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绿帽武林之淫乱后宫 > 【绿帽武林之淫乱后宫】(053)
    【53】

    2019年9月9日

    一连下了好几日的大雪,今天终于停了下来,整个北京城银装素裹,每户人

    家的房檐上都挂着密密的冰凌,此时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晶莹透亮的光芒。

    王府的下人们一早就开始扫雪,待到我们起床之后,石板地已经干干净净,

    只是花丛、草地上还堆着厚厚的白雪。已经两岁半的赵平哭着闹着要玩雪,被楚

    薇死死按在房里不许出去,谁知越是阻拦他哭的越厉害,被搞的头疼的奶妈只好

    来找我,我袖子一挥道:「男孩子就要多锻炼,这点冷怕什么,你带他出去吧。」

    奶妈苦笑道:「这也容易,只怕大福晋追究起来,还请世子替奴才担待一些。」我笑道:「无妨,有我呢。」奶妈领命,于是抱着赵平出去了。

    谁知不一会儿,楚薇就气势冲冲地抱着哭泣的赵平踢开了门,指着我怒道:

    「哪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外面这么冷,你还让张奶子带着平儿去雪里打滚,你看

    看,他的手都冻红了,回头着了凉,夜里哭闹,你只管高卧,那里管我们娘俩死

    活?」说毕已经红了眼圈。

    我连忙起身道:「去雪里玩一玩是小孩的天性,我不信你小时候就不喜欢玩

    雪,那里就冻死了?况且他是男孩子,整日闷在房里像什么样子?」

    楚薇拿着赵平的手往我脸上戳,一边戳一边道:「你看看,都冻成这样了,

    你还说风流话,你再看看他的脸和耳朵,已经干的要裂开,他才两岁多一点,外

    面是滴水成冰,你不顾他死活,我还顾呢。」

    我被她吵的脑仁疼,一边躲闪一边道:「停,咱们打住,你是不是不想回中

    原了,也好,留在北京好好照顾赵平,毕竟这么小的孩子不能离开妈!」

    楚薇听了果然住了口,半刹才道:「你别扯开话题,这次我是跟定你了,你

    们两个路上孤男寡女的,指不定惹出什么风流债来,我不跟去的话,明年回来只

    怕就多了一个儿子。」

    我笑道:「你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我就纳闷了,我娶了那么多妻妾,你

    别的都不吃醋,为和偏偏跟碧如过不去?」

    楚薇让奶妈把吵闹的赵平带走,连连叮嘱不许再出去玩雪,待众人离开后这

    才道:「我今天就把话给你说白了,我就是嫉妒,她武功那么高,又深得公婆宠

    爱,认作干女儿,当了大清国的郡主,荣耀、富贵、权力、武功那样都占全了,

    简直是完美到无可挑剔,而我呢,我只有你,她要是连你也要抢去,那是万万不

    行的。」

    我见她如此态度,又是欢喜又是愁,欢喜的是她对我十几年来一如既往,用

    情至深,愁的是我跟碧如已成燕好,她要是知道真相,还不知闹到那步田地,只

    得讪笑道:「你嫉妒她干嘛,只要你好好服侍我,甭管我以后宠谁,你还是元配

    夫人,将来做了王妃,连你家里也要追封三代,待天下太平了,咱们一起衣<img src="/toimg/data/jin.png" />还

    乡,让你老家人也知道他们之中出了个贵人,那可真是光宗耀祖。」

    楚薇冷哼道:「这么说,你对她是真的有那心思?别忘了,她可是你义姐,

    你们两个怎么能在一起?」我正不知如何作答,外面有人道:「禀二位主子,王

    妃那边有请。」

    我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连忙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好的,马上就

    来。」楚薇拉住我道:「别走,你还没回答我。」

    我笑道:「母亲那边正急着找我们呢,一起过去吧,这事以后再说。」

    楚薇道:「这个时候王妃找我们有什么事情?」我笑道:「当然是我南下的

    事情,我已经告诉母亲,她见我执意如此,这几天已经在准备咱们路上要用的东

    西。」

    说话间来到上房,果然见众人都已经聚齐,碧如、蒋英、罗芸、蔡瑶已经按

    位分坐定,身后画屏、馨儿、晴儿、香巧、瑞珠等丫头侍立左右,母亲则坐在北

    面主位上,身后则是臻儿,她生病许久,现在刚刚康复,多日不见,看起来憔悴

    了许多。

    妻妾和丫鬟们见我和楚薇携手进来,连忙起身请安,我抬手示意让众人坐下

    ,楚薇便来到母亲身边服侍着。母亲对她笑道:「你挺着个大肚子怪不方便的,

    还是回去好好坐下。」

    楚薇只得与我一起在上首坐下,母亲又对众人道:「那个谁房里叫清儿的,

    前些日子我听说她也怀孕了,一并赐坐吧。」

    蒋英起身笑道:「母妃真是贵人多忘事,你说的是我房里的晴儿吧,不是清

    儿,她的确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子,世子爷已经赏了侍妾位分,我原本是不让她

    服侍的,她偏说不能忘本,一直在我房里呆着。」

    母亲笑道:「看来是我糊涂了,家里人一多,有许多就认不过来,你们这些

    媳妇为我家添丁加口,本就是大功一件,我和王爷只有这一个儿子,还指望着他

    开枝散叶,壮大家业,你们已经有孕的,要多多保重身子,别成天想着到处乱跑

    ,没有怀上了也要加把劲,给自己争口气,明白了没有?」

    除了碧如外,众女都起身道:「是,谨遵母妃意旨。」我见楚薇脸色绯红,

    想必是她已经察觉到母亲话中有话,分明是责怪她不顾身子要跟我南下,然后便

    是蔡瑶,她一到北京先是月信混乱,再之后就是水土不服,各种病痛不断,身子

    过于娇弱,与我成亲后一直没有圆房,就算她想要孩子,那身子骨也折腾不起,

    请大夫看过几次,都是说气血先天不足,胎里带来的毛病,一旦换了环境,就会

    加剧发作,此次回去,我的任务之一就是要向号称医仙的师兄周云逸讨一副方子

    ,以期治好她的先天不足之症。

    母亲又满意地点了点头,示意众人坐下,然后又道:「这次我让你们一起来

    ,是有件是要给大家宣布,想必你们之中已经有人知道了我儿要回南方的事情,

    他要走,我也拦不住,儿大不由娘,如今跟他去的人已经确定了两个,那就是楚

    薇和碧如。」说毕又指着二人道:「你们两个武艺高强,又都是从小生长在中原

    ,为人也谨慎,我是放心的,我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羽儿的性子,都三十多岁

    的人了,性子还跟少年人那样野,上次要不是我和王爷及时赶到,你们几个都已

    经人头不保,这次他回去,你们两个要多劝劝,别由着他胡闹,再不行就给我捆

    回北京。」

    碧如和楚薇连忙起身答是,我也起身笑道:「母亲多虑了,这次我一定谨慎

    行事,没有把握的仗我绝对不打。」

    母亲嗔怒道:「你还敢胡说?什么仗也不许打!哪怕你跟他们有什么血海深

    仇,也要暂时忍着,就算遇见劫道的,无非施舍一些过路费,没必要拼个你死我

    活,咱们现在也不在乎那几个小钱,最要紧的是性命,多想想你儿子,还有这么

    多挺着大肚子的媳妇都盼着你归来呢,要不是你师父过寿,咱们避不开人伦大理

    ,我是铁定不让你乱跑的。」

    我低着头连连称是,暗中却把眼偷瞧罗芸、蒋英二人,但见她们面带喜色,

    似乎我的离开更利于她们与那泰西人偷情,脸上没有丝毫不舍与不快,让我大失

    所望。

    母亲见我神态恭敬,怒色稍息,挥手让我来到她身边,红着眼摸着我的脸道

    :「你回去之后,有什么事最好跟你师父师娘、师兄弟们商量着办,紫英派个个

    都是高手,只要他们出面,武林中人就要先忌惮几分,咱家在睢宁的老宅我也已

    经好久没见到过,只怕这辈子也见不到了,我身子已经不像年轻时那样能折腾,

    受不了长途劳顿,你经过的时候带附近的一些花儿草儿回来,我看着也算是一个

    念想,若是不方便的话,也就算了,对了,还有闻香教的那些人,上次何心素已

    经亲口跟我承诺过,他们已经改邪归正,不做那伤天害理的勾当,怀恩寺的事情

    你也不要再管了,没的无故多添一个敌人,太后跟我说,明年清军就要倾巢而出

    ,分三路大军攻打李自成、张献忠、史可法等人,你不要跟那些人走的太近,别

    忘了自己的身份,要是真遇到危险,连紫英派的人都护卫不了你,就去找你父亲

    ,他跟豪格已经率数万满蒙大军南下,很可能出现在陕西、四川一带,你跑去找

    他准没错,总之,别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平平安安的回来,我的好儿子,为

    娘和媳妇们在家里一直等着你。」说毕已经泪流满面,我也十分伤感,连忙拿帕

    子替她拭去眼泪,安慰道:「母亲不用担心,曾经我们分开那么长时间,我不都

    是活的好好的?又不是第一次闯荡江湖,您就别担心了。」

    众人听了,也都一起过来安慰着她,蒋英和罗芸笑道:「俗话说吉人自有天

    命,母妃何必那么担心,我们也想陪世子一起回去,只是武功太低,只怕帮不了

    什么忙,倒成了累赘。」

    她们不说还好,一说我心头怒意大起,只是碍于场景也只能强忍着。

    母亲勉强收了泪,又拉着我说了许多话,可以说是方方面面都考虑的十分周

    全,连路上准备用的东西都有好几车,生怕我受一点委屈。

    待她好不容易交待完毕,罗芸和蒋英互相使了个眼色,同时向前道:「既然

    世子爷要远行,我们别的没什么准备,倒想起法源寺里面的菩萨最灵,香火最旺

    ,我们想去给世子爷请个护身符,托菩萨保佑他和福晋一路上平平安安,不知母

    妃意下如何?」

    母亲听了大喜道:「这最好不过,先前我在观世音菩萨面前也请了护身符,

    不过你们请的又不一样,难得你们能想到,既然如此,早去早回,穿厚实一点,

    路上雪滑,让轿夫多看着马,一定要注意安全。」

    二女听了欣喜不已,当即命人备下马车,蔡瑶也起身咳嗽道:「我也正想出

    去走走,姐姐们不如带上我一同去法源寺。」

    蒋英笑道:「这大冷天的妹妹还是在家里歇着吧,外面吹了冷风,回头又该

    嚷脑瓜子疼,你放心,你的那份我们替你请了。」蔡瑶还要说什么,我连忙上前

    拉着她道:「你听话,这几日才稍稍好了一点,别闹翻了才好,等身子大好了,

    你想去那里我就带你去那里。」

    蔡瑶惊喜道:「真的?相公可别诳我。」我拉拉她的小指道:「当然算话,

    咱们一言为定,就是天涯海角,我也要随你走一趟。」

    蔡瑶黯然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生父母现在还有没有活着,我的老家在扬州

    一带,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去,也不知现在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不过有相公这句

    话我就放心了。」

    我一边安慰蔡瑶,一边却在心中冷笑,看来罗芸和蒋英打着为我祈祷的名义

    ,已经准备外出私会泰西人,只是她们财力有限,所有开销都是被我控制,按理

    说应该没有银子去置办宅院。

    想到这里,我仔细观察二女,发现她们头上的钗环比平时戴的要少的多,这

    更让我心声疑窦,要知道她们平时穿戴非常华丽,争奇斗艳,生怕被对方小瞧了

    去,脖子、手腕、头发上佩戴的珍珠、翡翠、宝石数不胜数,如今却略显寒酸,

    罗芸手上本来有十个指环,现在却只有五个,蒋英头上则少了常戴的金凤钗,细

    看之下的确出入太大,难不成她们暗地里托人把首饰变卖了?

    想到这里,我故作轻松地问罗芸道:「前儿我送你的玉步摇你戴上挺好看的

    ,怎么现在又不戴了?」罗芸神色一变,又作笑脸道:「上次她们说戴着晃来晃

    去迷眼睛,我就放在柜子里了,你要是喜欢的话,我让人取来。」

    我点点头道:「也行,我送你的东西,你好好戴着,别放在柜子里蒙尘。」

    说完又转身对蒋英道:「你也是,我看你不是挺喜欢那枚青鸟佩,怎么也学罗芸

    一样藏着掖着?」

    蒋英额头上已经渗出细汉,勉强笑道:「今儿你怎么注意起我们的打扮来了

    ,要是觉得我们打扮的不好,我重新回房收拾一下。」

    我摇头笑道:「不用,你们打扮的极好,我只是觉得那个玉佩你戴上挺不错

    ,放在柜子里怪可惜的。」蒋英见我态度坚决,只得命丫鬟去取。

    房中诸女见我如此重视首饰的佩戴,也是十分诧异,毕竟我大部分时间对这

    些细微末节的东西不太在意,平日里大多只关注发型和衣服,因此她们的精力也

    大多花在这方面。

    这时母亲道:「你们嘀咕什么呢,既然要准备南下,就应该做万全的准备,

    走水路还陆路,在何处停留,何处住店都要预先订好,少吃些苦头,毕竟楚薇还

    有身孕。」

    我听了连忙命人去取书房的地图来,与众人一起商量南下的路线。正聊的投

    入,我眼角瞟见外面有两个丫鬟攧手攧脚地走来走去,似乎想进来却又不敢进,

    我连忙呵斥道:「谁在外面晃荡着呢,有什么事赶紧说。」

    被我这么突然一吼,两个人登时身子一软,跪在外面道:「启禀主子,奴才

    有罪。」我连忙道:「滚进来再说,你有什么罪?」

    二人连滚带爬地进来道:「主子,奴才失职,那玉步摇和青鸟佩都不见了,

    兴许是放错了地方,容我们再回去找找。」

    我还没说话,蒋英已经气得走过去就是一巴掌,打的那丫鬟往后一仰道:「

    狗奴才,让你管个东西也管不住,要你何用?真是气死我了,要是查出来你监守

    自盗,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罗芸也道:「限你们一日之内给我找回来,否则按偷盗论处,到时候就不是

    罚入辛者库那么简单了,那玉步摇虽然不过几百两银子,但是把你全家卖了也直

    不了那么多钱。」

    两个丫鬟跪在地上涕泪纵横,连声告饶,蒋英还要动手去打,被罗芸拉住道

    :「你是主子,犯不上跟一个下人动粗,一会儿拿不出东西,自有管事媳妇掌她

    的嘴。」

    母亲听了也怒道:「先前因为沈雨的案子,家里就查出奴才们偷拿主子的东

    西到外头卖钱,王爷发了怒,当场杖毙几个,你们难道还没得到教训,为了这些

    不能吃喝的劳什子,非要把大好的性命搭进去才好?」

    众人也对那两个丫头义愤填膺起来,纷纷要求严惩,只有我知道她们两个是

    被蒋英和罗芸拉出来当了替罪羊,若单单靠她们自己,只怕这一辈子也找不回那

    丢失的首饰。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我起身拉起两个丫鬟道:「回去找吧,就算找不到也不要紧,你们两个平时

    表现的还好,不像是偷鸡摸狗之辈。」二人感激涕零,叩拜一番后,翻身出了房

    间。

    一时人回去法源寺的马车已经备妥,蒋英和罗芸便向我们告辞,携手出了王

    府。我也推说身上有些疲惫,回书房养神休息,不许任何人来打搅,实际上却是

    回书房换了一身便服,一路跟踪载着蒋、罗二女的马车。

    与我猜想的没错,她俩先是去了一家当铺,用古玩字画赎回了青鸟佩和玉步

    摇,又径直来到法源寺,只在寺庙里呆了一刻钟,就匆匆登上马车,只不过马车

    的方向不是回王府,而是一路向西而去,绕了几条街,最后在一个胡同口停了下

    来,徒步往里面走了许久,这才进了一间四合院,为了防止被她们发现,我不敢

    直接跟在后面,而是在沿街的房顶上飞驰。

    此时屋顶上积满冰雪,滑腻异常,我只得使出轻功,起起跳跳,就算这样,

    有好几次也是失控滑倒在房梁,摔的七晕八素,幸而因为积雪的缘故,声音不大

    ,也没有惊动附近的人。

    也幸好雨雪天行人极少,否则大白天的飞檐走壁,很容易被人发现而引来不

    必要的麻烦。

    眼见着罗芸、蒋英进了那四合院,我也跟着翻墙而入,只见院落还挺大,积

    雪之下草木葱翠,

    石板路上没有丝毫积雪和青苔,看来经常被人打扫。

    我正要翻入内院,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阵低吼,登时吓了一条,转身一看,原

    来是一条大狼狗正低伏着身子冲我呲牙咧嘴,我心说不好,稍有不慎,今天得栽

    在狗手里。

    凭以往对付狗的经历,我下意识蹲下身子做捡石头状,那狗果然吓得连连倒

    退数步,不过它只是暂时被吓退,缓过神来后鼻头邹的更狠了,呲牙咧嘴地朝我

    逼过来,我别无他法,怕它叫起来坏了我的好事,直接上前抓住狗头一拧,卡擦

    一声脊柱被我捏断,它便呜呜地低鸣一声,魂归地府。

    我向那条大狼狗抱歉了一声,然后飞快地穿过院子,来到正房后面的无人处

    ,隐隐能听见里面的人在说话,欢声笑语的十分热闹。

    我心中愈加愤恨,翻窗进入隔壁小间,里面暖暖的烧着炭火,比外面舒服多

    了,我迅速关上窗,看看这里是卧室,只怕他们一会儿就要进来,打开衣柜看了

    看,里面一件衣物也没有,看来没人会来这里拿衣服,也就躲了进去,只留一道

    细细的缝隙观察外面。

    过了一会儿,那泰西人果然领着罗芸、蒋英进了卧房,一边走一边道:「我

    要给两位贵人一个大大的惊喜,这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力气从澳门弄过来的。」

    罗芸道:「什么惊喜?别又是什么音乐盒,怀表之类的小玩意,我们府里多

    的是,都是佛朗机进贡的好东西,比你外边弄的还要精致,你可别白费力气。」

    蒋英也道:「说的没错,那西洋女装我也穿过了,捆的人腰难受,我们又是孕妇

    ,穿不得那么紧的衣服。」

    泰西人笑着拍了拍手掌,从外面立刻进来两个披着毯子的人,浑身包裹的严

    严实实的,看不清容貌肤色,只露出眼睛来。不过光看体型就觉得非常壮实,个

    头比泰西人还高出一个头,站在那里像两座铁塔。泰西人得意地走过去把毯子掀

    开,对罗芸、蒋英笑道:「尊贵的夫人,这就是传说中的昆仑奴,我给你们带来

    了。」

    随着毯子被掀开,那两个人的面貌也随之展露出来,黝黑的肤色,卷曲的短

    发,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肩宽如熊,腰粗如牛,腹部是一块又一块腱子肉组成,

    额头、肩膀、胸部都是青筋暴起,耳朵上各穿巨大的铁环。

    原本高大的泰西人,在他们面前显得像小孩,蒋英、罗芸则显得更加微不足

    道,更可惊的是那胯下肉棒,虽然没有翘起来,却长如儿臂,软软吊在胯下,如

    同第三条腿,两坨卵子晃来晃去,大如牛卵子,总之,这是我平生见过最强壮的

    人。

    罗芸见此绯红了双颊,对泰西人娇嗔道:「胡闹,谁让你领他们来的,什么

    惊喜,是惊吓还差不多,赶紧打发让他们滚。」

    蒋英连忙道:「别啊,姐姐你看,这些人长的多奇怪,浑身上下就眼仁和牙

    齿是白的,跟炭火里爬出来的一样。」说毕又对泰西人道:「我说泰西和尚,你

    这昆仑奴到底凶不凶,我能不能摸一下。」

    泰西人笑道:「别看他们高大威猛,从小就被鞭子抽打的跟狗一样,性子温

    顺的很,你别说摸,就是打他耳光也不会反抗,只是脑子不太好使,来到中国这

    么多年,才学了聊聊几句汉语,服侍人的确不行,看家护院倒也不错。」

    蒋英听了,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在那昆仑奴胸膛上摸了一下,一时雪白的

    嫩手和漆黑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蒋英笑道:「姐姐你看,真的好壮实啊,这肉

    就跟岩石一样坚硬。」

    谁知那昆仑奴被蒋英这么一摸,胯下登时有了反应,肉棒渐渐翘了起来,然

    而弯弯的只是微微发硬,看起来跟骡鞭一样,简直骇人耸听。

    蒋英惊呼道:「想什么呢?臭黑鬼!」泰西人笑道:「我不在这里的时候,

    就由他们来伺候两位主子,那床上功夫可真不是盖的,保准让两位心满意足。」

    罗芸嗔道:「混账逻辑,你难道当我们是青楼妓女,可以让人随意糟蹋,岂

    有此理!」说毕转身就要走。泰西人连忙拉住她道:「主子误会了,他们两个是

    来服侍主子,而不是来糟蹋主子,主子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们绝对毫无怨言

    ,今后他们就侍奉你为主人,生杀予夺全凭主子定夺。」

    蒋英笑道:「这么说,你打算将他们送给我们做礼物了?」泰西人拱手道:

    「正是此意,他们两个还没有汉名,请主子为他们取名。」

    蒋英笑嘻嘻地道:「这两人跟个铁塔似的,左边这个廋一点高一点,就叫大

    黑,右边的矮一点,白一些,就叫大壮,姐姐你说好不好,这两个你选那一个?」

    罗芸冷哼道:「你要是喜欢就都归你吧,也不怕黑鬼污了你的身子,我还有

    事要回府,你们自个玩吧,记得要早点回来,千万别惹出事来。」

    蒋英和泰西人登时脸色尴尬起来,蒋英连忙拉着她到一旁到:「好姐姐,你

    今天这是怎么了,一直魂不守舍的,咱们好不容易变卖了首饰,才买了这个地方

    ,正该好好享乐,你怎么事到临头打起退堂鼓来?」

    罗芸叹息道:「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今天夫君突然留意起我们的首饰来,

    又说的那些话,他那神色总像是已经察觉一切,掌控一切,不过是看我们表演而

    已,就像耍猴似的,等到我们得以忘形的时候,再给予致命一击。」

    蒋英笑道:「那你可能是多虑了,这事只有我们三个知道,连贴身丫鬟都没

    有告诉,再说那天我特意还去问了门子,夫君早早就去皇宫当差,不可能发现我

    们的事。再说了,就算他发现了又怎么样,总不能不顾忌咱们肚子里的孩子吧,

    这可的的确确是他的种,错不了的。」

    罗芸叹息道:「我越想越对不起他,当年在睢宁老家我就犯下大错,失了贞

    洁,他一向是眼睛容不下沙子,到底还是为我破了一次例,待我比从前更好,如

    今只因为他宠溺碧如、楚薇,咱们就如此报复,以后的下场只怕比沈雪、沈雨还

    要惨。」

    蒋英听了连忙道:「你别说那些丧气话,本来高高兴兴的被你这么一闹,连

    我的心情都没了,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吗?咱们这样做也不是刻意报复他,只是

    趁着年轻想多尝试一些乐子,难道你就甘愿一辈子和一个男人睡觉?那可真是虚

    度青春,枉费年华,就连太后和婆婆都在暗地里养男人,咱们不过顺应潮流而已

    ,你又何必如此自责?」

    罗芸听了这才松了口气道:「从前看你都是规规矩矩的,没想到你暗地里如

    此想的开,连公公都敢勾引,夫君有了你这样的媳妇儿,也算是倒霉。」

    蒋英笑道:「他应该高兴才是,我可没像赵欣、沈雨那样要取他性命,更不

    会像若初那样傻了吧唧的自尽谢罪,我就是我,只为自己活着。所以你别一天到

    晚愁着个脸,反正事情做已经做了,索性做到底,你要是真不喜欢黑奴,还是让

    那泰西和尚来跟你耍吧。」

    这时泰西人走了过来,一把从身后抱住罗芸道:「罗福晋,蒋夫人说的没错

    ,咱一定像那天一样伺候你,让你爽到极点。」

    罗芸看似很用力地挣扎着,却被泰西人一件又一件地脱起了衣服,蒋英抛了

    个媚眼给泰西人,径直走向那两个黑奴,握住那个叫大黑的肉棒道:「天啦,真

    的好大好长,我两只手都握不全,只怕咱们中原女子没人能受得了吧。」

    泰西人一边肆意揉搓着罗芸的双峰,一边对那两个昆仑奴叽里咕噜说了什么

    ,大黑听了便拦腰抱起蒋英,将她往床上一放,然后粗鲁地撕扯起蒋英的衣服来。

    蒋英打了一下大黑的手道:「咱穿的是名贵貂皮,别给我扯坏了,我自己来。」一边说一边褪下衣裙,很快就赤裸相对,她怀了孕之后乳房变得硕大,肚子

    圆滚滚的,皮肤依旧是欺霜压雪,粉嫩的肉缝隐隐有淫液泄出,似乎早已动了淫

    心,大黑见了口水都流了起来,连忙上前揉搓她那一对饱满的双峰,两个粉红的

    乳头在搓弄下瞬间变硬勃起,大黑连忙低下头含在嘴里,拼命地允吸着,而一旁

    的大壮也不敢示弱,分开两条细长笔直的腿,伸出舌头舔弄着蒋英的花蕊,品咂

    地滋滋有味。

    再看罗芸那边,泰西人已经将她整个人顶在墙上,让她的双腿大张着,露出

    一线天的肉缝,泰西人则蹲下身子,一次又一次地用舌头刮蹭着她的花蕊,周围

    的阴毛已经被口水和淫水打湿,紧紧地贴在皮肤上,爽的她呻吟不止,嘴里发出

    哼哼的声音,听起来幽怨无助。

    那边蒋英也在两个昆仑奴的上下夹攻下肆无忌惮地叫了起来,二女的呻吟此

    起彼伏,整个房间显得淫靡起来。

    叫大壮的昆仑奴舌头十分粗糙,又红又长,对付女人还真有一手,连平常人

    碰都不碰的菊眼也舔的格外卖力,舔完菊眼又舔大腿、小腿、膝盖、脚背、脚趾

    ,蒋英细嫩的肌肤在他眼里成了绝世珍品,毕竟他们那边的黑女多半皮肤粗糙,

    又有异味,而蒋英则是贵妇人,一生都在享受荣华富贵,从未干过体力活,伺候

    这样高贵的女人,是他的荣幸,带给他巨大的刺激,那骡鞭一样巨大的肉棒高高

    翘起,如同黑蛇一样择人而噬。

    大黑则已经将巨大的肉棒顶在了蒋英的双峰之间摩擦着,巨大的龟头穿来穿

    去,马眼分泌着丝丝淫液,涂满了奶子。

    蒋英整个人像被两坐黑山压着,只能看见她雪白的双腿双手在外面挥舞着,

    显得极为兴奋。

    不一会,大黑和大壮互击一掌,两个人调换了上下位置,大黑将硕大的龟头

    顶在淫水盈盈的蛤口,大壮将肉棒放在蒋英嘴边,示意她含进去。

    蒋英拿着大黑蛇揉搓了两下,张开嘴含了进去,然而却只能含下三分之一的

    肉棒,大部分肉棒还露在外面,尽管她此时已经两腮鼓起。大壮抱着她的头开始

    缓缓抽插起来,由于肉棒太过巨大,蒋英完全含不住,红唇始终大张着,难免从

    嘴角流出许多口水来,唾液挂在半空,被牵的长长的。

    大黑分开两腿,鸡蛋一样大的龟头在花蕊上磨来磨去,逗出淫水一波又一波

    ,待龟头被那淫水完全打湿,他分开肉唇,用力地将龟头往肉缝里面挤压,这时

    蒋英忽然吐出肉棒,大声道:「轻点,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大黑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办,他的动作已经很是轻柔,再轻只能静止不动

    ,蒋英白了他一眼,用双手扒开肉唇,大张着腿,使得蜜穴大张,连肉洞都能从

    外面清晰地看见。

    大黑见此,登时来了信心,扶着肉棒再次挺入,鸡蛋一般大的龟头就像怪兽

    ,将原本紧窄的肉穴扩张到了极致,费了好大的力气,龟头才渐渐没入肉中,接

    下来就轻松了许多,大黑用力一挺,那肉棒进去了三分之一,却已经顶到了最深

    处,再也无法挺进。

    蒋英被顶的尖叫了一声,然后长出了一口气,死死抓住大黑不让她动,然而

    罗芸那边已经激烈地肏干了起来,发出拍拍拍地撞肉声,泰西人让罗芸扶着墙,

    伏下身子,屁股高高撅起,他从后面用肉棒顶了进去,一边摇摆身子一边抓着罗

    芸的秀发,就像驯服了一匹野马,他的肉棒同样不小,插的罗芸矫喘吁吁,身子

    软软的,似乎站立不稳。

    蒋英见此不甘示弱,示意大黑可以继续了,大黑握着她的双乳,将她的双腿

    扛在肩膀上,站在床沿边一耸一耸地抽插起来,那硕大的龟头登时从里面刮出白

    浆,将原本漆黑的肉棒涂抹成白色,每一次抽插虽然缓慢,但力大势沉,撞一下

    床也跟着动一下,抽一下整个纱帐都在抖动。

    蒋英如泣似歌,婉转呻吟,嘴里一会喊:「好大,太大了,我快受不了。」

    一会又说:「好刺激,太硬了,真的好硬。」

    大黑看起来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然而她放浪的表情已经让他深受鼓舞,抽

    插的越来越快,带出的淫水也越来越多。

    罗芸的体质却依旧比蒋英敏感许多,很快就在泰西人剧烈的抽查下尿了出来

    ,弄的一地都是尿液,整个人已经失魂落魄,爽到了极点,这时泰西人不失时机

    地对她道:「罗福晋,让你尝尝黑鸟的滋味怎么样?只怕你尝到了之后不舍得放

    手呢。」

    罗芸果然被说动了,缓缓地点了一点头,泰西人冲着大壮吼了几句,大壮只

    得将肉棒从蒋英嘴里拔了出来,来到罗芸身边,泰西人见罗芸已经站立不稳,搬

    来春凳让她仰躺在上面,双腿高高朝天,露出粉嫩的肉缝和菊眼,又指使大壮大

    张着双腿,蹲下身子,扶着肉棒往肉缝里插,无奈插了几次罗芸都喊疼,看起来

    她根本适应不了如此粗壮的肉棒。

    泰西人想了一想,去另一个房间拿来一瓶油,对罗芸道:「这是天竺的神油

    ,擦上以后就不会太疼,若是你还是受不了,咱们也别勉强,毕竟身子最要紧。」

    罗芸点了点头,泰西人将那油倒了一堆在手上,先是涂抹在那漆黑的肉棒上

    ,后又用手指探入淫穴之中,搅拌了一下,看看无妨,也就然大壮继续。

    这一次大壮果然顺利了许多,那粗壮的黑蛇渐渐陷入雪白的肌肤之中,撑开

    了原本紧窄的肉道,平时紧密相处的肉唇从未被分开的那么远,连勃起的花蕊也

    被扯扁拉圆,肉穴旁边的青筋也浮现起来,肌肉紧绷的快要撕裂,更夸张的是,

    我甚至能听到骨盆被撑开的轻微异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