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精品H文 > 拯救人妻 > 拯救人妻(105)
    拯救人妻·第一百零五章·亭中激情

    2019-9-9

    离开别墅后,秦岚看到不远处有一片榕树,说是想过看看,宋自成便让齐明带蓝绮去玩,不用管他们。

    齐明和蓝绮真是如胶似漆的阶段,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在一起,听到宋自成让他们自己活动,也不客气,两人手拉着手来到附近的一处小亭子里,亭子里别有洞天,四周挂着单薄的帷幕,在远处无法看到亭子里的景色,蓝绮看到小亭子里摆着茶几和一张竹制躺椅,笑着说道:“你爷爷这里倒是挺不错的,以后我可要常来这里玩喽。”

    “蓝绮,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齐明看着蓝绮那娇艳动人的容貌,心中爱慕之极,忍不住凑到蓝绮身边,搂着了她青春火热的娇躯,一只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你干嘛啊,这大白天的小心让别人看到。”蓝绮瞥了齐明一眼,知道他没想好事,脸色红扑扑的,却并没有制止他作怪的大手,自己的身体被对方摸得一阵发痒,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齐明打量着怀中佳人,看到蓝绮是那么的美丽高贵,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瑶鼻秀气气地生在她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代大美人儿。

    而且她还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双峰,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蓝绮,你太美了。”齐明喃喃自语道,他每次看到蓝绮那绝世容颜都会感到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自己何德何能怎么会拥有蓝绮这样天真无邪的女孩。

    “傻瓜,这话你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蓝绮却调皮的刮了刮齐明的鼻子,从他怀里如同泥鳅一般扭了扭腰身,钻出了齐明的怀抱,笑吟吟的说道,“你想白日宣淫吗,我可不会和你胡闹啊。”话虽然说得不客气,可那表情却并没有丝毫反感,甚至还有几分挑衅。

    齐明望着面前亭亭玉立的绝色佳人,一缕阳光透过软纱照射在蓝绮脸上,形成无数细碎的光影,简直像是天使一般的圣洁单纯,“我真是该死,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在想着那种事情,我真是无可救药了。”齐明有些羞愧,蓝绮可是真心实意的爱着自己,而自己却只想着那种龌龊的念头。

    “蓝绮,是我不好。”齐明结结巴巴的说道,胯下的肉棒也慢慢的软了下去,他本来不是那种欲望强烈的男人,当初在国外留学的时候也不会没有开放热情的外国美女向他投怀送抱,可是都被他给拒绝了,那晚和蓝绮的欢爱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只有蓝绮这么一个女人就够了。

    “傻瓜,不许这么说。”蓝绮绯红俏脸上含羞带怯,一双闪亮的明眸中却流露出几分若有若无的挑逗,柳腰轻轻摆动,轻移莲步,慢慢的向着齐明走了过来,只见她她纤细如柳的蛮腰一扭一摆,饱满的玉峰就像一对熟透的水蜜桃,将衣衫撑的鼓鼓涨涨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衣而出,丰盈的翘臀招风迎蝶,更展示出她那超尘脱俗的乳波臀浪,看的齐明一阵口干舌燥,下体又忍不住有了反应,初次品尝性爱的滋味的他很难抗拒这种致命的诱惑。

    “蓝绮,我要你。”齐明颤抖着说道,伸出颤抖的双手,搂住了蓝绮纤细的腰肢,一股馨人肺腑的幽香扑面而来,那是一种青春少女身体散发的怡人清香。齐明把头靠在她的肩上,感受着青春女性肌肤十足的弹性和温暖的热力,齐明的两手贪婪抚摸的蓝绮平坦光洁,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腹。在她雪白秀美的玉颈不断落下一个又一个热吻,大手从她的衣领之中伸了进去,握住了那一对弹性十足的雪白美乳,真爽啊。

    “啊,齐明,不要。”蓝绮偏转过头轻轻靠在他宽厚的肩膀,眼波流转,丰润的微薄香唇诱人爱怜,齐明低下头,狠狠地吻了上去,封住了她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蓝绮湿润滑腻的丁香软舌在齐明口中灵活的蠕动,躲闪着齐明的狂野霸道的纠缠。

    齐明掀起蓝绮的碎花长裙,将她的白色纯棉内裤拉到膝盖处,在她富有弹性,手感极佳的雪白翘臀爱怜地抚摸着。

    蓝绮不知何时已满面通红,转过身来,纤纤素手紧紧搂着齐明结实有力的熊腰。

    齐明贪婪地吸允着她香滑柔嫩的三寸丁香,直到蓝绮秀挺的瑶鼻,蠕动的樱桃小嘴发出阵阵娇喘呻吟,始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丰润性感的香唇。

    他的大手从蓝绮丰隆浑圆的诱人美臀下滑,触手处一片温润的腻滑,她也在这特殊环境下感受到强烈的刺激。

    蓝绮在齐明的挑逗下身体阵阵的颤栗,她娇艳润湿的樱唇也不停的发出迷人的呻吟,在他的耳中简直是天籁之音,丝毫不亚于那些美妙的世界名曲。

    齐明继续挑逗着她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腾出一只手右手将蓝绮的整件上衣拉卷到了她的肩颈部分。

    蓝绮很顺从地把两手举起伸直,让齐明能顺利脱下她的上衣。

    她的胸围只是c罩杯,而她喜欢穿全罩杯的胸罩,只有少部分雪白的肌肤露在胸罩外面,只见两个罩杯紧紧的包住蓝绮那一对傲人的少女椒乳,本来就坚挺的乳房此时显得更加挺拔高耸。

    蓝绮的腹部平滑而柔腻,没有丝毫多余的赘肉,可爱而又迷人的玉脐微微凹陷,圆润光滑,就像一颗精致的宝石点缀在雪白的小腹。

    齐明很熟悉的找到她丝料乳罩的钮扣轻轻解开,她丰腴娇美的嫩乳立即弹跳出来,骄傲的裸露在空气中,像是在胸前绽放了两朵美丽的鲜花。

    现在的齐明双目赤红,就像一个在烈日沙漠中饥渴的旅人,突然看见了生机勃勃的绿洲,他的喉咙不断发出“咕隆”的声音,脑中传来一声巨响,原始的欲望如山洪爆发,那瞬间爆发的力量仿佛要摧毁世间一切事物。

    齐明轻轻的把蓝绮放到在了旁边的竹制躺椅上,就像一只饥饿的野狼,见到可口的美食,速度和力道均是前所未有的强。

    欲念支配大脑的齐明不再温柔,他用力吻住了蓝绮娇嫩柔软的香唇,狂野而放肆,凶狠而有力。

    齐明亲吻着她两片薄薄的红唇,伸出舌头攻入她贝齿把守的唇关,擒住了她的湿腻的灵舌,抵死缠绵,忘情吮吸。

    蓝绮同样变得迫切而激动,她柔腻的香舌和齐明霸道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你进我退,你来我往,互换玉液,相咽津液。

    齐明的两只大手同样也没有闲着,一手握着一座蓝绮胸前的娇挺玉乳,用力地揉捏着。

    蓝绮弹性十足的雪白双峰,揉搓起来手感极佳,在齐明的一通挑逗下,蓝绮已经忍不住呻吟出声,她柔若无骨的胴体剧烈地扭动着,脑袋乱摇,秀发飘飞,像极了一条条摇曳的藤蔓。

    “蓝绮,我要你。”齐明喘着粗气,动作也越来越粗野起来,蓝绮身上的衣服很快便被脱了个精光,露出了那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光润胴体,蓝绮的身材极为高挑,足有将近一米七,胸前一对玉乳坚挺浑圆,蛮腰纤细,盈盈不堪一握,雪白挺翘的玉臀上包裹着一条纯棉内裤,勾勒出一道诱人的沟壑,两条笔直的玉腿浑圆雪白,肌肤光滑细腻,毫无瑕疵,齐明又伸手抓着蓝绮内裤的两侧轻轻往下褪去,很快蓝绮大腿之间深藏着的娇嫩蜜穴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齐明眼前,似乎是知道即将要到来的风暴,蓝绮紧紧闭着双眸,两手放在胸前遮挡着自己挺拔玉乳,两条腿不由自主的弯曲着,想要把自己女人最神秘的部位遮挡起来。

    齐明飞快的

    将自己的衣服给脱光,露出了充满男人气息的身躯,然后爬上了躺椅,躺椅很快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齐明分开了蓝绮丰腴雪白的大腿,握住了自己的肉棒,对准了蓝绮那娇嫩如水的蜜穴口,轻轻的插了进去,一直插到尽头,直到阴茎的根部被撑开的阴唇口给顶住才停了下来。

    “啊,齐明,慢点。”蓝绮才脱离少女的身份不久,还没有习惯如此巨物进入自己的身体,被齐明的阴茎插得失声呻吟起来,雪白娇躯一阵颤抖,齐明冲撞着蓝绮的娇躯,阴茎一下下插着对方的蜜穴,感觉到自己的阴茎被温软湿润的阴道紧紧包裹着,而包裹着阴茎的肉逼从四面八方挤压着,他越往里面顶越觉得艰难,龟头遇到了重重阻力。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而蓝绮则大声的呻吟着热情的迎合着齐明的抽插,大腿根部流出了一股股的淫水,齐明顺着蓝绮那湿淋淋的肉缝往下摸着,一直摸到后面深深的臀沟,全都是黏黏的液体,心中感叹女人真是水做的,自己才这么轻轻插了一会,蓝绮就流了这么多的水。

    随着齐明的抽插,蓝绮也渐渐适应了对方的节奏,两条雪白粉嫩的玉臂搂住齐明的背部,娇嫩蜜穴紧缩着,娇声说道:“齐明,啊,人家好舒服啊,快用力啊,用力啊。”

    齐明抽插了几十下,觉得还不够深入,便将蓝绮两条修长玉腿分开抗在自己肩膀上,对准凸出的肉丘中间狠狠刺了进去,伴随着噗呲一声开始了猛烈的冲刺,一只手往上握住了蓝绮跳动的椒乳,另外一只手则抱住蓝绮的翘臀忘情抚摸,蓝绮发出了酣畅淋漓的呻吟,少女娇躯被齐明操干的上下颠簸着,两只挺拔乳房胡乱抛动,她用力抱着自己的大腿两侧娇喘微微,竭力迎合着,蜜穴抵住爱郎的胯间不住研磨,娇艳红唇贴着齐明的嘴唇温柔吮吸,让自己的娇嫩的乳房用力挤压在对方的胸膛上。

    齐明觉得自己简直在天堂一般,大手抚摸着佳人光滑如玉的肌肤,看着蓝绮娇媚迷离的容颜,鼻子里传来蓝绮白皙玉体上散发出来的迷人香气,胯下肉棒也不由自主的加速冲刺起来。

    蓝绮只觉得自己蜜穴被齐明插得胀满无比,纤腰摆动,香汗淋漓,酥胸上那弹性十足的雪白肉丘不停颤抖着,而蜜穴内也越发的湿润火烫,嘴里发出阵阵销魂呻吟声,齐明的大手在蓝绮滑腻的玉体上游走着,握住了晃动的乳房肆意玩弄着,而蓝绮一头秀发散乱在脑后,不停的扭腰摆臀,汗水顺着她白皙如玉的肌肤流淌在胸前的双乳上,随着挺翘双乳的晃动,洒落在齐明的胸口,齐明抱着蓝绮滑腻结实的雪白翘臀,挺动腰臀将自己的阴茎顶入到蓝绮蜜穴深处,而蓝绮也晃动自己的臀部迎合着齐明的冲刺,齐明整个身体都压在蓝绮身上,蓝绮两条修长浑圆的大白腿被压得自己的胸前,乳房都被挤得变形了,齐明抱住蓝绮娇躯,大肉棒用力插进来两瓣臀部中间凸显出现了肉缝中使劲抽插着。

    “啊,齐明,用力啊。我要到了。”蓝绮脸色娇媚,眼神迷离,张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胸前双乳不停跳动着,用力抱住了齐明的背部,扭动自己的臀部,让齐明的阴茎能够更加深入自己的被撑开的肉缝中,那热乎乎的淫水不住的往外四溢着,打湿了两人的下身交合之处。

    蓝绮的雪白大腿快速的抖动着,内侧娇嫩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头使劲往后仰着,樱桃小口中发出了如同哭泣一般的悲鸣,而湿润滑腻的紧致肉洞的内壁开始收缩起来,紧紧吮吸着齐明的阴茎,圆润的臀部不住往上挺起,双眸紧闭晃动着自己的头部,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也四散开来,脸上露出仿佛痛苦又仿佛是满足的表情,眉头紧蹙,红唇微微张开,发出了一阵诱人的娇喘声。

    “蓝绮宝贝,我爱死你了。”齐明享受着身下佳人那无比销魂的少女肉体,抱住蓝绮的蛮腰,用力将自己的大肉棒在蓝绮体内冲撞着,让自己的龟头能够顶到蓝绮的娇嫩的花心,蓝绮那雪白的少女肉体被齐明撞击的不住颤抖,而竹制躺椅也发出了一阵阵嘎吱嘎吱的声音,两条大腿无力的分开,肉穴口张开,大阴唇被磨蹭着红肿起来,而里面的粉嫩肉壁依然颤抖着吮吸着火热的阴茎,齐明只觉得自己龟头上一阵阵奇妙的快感,看着蓝绮粉面娇嫩,秀发乱飞,娇躯颤抖着呻吟着说道:“齐明,我不信了,人家受不了了,快要死了, 啊啊啊啊。”

    看着蓝绮娇喘连连,媚眼如丝的娇媚模样,齐明心中更加兴奋,贴在蓝绮那流淌着香汗的滑腻娇躯上,揉捏着对方一对高挺结实的乳房,下面用力抽动阴茎,只觉得龟头一阵阵算吗,应该是快要射精了,蓝绮也似乎快要到了巅峰,翘臀用力往上挺动竭力扭动吮吸着齐明的大肉棒,迎合着对方最后的疯狂冲刺,肉穴一吸一放的收缩着,大肉棒一抽一插的在肉穴中进进出出,忽然感觉到性器一阵痉挛,两人忍不住抱在一起,蓝绮首先撑不住了,花心喷射出一股热乎乎的淫水,浇在齐明的龟头上,齐明只觉得自己龟头被浸泡在热乎乎的淫水里,一阵酸麻无比,忍不住喷射出滚烫的精液,抱着蓝绮娇柔滑腻的玉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蓝绮被那强烈高潮冲击的歇斯底里的呻吟起来,身上香汗淋漓,两条雪白纤臂搂着齐明的腰部,耸动臀部迎合着,俏脸上泛着娇艳的红晕,而这样疯狂的性爱也耗尽了齐明的力气,筋疲力尽的趴在蓝绮绵软滑腻的胴体上,不一会两人才从高潮中缓了过来,收拾衣服,蓝绮脸色红扑扑的,责怪齐明太着急了,都不知道找一个安静的房间办事,万一要是被人发现就太丢人了,齐明只是嘿嘿笑着,他也知道刚才自己有些心急了,只是看到蓝绮那娇艳动人的容颜实在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冲动,幸好没有被人发现,两人手拉着手离开了亭子。

    密林中秦岚和宋自成正在悠闲的欣赏着这静谧的风景。

    秦岚今天穿着一条紫色的吊带长裙,这是宋自成为她买的,今天因为要出门才专门换上,不得不说宋自成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秦岚显得格外成熟优雅,脸上也似乎有一层淡淡的艳光。

    宋自成拉着她的手在树林间穿行着,阳光透过树林的枝丫投射在秦岚脸上、身上,形成了光怪陆离的光影,却让秦岚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你笑什么?”秦岚看到宋自成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着,眼神中充满了宠溺之色,不免有些害羞,虽然自己已经身为人妻,可此刻竟然有一种第一次谈恋爱的感觉。

    “觉得你好看。”宋自成觉得任何语言都很难来形容自己此刻的情绪,渴望已久的事物似乎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但自己却又没有拿到的时候是最让人感到患得患失的。

    秦岚抿嘴一笑,心里流动的是甜蜜,这几天的日子总感觉像是在梦中,以前的日子似乎都白过了,可是她

    总是感觉到不踏实,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你在想什么?”宋自成看到秦岚低头不说话,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秦岚顿了顿,不再去想不开心的事情,问道:“齐明和蓝绮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是这么回事。”宋自成便把齐明和蓝绮以及董有道之间的复杂关系说了一遍,其实要说复杂也有点夸张,无非是父母包办婚姻,子女抗争的故事,没什么新鲜的。

    “原来是这样。”秦岚这才知道其中有如此曲折的经过。

    两个人随意聊着天,往榕树林深处走去,这里的榕树树龄都在百年以上,树干高大,四五个人才能合抱,树冠分出无数树枝,遮天蔽日,清凉无比。

    其中有两棵榕树的树冠长的已经连接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拱门,宋自成和秦岚从拱门下穿行过去,回头看了看这一幕奇景,不由手指交叉紧紧抓着对方,似乎也要和对方连在一起。

    “宋自成,我们会在一起吗?”秦岚很认真的问道,眼睛亮晶晶的。

    “会,我保证。”宋自成看着她的嘴唇红润娇媚,吐气如兰,很想马上亲上去。

    “我相信你。”秦岚脸色一红,看穿了宋自成的想法,却慢慢闭上了眼睛。

    宋自成低下头,亲上了秦岚的嘴唇,有点凉,还有点甜,他伸着手搂着她的腰,让这个吻变得悠长而坚实。

    忽然一条短信打断了二人的甜蜜,是董芳菲的,“我看到她了,她很美。”

    宋自成赶紧向四周看去,却看到远处一道靓丽身影一闪而逝,楞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既然董龙江在这里,董芳菲陪着他也很正常,自己早应该想到的。

    “是谁啊?”秦岚拉着宋自成的胳膊问道。

    “恩,一个朋友。”宋自成却没有说明董芳菲的身份,不希望秦岚多想。

    秦岚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有在意,她现在眼中只有宋自成一人。

    两个人很快走出去榕树林,阳光又变得毒辣起来,不远处正好有一个冷饮摊,摆着新鲜的椰子。

    “这个椰子个头不大。”秦岚看了一眼,有些奇怪的问道。

    “姑娘,这是紫金椰,个头虽然小,可是很甜。”小贩笑嘻嘻的介绍。

    宋自成便让小贩挑了两个好的,插好吸管,把一个递给秦岚,温柔的说道:“喝吧,改天我们要是回了天都,就喝不到这么新鲜的椰汁了。”

    果然紫金椰的果汁比普通椰子更加甘甜可口,一口下去顿感暑气全消,秦岚吸吮了两口,抬眼看着宋自成,“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他们不可能留在南海一辈子。

    虽然现在秦岚已经接受了宋自成,可从法律角度吴勇才是她的丈夫。

    她必须要和吴勇说清楚,是因为他们之间不合适了,而不是因为宋自成的出现,虽然吴勇肯定会这么去想。

    吴勇会如何反应呢,他会同意和自己离婚吗,还是会苦苦哀求自己,或者恼羞成怒,指责自己对不起他,背叛了婚姻。

    “再等几天吧。我把这边事情安排一下。”宋自成搂着秦岚的肩膀往旁边树荫下走去,心里盘算了一下,一个星期,不管和龙江集团的合作能不能谈成,他都必须回天都了。

    “我听你的。”秦岚有些无力的靠在宋自成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让太阳给晒的,虽然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可日头还是很毒。

    宋自成有些担心的看着秦岚,说道:“要不我们回去吧,你这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秦岚却摇摇头说:“我没事,今天天气很好,我想多走一走,你不觉得这里风景很好吗?”

    于是宋自成便陪着秦岚往前走着,几乎把整座植物园转了一圈,一直到了将近黄昏的时候,白兰才说有些累了,宋自成看到不远处有一辆电瓶车,便和秦岚坐着电瓶车回到了别墅。