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 >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二十八)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二十八)

    2019年10月6日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我终于有了一丝清醒的意识,但是脑子依旧昏昏

    沉沉的。我试图睁开疲惫的双眼,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我终于想起来了,自己

    就是喝下了周校长的茶水,在听他发表一番品茗如同品女人的高谈阔论以后,便

    丧失了意识,陷入了昏迷。

    清醒之后的我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很糟糕。首先我的双眼应该是被丝袜

    或者眼罩之类的蒙住了双眼,耳朵里面好像也被塞了耳塞,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

    声音。我又尝试着活动自己的四肢,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反剪到了背后,手肘,

    手腕处都被绳索紧紧的绑缚住,似乎是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绳索将我的双臂紧紧

    拉直,不能挣脱分毫,只能依靠双脚的脚尖勉强点到地面。

    「快点放开我!」我尝试着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

    意识到了,自己嘴里被塞上了一颗口球,伴随着呜呜的挣扎声,口水沿着口球的

    边缘缓缓滴落。

    稍微让我欣慰的是,我上半身的衬衫警服和内衣似乎还都在,双脚上面的高

    跟鞋还在,双腿也没有任何束缚。

    但是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周校长,肯定是他,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表面上文质彬彬,内心却如此邪恶,现在自己落入他的手中,还不知道要受到什

    么样的遭遇。

    这种未知的束缚让我有了恐惧,虽然作为一名刑警,面对,经历这种束缚是

    必修课,但是面对这种无边的黑暗,面对这种完全未知的环境,面对一个自己完

    全不熟悉的敌人,面对接下来可能悲惨的遭遇,我的心沉到了海底。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功夫,我忽然感受到一双手拍在向后翘起的屁股上,让我

    不禁一个激灵,随即这双手撩起我的警裙,从臀部出发,沿着我腿上的线条,缓

    缓滑过,他抚摸的动作很轻柔,隔着丝袜来回的抚摸,传来一阵阵婆娑的触感。

    不对,哪里不对!我记得很清楚,在我出门的时候,我穿的是一条警裤和一

    双短袜,而现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短裙和长筒丝袜。看来这是周校长精心

    布置的一个局,很早很早就准备好今天发生的一切了。

    我身后的人似乎没有意识到我心中泛起的波澜,依旧在我双腿上肆意抚摸,

    动作轻重缓急分明。慢慢的他将手移动到我大腿内侧,探到胯间,隔着丝袜在阴

    户和大腿内侧开始刺激,挑逗。

    「啊……」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我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心跳在加速,呼吸也

    变得粗重起来。上半身开始慢慢配合着他抚摸的动作开始摇曳,我无法想象自己

    这个姿势,这个反应有多么的淫荡,我残存的理智告诉我我的处境很危险,但是

    我的身体是诚实的,对这种刺激丝毫没有抗拒能力。

    「周校长,你快放开我!」我心里想着,嘴里却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

    不对,还是不对。周校长一把年纪了,手掌肯定是长满了茧,而来人这双手

    却分明感觉那么细腻!天哪,难道身后的人不是周校长?或者我不在校长办公室?

    那我身后的人是谁?我现在在哪里?

    想到这里,我开始用尽全身力气挣扎起来,双腿开始拼命夹紧,抗拒着来人

    的动作,而我的这一举动似乎激怒了身后的人,他停止了温柔的抚摸。相反,他

    狠狠的在我高高翘起的翘臀上拍了五六下,用这种粗暴的方式回应了我的抗拒。

    虽然不能看,不能听,但是我能感受到气氛的变化,更感受到了屁股被拍打

    之后火辣辣灼热的痛感,进一步的挣扎和反抗只能招致更残忍的对待,利弊权衡

    之下,我被迫选择了隐忍退缩。

    来人对我的让步丝毫不领情,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动作开始粗暴简单,将我

    双腿上的长筒丝袜和内裤狠狠的褪下,稍微出乎我的意料,他并没有将丝袜和内

    裤彻底脱下,而是停滞在膝盖处。

    转瞬之间,我的阴户,屁股就这么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我可以想象屁

    股上鲜红的掌印还没有褪去,而在这一系列挑逗玩弄以后,我不争气的身体居然

    又有了生理反应,下体慢慢渗出淫荡的液体。不用想,我现在这个姿势,这个状

    态肯定狼狈,淫荡极了。

    而他的动作远未结束,抓住我的脚踝,向左右两侧分开大概三十度的角度,

    然后又在我左右屁股上狠狠的各拍了一下,我明白了,他是叫我不要乱动,否则

    定会叫我好看。带着这种屈辱,我双腿向两侧张开着,心跳开始加速,在不安和

    期待中等待着下一步的进犯。

    很快阴道里被塞入了一根冰冷粗壮的柱状物,我明白了,那是一根电动阳具。

    空虚的下体顿时有了充盈感,来人似乎很享受这个片刻,故意尝试调整了多

    个位置角度,最终将电动阳具深深的插入我的下体,并重新将我的内裤提上来,

    借此来固定好电动阳具的位置。

    阳具的开关很快开启,在我阴道里剧烈震动着,强烈的快感让我不得不扭动

    娇躯,夹紧双腿。而因为双手被紧紧捆缚,我只能依靠下体和腿部的力量尽量让

    身体蜷作一团,本来只是微微湿润的下体开始泛滥起来。

    「嗯……呜呜……呜呜呜……」,纵使心中千言万语,我也只能发出呜呜呜

    地呻吟!

    下体的瘙痒已经让我难以忍受,而电动阳具剧烈的震动带来的快感,深深的

    刺激着我敏感的花心,产生一股股强烈的冲击波,刺激着我身体每一个器官。淫

    荡的骚水更如同决堤一样,疯狂喷涌而出,随着一次次振动沿着电动阳具的边缘

    流出,打湿了内裤,顺着大腿滴滴滑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觉得自己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脸上泛起了潮红,

    呼吸开始变得越来粗重。我的头脑已经开始变得空白,此时此刻,我没有心思去

    想现在的处境,我的身体已经彻底被欲望占据和支配,此时此刻的我,不再是那

    个高高在上,立功无数,英姿飒爽的女警花,在欲望的海洋里,无限的沉沦。

    「快快……给我呀……我要到了……太舒服了……求求你……给我高潮!」

    就在即将我即将高潮崩溃的边缘,这一切戛然而止,电动阳具的振动幅度等

    级调低了,而这完全无法满足我汹涌的肉欲。

    「不要停下来……求求你……快点……干我!」我觉得我扭动的幅度近乎疯

    狂,双腿夹得更紧了,感觉在挣扎的过程中,电动阳具已经从原来的深度滑落了

    很多嘴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口水顺着口球不断滴下,只希望这个人能听到我

    内心深处的呐喊!

    忽然,我觉得双臂绳索的拉力瞬间消失,他居然将吊绑我的绳索解下来,紧

    紧绷直已经充血的胳膊瞬间获得了巨大的解脱,虽然手肘和手腕处的绳结依旧没

    有解开,但是相比先前难受屈辱的姿势,已经好太多了。而我的身体本就接近强

    弩之末,再也无法保持平衡,就像一摊软泥一样,不由自主地倒下去。

    而就在我即将摔倒的瞬间,一双有力的手将我抱住,我顺势倒在他的怀中。

    「骚货,想高潮嘛?」他取下我左边的耳塞,在我耳边,咬着我的耳垂,语

    气中充满了嘲讽和不屑!同时右手顺势在我阴部,将电动阳具用力的往里面推了

    一下,阴道又重新被电动阳具无情的插入!

    「嗯嗯……嗯嗯!」我无法回答,只能拼着命的点头,同时在此刻,通过他

    抱我身体的接触和声音来判断,我可以确认此人绝对不是周校长,而更可能是个

    学生。但是在肉欲的刺激下这种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无暇多想。

    「真是个浪货,看看你的骚逼都湿成什么样子了!」他一面说着,一面用手

    指在我被淫液浸透的内裤上蘸了一把,然后抹在我的嘴角!

    「你自己尝尝自己的骚水味道吧,是不是骚浪到不行!」

    「是的……是的!」被人强迫着吃自己的淫水,真的难堪极了。

    「想高潮的话,先把我伺候好了吧!从现在起,你必须听话,懂吗?」

    「我懂!」

    「很好,现在用你的骚脚好好伺候伺候我吧,不要试图挣扎,一旦我不开心

    了,就把这个状态的你丢到大礼堂报告厅去,让市一中的师生们都开开眼,看场

    别开生面的普法报告!」

    他的威胁起到了作用,我无法想象这个样子的自己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会

    如何,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肯定身败名裂,而我的儿子志伟也无法在市一中

    立足。为了我的名声,为了志伟,这口气我也只能忍。此刻的我像个洋娃娃一样,

    任由他摆布,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而他又重新将我耳朵上的耳塞塞好,又一次,

    我和整个世界隔绝了。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而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的丝袜美足。

    我也不知道为何,自从人生发生这一系列变故以来,我的身体在各种强迫调

    教下,变得愈发敏感。虽然每一次的经历都是被强迫的,但是我发现自己内心深

    处,最最原始的欲望越来越没办法遏制,而最显著的就是这双美脚。

    诚然,在此之前,我也特别爱惜保护这双美脚,也喜欢穿丝袜,漂亮的高跟

    鞋,但是从未觉得这一切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意外的降临让我无意中打开了一

    扇新的大门: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迷恋着我的

    美脚。

    想到这里,我没办法不想到那个亲手把我送进欲海的女流<img src="/toimg/data/mang.png" />:慧姐!一个小

    小的初中生,竟然有如此凌厉的手段,而她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想法调教玩弄这

    双美脚!心情好了,就把我的玉足当成佳酿来品尝,心情不好了,就把她们当成

    折磨发泄的对象。有的时候,我甚至不清楚,她到底是喜欢这双玉足还是憎恶她

    们!

    但是,拜她所赐,我已经发觉这双美脚已经是我的性感带之一,一旦经受各

    种调教刺激,身体便也如同条件反射一般有反应。我告诫自己这是不正常的,尤

    其作为一名女刑警队长,我必须克服这种欲望,但是事与愿违,我发现情况正一

    步步的失控,自己正朝着黑暗的方向毫不犹豫地坠落!

    就在我胡思乱下的同时,我感受到自己被放在了沙发上,身体平躺着。而他

    先是捉住我左脚精致的脚踝,随即高高提起我的左腿,顺势骑跨在我的腰间。他

    脱下我丝袜玉足上的高跟鞋,握着我的美足,在手里细细把玩。我想到了,在出

    门之前,我特意给脚趾上涂了鲜红色的趾甲油,这样不管腿上穿的是黑丝还是肉

    丝,隔着丝袜都会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美,我想对足控来说,这应该是完全无法抗

    拒的吧!

    他似乎很喜欢也很珍惜我的玉足,动作又重新变得温柔体贴。双手隔着丝袜

    来回抚摸着,我感受到他的鼻子凑近我的足部,在脚尖部位肆意的嗅闻着我的足

    香。并不时伸出舌头舔弄,脚掌,脚背,脚踝,甚至脚趾缝也不肯放过。脚部传

    来的阵阵的瘙痒让我既舒服又痛苦,舒服的是他的动作中充满了爱抚,让我那本

    来已经坠落到寒冬的心又有了一丝暖意,而痛苦的是下体电动阳具还在孜孜不倦

    的工作,我想要却无法得到满足。而我又没办法说话,只能不但左右摇晃着脚丫,

    来表达这一切!

    他似乎玩嗨了,觉得一只美足远远无法满足他的欲望,于是又用同样的方式

    将右脚也玩了个遍。

    此时此刻的我,双腿被高高拉直,而他的头深深的埋在我的双脚里,尽情的

    享用着这双玉足!

    在这个情况下,时间仿佛过的如此缓慢,每一分每一秒对我而言都是度日如

    年,我觉得我双脚上面都布满了他的口水,而且已经有些麻木,他似乎是玩够了,

    终于将这一双玉足放下,而他也起身离去。

    难道这样他就放过我了?我还没等我喘一口气,他又重新坐在沙发的另一端,

    将我的一双丝袜美脚抱入怀中,我大概明白了他即将要干什么了。

    我感受到他坚硬如铁的龟头,带着灼热的体温,慢慢接近我的玉足,从脚尖

    开始,慢慢地的脚背上摩擦而上,直到圆润的脚裸,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丝袜脚背

    上面被他龟头渗出的液体,掠过后留下一丝晶莹剔透的的水渍,宛如飞机在蓝天

    中留下的一道航线。

    我此时此刻,上半身无力的倚靠在沙发上,虽然看不见,但是完全可以想象,

    不管是肉丝还是黑丝,配上我白皙肌肤,画面该是何等的闪亮而淫靡。火热的鸡

    巴掠过冰凉的丝袜,这种神奇的触感让我浑身酥软。

    而他似乎再也抵御我的丝足诱惑,接着抓住我的双脚脚踝,交叉合并在一起,

    夹住

    了自己的鸡巴。开始对我的丝袜脚进行抽插,让整个阴茎,龟头都充分享受

    到那丝润滑的触感。而他抓着丝袜脚裸的双手也并不安分,不断地在脚踝,脚背

    上不停的抚摸。

    他的鸡巴似乎越来越坚挺,不断加速挺动着抽插着我的双脚。通过薄薄的丝

    袜,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鸡巴的火热的温度,这种火热更是传遍我全身每个细胞,

    让我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不知不觉的,我的小逼里似乎更加湿润了。这样一来,

    我不得不夹紧双腿,捎带着一双美足也更加并拢。

    这似乎把他的刺激的快感又提升了一个台阶,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呼吸开始

    变得急促起来,抽插丝袜脚的速度已经近乎极限,伴随着一次次的抽插,睾丸狠

    狠地拍打着我的足底。我知道他已经精关将至,便加快了双脚上套弄的节奏。

    过了大概上百下的抽插,他终于停止了抽送,紧接着一发强劲的精液从我的

    丝袜脚之间喷射而出,划出一道抛物线以后,洒落在我的大腿内测。而紧接着,

    他迅速将鸡巴从双脚中撤出,并拢了我的双脚,大鸡巴顶在了我的丝袜美足上,

    很快我感受到了又一股股浓稠而猛烈的精液从马眼喷射而出,大概射了二三十秒,

    大约十几股精液射在我的玉足上,我觉得我丝袜脚背上都被浓稠的精液覆盖涂满

    了。

    而射完精的他似乎还不满足,把已经疲软的龟头,蘸取着我脚背上的精液,

    在脚尖,脚掌处分布抹匀,这样一来,我整双脚都被他的精液所包围。最后他又

    重新帮我穿好高跟鞋,这样一来我的丝袜玉足很快就被精液彻底浸透。玉足被精

    液包裹着,湿滑冰凉的感觉从脚底传来。

    而他在我的玉足上发泄完了欲望,世界又安静了,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

    一样,而只有下体孜孜不倦震动的电动阳具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黑暗,无边的黑暗,在黑暗中,时间总是那么漫长,而欲火仿佛熄灭了一般,

    一切都静止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我感觉自己被摆成坐姿,一只手解开了我衬衣上的纽扣,

    然后探到的背后,捏住胸罩上的锁扣,轻轻一紧一松,随着胸罩被慢慢推上去,

    一双晶莹如玉的双乳跳了出来,傲人的双峰,粉红色的乳头此刻完全暴露在空气

    之中。

    他将头埋入我的双乳中,含住了我的奶头,舌尖开始在乳峰不停的打转,刺

    激着我敏感的肌肤。而另一只手也不断的顺时针对另一个奶头不断地挑逗。传来

    阵阵舒爽。

    慢慢的,我的欲望又如同活火山一般,我感到一阵湿意从下身袭来。

    他似乎觉察到我身体的变化,停止了对双乳的调戏,转而脱下我的内裤,拔

    出里面的电动阳具,瞬间我的阴道开始空虚,我试图夹紧双腿,来抵消那种难以

    名状的瘙痒。

    但是很快我就迎来了新的取代物,他转而用手指插入我的阴道,手指灵巧的

    阴道壁里面挑逗,时不时刺激着我的g 点,电流一般的快感不断地从娇嫩的下体

    传来。

    小穴传来的暖意让我欲罢不能,我愈发觉得自己又重归欲海,开始晃动着,

    迎合着他的动作。

    也许是我淫荡的姿势让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猛然之间,他抽出手指,分开

    我的丝袜双腿,将重新硬起来的大鸡巴狠狠的塞入我的阴道。

    「啊……好爽!」等了很久,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先前一直得不到充分满足的小穴,这下终于被充实的大鸡巴填满,强烈的快

    感不断从下身袭来,我不由得发出阵阵娇喘和低吟,并配合着他的抽插,双腿夹

    紧,阴道也下意识地夹紧。灼热的摩擦感,抽插感从小穴里不断传来,每一次的

    抽插都带来了无以伦比的快感。

    他也并不满足仅仅对小穴的抽插,时不时揉搓我的双乳,时不时舔舐肩上的

    高跟丝袜脚,每一次揉搓,舔舐都让我的快感增加一份。多重的刺激让我不断地

    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游走。

    我已经几乎没有了意识,也不管嘴里面的口球的束缚,此时此刻,我只想不

    停呻吟尖叫,享受从下体不断袭来的快感!

    「快快……干我……好舒服……大鸡巴……狠狠的操……啊啊……啊啊……

    太爽了「

    「快要到了……不要停下来……不要停……啊啊」

    他的抽插速率开始加快,每一次都直抵花心,凶猛的大鸡巴狠狠的教训着我

    淫贱的大浪逼。

    「好舒服……快到了……快点……啊啊」

    伴随着一波冲刺般的抽插,我已经语无伦次,而对方在经历上百下抽插以后,

    也即将达到高潮。最后伴随着一股水从我的小穴喷涌而出,我终于达到高潮。

    几乎同一时间,对方也开始了射精,连续十几股精液悉数射进我的子宫深处!

    「骚货,爽嘛!」他摘下我的耳塞,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此时此刻的我,体力已经近乎透支,无力多做回答。

    「本来还想再玩会你的,但是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活动就开始了,时间上有点

    来不及了,这样吧,你就穿着现在这身衣服,去出席报告!对了,骚逼里的电动

    阳具也不准取出来!」

    「不……不!」我拼命摇头抗拒着。

    「这就由不得你了,如果你哪一条没照做,我会让你好看,你在出席普法活

    动的时候,我也在场,不要心存侥幸!」这个声音冰冷,这个命令让我没办法抗

    拒。

    「对了,我会把你的肘部的绳索解开,接着你自己解开手腕上的绳索,应该

    不是什么难事吧!你睁开眼睛以后,你会知道这里发生什么的。」说完,他解开

    了我手上的绳索,然后便不知去向。

    我稍微定了定神,调匀呼吸,花了几分钟,将手腕上的绳索解开,解开了眼

    睛上的丝袜,这一刻我终于重见光明,而周围的场景也让一切都清晰起来:

    没有任何意外,我还在周校长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整条沙发充斥着淫靡的

    气息,我衣衫不整,衬衣上面的纽扣被全部解开,胸罩被推上去。而下半身只有

    一条高度只有二十五公分左右的警裙,修长的双腿上面,包裹着一双灰色丝袜,

    连带着内裤一起卡在膝盖处,看起来淫荡下贱极了。

    沙发边的茶几上,摆放着刚刚把我搞得欲仙欲死的电动阳具,我叹了一口气,

    在事情弄清楚之前,我无从选择,只好把它重新插进阴道里,接着穿好内裤和丝

    袜。

    低头看看刚刚被射在大腿和美脚上的精液,已经慢慢开始干涸,远看的话应

    该看不出什么端倪,距离典礼开始还有一个小时,身上这股淫靡的味道应该可以

    散去。

    在天花板的顶棚上,垂下一根绳子,刚刚我就是被吊绑在这个位置,而旁边

    就是我原本穿着的警裤,被剥落无情的扔在一边。

    我稍微整理下自己的装束,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然后将沙发稍微整理下,

    尽量不留下刚刚发生过激烈大战的痕迹。忽然在沙发边上,我看到了周校长,他

    侧倒在一旁,似乎昏迷过去了,嘴里还塞着一双丝袜,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我本

    来穿的那双肉丝短袜。

    这一切让我心生疑惑,在刚刚这段时间里,在这个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开始回想,从一开始,周校长看我的眼神就色迷迷的,他对我也绝对不怀

    好意,这应该没什么疑问。

    在喝下他递送的茶水以后,我开始慢慢丧失意识,最后浮现在眼前的就是他

    的那句话:

    「佳茗在前,当然就是品一品江秀,江队长这道佳茗咯!」,接下来我就什

    么也不知道了。根据现有情况推测,应该是他在侵害我之前或者侵害我的时候,

    被别人袭击了,这样一来故事就顺理成章,他精心做局,却不料给他人做了嫁衣,

    被神秘人捷足先登。

    通过刚刚的行为,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神秘人和那个暗中控制我的神秘人应

    该有关联,或者就是同一个人,但是这个神秘人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怎么会

    知道这里即将发生的一切?他和周校长又是什么关系?想问清这些问题,这个周

    校长就是突破口。

    桌上的那杯茶水还在,我在办公室里找到一个矿泉水瓶,装好了一些茶水,

    算是采集了证据,有了它,周校长试图迷奸我的证据就坐实了。

    我慢慢走近周校长,两个小时以前,我还认为他是个德高望重,受人尊重的

    校长,不料在楚楚衣冠之下,却隐藏了一颗如此龌龊的内心。我甚至觉得自己的

    穿过的丝袜在他口里对我都是一种玷污。但是没办法,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我现在必须和这个恶心的人打交道。

    我强忍着心中的恶心和不快,将他口中的丝袜拿出,将他摇醒。

    「周校长,醒一醒!」

    「哎哟,我的头好痛!」周校长摸着自己的后脑勺。

    「周校长,请解释一下刚刚的事情吧!」我强迫他被头转过来,神情严肃。

    「刚刚的事情?」周校长转头看见我,嘴巴张的老大,眼神里充满了惊恐和

    错愕。

    「江……江队长……你……你不是……你醒了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