现四周没人,才哼着小曲向一边的垃圾箱走去。

    小赵蹑手蹑脚走到对方身后,一搂脖子把对方放倒,几个人连忙过去把他摁住,拖到一边……

    小赵跑过来:“王哥,问清楚了,对方一共三个人。”

    “对方有家伙?”王斌问。

    “两把手抢,还有一捆炸药!”

    “操!炸药?!那他妈也得上,一会破门后你跟在我身后,机灵着点!一组跟我上!”王斌一挥手,一队警员跟着二人冲进楼道。

    两人顺着楼梯向上走,楼道里站满了荷抢实弹的警员。到了房门前,见只有一扇木门,小赵想贴到一侧,却被苏虹拨到一边,自己站在王斌身后,抽出配抢,拉了一下套筒。

    王斌笑笑,低声道:“夫唱妇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够意思!”相互点了下头,王斌一脚大力揣在房门上。

    “嘣!”门锁被踹断,两人举抢闪进房间,后面警员也陆续跟了进去。走廊有人被踹门声惊了一下,刚要动作,便被几个警员冲过去按在地上,从他身后搜出一把黑星。

    当下所有人挨个屋子查找,搜查剩余一名逃犯下落,有两扇屋门都开着,桌子上摆着锅碗瓢盆,满屋里乱糟糟的 ,剩下还有一个屋门关着。

    “王斌!”苏虹朝那扇屋门努努嘴,两人贴到屋门两侧,相互递了个眼色,王斌一脚又把屋门踹开。

    屋里有个男人正趴在窗户边向下张望,仿佛在等那个倒垃圾的板寸男回来,顺便观察四周动向。听见踹门声,又见到进来一个警察,忙跑向一边放炸药的桌子,把炸药拿到手里。

    王斌扑过去把对方放倒在地,两人在扭打中,那人伸手就要拉开导火索,“砰!”逃犯脑袋被击中,鲜血溅到墙上,苏虹的抢口冒着青烟。

    警员们冲进屋子,把逃犯尸体掀到一边,小赵从尸体身上又搜出一把手抢。

    “没事吧?”苏虹问。王斌从地下起来,拍拍身上土:“太险了!”

    一个警员把那捆炸药拿到手里:“可不是嘛,还是苏姐反应快!要是让那家伙拉了导火索,等这炸药一响,整座楼都得嘣喽,我们都得玩完!”

    “好了,别夸我了,好话听多了,不怕我会飘起来啊。”

    “苏姐,你总那么谦虚干什么……”大家纷纷对苏虹露出赞许的目光。

    众人一起下楼,苏虹道:“我开了抢,看来还要抽空写份报告交上去。”

    “不用,这报告我来替你写,这么多人看见了,属于标准的正当防卫。”

    “对了,今天如果顺利抓了冯军,明天我想请个假。”

    “什么事?”

    “去医院看看我爸,顺便问问医生情况,这都好几天了,我知道最近忙,可……”

    苏虹还想说什么,却被王斌打断:“你今天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一抢等于救了所有人,去医院的事情不用说,尽孝心的事应该去……”

    小赵跑过来,道:“王哥,刚才冷若冰来电话说,冯军的下落有消息了!”

    王斌精神一震:“这小子终于露面了,人在哪里?!”

    “舜风路五十三号居民楼!”

    “走,先赶过去,怎么抓人咱们路上边走边商量!”

    警员们马不停蹄的赶往冯军藏身地点,一场针对冯军的抓捕行动正紧锣密鼓的展开。

    午后,冯军正在躺在床上睡觉。

    舜风路五十三号居民楼附近,出现了两个男人的身影,他们是便装的王斌和警员小赵,两个人正一前一后的走近单元门口。

    根据之前制定的部署,考虑到嫌犯会持有武器拘捕,参与抓捕行动的警员分组在舜风路附近的几个胡同口进行设伏,而王斌和小赵负责引蛇出洞。

    只见二人走到单元门口,相互交换个眼色后开始演双簧。王斌故意碰倒了一辆电动车,小赵假作车主与他起争执,两人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干脆推搡了起来。

    “吵你妈了逼吵!”有人不耐烦从三楼探出头,骂了一句后关上了窗户,不一会听见下楼声。

    “吵你妈个逼,想死啊!?”冯军来到楼下,冲两人吼道。

    “冯军是吧?”问话的是小赵,对方的相貌早已牢牢记在脑中。

    “你们找错人了吧?我不是冯军,但是我认识他。”冯军胡诌着。

    王斌笑笑:“哈哈!你不是冯军,那你小子看看我们像是干什么的啊?”

    冯军看到王斌两眼射出精光,一身干练的神色,陪着笑脸:“看二位哥的神情,估计是刑警队的吧?来来,抽烟,抽烟!”说完从屁股口袋中掏出烟盒,就要向两人撒烟。

    王斌没接:“你小子是操逼打瞌睡,楞装没事人啊!我问你冯军呢?”

    冯军眼珠骨碌一转,知道这次躲不过去了,于是使出了个臭招,他故意将脑袋探向两个人身后,喊道:“军哥,这里有俩人找你!”

    见身边的两人不为所动,显然是识破了自己的手段,冯军猛的抓起一辆自行车向两人迎面抡去后,撒腿跑向一条胡同。王斌小赵两人本要追赶,见到迎面砸来的自行车,在连忙闪避中身形受阻。

    “给老子站住,妈逼逮住锤不死你!”被冯军甩到身后十几米的两人边追边骂。

    设伏在胡同口的胡廷秀和苏虹听着脚步声渐进,随即俯下身子,当冯军跑出胡同口的一刹,胡廷秀将腿一伸,绊了对方一个狗吃屎。

    在摔倒的过程中,冯军将手伸向腰后,拽出一把手抢,等稳住身形后向胡廷秀抬手就打!胡廷秀见状连忙闪避,原来,冯军身上一直带了把上膛的手抢。

    “啪!”抢声响起,子弹打到胡廷秀身旁的砖墙上石粉四溅,接着冯军转身朝王斌小赵射击,两人看见冯军的动作急忙寻找掩护。小赵躲在电线杆后,“啪!”冯军一抢将水泥电线杆打出了一个白点。

    “小娘们,你死定了!”冯军调转抢口,瞄向一旁趴在地上的胡廷秀,就要扣动扳机。“啪!啪!”抢声从身后响起,冯军晃了晃倒在地上,王斌手中的抢冒着青烟,他在危机时刻开抢击中了冯军,救了胡廷秀。

    几个人走到一起,把倒地的冯军围了一圈,他的手抢被苏虹踢到一边,冯军的后背和胳膊中弹,鲜血汩汩的冒出,看样子伤的不轻,苏虹已经叫了救护车。

    王斌把小赵叫到一边,递上一支烟,失去一鼓作气得知郝三下落线索的机会,让他的神情有些懊丧:“他妈的,千算万算没有料到这小子随身把抢带出来,送往医院抢救便要耽误时间,搞不好的话郝三得到消息就会溜之大吉,咱们辛辛苦苦寻来的线索又要断了!”

    小赵安慰道:“王哥别自责,这事儿不怪你,即使线索断了咱还可以再找,刚才的情形多危险,要是你稍有迟疑倒下的可就是胡廷秀,如果那样咱们可就……”后面的话不好听,他没说下去。

    王斌拍拍小赵肩膀以示谢意,他走到一边,给其他的警员调整接下来的部署,并打算把冯军送到海城市人民医院,从入院起便由警局派人加强看护,这次一定要小心,他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

    胡廷秀走到王斌面前,她小脸煞白,刚才的突发事件让她十分紧张,现在刚缓过劲儿:“王队,谢谢你,刚才要不是你……”

    “都是同事,还客气什么,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刚才听别人说领导居然大发慈悲,明天让我们放一天假休整一下?

    “今天就两次动了抢,加上连轴转大家都累了,还好冯军捂住了,虽然伤的不轻,也算是有阶段性胜利,弦绷得太紧会出事的,是该让大家歇歇了。”

    “那明天下午去你家坐坐怎么样?到时候提前给你打电话?”

    王斌爽快的答应了:“行啊!估计我一觉醒来也就到下午了。”因为抓捕的事搞得情绪不高,与年轻下属的约定让他暂时忘记烦恼,趁机换换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