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别人家的孩子 > 别人家的孩子 番外(21)
    别人家的孩子·第一部·番外·特别的选修课21

    2019-9-9

    不等画室里面的伍申回答,只听吱呀一声轻响门轴转动间,一条肉光致致的雪腻长腿从门外迈了进来,紧跟着一具白得耀眼曼妙身躯,便出现在了伍申的视线里。

    “白老师你……”伍申没想到白玉萍离开画室才几分钟时间,回来时竟然就脱掉了全身的衣服,先是一愣随后全身的热血便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向上胀得他面庞通红,一部分向下迅速充实着阳根内部的海绵体。

    反倒是浑身赤裸一步一步走进画室的白玉萍,神情颇为自然并没有伍申脸上那种局促,柔声说道:“老师知道伍申你是第一次做这种裸体模特,如果只是你一个人脱光衣物,想来你心里肯定会觉得不自在,所以刚才趁着你脱衣服的时候,老师也把身上的衣服脱掉了,这样一来有老师陪着你一起赤裸身体,你总可以彻底放开怀抱了吧。”

    “好了,既然现在衣服都已经脱光了,你啊也就别在遮遮掩掩,来~乖乖把手放下,让老师先看一看伍申你的身体条件,然后也好给你设计几个动作。”

    白玉萍光着身子走进画室之后,发现站在圆台上的伍申,只是一味的用手挡在自己的两腿中间,使劲儿低着头看都好像不敢看她一眼似的,心里不禁觉得有几分好笑,索性扭着细腰一步一步走到了伍申面前,用自己的滑腻芳香的小手去拽伍申的胳膊。

    谁知道试着拽了几下,竟然根本就拽之不动,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嗔怪道:“伍申,你真该找面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哪里还有男子汉该有的气概,老师需要你展现的是男性的阳刚之美,可不是让你表演女孩子家的含羞娇柔的,快点把腰直起来把手拿开,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咱们还不知道要画到什么时候呢,你该不会想着一直光着屁股站在圆台上面吧,又或者是你不希望早点结束,想让老师像这样多陪你待一会儿?”

    “不…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伍申抬起头慌慌张张地解释着,可是目光才刚一接触到白玉萍赤裸柔美的身躯,便又慌慌张张地挪开了视线。

    然而经过白玉萍这一顿嗔怪,他总算是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咬着牙移开了自己护在要害部位的手,将佝偻的身躯慢慢挺直……‘哈!好大!’看清了伍申下体的尺寸后,白玉萍也不由得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能感觉到面前这根阴茎,还没有膨胀到最大的尺寸和硬度,但即便是还未充分勃起,看起来也已经有十五六厘米的长度了。

    整根阴茎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粉褐色,散发着一股子雄性特有的气味。

    却说这些年,白玉萍经历过的男模不知道有多少,伍申下面的这根东西并不是里面最大的一根,可却是里面最富青春朝气,最让白玉萍有‘食欲’的一根。

    见白玉萍愣愣地盯着自己下面的那根东西看,伍申羞急之下下意识地就想重新用手遮住,可才刚一有所动作,就被白玉萍给阻止了。

    “别乱动!”白玉萍一把抓住了伍申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方,雪腻温滑的触感传来,伍申果然身子一僵,再不敢有丝毫的妄动。

    只是被白玉萍这样抓着,和对方雪腻的肌肤接触着,伍申不由得在台子上不要乱动,让老师好好观察一下你的体格,之后也好为你设计几个动作……”白玉萍说着,慢慢转到了伍申背后,滑腻的小手仿佛一条玉射般,在伍申的身上滑来滑去,时而摸摸伍申的肩膀,时而轻抚他的后背,时而又会在他腰侧的地方捏上两下,最后竟然落到了他的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

    只听“啪啪~~”两声脆响,伍申全身一颤,一股子异样的快感,瞬间从臀部传遍全身,正在他准备张嘴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白玉萍赞叹道:“宽肩、细腰、翘臀、长腿,章馆长他说的还真不错,没想到伍申你不但个子长得高,身材比例竟然也这么好,明明没接受过什么专业的模特训练,可单论身体条件已经不逊色于老师以前见过的那些专业模特了,老师如果没猜错的话,伍申你平时一定非常热爱运动吧……”

    “我…我上高中之前有练过…练过几年武术,后来高中的时候加入了校篮球队……”被白玉萍的小手这样抚摸着,伍申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件正在展出,任人玩弄点评的艺术品似的,伴随着丝丝屈辱而来的,是一种陌生而又强烈的刺激,正是这种刺激让他开始下意识地去服从白玉萍,回答着白玉萍的问题。

    “我就说么,怪不得你的身体这么结实匀称呢,更难能可贵的是皮肤的颜色,刚好是那种最具阳刚气质的古铜色,但是摸起来却一点都不会觉得粗糙干燥,反而非常的光滑富有弹性,说实话老师都有点羡慕你的女朋友了,像你这样的身体抱起来一定很舒服,让人舍不得松开的……”

    听到白玉萍这样肆无忌惮地评论他的身体,伍申的脸红的真像熟透的猪肝似的,可偏偏心里却连一点反感的情绪都没有,甚至于还有那么一点自己都说不出的喜悦。

    “说真的,伍申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像你这样学习好身材好的男生,放在哪儿都应该非常抢手才对,说你没有女朋友,连老师都觉得不可思议,可偏偏你面对女孩儿的时候,又害羞的厉害,这倒让老师有点拿不准了……”白玉萍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从侧面打量伍申两腿之间的那根东西,凭她的经验又怎么会看不出,伍申下面的这根东西,虽然颜色看起来还很嫩,但多半是根久经阵仗的宝棍。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其实…其实我以前高中的时候有过一个女朋友…只是…只是……”也许是有些事压在心里太久了,也许是觉得白玉萍值得信任,伍申第一次和别人提起许玮的事情。

    “只是高中毕业的时候,最终没能在一起所以分开了,老师说的对么?”白玉萍脸上露出一副了然。

    “而且老师没猜错的话,伍申你一定是爱惨了之前的那个女朋在,所以才会过了这么久,依然对她念念不忘对吧。”

    被白玉萍猜中了心事,伍申脸上闪过一丝惊愕,随即便轻轻地点了点头。

    “听老师一句劝,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事情,有些人可能让你爱得刻骨铭心,但是她和你之间的缘分,却只够轰轰烈烈的相爱一场,当缘分尽时与其一味地紧抓着不放,让双方都痛苦受尽折磨,倒不如选择放开……”

    白玉萍这几句话说得情真意切,语气中充满了落寞和萧条,一看就是联想到了自己的某些往事。

    “难道白老师你也……”察觉到白玉萍情绪上的变化,伍申心有戚戚,无形之中又多了几分亲近。

    “哼!老师的情感经历,可比你家伙能想象到的还要丰富的多,伍申你要是真感兴趣的话,哪天有空了老师再慢慢说给你听,不过现在嘛…你在台子上给老师乖乖地站好了……”

    白玉萍说着,搭在伍申屁股上沿的小手,竟然顺着伍申的臀沟一路向下滑去,修长的指尖隐隐从肛门周围划过,刺激的伍申整个人都抖了一下,褐色的肛门仿佛受惊的海葵般,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恢复了原状。

    ‘竟然这么敏感么……’白玉萍的嘴角慢慢弯了起来,闪过一丝意义难明的笑容,指尖从伍申的会阴部贴着阴囊扫过,摸向了他的大腿内侧。

    一边摸一边说道:“伍申你的腿可真长,更难得的是腿部摸起来没有丝毫的赘肉,大腿和小腿的比例又非常棒,一会儿画的时候倒帮老师省了很多麻烦……”

    检查完了北面,白玉萍的注意力慢慢到了伍申的正面,两只似乎带有魔力的小手,一左一右的攀上了伍申宽阔结实的胸膛。

    “不错,胸肌的整体形状很好,上中下三部分的肌肉都很匀称,乳头的位置也刚好,就是颜色上面稍显稚嫩,看起来还不够阳刚……”

    白玉萍说着,两只手竟然分别捏住了伍申的一个乳头,用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揉捏了几下,让伍申的两粒小乳头,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啊~”伍申骤然遭袭,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身体也一下子往后缩去,一脸惊愕地看着面前的白玉萍。

    “别紧张,老师不过是想试一下你的身体反应罢了,没想到你那里竟然这么敏感,难道说以前伍申你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她很少摸你的奶头么。”

    白玉萍只用了一两句话,就将自己刚才的行为轻轻揭过,退后几步示意对伍申的身体检查已经结束。

    让伍申站在圆台上,按照她的要求先摆了几个孔武有力的姿势后,略微沉吟了片刻,最终敲定了以其中的一个姿势入画。

    于是几步走回画架前,拿起了自己专用的画笔。

    “好了伍申,现在你就按照老师刚才告诉你的那个姿势站好,记住了在老师作画的这段时间里,你要尽量维持住自己的姿势,没有老师的允许你千万千万不要乱动,最好在老师结束绘画之前,你能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雕塑……”

    指挥着伍申按照她的要求在圆台上站好后,白玉萍坐在画架斜后方,拿起手里的画笔对着不远处的伍申横竖比了几下后,开始飞快地在画纸上描绘起来。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伍申的身体轮廓便被白玉萍画了出来。

    却说先前没有摆好姿势之前,伍申还能别过头不去看白玉萍玲珑娇媚的身躯,而现在他被白玉萍要求以指定的姿势站在圆台上,别说扭头看向别的地方了,连眨眼的次数都被白玉萍限制的死死的。

    美色当前,伍申正值血气方刚,慢慢的目光,便不受控制的飘向白玉萍身上,最为玲珑曼妙的几处地方。

    渐渐地满眼尽是酥胸高挺雪腻芬芳,更多的热血开始朝着小腹下方汇聚。

    可坐在伍申面前的白玉萍,却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伍申的窘迫似的,随着绘画的进行坐姿越发随意,两只修长白皙的美腿,一点一点朝着两边分开。

    终于将自己肥美鲜嫩的阴部,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了伍申的视线里。

    只见雪白的阴阜光洁细滑犹如新生的婴儿,别说黝黑的阴毛了,连一眼毛孔都看不到。

    两片肥嘟嘟的阴唇白里透粉粉中带红,犹如两扇白玉雕就的大门,紧紧地闭合在一起,正好挡住女儿家最秘密的瑰丽艳景。

    玉门正上方,当中一颗红豆大小的肉芽,晶莹剔透犹如绝世宝石,散发着水润炫目的光泽,似乎在彰显着自己便是那玉门开阖的关键。

    伍申只觉得自己魂魄,都要被那玉门之后的秘隐吸走了一般,目光死死地盯在两扇玉门当中的缝隙,好像奢望能用无形的视线,去穿透那两扇肥美的玉门一般。

    慢慢的随着伍申目光的凝视,紧闭的玉门正中,一丝丝隐约的水光浮现。

    然而正在这时,两团浑圆雪腻突然从两边靠拢,一瞬间便夹断了伍申射向玉门的贪婪目光。

    却是白玉萍画着画着,忽然夹紧了双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