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别人家的孩子 > 别人家的孩子 番外(19)
    别人家的孩子·第一部·番外·特别的选修课19

    2019-9-5

    “别这啊那啊的了,既然都已经跟老师来了,就从艺术的角度,塌下心好好地去欣赏一下人体艺术的美,别忘了这些美本就是上天早就的,反倒是现在咱们身上穿的这些衣服,才是人类后来给自己加上的束缚。”

    “来,暂时抛开你心里的那些陈旧观念,好好地看一看你面前的这个模特,好好看一看她的身体,伍申你难道不觉得这具身体很美么。”

    “其实只要你真能解开自己的心结,就会发现这种美并不可耻,她的本质上和其他自然美并无分别,如果你一时间还无法转变观念,你可以尝试着把面前的模特想象成一件美妙的瓷器,想象成一只娇美的梅花鹿……”

    白玉萍将伍申半拖半拽地带到了展厅正中的裸体女模特面前,正在教授他如何去欣赏人体艺术之美的时候。

    一个西装革履却又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

    满脸堆着笑意,一把就抓住了白玉萍柔嫩的小手,轻轻摩挲着说道:“这不是白大师么,我啊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好几天,可算是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被中年男子突然握住了自己的手,白玉萍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不过这一丝惊慌很快就被岑岑的笑意取代了。

    “我的章馆长,你啊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好么,我算哪门子大师啊,充其量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画家罢了……”

    “白大师,你这么说可就太谦虚了,要知道这几年你创作的人物画像,在咱们省里的行情可是逐年上涨啊,就连我这里可是都有好几位老主顾,在眼巴巴的等着你的新作品问世呢,哦对了,不知道之前我和白大师你说的那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章馆长,您也是搞艺术的,应该知道创作这种事情,往往很依赖灵感,这段时间我实在是没有那种感觉,再加上一直也没有遇到十分合适的模特,所以…所以您看是不是…是不是能再宽限我些时间,又或者您可以把这个工作转出去……”

    “诶呦,我的白大师诶,我在电话里面不是和你说得很清楚了么,那位买家啊可就认准你白大师的作品了,我早先不是没试过劝这位买家改变心意,可…可人家不干呐,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顾客就是上帝啊,我这开门做生意的,总不能把上帝往外赶,把真金白银往外推吧……”

    “要真让我这个生意人说,白大师你也不必非得追求什么创作灵感,既然人家想要一副人体素描,你就给她画一副人体素描不就行了,要是你觉得价钱方面不到位,我还可以帮你去协调,不怕告诉你这回的买家,手里最不缺的就是钱。”章馆长极力游说着白玉萍,足可以看出这桩买卖的收益,一定是非常让他动心。

    “章馆长,这个真不是钱的问题,实在是…实在是没有合适的模特,我找不到那种创作的欲望和感觉……”白玉萍极力为自己辩解着。

    “我的白大师啊,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好么,你可是咱们b市数一数二的美女画家,真要是张张嘴,这b市里面的男模特,还不得把你家的门槛给踩烂了啊,要不然…要不然这样吧,我赶明得空了亲自帮你介绍几个新入行的小鲜肉过去,你从里面挑一个最顺眼的……诶?”

    章馆长说着说着,好像终于注意到了白玉萍身边站着的伍申,两只小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圆嘟嘟的肉手下意识的松开了白玉萍的柔胰,一面揉搓着一面眯着眼睛上下打量起伍申的身材和样貌来。

    一连绕着伍申转了好几圈,那张油腻腻的大脸上,慢慢绽放出了满意的笑容,扭过脸冲着白玉萍说道:“白大师,我看你今天身边带着的这个男模…各方面条件就挺不错的啊,要我说干脆就他得了。”

    一边说着一边热络的牵起了伍申的手,轻轻地拍了拍热情的说道:“这位小兄弟看着有些面生啊,应该是刚入这行不久的新人吧,霍~~这身材可真不赖啊。”

    “鄙人姓章是这家龙盛展馆的馆长……”章馆长一边做着自我介绍,一只手竟然在伍申的肩膀和手臂上捏了几把,甚至于还把手伸向了伍申的前胸,看样子好像准备试试手感似的。

    “章馆长您好……”伍申应付了一句,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一连退后了好几步,刚才被章馆长这样一个油腻的中年男子摸了几下,他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快掉到地上了。

    眼看着伍申明显有些拘谨,章馆长倒也没有因此翻脸,仍是一脸笑容的说道:“行了小兄弟,咱们第一次见面,彼此之间都不熟悉,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给你这个数……”

    章馆长说着伸出手掌,五指张开冲着伍申比了一比。“只要你当一回模特,让你身边这位白大师画一张素描……”

    没等章馆长把话说完,白玉萍已经开口解释道:“章馆长你误会了,他…他不是咱们行内的,而是我的一个学生,我今天带他来就是让他长长见识。”

    “原来是白大师你的学生啊,我就说么,以他这么好的身体条件,要是咱们行内的,我又怎么可能不认识,不过既然是白老师你的学生,那事情就更简单了……”

    “这样吧,在我原来报的那个价钱基础上,我在多给你加两万,至于给你的这个学生分多少,那就全看白大师你的意思了。”

    章馆长说完,不等白玉萍说话,便又继续说道:“白大师,我现在的这个价,怎么说都仁至义尽了啊,你要是还拿捏着再不出手,那可就真有点驳我老章的面子喽,要知道你刚入行那会儿办展会,我可是没少帮忙啊……”

    “哈……”白玉萍长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一来是面前这位章馆长确实提携过她,二来也是因为她们这些搞创作的,轻易也不愿意和展览馆闹僵,三来对方开出的价格,也确实是诚意十足,让她动心不已。

    现如今唯一需要她担心的,反倒是站在她身边一脸懵逼的伍申,虽然这段时间在她的思想灌输下,能看出伍申开放了不少,但毕竟还没到白玉萍心里期待的那种程度。

    现在就下手去摘桃子的话,也许未必就能像白玉萍预估的那样顺利,不过既然正好赶上了这件事,白玉萍也不愿意再温水煮蛤蟆慢慢去调教了,索性先趁着这个机会验验货,大不了到时候随机应变下几味猛药。

    “那白大师,这件事咱们就算定下来了,回头我就叫人把订金给你打过去,然后就等你那边的好消息了……”正在白玉萍心里盘算的时候,那位章馆长却是已经满脸笑容的离开。

    “白老师,那个章馆长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模特?什么画画?我怎么有点糊涂啊?”章馆长一走,伍申就问出了一连串问题,刚才那个章馆长说话不清不楚,把他弄得云山雾绕的完全迷糊了。

    “呼…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伍申你先跟我一起回去,等上了车我再慢慢解释给你听好么?”白玉萍应付了一句,拉着满脸疑惑的伍申走出了展馆,回到了自己的那辆玛莎拉蒂上面。

    先是合拢了车窗,打开了车内的空调,这才慢慢和伍申解释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白玉萍虽然在q大新校区任教,但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出售自己的一些绘画作品。

    而先前那位章馆长,正是她经常合作的一个经手人,早些年白玉萍的画还没有打开局面时,章馆长曾经伸出援手帮助她消化了不少,算是帮着她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然而后来随着白玉萍的一些作品在国内外接连获奖,她的名气和收入都日益增长,可名利双收的同时,白玉萍的创作灵感却渐渐开始枯竭了。

    最

    近几个月,更是连一件自己满意的作品都没有画出来,为此她尝试了很多方式去寻求刺激,可是效果都不怎么明显,即便是陆续创作出了一些作品,可总是缺少一股子灵动和精气神。

    偏偏这个时候,章馆长联系到了她,说是有一位非常有身份的买家,看中了她的艺术品味,指名道姓想要让她专门创作一幅描绘男性魅力的人体艺术作品,并开出了一个让她十分心动的价格。

    说实话白玉萍很想赚这笔钱,可偏偏就是找不到那种创作的灵感,一连找了十几个男模特到家里,但每每下笔的时候总是提不起精神。

    至今那画室正中摆着的巨大画板上,画出的也不过是个粗糙的男子轮廓,但连美观二字都称不上,更不要说什么艺术价值了。

    没办法白玉萍只好联系了章馆长,想要推掉这份工作,可也不知道是因为这次的报酬太过诱人,还是那位买家章馆长实在得罪不起。

    无论白玉萍怎么说自己状态不好,章馆长就是不肯松口,好说歹说非要让白玉萍画一幅画交差不行,这才有了刚才在画展上发生的一幕。

    “白老师,你…你是说…那位…那位章馆长想让我来当白老师你的模特,然后让白老师你画一幅画?”伍申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他简直被自己听到的内容惊呆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别人艺术创作的对象。

    “不…不行…我不行的,白老师咱们现在就回去找那个章馆长吧,我得把事情跟他说清楚……”

    “伍申,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白老师其实也不想让你为难的,可是白老师实在是没什么办法了,既然章馆长他非常看好你,你就试一下好么,就当是帮白老师一个忙,算老师求你了好不好……”白玉萍说着,楚楚可怜地拉住了伍申的手,满眼哀求地看着他,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被白玉萍白皙柔嫩的小手握住,那种感觉和之前章馆长握住可完全不同,从手心传回的温热香滑,好像要把伍申的心都给融化了似的,纵然给他一副铁石打造的心肠,这时候也实在是狠不下心说出一个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