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玄幻小说 > 武煌焚天 > 1:草原屠狼
    1:草原屠狼塞北的大草原,平坦广阔,无边无际。

    居高临下俯视,赫然就能看见大片碧绿呈现眼前。

    阵阵清风吹过,原野上立刻便翻起了层层草浪。

    在那碧绿浪花当中,俨然泛现出万紫千红。

    洁白、殷红、深粉、浅蓝、金黄……林林种种,美不胜收。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萧昇站在高峻悬崖之巅,一边轻声吟哦着这首脍炙人口的千古名篇,一边抬起头来,放眼远眺。

    触目所及,但见广阔原野从脚下展开,就似一块无比巨大的地毡,无止境地不断向四面八方延伸,仿佛可以一直铺到天涯海角而去。

    苍茫浩渺,气魄摄人。

    忽然,地面微微颤抖。

    阵阵如闷雷似的铁蹄踏地声,随即由远处迅速传来。

    只是眨眼工夫,地平线下陡然腾起一道黑色洪流,呼啸咆哮,汹涌奔腾而至。

    是军队!千军万马,在广阔草原上尽情纵马驰骋,扬起黄沙蔽日,尘土漫天。

    一望无边的旗海于风中猎猎飘扬,显得气象万千,壮观非常。

    漆黑大军的中军处,高高举起了一杆象征无上权威的白毛大纛。

    大纛之下,有一名年约四十上下,相貌鹰视狼顾,极具枭雄霸主气质的中年汉子。

    终于来了。

    萧昇眯起了眼睛,微微一笑。

    虽然彼此从未见过面,但流淌在血脉中的本能,却早在第一时间就翻涌沸腾,发出了无声的咆哮。

    反应之强烈,绝对空前未见。

    能够让自己的血脉本能有这种激烈反应,萧昇不用再看第二眼已经知道,对方正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人——孛儿只斤-铁木真!很多年之后,他将会拥有另一个更加广为人知的称号:成吉思汗。

    而这个称号,正是萧昇要亲手杀他的最大理由。

    杀人!对上辈子的萧昇来说,属于他根本不敢想象的血腥行为。

    但对于这辈子的萧昇而言,却和吃饭喝水相比,也没什么太大区别,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之所以有这种改变,全因为环境的不同。

    上辈子,萧昇只是名普通学生,生长在一个和平安定的社会之中。

    但这辈子,他拥有了一个名义上相当尊贵的身份,身边却是波谲云诡,险恶非常。

    为了生存,萧昇必须适应。

    此外,眼前这位铁木真,其实属于另一个平行位面宇宙,和萧昇并不归属于同一个世界。

    所以当萧昇想着要杀他的时候,从心理上来说,也没有什么负担。

    萧昇归属的主世界和平行位面之间,在时间流速方面存在一定差异。

    大概维持在“一个月等于一天”的程度。

    在主世界中,萧昇身份特殊,可不能长时间消失不见。

    进入这个平行位面,也有相当一段时日了。

    所以,便直接了当,来个快刀斩乱麻吧……想起自己这一切所作所为,所代表的意义以及回报,萧昇不禁精神为之一振。

    他深深吸了口气,展开双臂,纵身飞跃。

    竟从那百丈高峰之上,笔直跳了下去。

    ——————铁木真高踞骏马,极目四顾。

    只见精兵强将前呼后拥,更彰显出他的八面威风。

    这位草原霸主,此刻正站在于前所未有的权力巅峰之上,深感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在今日以前,草原上原本是三分天下的格局。

    克烈部的王罕、扎达兰部的札木合、还有乞颜部的铁木真,三足鼎立,各自雄踞一方。

    然而,就在昨天晚上,这个格局已经被打破了。

    铁木真率兵,夜袭王罕和札木合两部联军,取得了空前战果。

    克烈部和扎达兰部的军队土崩瓦解,或死或降,已经彻底不复存在。

    所以从今以后,草原大漠之上,只有一位大汗。

    那就是他:铁木真!这不是铁木真的终点,而仅仅只是一个起点而已。

    草原虽然广阔,但对于苍狼降世的一代天骄来说,仍旧显得太小了。

    所以很快,铁木真就要继续挥军南下,去攻打霸占中原的金国。

    又或者率师西征,去对付雄据西域的花剌子模。

    扩张!扩张!扩张!永无休止,永无极限的扩张!铁木真深信,人生最大的快乐,就在于到处追杀敌人,侵略他们的土地,掠夺他们的财富,然后聆听他们妻子儿女的痛哭声。

    故此,凡青天所覆盖的土地,铁木真都要把它占领下来成为牧场。

    而他铁木真,就是这片牧场独一无二的主人!就在这时候,突然,大军的前进停止了。

    这股源起于草原大漠之上,此刻又是大势已成,即将要席卷天下的黑色洪流,竟然在还未接收到铁木真的命令之前,就擅自停止了前进?!铁木真猛然从自己那个以勃勃雄心所编织的美梦之中醒来,随即,就是勃然震怒!这支纵横草原,战无不胜的军队,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他就是军队的灵魂,更是军队的意志。

    所以,铁木真绝不允许这支军队脱离自己的控制,任意行动。

    无论因为什么也罢,铁木真已经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不管使用任何手段,他都要把这个原因——彻底铲除!心念刚动,骤然,铁木真发现四面八方,变成了一片寂静。

    原本充斥耳边的人马喧嚣之声,全部都消失了。

    紧接着,大军自动向左右分开,在铁木真面前,形成一条康庄大道。

    而在这条大道尽头,存在着一个人。

    下个刹那,陡然云开日出。

    灿烂阳光从天空洒下,落在那人肩头。

    让他由内而外,都笼罩在一层夺目金芒之中。

    霎地,在场的千军万马,都下意识为之一阵恍惚。

    竟然再也分辨不出,眼前这位究竟是人?抑或太阳的化身?弹指瞬间,云彩飘动,又再遮住了太阳。

    那层夺目金芒徐徐褪去,将他的真面目,展现在众人眼前。

    年纪非常轻,甚至乎,仍然只能用“少年”去形容。

    他孤身一人,傲然卓立。

    赤手空拳,不带武器。

    只在背后带了个包裹。

    衣着打扮,更不像草原上游牧民模样,反而更接近南方的汉家儿郎。

    无人看到他是怎样走出来的,只知道他忽然便出现了。

    便仿佛自恒古以来,他都一直站在那里。

    这当然不可能。

    所以,身经百战的铁木真,凭着苍狼般的敏感本能,第一时间便意识到了来者绝非等闲之辈。

    他压下胸中的暴烈怒火,在马背上挺直了腰杆,扬声喝道:“什么人?竟敢阻挡本汗去路,活得不耐烦了!”大汗一怒,足以令血流漂杵,伏尸千里。

    霎时间,千军万马齐齐从先前的诧异和惊讶当中回过神来。

    于是乎,刀出鞘,箭搭弦,千百支锐利长矛,同时放下来指向那少年。

    腾腾杀气,直冲霄汉!即使还没有真正动手,单单这股杀气,已经足够压垮世上任何人的意志。

    把所有胆敢与草原霸主为敌者的灵魂,狠狠辗成粉碎。

    面对千军万马,萧昇却只是笑了笑。

    那笑容同样宛若太阳,永远燃烧着活力与热情。

    “我是萧昇。

    铁木真,你好。

    初次见面,这里是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话声才落,萧昇一伸手,把包裹从背后取下来,然后随意一抖。

    包裹立刻散开,里面的东西,则“咕噜噜~”地滚落草地。

    霎时间,在场成千上万道目光,全被包裹的内容所吸引,不约而同地聚集于一点。

    紧接着,极力压抑的惊呼声,分别从四面八方响起。

    铁木真更双眼瞳孔陡然为之激烈收缩,脱口叫道:“完颜洪烈!?”半点不差。

    包裹里面的东西,正是金国六王子,封爵为赵王的完颜洪烈。

    他精明强干,因为深知铁木真将会是金国的心腹大患。

    所以一直在暗地里挑拨离间,企图利用王罕和札木合,置铁木真于死地。

    铁木真早有意愿攻打金国,所以同样把完颜洪烈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杀之而后快。

    昨天晚上夜袭的时候,他特意命令麾下部将,务必拿这位金国六王爷的人头来见。

    可惜,完颜洪烈运气极好。

    到最后,他还是在身边心腹亲卫的保护下,拼死突围出去了。

    铁木真怒不可遏,当即派出追兵从后追杀。

    却没想到,追兵还没回来,自己已经先看见了这位金国六王爷。

    更确切地说,是完颜洪烈的人头!此时此刻,金国六王爷的首级仰天而卧,瞠目结舌,眉宇间充斥了浓烈到极点的惊恐震骇之情。

    早已经失去所有光芒的眼眸,却依旧死死睁开,无论如何也不肯闭上。

    名副其实,死不瞑目。

    能够从千军万马中逃得性命,到头来,却仍然死在这名自称为“萧昇”的神秘少年手上?铁木真神情严肃,右手下意识地按上腰间刀柄,抬头望向萧昇。

    萧昇随意微微一笑,开口道:“说得对,就是完颜洪烈。

    铁木真,有他做伴,你现在上路,也不用担心会寂寞了。

    ”彼此目光在半空中相互一触,纵然少年的眼神明媚而和熙。

    但草原霸主心中,仍旧本能地为之一凛。

    弹指瞬间,巨大危机感陡然涌现。

    铁木真不假思索,立刻断声大喝道:“三军听令,杀!”军令如山!霎时间,成千上万根弓弦,同时震动着爆发出“嗡~”一声轰鸣。

    万箭齐发,犹如无数飞蝗般向萧昇笔直扑去。

    铺天盖地,赫然营造出一片暗无天日的奇景。

    致命杀机逼近眉睫,萧昇赫然不闪不避,只是和熙轻笑,双手当胸一拍,嘴唇轻动,喃喃念道:“黄金色——波纹疾走。

    ”迅雷不及掩耳之际,灿烂辉煌的光辉,仿佛旭日初升,陡然从萧昇体内汹涌爆发,强烈得简直刺眼剧痛!漫天箭矢被金光吞噬,活像滚汤泼雪,当场消失得无影无踪。

    连同整片大草原一样,全被染成金黄色的千军万马见状,心头惊骇欲绝,手足无措,纷纷失声尖叫起来。

    混合着恐慌的杀气,就像瘟疫般同时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在场的千军万马,全遭感染,无一幸免。

    死亡阴影笼罩之下,所有人都变得——疯狂起来了!纵横大草原,浴血百战未尝一败的骁勇精骑,在恐慌所催发的疯狂杀意推动之下,犹如潮水般奔腾卷涌而来。

    刀枪剑戟斧矛戈锤,或长或短或轻或重,各种各样的兵器同时举起,分别从四面八方向萧昇发动疯狂攻击。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可怜,可叹。

    既然一心求死,那么……便送你们上路吧!极星凤凰拳——天翔十字凤!”昂首仰天,朗声长吟。

    萧昇双臂同时再向左右一分!霎时间,犹如旭日骄阳的灿烂金光,立刻再度透体显现,随即猛然爆发,形成巨大的凤凰幻影。

    形其象栩栩如生,教在场所有人也为之目眩神迷。

    下个瞬间,凤凰振翅,腾空飞翔,迎面扑向千军万马。

    所过之处,当场激起滔天血浪,令美丽草原变成修罗杀场!弹指刹那,只见刀断矛折、甲碎身裂,当中更夹杂着裂肉碎骨的古怪声音。

    一具具尸体倒撞下马,当场死于非命。

    血肉横飞,现场一片大乱!天下无敌的蒙古兵将,在这位头黄金凤凰面前,俨然就像地面上的青草一样,只有任凭践踏的份儿,哪里还有半分顽抗的本事?短短几个呼吸之间,铁木真身边已经空空荡荡,无遮无掩地直接暴露在敌人面前。

    草原霸主身经百战,虽处逆境而不乱。

    纵使面上颜色已经一片苍白发青,却依旧紧咬牙关,猛然拔出腰间的虎头金刀。

    向着那头黄金凤凰当头狂斩。

    生死关头,铁木真赫然将本身气势,发至前所未有的巅峰。

    以至于,身后竟隐隐浮现出一头凶猛狰狞的苍狼形相。

    正是铁木真的本命元神——吞天苍狼!然而,这头吞天苍狼的所有努力,在黄金凤凰面前,都注定了只是徒劳。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黄金凤凰与草原苍狼在半空中交叠重合,然后直截了当地,相互穿了过去。

    就仿佛在这里交手的,根本不是有血有肉,实实在在的两个人,而只是镜花水月般的两条虚幻影子。

    白驹过隙之际,奇变横生!铁木真脑子里一阵恍惚,随即,便浮现出一幕幕他梦寐以求的景象!战争!杀戮!征服!掠夺!铁木真看见了,自己率领着蒙古大军,纵横天下,席卷红尘。

    最终在累累白骨之上,建立起一个横跨东西,统治疆域无比广大,堪称空前绝后的庞大帝国。

    在这奇妙的一刻,黄金凤凰与草原苍狼的精神,透过某种玄之又玄的力量,竟然紧密连接了起来。

    所以铁木真十分清楚。

    自己所看见的一切,并非临死前的幻觉,而是将会在未来真正发生的事实!同时,也正因为这个事实,所以萧昇才要出手杀人。

    思想中仿佛经过了千万年岁月,但现实中,却仅仅只是一眨眼的短促时光而已。

    眨眼过后,黄金凤凰与草原苍狼乍合又分,金光徐徐消散,再现真身的萧昇凌空一个转折,轻轻巧巧落地。

    身后处,高据马背上的铁木真,陡然嘶声狂笑起来。

    笑声中并没有丝毫欢悦,反倒充斥了无穷无尽的愤怒、遗憾,以及不甘。

    笑声未完,陡然,无数条纵横交错的细细红线,同时在铁木真浑身上下浮现。

    就似有张天罗地网张开,将他死死裹住。

    紧接着,这张天罗地网,猛地收拢。

    只听得“沙~”异声响传。

    草原霸王赫然被那无数条红线分割成千千万万的细碎肉块,连人带马惨遭分尸凌迟,就此惨死。

    铁木真!这位原本将要征服大地上无数君王,屠杀亿万黎民的一代天骄,刚刚迈出他霸业的第一步,甚至还未来得及加冕为成吉思汗,今日就在此地,归于尘土。

    而在原本历史之上,那场祸及东方西方,积尸亿万的惊天浩劫,也随着铁木真之死,就此化于无形。

    惊见铁木真惨遭分尸,四周的所有蒙古兵将们,赫然如五雷轰顶,人人失魂落魄。

    诺大一片草原上,纵使齐聚千军万马,却是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万众瞩目之下,只见萧昇转过身体,举起左手。

    衣袖自然向下滑落,显露出他戴在腕上的一条手串。

    这条手串合共由十八个木头珠子组成,朴素无华,甚至可以说是简陋。

    但萧昇手腕轻轻一晃,手串立刻泛现出极微弱的白光,紧接着,一颗晶莹水晶,已经凭空出现在萧昇掌心。

    一股浓郁黑气,随之从铁木真的尸体上飘出,自动投入水晶。

    萧昇眉宇间,流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

    他随手收起水晶,开口纵声长啸。

    啸声未落,朗朗晴空,陡然应声变得乌云密布,一片天昏地暗。

    片刻之间,滂沱暴雨当空倾泄,亿亿万万足有黄豆般大小的雨点,哗啦啦当头砸下。

    天地之间,尽成一片迷糊朦胧。

    乌云之中,雷鸣电闪,一个霹雳接一个霹雳,震耳欲聋,扣人心弦。

    教千军万马,也禁不住为之胆颤心惊。

    就在此时,一众蒙古兵将眼前,陡然出现了惊心动魄,教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

    又是一声凤鸣,萧昇身如旗花火箭,纵身腾空,直上云霄。

    左手高举朝天,衣袖滑落,再次显露出那条木头手串。

    但此时此刻,这条朴素手串,却赫然绽放出最为华美灿烂,璀璨夺目的七彩光芒!奇光闪烁,陡然炸裂!顿成一片雪白。

    众蒙古兵将在毫无防备之下,都受不了刺眼的强光,一时睁目如盲。

    好半晌过去,眼前景象,方才逐渐恢复清晰。

    萧昇却已经如同奇迹一般,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这幕不可思议的神迹面前,众蒙古兵将同时心神激荡,惊骇万分。

    双膝一软,他们竟同时面对着一片虚空,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