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玄幻小说 > 泼皮道士 > 第一章 泼皮出世
    第一章泼皮出世明,永乐三年,明成祖朱棣再命太子少傅姚广孝、解缙、礼部尚书郑赐监修以及刘季篪等人重修《文献集成》,号令天下献书朝廷,但凡经,史,子,集皆被收录。

    锦衣卫统领安公公得知道教中有一分支教派名叫人欲道,专修阴阳和合术,教派中有一部《阴阳宝典》,里面记载着深奥的男女双修术可让修此道者登上仙界,位列仙班,安公公以修书为由下令征集人欲道的《阴阳宝典》。

    人欲道第十七代掌门人元子知道安公公意图利用男女双修术蛊惑皇帝,拒绝献书。

    秋,安公公派出东西两厂锦衣卫捕杀人欲道门徒,暗中派出100名黑龙卫前去人欲道山门夺取《阴阳宝典》。

    人欲道第十七代掌门遣散教徒,清空山门,锦衣卫扑空,焚山。

    翌年正月初七,传人欲道掌门人元子在雄关被捕杀,人欲道灭门,道教双修圣典《阴阳宝典》失踪。

    随后几百年间,道教弟子多方寻访《阴阳宝典》皆无功而返·····沧海桑田,世间几度沉浮·····现代。

    山涧市郊,黄石山区,无人区。

    轰隆一声巨响,一只手穿透塌方的泥土,在泥土中里爬出,一个脏兮兮的人背着一把桃木剑,嘴巴里咬着一把拂尘,眯着眼睛在泥土里挣扎出来,许久,当他适应了光线后无力的爬起来大声喊:“人元子,你这死老头,你把道爷我关了这么多年,你他妈以为你的破阵法能关住小爷,待小爷回去拔光你的胡子你就知道我泼皮道人的厉害!”一个穿着破烂道袍十三左右的少年出现在阳光下,强光让他捂着眼睛适应很久,这时他才能看清四周的景物,正午烈日下水潭边的杨柳,西边天空隐隐约约的月亮,少年不仅抽了一口冷气,脊背涌上阵阵寒意。

    “午阳柳,梢斜月,六百年,见青天!”少年抽动嘴角,右手掐指,九宫飞星起。

    少年越是掐指嘴角抽动的幅度越大,此刻,一道诡异的波动传来,少年看看天空,此方天空聚集了一大片天罚乌云。

    少年喊:“贼老天,你爷爷的想来欺负本道爷不成?”啪啦一声,一道雷光劈来,少年迅速举起一道蓝色透明符,轰隆一声,雷光劈在蓝色符箓上,一道晶莹的蓝色龟甲盾包裹少年全身,雷电被龟甲盾阻挡,电弧四溢,丝毫伤不到少年,少年抽动着嘴角,撤去龟甲护盾,一脸无赖相笑嘻嘻的说:“贼老天,道爷轻松化解掉你的天雷,你能怎样······”话未完,一只鸟在天空飞过,一坨黏乎乎的东西掉落到少年头上,少年用手一擦,一阵腥臭味灌进少年鼻孔,少年一阵恶心样:“我日你大爷的,贼老天,你敢阴本道爷······”少年仿佛吃到大便一样一阵呕吐,匆匆跳进前面清澈的水潭里清洗一番,回到爬出的泥土堆上刨出一个山洞,在洞中拿起拂尘,桃木剑,一个破布袋挂在肩膀上,转动洞外的机关石,将山洞关闭。

    少年理理长发,回到水潭边,在破布袋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慢悠悠的剃掉头上的长发:“道爷我恨秃驴,偏偏这秃驴的脑袋特别清爽,想当年峨眉山下调戏那小桃红尼姑·····啧啧·····,人元子,你这老不死的关了道爷六百年,我日你大爷的,别让道爷我找到你的坟头,否者道爷让你做鬼都不安宁!”“600年,我日!”少年想到自己被关了600年心里升起一股憋屈不知道往那发泄,这600年他收获不少,可他失去的也不少,先不说小桃红尼姑,还有一只灵狐让他牵挂,只是600年过去,他居然没死,也没长大,这让少年内心觉得无比奇怪。

    少年扯起嗓门沙哑的喊:“小狐狸精,你家泼皮道人虚灵子回来了,赶紧滚过来帮道爷捶背呀!······”山谷里回荡着少年的呼喊,除了树林里的被吓跑的动物四窜的声音再无其他。

    人欲道山门考古发掘区。

    林咏暄站在土坡上眺望挖掘区大门,笔直的警服,得体的裁剪让林咏暄傲人的身材在阳光下如同穿上警服的云中仙子,柳眉黛眼,玉肤琼鼻,娇柔可人的红色樱唇,柔美的鹅蛋脸上带着少许婴儿肥,她的存在让山野粘上几分仙气,不少挖土男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最要命的是林咏暄警服里那对大得有点不科学的玉峰,细小的纤腰,妩媚勾魂的曲线每一天都吸引不少男性的目光。

    林咏暄焦急的等待她的孪生姐姐林悦然,一个只大她几分钟长发美女,考古工作区入口处缓缓驶来一辆电视台的车辆。

    林悦然,一个与林咏暄长得一模一样的高挑美女走下汽车,她拥有林咏暄一样的身段与曲线,只不过林悦然的气质让你看到她就像看到一本散发着墨香的诗集。

    林咏暄走上迎接,与林悦然一同前来的还有电视台的大美女主持海澜与男摄影师安旭。

    林咏暄带着三人走上清理出来的青石山道:“这是半年前一群驴友发现的,这青石阶梯有1080级,人欲道山门在这大山之后的黄石峰半山腰,走上去得要半个小时,累死了,听说山涧市还要开发旅游项目,谁会来着遭罪。

    ”海澜笑说:“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台阶是给信徒走的,听说山涧市委已经规划好了这人欲道道教旅游项目,只等这里发掘完毕就开始配套安置,届时开启重建道山项目就可以带动当地发展,对了暄暄,你来这里蹲了多少天了?”林咏暄嘟着小嘴:“大概七天了,若非山下有个大村庄,吃这里的伙食不死人才怪,真不知道章所长为何要派我进驻这里,莫名其妙!。

    ”“挖出什么宝贝没有?”“一会你去采访馆长不久知道了?”山路悠悠。

    发掘现场里传来一阵掌声,发掘人员挖出一个青石凿成的箱子,三人一到,山涧市博物馆馆长,一个五十岁的秃顶老学究在摄影机下滔滔不绝的谈起人欲道的过往······“根据山涧县志记载,人欲道这个道教分支在这黄石山区立教最早是在唐朝中期,那是山涧市只是一个大市集,因为有山涧市集是一个交通重镇而驻有兵力,久而久之山涧县就这样形成,而人欲道也因为当地民众需要有一个信仰而建立,那时的道教处于孕育宗教状态,其代表有方仙道,五斗米道,天师道,那时的道教有师徒传承,但未形成有组织,有字辈的宗教组织,五斗米道与天师道同宗,但不同系,我们这个人欲道就属于天师道的正一派······”馆长刚说到这里,一块鸡骨头狠狠的砸在他秃顶的脑袋上,咚的一声响起,砸得馆长捂着脑袋疼往地面一看,发现砸他的居然是一块鸡腿骨,气得他的哇哇叫:“谁,谁这么缺德?”一个嫩雏的少年声在高大的树丫上传来:“我日你大爷的正一派,我堂堂人欲道需要舔正一派的脚丫献媚?老秃驴如此诋毁人欲道你信不信道爷我一把巴掌把你牙齿打下来?”一道人影在树丫上跳下来,站在挖掘坑里的石箱上。

    众人一看,一个小光头,张着一副无赖脸,贼眉大眼,塌鼻无赖嘴,全身瘦骨如柴,腰间系着绳子绑着披在身上的一件烂道袍,肩膀上甩挂着一柄拂尘,一条烂绳子绑住一把桃木剑背在背上。

    这货手中抓着一直烤得金黄色瘦小的野鸡,另一只手撕这鸡腿大口撕咬,囫囵中言语不清的发问:“你们他妈的挖我家的东西干什么?找死啊?”“那来的小兔崽子,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找抽?”挖掘坑边上一个保安抡起衣袖走进坑里挖掘队员一下子乐了,干了一个早上的活觉得挺压抑,这傻光头小兔崽子闯进挖掘地耍泼?这回找死了吧!保安走向小光头,伸出大手意图抓住小光头的肩膀,岂知小光头侧身溜走,一脚将保安踹退几米外,大手一甩,一块鸡骨头砸在保安肩膀上,保安应声倒下,全身上下不断发抖,口吐白沫冷汗直冒,吓得几个保安不由得退后几步。

    如此,站在旁边的林咏暄一行人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挖掘坑里那小泼孩身上。

    小光头耍泼喊:“还有谁?不怕死的上来,你家道爷在这里接着。

    ”坑边,两个不信邪的保安冲进坑里,没走几步,小光头再次投掷鸡骨头,呼的一声,两个保安一个被砸在大腿上,一个被砸在腰间,两个保安应声倒地。

    只见那小泼皮站在石箱上舔着手指:“你奶奶的,挖道爷家的东西,还敢对道爷耍横,没死过是吗?”众人一阵惊悚,不敢再上去去招惹小道士。

    林咏暄看到地上三个保安疼的死去活来,她走进挖掘坑:“小屁孩,你是谁啊?”小光头看了林咏暄一眼,一副了不起的样子伸出左手,亮出套在食指上的一个黑铁指环:“道爷法号虚灵子,人欲道第十八代掌门,江湖人称泼皮道士,你说道爷是谁?”人欲道第十八代掌门?坑边的博物馆馆长哈哈大笑:“人欲道掌门?哈哈哈哈·····小屁孩,县志记载,永乐五年,锦衣卫在正旦节这一天烧尽人欲道十八宫,每一宫代表着一个掌门,你说你是十八代掌门,一个个小屁孩有六百多岁不成?”虚灵子脸上浮现出一丝忧伤,那忧伤一闪而逝:“道爷不跟你们废话,不想死的赶紧在天黑前滚下山。

    ”馆长撸起衣袖:“哟,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你家大人不在,你爷爷我打烂你屁股!”虚灵子亮出一块鸡骨头馆长迈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

    这时,虚灵子的目光变得沉重,只是他看的方向不是看着身边的人,而是四处张望,神色凝重,最终虚灵子把目光停留在他的右侧。

    只见一棵参天大树上,一只几乎由鲜血凝结而成的鹦鹉站在枝头上,宛如一个地狱的死亡使者降临人间。

    血鹦鹉全身冒着丝丝鲜红的血气,就仿佛一团燃烧的血液,它转着头,用碧绿的眼睛看着挖掘基坑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