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双面娇娃 > 双面娇娃(69)
    69兽欲煎熬囚笼饲育201984挤满围观学生的谭少的寝室里,我的薇薇正激烈的和两大一小三条公狗进行着淫靡的性戏,在这场让所有人都血脉贲张的游戏里,薇薇成为当仁不让的绝对主角,她的嘴里、骚屄都被狗鞭塞的满满的,连羞耻的排泄孔都被粗壮的肛塞狗尾巴死死的堵塞着,麻绳捆勒下的两个鼓胀的大奶被那条小畜生贪婪的霸占着,处于癫狂状态下的母畜此时已经浑然忘却了那些围观者的存在,沉浸在狗鸡巴带给她那一波又一波的羞耻的酥爽的快感里,屋子里充斥着浓浓的精液气味,那些不够成熟的男孩子们很多都已经对着我的娇妻撸了好几管了,此时的薇薇的头发上、脸上、后背上甚至臀丘上到处都挂满了那些男生黏稠的雄性精华这些喷淋在她胴体上的精液形象的印证着那些纹在她身上的各种身份:精液便所、肉便器、骚屄母畜,被狗鸡巴肏的死去活来的我老婆不顾形象的迎合着带给她极致羞耻快感的狗老公,狗鞭在她紧凑湿滑的阴道里发出淫靡的扑哧扑哧的活塞摩擦声,再伴随着她淫荡的呻吟和娇喘,看得这些精力旺盛的棒小伙子一个个恨不得扑过去把那两条公狗拉开自己填补上它们的位置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谭少趁人不注意偷偷揉了一下昨天被我打的还有些红肿的脸,恨恨地在心里骂道:狗日的姓董的你不让我好过,小爷我就把你老婆往死里玩看看咱们谁更狠尤其是当他知道了我把他妈也压在了胯下之后,对我的仇视更是恨意滔天一想到自己母亲跪趴着任由我玩弄的模样,谭少就恨的直咬牙,家丑不可外扬,他又不好意识把自己母亲的糗事告诉他的同党,只能狠狠地拿我老婆出气,变着法的羞辱折磨着可怜的我的薇薇。

    可当他看到被麻绳捆缚几乎成肉粽的母狗被公狗肏的淫声浪叫的模样,心里又不痛快起来,“妈的这样玩倒是便宜你这条贱母狗了黄毛过来去拿咱们给母畜准备的催情针剂来,咱们让这贱货再好好疯狂一下”

    一旁正看的热血沸腾的黄毛听了谭少的吩咐,乐颠颠的按谭少的指令跑去拿针剂了,为了淫辱那些性奴隶母狗,他们准备了各种催淫的药物,也糟蹋了不少妙龄的学生妹,这些女孩里不少都是主动献身的,但偶尔遇见一些让他们心动的又比较刚烈的女孩,他们也会给那些女孩偷偷下药,其结果常常就是那些女孩忍耐不住药物的催淫作用,羞耻的脱光了衣服,跪噘着自己的丰臀求那些色狼享用自己的处女胴体,慢慢的,在尝试过他们花样百出的性调教之后,最终乖乖沦为他们的玩物。

    这些无法无天的恶少们甚至逼着那些他们玩腻了的学生妹出去援交卖淫当然,这些他们玩弄过的女性里,从来就没有一个让谭少花费如此人力物力和财力的,他之所以如此乐此不疲的折磨玩弄我老婆,一方面是因为她老师的身份,最吸引谭少的就是薇薇那高雅的气质下深藏的渴望被淫虐的最真实的内心,对他来说,那种征服文雅人妻所产生的快感实在是太爽了每次看到薇薇丢掉尊严疯狂服侍他的淫贱模样,他就会情不自禁地把薇薇幻想成自己那高雅又充满女人味道的母亲潜意识里,他疯狂折磨羞辱的胯下母狗,又何尝不是一种对母亲变态又纠结的虐爱事实证明了他的猜测,他的那个所谓成功女性的母亲果然和薇薇一样,高雅端庄的外表背后,一样掩藏着一颗骚动的淫心当他看到我那根大鸡巴残忍的撑开清儿湿滑的阴唇把她送上欲望的山巅的时候,他的鸡巴不听使唤的也硬了而且他的眼睛就那样直勾勾不加掩饰的盯着自己母亲那迷死人的臀沟里那根进进出出的我的大鸡巴听着自己母亲被男人肏的娇喘呻吟的时候,他发现那一刻的母亲是那样的吸引人,是那样的有女人味,是那样的真实,说实话,他不缺女人,也玩过无数不同类型的女人,可从他内心深处,最想体验的就是把一个看起来高不可攀的人妻变成淫妇的快感,那种过程,也是他无数次意淫着征服自己母亲的过程,当然,他做到了,而且他执着着把一个原本端庄文静的美少妇调教成了一个几乎离不开雄性生殖器官的性交机器那个不幸的试验品正是我可怜的薇薇从我家狼狈逃出之后,他恨极了我的横插一杠子,如果没有我和清儿的偶遇,或许他真的可以一步步把自己的母亲揽进怀中他期盼着的这一切都被我无意间给破坏了越想越生气的谭公子拿起黄毛递给他的兽用催情针剂,不顾一旁黄毛惊讶的目光,恶狠狠的加大了药量,然后拿着足以让一头母牛发狂的针剂剂量的针管,一下子扎进我老婆正在不停耸动的肥臀外上侧随着黄色的兽用催情剂缓缓注射进我老婆的肉体,他狰狞的脸上浮现出解气的淫笑一般来说,这种兽用催情剂用在人类身上很少,可为了增加羞辱度,谭少故意从国外进口了这种催情药剂,以前给他的一条母狗仅仅注射了十毫升,那个可怜的母狗竟然整整亢奋了一个礼拜为了验看效果,谭少他们把那条母狗丢到工地上让那些饥渴的民工随意玩弄,让他惊讶的是那条发情的母狗居然每天都变态的承受了一百多个壮汉的反复蹂躏在那一个星期里,那条被注射了兽用催情剂的女孩不但没被那些粗鲁的民工们玩死,反而在精液的充分滋养下出落的更加性感迷人而我的薇薇在谭少各种层出不穷的手段下早已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淫妇,他犹嫌不够的又给她注射了二十毫升的兽用催情剂二十毫升这是什么个概念这是等于让一头体重近一千斤牛发情一周的剂量而我的薇薇的体重才一百多一点霸道的兽用催情药剂很快就在她的身上显出了效果,原本被公狗肏的几乎已经瘫软的我老婆在注射了催情药剂后变得亢奋起来,不仅眼睛红红的,浑身也透着兴奋的嫣红,两个奶子也显得更加膨胀,乳晕也比平时大了几乎一倍,两个原本娇小的乳头也大了许多,在那条公狗的抽插下,她的浪叫一声高过一声,捆缚着她双臂的麻绳在她的疯狂扭动下几欲挣脱由此可见那催情药性的强烈若不是捆勒她的麻绳用的是残忍又羞耻的日式后手缚,这种连乳房带手臂的捆绑确实狠毒,她的挣扎只会让自己的乳房被麻绳捆勒的更紧,恐怕她早就把麻绳挣开了一般让女人和公狗交媾,捆绑的作用是防止女性处于本能的抵抗,而如今的情形却恰恰相反,他们根本就不怕我老婆反抗,因为他们有足够的把握,知道我老婆看到公狗后在情花魔咒的作用下会主动的和它们进行交配,捆绑她的目的却是是怕她会不顾一切的扑到谭少跟前无耻的向谭少索欲那些跟在谭少跟前的男人可都看到过我老婆光着腚像八爪鱼一样牢牢吸附在谭少身上扯不下来的那一幕,此时的薇薇,摇晃着胸前的两个大奶,把一直舔舐她奶头的小狗崽子甩的老远,不停往后耸动着自己的大肥屁股,以期让那根狗鸡巴插的再深一些,她一面乳颤臀摇的疯狂配合着那条公狗的抽插,一双通红的眼睛还紧紧盯着屋里那些男孩的不断撸管的阴茎,不时的伸出舌头舔舐一下脸上残留的精液,一面低吼着,一面扭动着捆缚在背后的双臂,那眼里几乎冒着火也许是因为她扭摆的太过激烈,也许是太多人围观起哄造刺激到了那条大公狗,它居然很快的抽搐着在我老婆体内射精了这条公狗的失常表现让正处于癫狂状态下的我老婆大为不满,她把饥渴的目光投到另一条公狗的裆部,在那条刚刚疲软的狗鞭尚未脱离她阴道的情况下,她就迫不及待地扑到另一条公狗胯下开始舔弄起那根一直等待着肏她的狗鸡巴。

    遗憾的是,她错误的领会谭少了谭少的意思,奸险的谭少这次可不是想看她被狗肏瘫的场景,他现在想看到的是她欲求不满的那种模样就在我老婆扑向那条公狗的瞬间,她脖颈上的狗链瞬间被无情的拉紧红发恶少一脸嘲讽的拉扯着急于和公狗交媾的我老婆,黄毛则残忍的把那条同样已经处于发情状态的公狗关进了一个狗笼子里,喀嚓一声,一把铜锁把那条公狗和她无情的隔离了,眼看着自己的狗“老公”

    被他们锁在笼子里,欲火煎熬下的薇薇不管不顾的噘着大肥腚开始扑向红发恶少,猝不及防的红发恶少一下子被反捆着双手的裸妇压倒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他那根一直硬邦邦支棱在胯间的的阳物恰好抵在我老婆两个鼓胀的乳房中间

    红发恶少狼狈的看着自己的阳具被我老婆那两团温软的柔荑夹着,那种舒服的感觉让他一时舍不得推开趴在他身上的母狗,急于寻找肉棒填充自己骚穴的淫妇不顾周围那些男人错愕的目光,直接张开嘴就把那根早已肏过她不知道多少回的鸡巴含入口中,贪婪的舔舐起来,一面舔一面急促的发出求欢的呓语:“快点肏我母狗的骚屄好想要爷的大鸡巴插进来啊母狗的骚屄痒的好难受啊母狗求求你们了求你们挺着大鸡巴狠狠肏烂母狗的骚屄吧”

    谭少站在一旁冷冷地用一番话打破了她求欢的渴望:“过来几个哥们把这个见到鸡巴就发骚的疯母狗给我拉下去关起来她想要鸡巴就给她鸡巴本少爷今天还偏偏不满足她了我倒是要看看这贱货离开了鸡巴能不能活下去把她给我拴到一楼的男公厕里,再找条绳子把她发骚的贱屄给我勒起来让她连自慰的机会都没有本少爷就要让她看得到摸不到男人的大鸡巴公寓熄灯休息的时候把关到狗笼子里,任何类似鸡巴的物体都不能给她本少爷今天就要活活憋死这不要脸的骚货”

    几个校篮球队的少年哄笑着走到我老婆跟前把她摁住,他们先拔出她屁眼里的狗尾巴丢到一旁,再由黄毛拿着一根对折的麻绳把她不断收缩的屄缝紧紧地捆勒了起来,然后把不断挣扎的我老婆抬着弄出了谭少的寝室,一堆人尾随着他们来到一楼的男公厕里,黄毛把不断挣扎的我老婆锁在厕所的暖气下面那根铁管上,故意把狗链锁在锁的很低很短,让她只能俯卧着趴在那里,一楼的男厕到处弥漫着尿骚味,我老婆跪趴的地方更是又脏又臭,冰冷的地上到处是无良学生遗留的尿渍,那些男生把我的薇薇锁好后不顾薇薇的求饶哄笑着纷纷离开了,只留下可怜的她趴在冰冷湿滑的地上犹自不断的呓语着,一个好心一点的学生趁着四下无人在冰冷的地上丢了一条旧褥子让她垫在下面,让她多少减轻了一点痛苦,饶是如此,她仍然巴巴的盼望着出现奇迹,能进来一个肯肏她的男生,事实上她的“优秀”

    事迹早就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尽人皆知,谁敢冒着得罪谭大少爷的危险去肏一个已经沦为公狗玩物的贱货果然,三三两两进厕所方便的男生们没有一个上前去肏她的骚屄的,那些新入学的男孩最多也就是上前揉搓几下她的奶子,或者踢踢她的肥臀,至于那些大二大三的学生们更是对她极尽羞辱之能事:“我肏

    咱们的薇薇老师咋又腆着脸跑回来当肉便器了是不是监狱里那些男人无法满足你这条骚屄母狗啊”

    “俺可听说你个骚货现在已经彻底的沦为母畜了让你的狗老公狗姘头们肏骚屄的滋味一定很不错吧”

    “啥也别说了,咱们哥几个给咱们的母狗老师洗个澡吧不要浪费了咱们的圣水啊”

    说着几个一脸坏笑的浑小子们玩弄着自己憋尿的鸡巴冲着我老婆围拢过来,如果是以前,薇薇绝对不会允许他们这样玩弄自己,可现今的她被兽用催情药刺激的极度亢奋,看到几个男孩挺着鸡巴冲着自己走来,不但不躲闪,反而乐得赶紧冲着他们噘起自己肥美的臀丘,她还单纯的以为那几个浑小子发泄完之后会用他们的鸡巴插她几下呢结果却只落得被他们来了一顿热尿淋头,任她如何苦苦哀求他们,那些浑小子就是不肯肏她的骚屄,退而求其次的薇薇开始求他们给她找一条公狗,也被他们无情的拒绝了,“你以为那些公狗不忙吗哪条公狗会主动肏你这贱屄啊好好跪那做你的肉便器吧来赶紧的先给俺们哥几个把鸡巴给舔干净了可怜的薇薇此时看着那一根根可望而不可及的肉棒,骚屄更加瘙痒难忍了,只能硬着头皮挨个把他们刚刚对着她胴体方便完的肉棒都舔弄干净,然后眼巴巴的看着那些拥有肉棒的男生吹着口哨扬长而去,雄性尿液浇灌后的我老婆变得更加焦躁不安,她极力的想挣脱麻绳的捆缚,折腾了半天,才悲哀的发现想要挣脱麻绳对她的捆缚根本就是徒劳,任命了的她只好想方设法的寻找身旁可以替代男性生殖器的柱状物体,由于她脖颈上狗链那残忍的长度,她只能羞耻的跪噘着屁股趴在暖气下面那根管子那里,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任何阳具状的替代品。事实上即使有那样的阳具替代物也解决不了她的需要,那几道深深陷入她一个屄缝里的麻绳可不是她这个双手被剥夺自由的母畜能解开的,跪在男公厕里的我老婆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大一的新生,在殷勤的替他舔舐完肉棒之后,她不顾廉耻的恳求那个看起来很迷恋她肉体的男孩肏她一次,哪怕只插几下也好,那个精虫上脑的男孩还真被她淫荡的模样迷惑了,他瞅着四下没人,颤抖着解开了我老婆屄缝那一道又一道深深勒紧的麻绳,当他把那一道道麻绳从我老婆泥泞不堪的屄缝里艰难的抽出之后,顿时被薇薇高噘的腚沟里的景色迷住了,刚刚遭受了狗鞭蹂躏没有多长时间的两片屄肉淫秽的外翻着,麻绳残忍的勒开了她原本紧闭的屄缝,从她外翻的阴唇往里面看去,隐隐可以看到阴道深处那一坨坨已经凝固的狗精,更吸引这个男孩的是她那位于臀沟最中央的不停蠕动的小臀孔,那不断渴望被贯穿的雌性菊花对这个涉世未深的男孩彷佛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他颤抖着挺着勃起的鸡巴,把自己那个红亮的龟头抵到我老婆的臀沟里,正闭目等待大鸡巴直捣花心的我老婆发现那个该死的男孩居然偏离了目标扑哧一声,那根硬邦邦的鸡巴居然没有插进她饥渴的屄缝里,反而挺进到她羞耻的臀孔里其实这个看似木讷的小伙子一点都不傻,他知道自己这样的根本轮不上玩弄眼前这骚屄的资格,于是他技巧的打了个规则的擦边球,谭少不是说不许有人肏这母畜的骚屄吗那我就肏她的浪屁眼子反正谭少他们觉得也不会有人去肏那被不知道多少野狗插过的脏屄他这样玩既解了馋又不得罪谭家大少爷,自以为得计的那小子得意的抱着我老婆的细腰起劲的啪啪的肏起她的屁眼来,一旁负责偷着监视我老婆的谭少的小马仔一看这样的情形也懒得去管,可怜我的娇妻空对这小子卖弄一番风骚,结果骚屄里的麻痒一点没解决,被这个混蛋一顿勐肏屁眼反而肉体更加欲求不满,她极力的收缩着屁眼括约肌,恨恨地夹紧两瓣臀肉,想把那根不解风情的鸡巴夹的赶紧射精了事,果然,那个初涉风月的小伙子很快就在我老婆不断收缩夹紧的臀眼里喷射完了他宝贵的童子精华,那个小伙子也觉得心有愧疚,趁着没人,忽然低下头把自己的嘴巴凑到我老婆的屄缝里用舌头往里舔弄了几下,虽然他动作很轻,那种阴户被湿软的舌头侵入的舒爽还是让我老婆忍不住哼唧了起来,随着那个傻冒舔弄的越来越快速,我老婆呻吟的声音也慢慢提高了,“使劲舔啊小爷您舔得母狗的骚屄里面好舒服呢啊啊啊啊对再深入一点嗯嗯母狗爱死你了呢求求小爷用您的大鸡巴征服您眼前这条骚屄母狗好不好嘛”

    我老婆为了能得到大鸡巴肏她的淫穴,丢掉所有矜持,淫荡的诱惑着这些已经同样陷入迷乱状态的少年,他这次的违禁行很快就被一旁监视我老婆的马仔看到了,确切的说是那个马仔听到了我老婆那销魂的呻吟随着那个马仔发出一声严厉的警告,吓得那傻小子把我老婆的肥臀往前一推,裤子都来不及提熘好就落荒而逃那个马仔悻悻的来到我老婆跟前,看着狼狈的趴在暖气片底下的母畜,嘴里嘟囔着:“果然不出谭少爷的预料,还真他妈的有色胆包天的浑小子看来咱们的薇薇母狗的魅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都沦为最低贱的母畜了,居然还有傻逼不嫌你那骚屄脏呢”

    说着他拿起刚刚被那小子丢到一旁的麻绳,轮圆了一下子就抽在我老婆深深的臀沟里嘴里还骂骂咧咧着:“我让你个贱屄发骚我让你噘着你的浪屁股到处勾引男人你他妈的一个以后只配跟畜生交配的母畜居然还敢腆着脸勾引大学生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我他妈的抽死你个贱屄母畜”

    随着粗糙的麻绳抽在我老婆娇嫩又敏感的阴唇上、屁眼口,引起吃痛之下的我老婆阴部的勐烈收缩,大量积蓄在她骚屄和屁眼里的精液从她的臀沟里涌了出来,再被麻绳反复的一抽打,可真是浪叫声声外加淫液四溅此时在兽用催情剂催化下的雌兽非但没有觉得痛苦,反而在一顿羞耻的鞭挞下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随着麻绳在她敏感的小肉芽下凶残的掠过,那种从未有过的痛楚和酥麻刺激的她不断扭摆着肥臀,甚至连尿都被抽出来了薇薇的头颅一次次随着麻绳的鞭挞自己的臀沟优雅又颓废的扬起,每一次那蘸着淫水和精液的麻绳在她沟谷缝隙里掠过的时候,她的嘴里发出痛楚且愉悦的呻吟:“啊啊啊求求您使劲抽母狗的贱逼吧小爷打的母狗好舒服啊求求您继续狠狠地惩罚母狗吧使劲打母狗的浪屄,对再狠一些啊啊啊啊啊母狗性福的都快要死了呢嗯嗯”

    谭少的马仔一看这场景也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了,他干脆停止了对我老婆的继续鞭挞,就在此时,黄毛拿着一根粗大的肛塞从楼上跑了下来,他一进厕所就恶狠狠把那个手足无措的马仔推到一边,对着捆锁在地上的母畜骂道:“看不出来啊你个骚屄现在是越来越会勾引男人了呢都他妈的这样了还有男人肯肏你

    我让你发骚小爷先堵上你那个骚屁眼再勒上你的脏屄看看你还拿什么去勾引那些傻小子们”

    说着他把那个涂满了催情药的大号肛塞抵在我老婆不断收缩的臀孔处,毫不留情的把那根肛塞塞进了我老婆的屁眼里然后他麻利的把我老婆的屄缝重新捆勒了起来,对一旁那个马仔说:“你个傻逼给我记住了以后谁也不许用鸡巴插她的下体谭少说了,就让她看得到、舔的到、想要偏偏还得不到那些硬邦邦的鸡巴”

    被狗链固定在暖气管上的我老婆听着黄毛那恶毒的命令,心里一阵阵的悲凉,想当初这些混蛋看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饥渴,落入这些恶魔手里这才多长时间啊,自己那具引以为傲的胴体已经被这些混蛋糟蹋成如此境地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男生宿舍楼准备熄灯了,“铁拐李”

    一拐一瘸的走进男厕所里,把度日如年的我老婆从暖气管子上解救下来,他打开锁在暖气管上的狗链,让薇薇稍微活动了一下,连拉带拽的把她弄回了那间储物间,看得出来这屋子是他们特意清理过的,三个特制的狗笼子呈品字形赫然摆在屋子的角落里,其中的两个里面关着和她发生过肉体关系的那两个公狗。

    “铁拐李”

    把反捆着我老婆手臂的麻绳解开,换上一副手铐,继续把她的手臂反铐在背后,然后连推带搡的把她弄进了屋子中间那个空着的狗笼子里,随着喀嚓一声关门落锁,她开始了残忍的牝犬囚笼饲育生涯。

    “铁拐李”

    淫邪的拍了一下坚固的狗笼子,对里面可怜的母畜阴恻的说道:“薇薇老师,你就好好在里面享福吧有你两个狗情夫陪着你,对了,你的这个狗儿子我也给你留下,你们一家子好好体会一下天伦之乐吧哈哈”

    嘲笑完笼子里的雌兽,他把那个狗崽子放到关有我老婆的狗笼子旁边,这个淫棍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催情兽药刺激着的薇薇趴在笼子里,看着不远处两条曾经带给她销魂蚀骨快感的“同类”,眼里流露出来的全是饥渴的欲望,此时的她满脑子都是被狗鸡巴塞满自己骚屄的念头,对那条一直徘徊在她笼子附近嗷嗷待哺的狗崽子根本就不屑一顾,奈何冰冷的笼子和手铐禁锢了她的身体,在加上沟股间反复捆勒着的麻绳把她的肉缝封堵的严严实实,臀孔更是被肛塞残忍的剥夺了自由,这种情况下的薇薇只能被澎湃的欲望反复煎熬着,她巴巴的看着不远处同样焦躁不安对着她不停躁动发情的公狗,那种欲求而不可得的煎熬让我的薇薇几乎快要疯掉了,很快,她那两个沉甸甸的乳房又开始痛苦的胀奶了,薇薇挺着发热发胀的两个半球,急于找人帮她把里面的乳汁吮吸出来,可是整间屋子里可以自由活动的只有那条小狗崽子,其余的活物都被关进狗笼子里,到了这时候她才发觉那个毛绒绒的带给她羞辱与舒爽的狗崽子对她来说是多么可爱,冰冷的笼子把她和笼子外面的“狗儿子”

    残忍的隔离开来,她只能隔着细密的金属栏杆一声声呼唤着那条唯一可以让她稍缓乳房憋涨的“小同类”,蜷缩在笼子里的她极力的把自己两个涨的生疼的大奶紧贴在栏杆狭小的缝隙间,让自己一直处于勃起状态的小乳头伸出笼子,希望那个狗崽子能迅速捕捉到她奶头里分泌出来的乳汁味道,这也是她唯一可以泄欲的渠道了,虽然她也知道,一旦乳汁排空后她会更迫切的想要大鸡巴的抚慰,但她已经顾不上想那么多了,笼子外面的小畜生不停耸动着小鼻子已经寻着她奶水的味道来到她跟前,贪婪的把那主动伸出笼子外面的乳蕾含住起劲的吮吸起来,短暂的哺乳让薇薇亢奋的性状态暂时得到了缓解,她安静的趴伏在笼子里把自己的乳房极力贴近那个可爱又可恶的小狗崽子,看着它幸福的吮吸着自己的乳汁,可这种平静没过多久,乳汁排空后的强烈空虚感让她又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她不停的尝试着想用反铐在背后的双手伸进自己沟股间去疯狂的自慰,可那些勒紧的麻绳成了阻碍她自慰行动的最大障碍,亢奋状态下的薇薇根本就没想过,即便没有麻绳的捆勒,她反铐的双手也无法触碰到自己的阴部,谭少就是想这样折磨她,让她时时刻刻处于饥渴难耐,让她对雄性的阳具产生疯狂的渴望,以此来渲泄他被我折辱的愤怒。

    就在笼子里的我老婆被欲火煎熬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正是我开车带着谭少母亲去大街上的银行自动取款机玩激情露出的时候,寝室里的谭少在接到我电话后匆匆丢下我老婆开车奔赴我给他设计好的陷阱,义无反顾的表演了一场午夜街头的激情好戏,高潮过后的他在母亲低声催促下慌忙逃离了现场,随着这件事情的不断升级,他愈发的惶恐不安起来,热锅上蚂蚁一般的他只顾着自己跑路,在事情一闹大后就匆匆离开h城熘到国外避难去了,早就把还关在一楼的我老婆忘到了爪哇国去了,丢下可怜的我老婆还被“铁拐李”

    监禁在狗笼子里,由于午夜裸妇事件的不断升级,太多不利的舆论矛头都指向了谭少,那些整日跟着谭少为非作歹的狗腿子们也惶惶不安起来,再也不敢像过去那样无法无天了,他们的暂时消停让笼子里的我老婆更是苦不堪言,他们把她关在笼子里是放也不敢放,欲火煎熬下的淫妇不知道肯求过多少回让那些男人玩弄她肏她,哪怕是他们不肏让那两条公狗肏她的话她都恬不知耻的说了无数遍,得不到谭少许可的这些狗腿子们哪里有心情顾及她的感受,有时候干脆就不理睬她,除了偶尔进来对她喂食一下,让她排泄一下,排泄过后,还把她的屁眼堵死,把肉缝继续按原样捆勒好,就这样过了三天,突然消失了好几天的老黄忽然出现在薇薇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