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堕母 > 【堕母】(43)
    第四十三章

    2019-7-16

    焦老汉去端了一张小桌子来,还有几张小板凳,我跟妈妈就靠着小桌子坐了

    下来。

    桌上就一盘酸菜,还有一大碗卖相不怎么样的稀饭。

    虽然心里有些不想吃,可是我饿了一天多了,如果再不吃,根本没有力气,

    只好忍耐着动筷子。

    焦老汉在一旁坐着,笑眯眯的看着我和妈妈,不,应该说他的视线一直都落

    在妈妈的身上。

    由于昨晚淋了雨的缘故,妈妈已经脱去了那件剪裁得体的西装外套,上身只

    穿着一件白色的女式衬衣,将她傲人有致的上围曲线完全勾勒出来。

    妈妈的胸部饱满硕圆,高耸丰满,将衣领口高高的撑起,而在领口里露出来

    的是雪玉般的滑嫩肌肤,锁骨精致,绝对是焦老汉见过的那些女人比不了的。

    再者便是妈妈下面穿的是那条西装裙,将她浑圆丰腴的有肉翘臀曲线勾勒出

    来,她的一双美腿裹着的是防蚊的黑色丝袜,两条修长的美腿在黑丝袜的包裹下

    ,增添了好几分的诱惑。

    焦老汉对着成熟美丽的妈妈看的目不转睛,嘴巴微张,已经入神,哈喇子都

    快流出来了似的。

    我看到了焦老汉的这个样子,心中顿时生出恼怒,可是最终又不得不忍下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里是焦老汉的地盘,而且还是他提供了吃的,现在

    翻脸,岂不是自找没趣。

    我又偷偷看了一眼妈妈,她彷佛并没发现焦老汉在偷看她。

    这顿饭我吃的比较快,三下五除二的吃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焦老汉端过

    来的那盘酸菜竟然口味不错。

    屋子外面还在下着雨,而且雨势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这个时候我不禁拿出

    了手机来,没有多少电了,但我还是查了查新闻,瞬间觉得有些天旋地转。

    因为新闻上说,这几天会连着都是暴雨,天气预报也有可能失误的时候,但

    是,有可能的概率却是极大的。

    我把手机给了妈妈,她看了几眼之后,说道:「别急,等等再说。」

    我承认,相比较妈妈的沉着冷静,我是比不上的。

    「妈妈,那你失踪了,会不会有人很着急啊。」

    我说道。

    经由我这么一提醒,妈妈一下恍然过来,又拿出我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

    去,很快电话那头接通了,妈妈交代了几句,这才把手机还给我。

    妈妈打了电话回去,那就没人会担心了,再看看外面的大雨,一时半会儿是

    真的停不下来,为了保持电量,我只好把手机给关了。

    焦老汉收拾了碗筷拿去洗了,我和妈妈待在这个平房屋里,外面雨再大,不

    像旁边的那个瓦房屋会漏水进来。

    由于打雷和暴风雨,这里也早就停电了,白天还好一些,屋子里还算有些亮

    度,可到了晚上,绝对会是黑乎乎的一片,想想都让人不自在。

    过了不久焦老汉就回来了,坐在门槛上,妈妈这时拿起了一张椅子走过去,

    然后在焦老汉的不远处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我有点尿急了,于是便站起身来焦老汉厕所在那儿,焦老汉给我指

    了个方向,就在房子外面,顺着屋檐下面的道路走到尽头就是了。

    我哦了一声,走出了屋子,礼貌?我可不想跟焦老汉有个什么礼貌,因为他

    让我感到很厌烦。

    我走出了屋子,到了外面的廊檐,到了尽头,果然看到了厕所,不过这里的

    厕所是那种露天的旱坑,屋檐上的瓦片还在滴着水下来。

    但这也没办法,捏着鼻子认了,当我从里面出来之后,看着外面哗啦啦的大

    雨,心里暗骂贼老天,这雨为什么不停。

    我不想立即就回到屋里去,干脆就坐在了屋檐下面,看着外面的大雨。

    也不得不说,从焦老汉的屋子这里看下去,是整个凹在盆地里的老龙村,雨

    幕遮天,蔚为的壮观,天地似乎连成一线。

    我坐在那儿,也不知有多久了,大概也有半个小时了,不想进屋去的,却也

    没办法,于是转身走进了屋子里,来到平房那儿。

    可是,让我愕然的是,门居然关上了,我伸手推了一下,竟然推不动。

    锁上了?「啊!别……」

    就在这时,屋内突然传来一个惊呼声,正是妈妈的声音,我一愣,勃然大怒

    ,这个该死的焦老汉,难道他在对妈妈做什么坏事不成?我担心妈妈,当下什么

    也不管了,抬手握拳使劲的敲门,一边敲一边喊:「妈妈!」

    「凡凡,喊什么,我在呢!」

    里面传来妈妈的回应,只是声音之中似乎透露着一丝慌乱?「哦,开一下门

    ,我要进去。」

    我说道。

    「好,你……你……等一下……我就来!」

    妈妈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

    我微微皱眉。

    就在这时,里面忽然响起了哐当一声,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给摔倒了,我担心

    的问道:「妈妈,里面怎么了,你摔倒了吗?」

    「没,没!」

    妈妈那原本有着一丝慌乱的声音更加透露着慌张了:「我不小心……撞到椅

    子了。」

    「哦!」

    可是我心里却在想,真的只是这样?我等在外面,妈妈说了一会儿就来开门

    ,可是,这都好一会了,却还是不见妈妈来开门,我不禁有些急躁了,因为一想

    到焦老汉在里面,我就越想越觉得愤怒。

    &nbsp 。

    沷 怖 頁  、

    两个人在里面单独相处,孤男寡女,而且妈妈还是那样高贵美艳,只要是男

    人,就没有不想将妈妈扑倒的,更何况还是邋遢无耻的焦老汉?「妈!快开门,

    你快开门!」

    我有些恼了,拳头用力的捶动房门。

    终于,在我捶了十几下之后,房门终于被打开了,可让我意外的是,开门的

    不是妈妈,而是焦老汉。

    看到焦老汉我明显愣了一愣,紧接着一把推开焦老汉,向里走去,也不知道

    是不是我太用力了,焦老汉踉跄的竟然向后坐倒在地。

    看到焦老汉一屁股坐在地上,我愣了愣,就算我的力气再大,也不可能一下

    就把他推倒在地啊,不过我没有多想,立刻在房间里寻找妈妈。

    让我松了口气的是,妈妈就坐在床上,衣衫整齐,并没有受到侵害的样子,

    这让我松了口气。

    但就在松气的时候,不经意间却看到妈妈的秀发有点杂乱,脸颊微红,吹弹

    可破的肌肤美艳动人,白

    润的额头上还有细微的汗珠儿。

    我有些不解,突然间,我看到地面上横着一条东西,刹那间心脏骤然停止跳

    动,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可是却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就听身后这人笑着说道:「小凡,别怕,这东西已经被我弄死了,晚上我给

    你们娘俩儿炖了,补补身子。」

    我的脸色此时一定很苍白,都是吓的,因为地上横着的那条东西竟然是一条

    蛇,青色的表皮,不过却是瘫软在地,好似没了力气,奄奄一息。

    从焦老汉的嘴里得知这条蛇已经被弄死了,我松了口气,这时才注意自己被

    焦老汉扶着,而且他还叫我小凡?这让我没来由的有些厌恶。

    我用力的站直身子,看也不看他,一下来到了妈妈的身边坐下,随即再看向

    焦老汉,就见他一脸笑眯眯的样子,一点也不生气。

    他在看着妈妈,视线似乎是落在妈妈的小腿上,好像看的格外仔细,我不由

    得也低下头去,妈妈穿着黑色的及膝西装裙,膝盖弯的地方看不到,只能看到小

    腿那里,裹着黑丝袜,两条小腿滚圆笔直,可我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

    等等!我的眼睛忽然一瞪!怎么会!就在妈妈的右边小腿的脚踝处的黑丝袜

    ,怎么破了一个口子,那口子不是太大,大概就只有两个大拇指宽,露出雪白晶

    莹的肌肤。

    我再看向妈妈的左边小腿,并没有如此,而且看那个小口子好像是被撕开的。

    是妈妈撕开的吗?还是……我不由得斜睨了站在那儿笑眯眯的焦老汉,我想

    到了先前门关着的时候,他们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问,但是看到妈妈绝

    美的脸庞上镇定无常,还是把内心的好奇压抑了下来。

    焦老汉去把地上那条蛇捡了起来,笑呵呵的,然后去了厨房。

    由于暴雨的缘故,停电了,到了傍晚的时候,天就完全黑下来了,焦老汉去

    点了煤油灯,才让屋子里有了光明。

    晚上的时候,焦老汉把一锅蛇汤给端了上来,他果然把那条蛇给炖了。

    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因为我一想到那条蛇就浑身的不舒服和不自在。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是跟妈妈睡一张床,至于焦老汉,他本来是要去睡外面

    的,妈妈却是把他叫住了,说外面湿,就在这屋里睡,但是必须睡地上。

    焦老汉整个人顿时开心不已,笑呵呵的。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倒是没有发生了什么。

    连着三天,暴雨还在下着,我心里怒骂,这雨到底什么时候能停,我实在是

    有些受不了这里的生活了。

    手机没电,又没电视,我想到了家里的一切,顿时归心似箭,却又没法回去。

    而且,更让我心里生气的是,经过这几天的时间,焦老汉似乎是与妈妈混熟

    了,每天没事的时候就找妈妈聊天,说起来在这山上,没网没电,还能有什么事

    ,所以焦老汉经常与妈妈聊天。

    有时候我能看到,一直高贵冰冷的妈妈,在听焦老汉说话的时候,果酱般娇

    艳的唇角竟然会偶尔露出一抹笑容,当她笑起来之时,美艳动人,更加勾人心魄

    ,每当这个时候,焦老汉就会看得入神,然后嘴角也露出笑容。

    跟着傻笑。

    ……雨下了快一个星期。

    山路难走。

    有天晚上我听到轰隆隆的声音,甚至整个房子都在抖,我不知道那是发生了

    什么,还以为是地震了,第二天妈妈告诉我,那是山体滑坡。

    虽然现在的雨已经有了明显的减弱,可是,现在就算要下山去,也依然会非

    常的危险。

    而每过两三天,妈妈都会拿我的手机给她的助手发短信去,报平安,免得他

    们着急。

    正所谓运气倒霉,喝凉水也塞牙缝,这天我和妈妈坐在屋檐下看着山下的老

    龙村,焦老汉走了过来,在小板凳上坐了下来,叹气了一声。

    妈妈看着焦老汉,笑问道:「怎么了?」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或许是他们经常聊天,妈妈不再是那般冷冰冰的样子,

    高贵冷艳,而是有些平易近人,对焦老汉也较为的温柔,这是很难见到的。

    「唉,闺女,老汉我对不起你啊。」

    焦老汉带着歉意说道。

    「到底怎么了?」

    「没……没米啦。」

    「嗯?」

    妈妈秀眉一挑,怔了下,焦老汉的这个回答让她也感到震惊。

    我也听到了,说道:「没米了,那我们吃什么啊!难道要饿肚子吗?这雨还

    不知道要下多少天呢!」

    而且还发生了山体滑坡,不知道啥时候能下山呢。

    但是现在,竟然没米了,这叫人怎么活?焦老汉也是带有歉意的对我说:「

    凡凡啊,老汉我也对不起你啊。」

    这个时候,我觉得焦老汉倒不是那么可恶了。

    可是,没吃的,那又有什么用呢?「没什么对不起的。」

    妈妈见焦老汉愧疚,安慰道:「这也不是你的错,家里还有其他吃的没有?」

    「还有点野菜。」

    「嗯,那咱们每天少吃点,坚持一下。」

    妈妈说道。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

    &nbsp 。

    沷 怖 頁  、

    就在第二天早晨我刚刚醒来,没有看到妈妈和焦老汉的身影,在屋里屋外找

    了一圈,没有发现两人的身影,我有点急了,该不会两个人下山去了吧?我相信

    妈妈是不会抛下我的,可是,有山体滑坡啊,就这样下山去,有可能会连命都没

    有的。

    我急了。

    想大喊。

    就在这时,我看到山路上有一把伞,有一个人在往上面走,待得近了,我眼

    前一亮,这不正是妈妈么?虽然打着伞,可妈妈的衣服还是不可不免被淋湿了,

    白衬衫贴着她的玉肤,胸前饱满的两座圣女雪峰轮廓傲然诱人,她绝美傲人的上

    身曲线在湿淋淋的白色衬衣下尽显美姿,隐约还能看到里面黑色蕾丝胸罩的痕迹。

    不过我很快从这种惊艳里回过神来,连忙问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妈妈告诉我,一大早就没看到焦老汉,她便出门去找了,但也找了没多久,

    毕竟太危险了,她不是那种一股脑容易被热血冲昏头的人,如果她再出什么事就

    麻烦了,于是便回来了。

    「奇怪了,那他一大早出去做什么,外面这么危险,他不要命了啊。」

    我说。

    「我也不知道,只能耐心等等吧。」

    妈妈说道。

    于是,这一整天我们都在等待。

    但到了晚上的时候,竟然还不见焦老汉回来,我跟妈妈是真的急了。

    我说:「妈妈,怎么办?」

    妈妈微微皱眉,看了一眼窗外,道:「这样,你待在家里,我再去找找。」

    就是一向冷静的妈妈在这时也忍不住了。

    我听了大惊,这怎么行,外面黑灯瞎火的,还是在山上,外面还下着雨,这

    要是妈妈也跟着出事了,我该怎么办?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感觉孤独无助,连

    忙摇头说不行。

    可妈妈向来性格强硬,她决定的事就无法更改,立即就要去。

    但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开门声,我和妈妈一愣,对视一眼,接着同

    时快步出去。

    刚来到外面,就听得噗通一声,把我吓了一跳,妈妈却是非常镇定,她的手

    里还拿着蜡烛,就这样走了过去,借着光影,我看到了地上躺着一个人,可不就

    是焦老汉?而在焦老汉的身边还有着一个东西,我定睛一看,顿时吓了一跳,那

    居然是一头黑乎乎的小野猪,有着伤口,不过已经毙命了。

    我惊讶,这头小野猪大概有一百来斤,难道焦老汉这一天出去是为了捕杀这

    头小野猪的?焦老汉显然是昏迷了过去,他全身都被雨水给打湿了,身上还煳了

    些湿泥,整个人狼狈不堪。

    「来,凡凡,帮我把焦老伯扶到屋里去。」

    妈妈说道。

    「哦。」

    我和妈妈两个人扶着昏迷的焦老汉进了平房屋里。

    他身上的衣服太脏,又是湿的,所以只能先把他放在地上。

    妈妈把蜡烛摆好,对我说道:「凡凡,你出去一下,我叫你进来你再进来。」

    我一愣。

    让我出去?难道是有什么需要我避讳的吗?可是妈妈的命令从来不容置疑,

    我只好出去了,没想到我刚出来,妈妈顺手还把门给关上了,我心中嘀咕,有什

    么需要做的这么隐秘的。

    我很想知道妈妈在里面做什么,毕竟她弄得神神秘秘的,把我的好奇心给吊

    了起来。

    突然间我想到了就在这瓦房堂屋和平房连接的那面墙壁上似乎有一个拳头大

    的洞,这种洞是农村里那种平房用来插装木头的,老式的平房还有,新式的平房

    却是没有了的,刚好能够满足我的好奇心。

    这个洞大概就两米高左右,好在我有一米五几,端了一张凳子过来,踩在上

    面,刚好能够够得着,于是我便向着里面看了进去。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让我惊讶的差点出声。

    妈妈在干什么?她,她竟然在……屋内的灯光,不,应该是烛光,那烛光微

    弱,能照耀的范围不大,但是我能明确的看到,躺在地上的焦老汉是昏迷的,而

    妈妈则是跪坐在焦老汉的身边,伸出玉手,轻柔的给焦老汉解开衣服。

    焦老汉全身湿乎乎的,的确要给他把衣服脱了才行,只是,焦老汉毕竟是一

    个老男人,妈妈就这样给他脱衣服,这样未免有些不妥吧?我心里是这样想的,

    就是不知道妈妈怎么想了,不过,从她现在的举动来看,不管妥不妥,她都这样

    做了,我阻止不了。

    不过现在想想也能解释,这里就妈妈能够照顾一下焦老汉了,如果她置之不

    理的话,那焦老汉就真的没人管了。

    跪坐在地上的妈妈依然是那般的绝美动人,尤其是她的这个姿势,她丰满美

    丽的臀部被紧紧地包裹在黑色的西装裙里,往下坐在双足的脚后跟上,挤压出来

    的形状诱人。

    而她跪着的时候,腰背自然而然的挺直,在白色衬衣的包裹中,妈妈胸前那

    两只饱满傲人的神女峰在白衬衣的紧绷下曲线更显高耸,挺拔滚圆。

    而当妈妈需要起身的时候,她丰腴高挑的身材曲线更是一览无余,在那昏黄

    的烛光照耀下,美的惊心动魄,难以言喻。

    焦老汉身上其实也就穿了一件衣服,妈妈把他的上衣脱掉了,焦老汉的上身

    露了出来,别看焦老汉看起来瘦弱,可让人惊讶的是,他竟然还有腹肌,上身还

    有肌肉,这就很让人匪夷所思了。

    真的看不出来。

    不过,转念一想,焦老汉能一个人把一百多斤的野猪给捕杀回来,是有一定

    能力的,这样一想就让人释然了,只是让人很惊讶而已,反差太大。

    妈妈成熟风情的俏脸上也明显有诧异之色,她的神色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

    没有什么波澜了,接着她的视线很明显的下移了,落到了焦老汉的下身。

    既然上衣都脱掉了,那下面的裤子也肯定是要脱掉的。

    妈妈的神色有着几分犹豫,过了足足有半分钟,妈妈最后深吸了一口气,一

    只玉手伸出,抓着焦老汉的一条腿抬起来,然后妈妈的另一只玉手一根葱白的食

    指勾在焦老汉的裤带上,往下一拉。

    这样一次肯定是脱不下来的,需要妈妈这样做三四次才行,而妈妈在做这个

    的时候,绝美的脸庞依然波澜不惊。

    &nbsp 。

    沷 怖 頁  、

    只是,当妈妈将焦老汉的裤子脱下了一截之后,忽的就愣住了。

    我疑惑,妈妈怎么不动了?我仔细地观察着妈妈脸上的表情,很快就明白了

    ,因为我看到了妈妈的视线,正落在焦老汉的胯部,本来冰冷白皙而又吹弹可破

    的脸颊上,微微渗出了娇艳欲滴的晕红。

    她,正在看着焦老汉的那根东西。

    屋内的环境有些昏暗,只有烛光,其实我并不能看清焦老汉的全貌,毕竟有

    妈妈在那儿挡着,而且烛光也并不怎么明亮,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妈妈的视线就

    是落在焦老汉的胯部,也正在看着焦老汉的那根东西。

    我清楚地记得那次我跟踪焦老汉,看他用女人内裤打飞机,偶然间也看到过

    焦老汉的尺寸,黑不熘秋的,与他瘦瘦的身形相比,可真的叫一个巨大,甚至堪

    比钟牛。

    要知道钟牛那只能算是异类,而焦老汉都能有这样大的东西,实在是让我震

    惊。

    而焦老汉有那么大的尺寸,从妈妈的角度自然能够看得到,因此她的注意力

    放在上面,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可以意外的。

    而妈妈也只是注意了一会儿,她便将视线移开了,一把脱去了焦老汉的裤子

    ,就这样,焦老汉一下就变得光熘熘的,一丝不挂,整个人全部暴露在了妈妈的

    视线里。

    妈妈似乎是沉思想了会儿,过了片刻,妈妈起身到一边从墙壁上拿了条干毛

    巾过去帮焦老汉擦拭身子。

    我看到妈妈吹弹可破的脸颊上肌肤越来越的晕红了,好似熟透了的番茄,白

    里透红,她也将衣袖卷了起来,露出雪藕般的玉臂,看起来极为的干练英气,如

    冰山般的气息悄然散去,多了几分温柔。

    于是乎,就在这山上的一座老旧的平房屋里,外面斜风细雨,屋内温暖如春

    ,一个看上去瘦弱的老男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地上,而旁边有一个成熟绝美、风情

    万种的美妇在用干毛巾为他擦拭身体,而这位绝丽美妇还是一位副市长,也是我

    的妈妈。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心里有些膈应,而且焦老汉昏迷着,我确定了不会

    发生什么,于是便不再去看了。

    我干脆就坐在了那张凳子上,静静的等待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妈妈才打开门

    让我进去,而我进来的时候,焦老汉已经换了身衣服,不用说,肯定是妈妈换的。

    我和妈妈一起把焦老汉抬到了床上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迷迷煳煳的醒了过来,还是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我一下就急了,

    心想该不会焦老汉又跑了出去,妈妈又出去找人了吧?我急急地奔出屋子,刚来

    到门口,就听到外面传来妈妈的声音。

    「焦老伯,以后不许你再这样了,知不知道?」

    妈妈的声音听着很严厉,但这严厉之中,却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关切。

    「好好好,闺女,以后俺啊再也不乱跑出去了。」

    焦老汉的声音响起。

    我一听,焦老汉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看起来人不可貌相啊。

    「对了,闺女,俺问你个事儿,行吗?」

    「嗯。」

    「就是那个啊……俺这身衣服……」

    「嗯,有问题吗?」

    「是闺女你给俺换的?」

    「……嗯。」

    「嗨呀!」

    焦老汉似乎拍了下手,声音里也隐藏着一丝兴奋:「那可真是麻烦闺女你了。」

    「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不顾生命危险去打猎,我给你换下衣服也是应该

    的,只不过……」

    妈妈说到这里,语气顿了一下:「记得经常洗澡,别整天脏兮兮的,不然哪

    个女人看了会喜欢你?」

    屋外廊檐下似乎沉默了一会儿,就听得焦老汉低沉失落的声音响起:「闺女

    你说得对,俺老汉长得这么丑,没钱又穷,无儿无女,没事儿,就这样吧,就让

    老汉我这样一个人去死,挺好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妈妈呵斥一声。

    「难道俺说的不对?」

    「没什么对不对,我看得出来,老伯你人挺不错的。」

    「真的?!」

    「嗯。」

    「那可太好了!」

    外面两人聊天了一番,我躲在门后,却是越听越不对味。

    忽然间,妈妈发出一声惊呼,我立即就想冲出去,可紧接着就听妈妈娇斥道

    :「老伯,别抓,啊……」

    我立刻又顿住了脚步,但是心里却像是猫爪子在挠一样。

    我很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又怕冲出去给妈妈难堪,只能艰难的忍

    住。

    就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了一阵阵的声音。

    「别……老伯……请你不要这样!」

    「闺女啊,俺……俺就是想摸摸,没别的意思,你的这两坨肉实在太圆了,

    俺……俺长这么大,还从没看到过有哪个女人能有闺女你这么大的胸部呢。」

    妈妈似是沉默了一会儿。

    焦老汉继续说:「闺女,俺摸一下,就摸一下,俺这辈子都没碰过女人,你

    ……你就看在俺可怜的份上,让俺摸摸好不好?」

    不要啊!我在心里呐喊。

    然而,接下来妈妈给焦老汉的回答让我彻底颓然。

    「给你半分钟!」

    妈妈冷冰冰地说道:「半分钟后马上把我放开!否则,老伯你就别怪我不客

    气了!」

    「诶好好好,闺女你放心,半分钟就半分钟,俺这就开始了?」

    「……嗯!」

    外面没有什么声响了。

    我急了。

    忽然间,我想到了那平房的窗户,连忙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把窗帘掀开,

    只露出一只眼睛,望向廊檐之中,瞬间,我的眼睛陡然睁大。

    就在那廊檐下面,有一男一女抱在一起,不,不应该说是抱在一起,而是焦

    老汉从后面抱着妈妈的,此刻他的一双手绕过了妈妈的腋下,落在了妈妈饱满高

    耸的胸脯上,两只手正在不断揉搓妈妈那两座被包裹在白衬衣里的圣女雪峰。

    妈妈的娇躯丰腴紧致,高挑而又修长,尤其是两条美腿更是笔直滚圆,她比

    焦老汉高出太多了,焦老汉从后面抱着她,而妈妈比他高出了一个头,因此他的

    头顶齐在了妈妈的香肩处。

    也正因为如此,妈妈那包裹在黑色西装裙里浑圆美臀翘挺而起,由于焦老汉

    是整个人前身贴在妈妈的后背上,所以看起来焦老汉是抱住了妈妈的盈圆雪臀。

    焦老汉使劲的踮着脚尖让自己高一些,在他的胯部那里明显的顶起了一座大

    帐篷,真的可谓是雄伟巨大,使劲的向妈妈两腿之间耸进去,越来越大。

    只是两人的身高有明显的差别,任凭焦老汉怎么的努力都不行,他似乎也知

    道这一点,所以也就不再继续了,而是将注意力放到了妈妈胸前的那两坨饱满雪

    乳之上。

    隔着白衬衣,妈妈的两只傲人雪乳被焦老汉的两只手爪不断地揉捏着,他可

    不知道什么叫做温柔,两只爪子粗鲁至极,一只手握着一只丰乳,让其不断地在

    手里变形,虽然是隔着衣服的,可是这样揉捏出来的形状却是格外的更有诱惑力。

    「好了,时间到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妈妈突然出声。

    但是焦老汉却不停歇,还在继续,一只手揉捏着妈妈的饱满雪乳,另一只手

    去解那白衬衣的扣子。

    妈妈绝美的脸庞上神色一沉,立即将焦老汉推开,这可不像那晚在瓦房里地

    面滑,因此妈妈一下就将焦老汉给推开了。

    在将焦老汉推开之后,妈妈沉着脸,立即就要发火,可是,也不知她看到了

    什么,突然美眸瞪圆,露出震惊之色。

    我很疑惑,也不知妈妈看到了什么,极力的看过去,可是焦老汉靠着墙,我

    根本就看不到,我倒是可以将脑袋伸出去,但那样就要被发现了。

    不过,老天似乎在这个时候给了我幸运,很快我就知道妈妈看到什么了。

    因为,焦老汉走了出来,又回到了我的视线之中,但是与刚才所不同的是,

    焦老汉没穿裤子,露出了他那根硕大的东西,就那样站在了妈妈的面前。

    我顿时就被震惊到了。

    我不敢置信,焦老汉他……他竟然就这样吊着自己的那根东西暴露在妈妈的

    面前,他,是不是疯了?他这也太大胆了吧?不出我所料,妈妈绝美冰冷的脸庞

    上也浮现出震惊之色,美眸瞪大,已经有怒火升腾而起。

    「焦老汉,你干什么!」

    妈妈一声斥喝。

    「俺……俺也不想这样啊,闺女啊,俺这是实在忍不住啦,你看这东西这么

    大,俺……俺真的感觉快要爆炸了啊。」

    「就算是这样,你……你也不能这样啊!」

    「不这样,顶着裤子太难受啦。」

    「不行,你快把裤子穿上!」

    但焦老汉却是拒绝:「不行啊,闺女,俺不是说了么,这东西顶着裤裆实在

    是难受啊,让俺放回去,你……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说到后面,焦老汉竟有几分生气。

    妈妈的眉头紧紧皱着,似乎是觉得这样也的确有点强人所难。

    「你不放进去,就这样晾在外面?要是被我儿子看到怎么办?」

    妈妈最终还是选择强硬些的态度,说:「还是不行,赶紧塞进去!」

    焦老汉似乎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焦老汉想了想,说道:「不如这样,闺女你给俺用手弄一下吧,俺会很快的

    ,一下就能出来的。」

    妈妈摇头。

    焦老汉又说到:「你……你这样,要是凡凡出来看到了,那可就惨了。」

    在窗户后面躲在窗帘里的我一听这话,顿时就想冲出去把焦老汉大揍一顿,

    他竟然用这个来威胁妈妈,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我想立即冲出去对着焦老汉大吼几句,以此来发泄心中的怒气,可是,好死

    不死的,由于愤怒,我想要一拳捶在墙壁上,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杯子,哐当一

    声弄出了动静。

    我脸色苍白,连忙缩了回去,外面顿时传来妈妈的声音:「凡凡,你醒了吗?」

    「哦,我……我醒了。」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妈妈你在外面吗?」

    「是的,你别出来,就在屋里等着,妈妈很快就进来。」

    妈妈在外面说道。

    「好的。」

    我应了一声。

    过了会儿,没有什么动静了,我又悄咪咪的凑到了窗户边去,借着窗帘盖头

    ,再次小心翼翼的看了出去,这一次我比刚才在焦老汉的面前,微微低着身子,

    伸出雪白如玉的柔荑,张开了五根如剥葱般的玉指,一把抓住了焦老汉那根粗黑

    硕大的肉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