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玄幻小说 > 星辰伴月 > 第一章 异乡孤客
    第一章异乡孤客一片浩瀚的山脉一眼忘不着边际,一座座山峰高耸入云,山潭,小溪点缀在群峰之间,而在那云霄之上的群峰之巅,阁楼庭院座落其中。

    基本上每座庭院内都有不少的人,或在相互切磋武艺,或在一起盘坐静思感悟。

    然而,与此情景截然不同的是,有一座山峰,高度列入前三,但封顶却只有一座九层八角塔。

    此时,塔内正有一个英俊的小生,在整理各类书籍,此人名云天,今年刚十八岁。

    云天把各类书籍整理完后,又把塔内上下各层打扫的干干净净,随后,便一人来到了一处山崖边,望着远处群峰之上的殿宇,气势恢宏,在云层浮动间,仿佛仙境般,景致一览无余,但在云天的眼神中却透漏着凄凉和孤独,此处虽美,他却不属于这里,因为,云天他来自地球,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他是外人。

    慢慢的,云天的思绪又回到了过去,自己是个孤儿,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好在自己很勤奋,又比较聪明,在同龄人还在上初中的时候,自己已经通过努力,考上了一所理想的大学,也就是在那一年,大学开学之前,面对漫长的暑期,突然有了想去旅游的想法,便独自一人去了泰山,那一日,晴空万里,骄阳似火,或许正因为天气酷热,游人非常稀少,记得当时,自己正一人在山道上走着,天空却滚落一枚橙黄色的球形闪电,朝着自己极速飞来,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等醒来后,自己竟然离奇的来到了这个不属于自己的,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的风俗习性类似于古代时期,却又有着很大的区别,这是一个以修炼为主的世界,没有那些发达的现代科技,却也没有古代的最高统治者——皇帝,管理这个世界的,是由修士组建的门派。

    世间门派众多,以中原九派和蛮荒四大势力最为强势,各守一方,其余中小型门派尽皆归附他们。

    中原九派分别为,中部青云宗,东部紫霞宫,南部琉璃殿,西部凌霄殿,北部碧游宫,东北点苍阁,东南圣火教,西南药王谷和西北万毒府。

    中原外围,四周称蛮荒之地,多奇人异士,相对中原比较混乱,但在四方蛮荒,也有四大势力维持秩序,分别为,东荒盘龙山,南荒万兽岭,西荒一线天和北荒玄冰海。

    中原九派和蛮荒四方势力中,又以中原青云宗最为强势,被世人公认为门派之首。

    青云宗,正是云天现在所属的门派,可云天并没有感到庆幸,因为,他自从十四岁那年无意间来到这个世界,三年多的时间没有人教他如何修炼,整日在藏经阁负责打扫卫生,整理书籍,能与他相伴的,也就一个人称阁老的老头。

    还好阁老人很慈祥,对云天也很关心,同样云天对这阁老也很尊敬和照顾,一老一少便在这藏经阁为伴,关系倒也融洽。

    可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沿用着最古老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只要你修练有成,便可踩在他人头上呼风唤雨,虽然,云天没有日后要踩在别人头上的想法,可他更不想,日后被别人踩在自己头上,对自己吆三喝四的。

    奈何,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连最基本的武者都不是,在青云宗内,像他这个年龄的,都已经进去真人境了,稍差点的,大多也都处于武者巅峰。

    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但至少要有在这个世界立足的资本,要想在这个世界立足,就必须通过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只是修炼对于现在的云天来说,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

    虽然整日待在藏经阁,藏经阁内有各种书籍,包含各种武技,但对云天来说,修炼一途,他连门都没入,那些武技就如同天书一般,根本看不懂。

    三年多的时间,虽然没有修炼,也看不懂那些武技,但是一些地理,人文,史籍一类的书,云天却读了个遍,对这个世界也算有了初步的了解,也正因为如此,云天猜测地球和这个世界有某种联系。

    拒史料记载,人族原来居住于天上,受神族庇护,但有一天,妖魔将天打破了,人族只能到荒凉的大地上生活,但当时,大地上资源匮乏,人族各部之间彼此争斗不休,直到炎黄二帝一统人族,人族才迎来难得的发展时期。

    但是,就在人族发展刚起步不久,却有魔头蚩尤率领十二祖巫残害人间,黄帝轩辕领兵镇压,虽最终取胜,但在战后,炎黄二帝所在的本族——华夏族,却离奇的消失了,之后的世间便被各门派割据,距今以八千余年。

    这段史料让云天当时非常惊讶,炎黄二帝,华夏族,多么熟悉的字眼啊,可关于华夏族战后的去向,云天找遍了整个藏经阁的史籍资料,都没有半点线索,这也成了云天心中想要解开的一个迷。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他要有相当的实力,否则,一切都只是幻想,通过修炼提升实力,这也是云天最迫切的。

    他并不像世间其他修士那样,修炼为名利,为长生,他只是想能在这个世界立足,去寻找心中的答案。

    抬头望了一眼净蓝的天空,深吸一口气,转身朝下山的方向走去,因为藏金阁就他和阁老两个人,没有专门的厨房,一日三餐他要到临近的山上去领。

    整日山上山下的来回跑,倒也让云天练出一副强健的体魄,只是,临近山上的一些人对他不怎么友好,感觉云天只是个杂役,也没有修为,便经常嘲讽他,对此,云天也习以为常了。

    云天他经常来的这座山叫青冈崖,这在青云宗内,地位处于下等,青云宗内有山峰一百余座,其中六十三座是有自己名字的,高等的叫峰,中等的叫山,下等的叫崖,共九峰,十八山,三十六崖。

    云天来到青冈崖,却感觉非常奇怪,因为,今天不像往常那样到处都有人在走动,上山这一路,连个人都没遇到,到了青冈崖,云天直奔厨房,厨房内也只有伙夫老杜一人。

    “杜爷爷,今天这人都去哪了?”云天随意的问了一句。

    这伙夫老杜,平日里对云天颇为照顾,不像其他人对他总是言语嘲讽,或许因为这老杜,也是和他一样的杂役缘故,感觉同病相连,可不管怎么说,别人对他的好,他都记在心里,所以平日里对这老杜也很尊敬,总是叫他杜爷爷。

    “小天来啦,这人今天一大早就走了,说是宗门内有什么事要办,人手不够用,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赶紧吃饭吧,都给你准备好啦,在里面灶台上放着呢。

    ”老杜和蔼的对云天解释到。

    云天吃好饭,并给阁老带了一份,和老杜道个别,便朝藏经阁方向走去,刚下了青冈崖,就看到一队人朝九峰所在的方向走去,看他们的腰牌,都是附近黑松崖的弟子,这下云天更加不解了,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召集那么多人前去,但随即又摇了摇头,继续朝藏经阁方向走去,心中却不住的叹气,暗道:“宗门内什么事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没过多长时间,云天便回到了藏经阁,只见阁老正在藏经阁边上修剪花草,一身雪白的长袍再加上那飘逸的白须白发,在这翠绿的草木和娇艳的百花之间,悠然自得,胜似世外仙人。

    云天走上前去,向阁老尊敬的说到:“阁老,酒菜都给您拿来了,您在哪里吃。

    ”云天的声音让沉醉于花草之间的阁老回过神来,慢慢的转过身来,和蔼的对云天说到:“小天回来啦,酒菜放在旁边石头上就行,你先回去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等会我送你去赤炼峰。

    ”云天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到:“阁老,刚才我在青冈崖,那青冈崖的人都不在啦,说是宗门内,最近有什么大事缺少人手,在山下也正好看到黑松崖的弟子正前往九峰方向,到底什么事情,现在还要我过去,您老人家知道吗?”阁老摇了摇头,说到:“具体什么事情,老头子我又怎么会知道,在你小子上山之前,这里可就我一个人,宗门内的事情谁会专程过来给我说呢”看着云天眼神中流漏出的不解,阁老继续说到:“行啦,你小子也别乱想,赶紧去收拾东西,等到了赤炼峰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很快,云天就把日常生活中所需品包在了一起,打了个包袱背在身上,跟着阁老离开了藏经阁,朝九峰中的赤炼峰走去。

    一路上,云天闷闷不乐,好像有什么心事,阁老以为他还在想之前的事情,便开口说到:“你小子今天这是怎么啦,两眼无神,跟丢了魂似的,有什么事情不能想开一点”云天从阁老这话里也听了出来,他现在的状态让阁老有点不满意,让阁老误以为自己,还在为之前的问题纠结,于是开口向阁老解释到:“我只是不想和阁老您分开,这三年多的时间,您老人家对小子我是关心照顾有佳,这些我都记在心里,而且在我心里,您就是我的亲人,今天要和您分开,心中很不舍,我不在您身边,谁陪您说话呀,酒菜也没人帮您拿了”听完云天的一番话,阁老那浑浊的双眼竟有晶莹的泪花浮现,随即深吸了一口气,舒缓了一下稍有激动的心情,拍了拍云天的肩膀说到:“你小子到赤炼峰那边也就是帮几天忙,又不是不回来了,弄的想生离死别一样干嘛,你也不要太担心老头子我,你没来的时候,不就是我一个人吗,不照样每天都过的很舒心,倒是你来了之后,没少惹我生气,你走后这几天,我也乐的清闲”云天自然也知道,阁老说乐的清闲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可云天还是很配合的朝阁老翻了翻白眼,于是,这一老一少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没大没小的调侃起来。

    九峰处于青云山脉的中央位置,而青云山脉坐落于中原正中,略成圆形,直径约上千里,主峰为青云峰,是青云宗主,长老等宗门高层的居住地,也有一些,宗门的核心弟子入室弟子和亲传弟子居住在青云峰,紧邻青云峰的四面八方便是其他八峰,赤炼峰就位于青云峰的东南方向,而云天所在的藏经阁却在整个青云山脉的东北方向,所以,藏经阁距赤炼峰足足有三百多里的山路。

    三百里山路,这对于修士们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普普通通的云天来说,是个不小的距离,虽然他每日都山上山下的来回跑,也练出了一副强健的体魄,但这三百多里山路,就算是不分昼夜,一刻不停的走,也得走个三天三夜,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此,恐怕到赤炼峰的时候,事情都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